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夏日祭

  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的办公室大门被重重推开,接着几个舰娘涌了进来,首当其冲的是瑞鹤。

  瑞鹤双手重重拍在桌上,身体微微前倾,精致的脸蛋因为兴奋而微微泛红,双眼中散发出期待的光芒。

  “别这么重的拍桌子,很疼的。”我被吓了一跳,正握着批改文件的钢笔掉了下去,然后有些生气地把瑞鹤的手抬起来看了看,发现已经红了。

  “没…没事的啦!相比于这个,指挥官!我们来举办夏日祭典吧!”手被我握住的一瞬间,瑞鹤身子微微一颤,然后迅速抽回手。

  “啥?”我捡起掉落的钢笔,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就是那个可以吃到饱玩到饱的祭典!”雷酱从后面窜了出来,兴奋地说到。

  “祭典祭典!”电酱也在旁边挥了挥小手。

  “可我们没有举办祭典的习惯啊……”因为那样工作会增加,所以我本能的想拒绝,但又不好意思那么直白,于是就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结果北风窜了出来,一边兴奋地挥着她那比人高的大刀,一边对着我说。

  “那就从今年开始养成习惯吧!”

  随后她们向我列举了祭典的各种好处,我总结了一下,总共几点。

  “很好玩!会很开心!会有很多好吃的!”

  虽然本意是想拒绝她们,但一看到她们那期待的眼神,我心一软,就答应了。

  “哦!”瑞鹤三人兴奋地击了个掌…嗯?为什么是三人?因为电酱在刚开始没多久就跑到我的大腿上坐着了,现在正靠着我的胸口睡觉呢。

  之后雷酱叫醒了电酱,几人开始找其他人帮忙一起准备祭典…

——————

  从答应举办到今天也不过是三天时间,她们就已经把重樱神社连着山脚下的几条道路都改造成了如今这幅祭典模样。

  重樱的各位都是各自经营着自己的游戏摊位或者美食摊位,而其他阵营的舰娘们都觉得新鲜而愉快的玩耍着。

  而我…则是在被藏起工作文件,强拉着换上浴衣,安排必须完成的另外一项工作之后,才来到的现场…

  啊啊…该说不愧是浴衣吗…真凉爽呢。。。

  一路上,我拿着雷酱交给我的相机,不断拍下我觉得美好的瞬间,随着相机里的照片越来越多,我的状态也从刚开始的懒散慢慢变得积极起来,该说不愧是祭典吧,真热闹呢,气氛活跃到可以把我都给调动起来。

  祭典上的舰娘们也都换上了重樱的浴衣,就连气质的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比如平时总穿着白色和风服的瑞鹤,此时也是换上了黑色的高叉…………浴衣?是浴衣吧?是吗?是吧?不清楚。不过下裙的分叉是真高。。。。平时就很潇洒的她换上浴衣?之后也是变得更加帅气了呢…虽然帅气形容女孩子不太好,不过我也只能想到用这个形容词啦…

  又比如平时穿着女仆装,总是一脸冷漠,还毒舌的谢非,换上浴衣之后也会表现出普通女孩子的神态…

  就这样在边观察着周围舰娘们的情况,边买点小玩意儿吃的情况下,照片不知不觉已经累积了很多了,慢慢走到靠近中心的位置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前面的烤鱿鱼摊位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

  慢慢躲到旁边的柜台后面,然后举起相机悄悄地按下了录像的按钮。

  此时换上天蓝色浴衣的火奴鲁鲁手里拿着一串烤鱿鱼,正笑着跟圣路易斯交谈,突然有些害羞地惊了一下,轻轻锤了下圣路易斯的肩膀,然后转头看看四周。

  我把身子往里面稍微靠了靠,然后过了一会就站了起来,慢慢地往火奴鲁鲁那边靠去。

  正悄悄靠过去的时候,圣路易斯明显发现了我,然后跟我对视了一眼,她就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什么啦,突然对我露出这么诡异的笑脸,很可怕诶!”火奴鲁鲁搓了搓胳膊,做出了害怕的动作。

  正想让圣路易斯别告诉她,结果还是慢了一步,圣路易斯已经朝我这边指了指,然后火奴鲁鲁一脸怀疑地看了过来,我们俩刚好视线对上。

  “吓!”火奴鲁鲁明显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烤鱿鱼差点就掉了,然后有些害羞地转过身去。

  我站在原地尴尬地挠了挠头,然后就看到圣路易斯贴到火奴鲁鲁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话,火奴鲁鲁刚开始好像有些不情愿地扭了扭身子,接着又不知对她说了些什么,火奴鲁鲁这才转过身来,只不过头还是一直低着不愿抬起。

  圣路易斯在她背上轻轻推了一把,火奴鲁鲁才迈着小步慢慢向我靠近。

  “指…指挥官…”不管是什么时候,火奴鲁鲁都还是一样的呢…不过走近了我才看清她的装扮。

  天蓝色的浴衣上用针线绣了几朵洁白的花朵,腰间用金色的绸带束紧,还在腰间绑了个蝴蝶结,除此之外还有把扇子绑在绸带上。而修长的腿被洁白的丝袜包裹,倒是跟天蓝色的浴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是有种别样的感觉。头上绑马尾的丝带也从以往的黑色换成了应景的金色和白色,还有两个小铃铛挂在上面。金色的花蕊与火红的发色相呼应,也是意外的合适,还有一个白色的狐狸面具侧挂在头上,也是为火奴鲁鲁添上了别样的感觉。

  “我可不是因为喜欢才………唔……好啦…指挥官,我想……和你一起逛。”或许是周围气氛的原因,火奴鲁鲁今天坦率了很多。

  “路易斯说…穿成这样很会可爱…指挥官你也会被……迷…迷倒…我倒不是没有期待这种事情啦!但…但是,指挥官…你觉得…怎么样?”火奴鲁鲁两只手不安分地交缠着,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后还是说了出口。虽然嘴上说着不期待,但眼睛里的神情已经出卖了她。

  “嗯,火奴鲁鲁这么穿很漂亮哦。”我毫不客气地称赞了她,然后就看到火奴鲁鲁迅速被喜悦的心情感染,接着红着脸道了谢。

  或许是受到祭典气氛的影响,火奴鲁鲁似乎真的比之前坦率了一些呢。

  “指挥官…要吃烤鱿鱼吗,很好吃的哦。”可能真的是受到热闹气氛的影响,火奴鲁鲁拉着我的衣袖指了指前面的烤鱿鱼。

  “走吧。”我对着火奴鲁鲁微微一笑,然后牵起她的手就往摊位走去。不过原来站在那里的圣路易斯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路易斯那家伙…说 我就不当电灯泡了 ,然后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嘛,算了,指挥官……吃鱿鱼吧……”火奴鲁鲁似乎是知道了我的心思,便开口说到,然后买了一份烤鱿鱼递到我的嘴边。

  “啊…谢谢…”或许是有些不适应坦率的火奴鲁鲁,我有些呆住了,也没有立刻接过。

  “什么啊…这么冷淡,人家可是鼓起勇气才这么做的啊…”可能是我的态度在火奴鲁鲁看来有些冷淡了,所以她有些不高兴的把鱿鱼从我嘴边移开,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嘴巴。

  “哼!笨蛋!”接着火奴鲁鲁轻哼一声,转身就往前走去,而我还还在想着刚刚火奴鲁鲁的反应,也没有跟上去,使得火奴鲁鲁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我,然后有些不高兴的催促我到。

  “快点跟上啦!人…人家想让你陪我一起逛啊……”火奴鲁鲁主动伸出右手,然后红着脸害羞地看着我。

  我回过神来看着害羞的火奴鲁鲁,不禁微微一笑,小跑上前握住了她软嫩的手掌,然后漫步在热闹的街道中间。

  一路走来,火奴鲁鲁始终保持着对所有东西的新鲜感,看到好玩的,好吃的都要试一遍。很快,两只手已经抓满了食物…什么苹果糖,烤鱿鱼,章鱼丸子,巧克力香蕉等…

  “啊!指挥官!我们去捞金鱼吧!”正走着,火奴鲁鲁就看到前面有个捞金鱼的摊位,于是就兴奋地跑了过去。

  “慢点…小心摔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跟了上去。

  “啊,指挥官……”摊位上已经有人在捞金鱼了,看到我走过来,就哭丧着脸看着我。

  “啊…伊26…”伊26蹲在小池子旁边,左手提着一个小水球,右手拿着一个破掉的网,而她的脚边已经有好几个破了的网了…看来收益惨淡啊。

  “火奴鲁鲁小姐…要试一下吗?”经营着摊位的江风对正蹲在旁边看着金鱼的火奴鲁鲁问到,同时递了两个网和一个小碗过去。

  “可以吗?”火奴鲁鲁转头征求我的同意,见我点了头就开心地接过了网。

  “再给我拿两个网!”伊26似乎还没有放弃。

  “哈……你都已经弄破八个网了…还来啊。”江风似乎有些无奈,但还是拿了两个网给她。

  “啊……破了…”火奴鲁鲁这边也是进展不顺,尽管已经很小心了,但网还是破了…毕竟纸网,本身就薄,又沾了水,更容易破。

  “指挥官……帮我啦,我想捞两条金鱼送给海伦娜,这样或许她就能开心一点。”火奴鲁鲁似乎有些沮丧,然后拉着我的衣袖,用有些撒娇的语气请求我。

  “我也不会啦…”虽是这么说,我还是要了两个网。

  结果显而易见,网一下子就破了,捞鱼无果,我们有些沮丧的准备起身走人。

  “指挥官…”这时江风叫住了我,然后就看到她捞出三条金鱼装进袋子里递给我。

  “?”我疑惑的看着她,然后江风支支吾吾地说到。“平时指挥官帮我很多…所以送几条也不是不行,拿好吧,掉了我可不会再给的。”

  “诶~也送我两条啦!”道了谢之后,我们离开摊位继续往前走,就听到后面伊26的叫声。

  “今天的江风小姐比平常要亲和一点呢…”火奴鲁鲁把装着金鱼的袋子举过头顶,透过灯光看金鱼,然后笑着说。

  “今天的火奴鲁鲁也比平常要坦率一点呢,笑容也变多了。”我忍不住想捉弄她一下,于是学着她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唔……别说啦…很害羞的…”果不其然,火奴鲁鲁立马害羞地低下了头。

  “很可爱哦?”

  “啊………真是的!指挥官,坏心眼…笨蛋…”

  “哈哈哈哈”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使得火奴鲁鲁在我腰间扭了一下。

  “疼!”

  “哼!”火奴鲁鲁赌气般的偏过了头,然后甩着刚刚买的水球就往前走。

  这时一颗烟花拖着尖锐的声音飞向天空,轰然炸开,震耳欲聋的声响让我的心脏都在不停颤抖。

  “哇…这就是重樱的烟花吗…好漂亮…”绚烂的烟花让火奴鲁鲁不禁看呆了。

  “啊!指挥官!港口那边好像很适合看烟花呢!我们………一起过去吧…”火奴鲁鲁伸出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邀请我。

  “走吧。”

——————

  港口的台阶上已经聚集了挺多舰娘了,由于我和火奴鲁鲁的组合相对来说比较显眼,所以就悄悄地躲到了没有人的地方。

  刚刚坐下,就听到一声接着一声的尖锐声响划过夜空,然后在深邃的天空炸开,绚烂的色彩把黑暗驱散,夺目的光亮照在火奴鲁鲁开心的脸上。

  “砰!~~砰!”

  “很漂亮呢…”火奴鲁鲁的眼中流动着光芒,笑容似乎已经印在了她的脸上,从刚刚开始就没有收起来过。

  “确实…很漂亮…”跟火奴鲁鲁说的漂亮不同,我说的 是现在坐在我旁边这个女孩。

  “指挥官…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啦…”可能是我盯着过于认真,让火奴鲁鲁感受到了来自我的目光,于是她有些害羞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我的眼睛遮了起来。

  “因为…很漂亮啊。”我把手盖在她的手背上,笑着说。

  然后轻轻地把火奴鲁鲁的手移开,她因为害羞而通红的脸颊印入了我的眼中。 

  我身子微微前倾,慢慢地靠近火奴鲁鲁。突然。

  火奴鲁鲁主动抱住了我的脸,吻了上来,柔软的触觉瞬间在我嘴唇传开,我心里很是诧异,这是火奴鲁鲁第一次主动。

  似乎是看出了我内心的诧异,火奴鲁鲁把头埋到我的胸口后,小声地说:“一直以来都是指挥官主动………人家有的时候也想主动一回嘛…”

  听到她的话,我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然后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鲁鲁…抬头…”我轻声说到。

  “唔……你肯定又要……亲我…”火奴鲁鲁在我怀里轻轻蹭了蹭。

  “不要吗?”头贴到火奴鲁鲁的耳边,我轻声问到。

  “唔………”火奴鲁鲁的肩膀微微一缩,然后抬起了头,微鼓着脸颊。

  “指挥官…坏心眼。”

  伸手轻轻扶住火奴鲁鲁的脸颊,接着慢慢地吻了上去。

  绚丽的烟花在我们身后的天空绽放,华丽的色彩映照在我们身上,整片天空似乎都成了我们的背景…

  “烟花…结束了呢。”

  “是啊,过会应该还有的。”

  “烟花很漂亮啊。”

  “嗯,不过……鲁鲁更漂亮呢。”

  “唔…笨蛋!”


——————————

                                  END





  “指挥官…也陪我逛逛啦!”就在我们继续逛着祭典的时候,圣路易斯突然跑出来,抱住了我的手臂。

  “啊!路易斯你干嘛!”火奴鲁鲁如同受到惊吓的小猫,对着圣路易斯叫到。

  “火奴鲁鲁你都霸占指挥官这么久,也让指挥官陪陪我啦!”

  “才不要!”

  就这样,祭典的后半程我就是在这样的争吵中度过的……

  期间还混入了大凤,爱宕,赤城……不过大凤和赤城吵了起来,被加贺和天城拉到一边。爱宕则是被高雄摩耶鸟海拖走…

  “哈……”虽然有些吵闹,但是手臂不断传来柔软的压迫感…似乎…也不错呢……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