【蓝曦臣】世界这么大,只有我弟以为媳妇儿是大风刮来的

姑苏云深不知处,

门风雅正规矩多。

少年家主泽芜君,

姓蓝名涣字曦臣。

曦臣双亲早离世,

唯有幼弟可相亲。

幼弟名湛字忘机,

及冠人称含光君。


近日蓝大愁云起,

缘故唯有蓝忘机。

当年雪地小童子,

如今翩翩少年郎。

蓝二人狠话不多,

全靠表情把话说。

蓝大读弟十余载,

练就超级脑电波。


春光明媚颜色好,

正是谈婚论嫁时,

云梦魏婴魏无羡,

门当户对正合适。


“忘机,你可看见了魏公子,他是我……

“嗯,打赢了。”

“给你找的未婚妻。”

……不要。”


没事我弟年纪小,

人又慢热不开窍,

先让他们做同桌,

日久生情方正好。


“蓝二,蓝二蓝二!”

“无聊。”

“看我,看我看我。”

“无聊。”

“蓝湛,蓝湛蓝湛。”

“滚。”


一片苦心是蓝大,

毫不领情是忘机。

小古板循规又蹈矩,

无羡大呼好无趣。

日久生情行不通,

无羡划船回云梦。

只留蓝大叹声苦:

“世界这么大,

只有我弟以为媳妇儿是大风刮来的。”


忘机,

不要怪哥没有提醒你。

魏无羡他,

很抢手的。


先有江澄小竹马,

后有清河二当家。

其实温宁也不错,

忘记你说呢?

忘机:“我……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