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音游狗的脱单故事

差不多一年过去了,可每每打开音游,我仍然能十分清楚地回想起2018年10月4日的凌晨,在只有三十多人本地舞立方群,一位有奇怪文字头像的人问我玩不玩2DX。

当然玩,正是那段时间我制作了J台初代。

这位奇怪文字喜欢削除,我也没什么感觉,这年头喜欢削除的的确不少。

不过在这小城遇见同好,还是很兴奋的。上一位,发汗人,腱鞘炎,退了。

撒哭盒子,也就是Sakubox,这个圈名一看就知道在致敬什么。

很可惜,我国庆有事要干,我们正好完美错开了面积时间。

Sakubox更新了说说:“同城遇同好,本日快乐与悲伤的来源。”

不过国庆后的一个周末我们终于成功面积了。

当时我在舞立方,用余光看见有人投了币。我们事先约好了,所以我知道是Sakubox。

我一看。

哇擦!

妹子!

是个削厨,还是个妹子.mp3

之后她总被这句话逗乐。

后来我才知道她叫benwata。

许多喜欢小众事物的人都习惯了某种孤独,她也不例外。她喜欢音游,还喜欢TRPG和Hymmnos。

小城遇同好,别提多高兴。

我们在那之后也面积了几次。

每次面积,我都会注意到她的手套。

曾经,我们本地的舞立方玩家没有人会带手套游玩。

我很好奇为什么,后来有位本地裸手dalao回答了我的疑问:

“没必要。”

后来本地群里有这样的传闻:“最近一位戴着颈挂耳机和白手套的神秘男子出现在本地各个舞立方机子前。”

我寻思这就是我么?

传闻后面还有一句:“实力不俗。”

看来不是我。

因此,每次和benwata面积时,我都会注意的手套。

她的手套看起来很容易飞出去。

她毕竟是曾经的削厨,所以某一天,我决定把曲师百科削除文案给她完成。然后有了以下QQ对话:

“你有男朋友么?”

“我去问问。”

我摸不着头脑,啥叫问问?

要是她有,一对一面谈时要是被她男朋友碰见,可能会有不必要的误会。

“算是有吧。”

好吧。

我让她和她男友说明了情况。

谁知这面谈拖到了五一。而且不是约好的。

五一那天,她在空间说:“我觉得我可能会没人要了因为我这么恐怖的拍机狂魔可能会把男票当机拍。”

我评论:“准度人。”

她回复:“没有准度的女人。”

好的,活的。

我立即跑去机厅抓人。

人都到哪里去了!

舞立方有两人在玩,左边是一位新手,右边是一位小姐姐。白上衣,短裙,裸腿,身材一级棒。

我之前怎么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姐姐?

她带了手套,玩得从容,看来是老玩家了。

嗯?手套?

看起来快要飞出去的手套......

是她!

路人被打跑后,我上前投币。

她看了我一下,我给了她一个眼神。

她歪着头:“这个眼神......好眼熟……到底是谁?”

一局后,我笑着看看她。

我落后她一点点,可她似乎比我郁闷。眼神里透露出阵阵凶光。

我:“准度人。”

她凶光全散,惊讶地看着我,愣了一下,笑出来:

“没有准度的女人!”

原来没认出我啊(

后来她说,如果我不讲那句话让她认出我,她会用一万种方法把我打爆。

 我诚实地说一句,这是我第一次和短裙小姐姐走在路上。

机厅并不适合聊天,所以我们就出来了。

心跳加快肯定是有的,和这么可爱的小姐姐一起走,哪个单身狗顶得住?

不过她应该有男朋友了。

“算是有吧。”她原话。我也搞不明白。

我们找了家茶店,没有顾客。店员在无聊地玩手机。

十分适合聊天。

点了两杯茶,在角落坐下,气氛就开始微妙起来了。

一家封闭的小茶店,店员都在柜台里,没有一个顾客,空气出奇的安静。

在这种情况下,和可爱短裙小姐姐坐在一起,哪个单身狗顶得住啊。

她给我一本笔记本,记了很多削除的事情。

可恶,这家伙写文案比我还熟练(

我看了看她,她在玩手机,白衬衣,短裙,裸腿,身材一级棒。

遭了,又心动了。

之后,我送她去公交站,正要离开时,她留住了我。

为什么要留住我?

我们并排站着聊天。

车来了,我目送她上车。

白衬衣,短裙,裸腿,真的很可爱。

她上车后,我跑了起来。

为什么?我也不懂。 

她放假后回了家。

虽然同城,可她家比较远,到那并不容易,回来走夜路我也挺怕的。

可我还是过去了,订了酒店。为了文案,或是一些私心。

五一那天晚上我梦见了她,我带着她到处跑,到处流浪。

醒来后,我意识到,我对她的情感从未如此强烈。

喜欢她?可她似乎有男友了。

“不,其实我从未真正有过Eqejyu。”

Eqejyu在Hymmnos中是伴侣的样子。

这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五一后,我们的QQ聊天氛围逐渐微妙起来。

我开始称呼她benwaka。kawaii的ka,baka的ka。

“我才不是笨蛋(”

可她还是接受了这个称呼。

她用Hymmnos给我写了诗,叫Arjubenation,光是名字就私心满满,内容就更加让人浮想联翩。

莫非是喜欢我?

“不。”她回答。

果然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

我对她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不知在哪见面。

我来也是为了录Pocket Voltex的素材,收集从未玩过SDVX的新人对这个手台的感受。

但我们总不能在奶茶店玩SDVX。

我脑子一热:“到我酒店房间如何?”

等着被骂。

“可以。”

她竟然答应了。

怎么这就答应了?她可不是个easy girl。

你想想你一个单身狗坐在床上,身边就是一位可爱小姐姐,你会有什么情绪?

我说我们只是SDVX,你信么?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

不对,我们还打了IIDX。

晚饭时间到了。

“我叫份外卖。”我说。

......嗯?

情侣套餐?

我半开玩笑:“要不要情侣套餐?”

她笑了笑:“这就官宣了?”

这话什么意思(

也许是在开玩笑吧。

我点了单。

“官宣也好......”我小声说。

她没有回复我这句话。

果然,不可能的。

送她回家后,下了大雨。

我我没带伞,浑身湿透,回到酒店。

她给我发信息,说本来想抱我,但不敢。

我也是。

第二天她有事要忙。

我也回去了。

在写文案时,我故意写了:“是个削厨,还是个妹子,也是我老婆!”

她看了文案,回复了我一个字:

“草。”

这是几个意思?

也许我们都以为在开玩笑吧。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开了直播,录了素材,半夜开始剪辑。

素材前期处理时,我和benwaka用QQ聊天。

“明明是普通朋友就好了,”她说,“非要越过那条线,就回不去了。”

她在说一个女孩子,很喜欢她,却让她很苦恼。她对那女孩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强烈。

“jud站在我的角度的话会理解很多。”

是不是也在暗示我们间呢?

我不敢理解。

半夜静悄悄的。

素材处理好了。

我整理了一下素材,又拿起手机。

“无法理解,”我说,“毕竟我没人要(”

“谁说你没人要的!”她说,“我benwata今天就要收了你!(暴言)”

什么?

在我没搞清楚状况时,她说了句让我无法忘记的话:

“你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女朋友了!(暴言)”

这是开玩笑?

还是说是......

表白?

我试探:“意思是我们都官宣了?”

沉默。

接下来她会说什么?开玩笑么?

“是?”她回复,“你要宣么?”

我说:“那么,这一刻,我们都脱单了。”

“这么直接啊(”

于是我就脱单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