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神选中的少女(3)

冈田立威龙争虎斗,村山问卜泄露天机


冈田紧张地问:“谁?”同时已经隔空从厨房抽出了两把菜刀。

从腿上看那女人身材娇小,大红色的连帽羽绒服显得有些头重脚轻,帽边浓密的羽毛把脸挡住大半,看起来甚是暖和,她不慌不忙进来脱下帽子,见得脸似桃花鬓如乌云,尤其是一双眼睛秋波湛湛,更有无数风情,进来反手关上门说道:“在下岩立沙穗,团长派我来找你。”

冈田皱起眉头问:“团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用装傻,咱俩是同事。”她笑起来像只小兔子,继续说:“冈田奈奈,能力是操控重力,三天前接到任务刺杀一个女人,但是没有按时回去,团长让我来找你,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那个人也有超能力吗,是什么?”

冈田对这些问题不置可否,反客为主的问:“那么你又是谁?”

“岩立沙穗。”

冈田接着问:“你的任务是什么,又是什么能力?”

“我的任务是带你回去,能力不能告诉你。”

冈田点了点头,“好了,你可以回去了,其他的事我会亲自向团长汇报的。”

岩立还在坚持:“我必须要把你带回去。”她很担心行踪泄露,找见冈田并没有多难,主要是警察不能相信有人能在十九楼飞来飞去,重点放在了心理辅导上。。

冈田指了指自己的伤口,“我现在哪也去不了,你可以回去了,细节我会亲自向团长报告的。”

岩立又换了个问题:“这个和你在一起的女人是什么人?”

“我的朋友。”

“你们认识多久了,她对你了解多少,知道你的能力吗,她是能力者吗?”

“你现在立刻闭嘴,从哪来回哪去。”

“看来还是杀了她比较保险,你在这里太危险了。警察随时可能找上门来。”

“你太多事了,你已经找到我了,任务完成。”

“说起来团长只说让我带你回去,没说一定活的。”

马戏团,可能是因为组织里每个人都会那么一两种马戏,冈田知道有人会操控电流,有人力大无穷。没有人知道团长的能力,因为不使用能力的他已经无人可敌。

团长直接或间接指挥成员,多以单独行动为主,所以组织对冈田来说一样神秘,即使她颇受器重,很多人她也不认识,眼前的岩立就是第一次见,看样子是想找她的麻烦。

岩立确实是想挑衅冈田,她心高气傲最难居于人下,对团长亦不恭敬常想取而代之,哪能受得冈田如此呼来喝去,惹得她火气翻滚只想找个由头好动手。

冈田迅速警惕起来:“你什么意思。”

“我说的还不够简单吗?”

“哼!”冈田重重的哼了一声突然发难,操纵后面两把菜刀刺向岩立后心,岩立没想到她重伤之下动手如此之快,听得背后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急忙闪到墙边,数把菜刀便从身侧飞过,还没站稳身后的窗帘掉落下来,将她裹得严严实实,岩立只觉得身体百骸皆有千斤之重,脚下再也站不住了跌倒在地。

原来菜刀不过是疑兵之计,不然以冈田的水平不至于发出声响,她并不想真的要岩立的性命只想稍微教训一下她而已。

冈田嘲讽地说:“不过尔尔。”同时解除了岩立脚下的两倍重力,她重伤未愈撑不了太长时间。

岩立却是个不吃亏的人,话音刚落窗帘内红光大盛,转瞬间着起了大火,冈田大吃一惊,看来此人绝非善类,此时争长论短怕是有心无力。窗帘眨眼间化作一阵轻烟散去,岩立从地上安然无恙的跳了起来。

冈田着急又不敢大声说话,“岩立,快些停手,别把警察招来了。”

岩立沙穗哪里听得进去,双手一抓各起了一团火便向床上的冈田逼近。冈田想要起床躲开,刚一动作腹上伤口又吃痛,慌乱中抓起床边的花瓶向岩立掷去,只是手上没有力气,勉强扔到了岩立脚边,“嘭”的一生水浆四溅。怒火中烧的岩立见冈田黔驴技穷,目不斜视的继续向前走,突然脚仿佛踩在了棉花里,再也不能往前一步,身体飘飘然浮在空中,岩立挥拳蹬腿也只能在空中原地打转,纵有千钧之力也无处施展。再低头见地上原花瓶里的水正徐徐向上,逐渐聚拢成口罩形状浮在她口鼻上方,准备使岩立窒息。

冈田这时停了手:“认输还来得及,我们没必要生死相搏。”她自己已是强弩之末,刚才只是骄兵之计占了一点便宜,迁延日久必败无疑,这时能讲和最好。岩立也明白这不过是冈田最后的一点力气,冷笑一声,秀口一吐吐出一团烈火将水幕化成了缕缕白气。

冈田力气用尽,岩立没了失重状态掉在了地上准备收拾冈田,恰好这时门轴转动,二人瞬间化敌为友一起看向门的方向,只见泷野由美子张着嘴巴怔怔地看着两人。

原来是泷野由美子买东西回来,开门正好看见岩立飘在空中吐火,惊的呆了。冈田急忙解释,“这时我的一位朋友,是位魔术师,听说我病了,特地来看望我,正在表演她的新魔术。”

虽然刚才放了狠话,但现在岩立觉得没必要这个时候动杀手,冈田实力超群惹恼她绝非上策,于是点点头说:“没错,刚才是魔术。”

泷野这才回过神来,鼓掌惊喜道:“好厉害,好厉害。”只是手上东西太多,鼓掌的时候不太方便,活像一只可达鸭。

岩立见冈田还活着便不想久留,于是说道:“叫你还活着我就放心了,不打扰你了。”说罢便从大门出去了。

冈田送走了瘟神,急忙转换话题问:“你买了什么,这么多!”

泷野放下两大袋东西说:“前几天一位同学买彩票没带钱,我借了钱给她,今天买东西时遇见了她,原来中了三等奖,于是买了好多东西送给我。”

村山彩希前天兑了奖,对外只说中了三等奖,连日血拼购物好不快活,只是父母被蒙在鼓里整日提心吊胆,村山虽然不忍但觉得还是不说为妙。

连续逍遥了多日她想起来正事,未来的自己说要找到几个人一起拯救世界,总觉得难以置信,自己不过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怎么做那么危险的工作呢。但是彩票已经中了奖,这话总归是要信的,吃完饭就砸锅就说不过去了。

根据线索,她需要先找到森保圆,自己从来没听过这个人,幸好这个时代可以网上搜索,居然立刻就找到了,森保圆占卜事务所。页面非常简单,只有一个女巫对着水晶球占卜的立绘,下面有一个地址和信箱。

村山循着地址找到森保圆,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一扇精致的小门上挂着门牌号,正巧有一个老头颤颤巍巍走了出来,西装革履拄着拐杖,巷子口一辆皇冠的司机跑过来扶着他上车走了。村山忐忑地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像熊强壮的男人,把村山吓得不轻,说话却温文尔雅:“请问您有预约吗?”

村山一怔,问:“预约?没……没有,我不知道还需要预约。”

男人把村山请了进来,带进了一间会客室,一个女人立刻过来问:“请问您是要茶,咖啡还是其他饮料?”

“不用了,不用了。”村山急忙摆手拒绝,虽然自己刚刚中了头奖,却有种喝这里一口水就会立刻破产的感觉。

男人循规蹈矩的问:“那么今天先预约吧,预约费五百万。”

“诶?!!!这么贵的吗?”村山被吓得叫出声来。

男人这时表情才有了变化,有一点生气和难以置信,仿佛不知道价格是村山的错一样,“难道您只是走错路了吗?”

村山解释道:“不是,有个人……有个朋友让我来找森保圆小姐,但是没有和我说价格。”

“那就恕我们招待不周了。”说着男人做了一个逐客的手势,村山想走不敢走,想留又没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十分尴尬。

“请小姐上楼说话。”楼上一个女人说话。

男人立即变回恭敬的脸色,鞠躬指路说:“请上楼。”

村山原以为楼上的房间会像哈尔的移动城堡,摆满了神秘的法器与美丽的羽毛,但楼上更像是一个博物馆,房间中央是一个罗马式的雕塑,看起来挺像的,旁边椅子是中式家具,墙上挂着几幅西式油画,可谓琳琅满目和乱七八糟……

从隔间走出来一个带着面纱的妙龄女郎,一双明目射寒星,莲步轻移动玉肢,说道:“请坐。”

村山觉得这女人更想是个诈骗犯,但仍然依言而坐,问道:“请问您是森保圆小姐吗?”

那女人回答:“正是。”

为了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村山拿起旁边一个花瓶说:“这个花瓶真好看。”

“象牙的,两百万。”

吓得村山立刻放回原处,直入正题的说:“我朋友说你能帮我。”

森保圆立即回答:“五千万。”

村山再次张大了嘴巴,未来的自己说的贵是这个级别的吗?又问:“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森保圆的回答理直气壮:“不知道。”

村山更难以置信了,又问:“保证有用吗?”

还是一样理直气壮:“不保证。”

村山接着问:“靠占卜吗?”

“是。”

村山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为什么你觉得我有那么多钱?”

“占卜告诉我,你会今天到,而且一定会付钱。”

村山挣扎了不知多长时间,挠头掉下来的头发都快盖住地毯了,最后咬牙切齿地说:“成交。”

森保圆心满意足的说:“好的,坐到我对面。”接着伸出左手说:“把手给我,闭上眼睛。”

村山言听计从,只觉得森保圆的手紧紧的攥住了自己,自己的一生如放电影从眼前流过,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森保圆说:“挣开眼睛吧。”

村山睁开眼睛一看表才过了两分钟,森保圆递给她一张纸,上面是一首预言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