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李白同人文:青莲剑歌,西边有客


    河洛,黄河、洛河流经之地。长安,大唐都城,河洛之地经济、文化繁荣昌盛的一颗明珠,散发着它独特的魅力吸引着王者大陆上各地的人们涌入。


    王者大陆上的人们利用前人遗留的方舟、十二奇迹创造出机关术、魔道秘法等力量不断壮大着自身,纷争与和平总是交替存在于这个世界。

(一)西边客

    西域,有着不同于盛世长安的异域风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城池屹立于黄沙之中,这里人们热情奔放,空中不时有胡琴、箜篌与琵琶交织的美妙旋律回荡。


    好事者总喜欢将人们的文武功德做个榜单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谈,西域最强的武者,是人们公认不二的西边客。


    “皎月悬空,客出留人。”


    他的过去大家并不了解,但不知从何时起,他在夜间用弯刀和那奇妙的刀法收割着一个个被雇主悬赏的人头而从未失手时,他的名字就注定像梦魇一样被刻在了大漠之上、刻在了人们心底。


    西边客,西边客,这“西边”或许指的是西域,也或许指的是极乐世界。


    夜色下西域的海市蜃楼充满着诡异的气氛,黑夜中,他穿着一袭漆黑的侠客服,目光冷峻的看着面前的这对夫妇,开口道:“皎月悬空,客出留人。你们……准备好了吗?”


    丈夫挣脱妻子的拉扯:“杀了我,放过我妻子。”


    西边客微微摇头:“雇主……原话,除掉你们夫妇二人。”说罢,一步一步缓缓走向这对亡命夫妇,同时手中弯刀以一种奇妙的轨迹开始舞动。


    丈夫见这位西域第一武者向自己走来,手中弯刀也已经做出那一招的舞动:“看来今天是真的逃不掉了。”回头看向妻子,妻子蒙着头巾,她蓝色如水波般的眼眸是那样美丽动人,这双眼睛此刻也是坚定地向丈夫传递着自己的想法。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


    刹那间,丈夫腰间长剑飞出刺穿自己和妻子。妻子头巾悄然滑落,沉鱼落雁之美在月下绽放,令人遗憾的是这美丽又将在顷刻间凋零。


    她在这最后生命关头依然笑得如往常那般,只不过有两行泪水不断从眼角涌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自由吧。很开心,和你。”


    “我也是。”

(二)剑、诗、酒

    西边客目睹了眼前这对夫妇的死去,他没有过多的内心波动。因为他知道普通剑客和楼兰圣女相爱这样的事,即使自己不接这任务,楼兰也会找到其他高手了结他们的。

    

    “伙计,看来今晚你不用出马了”,弯刀舞动间消失于西边客手中,“公主与平民相爱这样俗套的故事,还真让我遇上了。只不过和故事不同,现实里的结局总是令人伤感的。”

    

    “嗯?”正当西边客准备离开时,突然从前方感到一丝异动,他的目光最终锁定在剑客身旁那一个不起眼的小背篓。西边客靠近小背篓,缓缓揭开上方的一层的西域丝绸:“呼,原来这里还有个小家伙。”


    一个似玉般白净的小娃娃正躺在小背篓里静静地睡着,如果不是刚刚发出的微微呼吸和西边客作为顶尖刺客那灵敏的感知,恐怕这小娃娃今晚将在海市蜃楼中一直熟睡下去,现在……却不一定了。


    西边客望着眼前的婴儿,半晌后,将刚刚掀开的那层丝绸再次给他裹好,转身弯腰背上背篓,喃喃:“雇主说‘除掉夫妇二人’,这小家伙可不在任务之内。”


    “砰!”一声之间,西边客双脚跃起腾于半空,随后与月色化为一体,离去!


    “看来平民剑客和楼兰公主的爱情结晶,传承了下去。”

    十五年后,月氏城


    一处不起眼的酒窖位于月氏城南角,月氏城:西域月氏国都城。


    “喂,酒叔。一整天坐在窖子里看酒,还要和那些来买酒的打照面好无聊啊。”一位白衣少年左手枕着头,右手拿着酒葫芦躺在摇摇椅上边晃边对身后打着酒糟的大叔说到。


    “你每天喝着免费的酒,时不时舞舞那把破剑,写你的诗词曲赋,我可没见你有多无聊。”


    “酒叔。”


    “嗯?”


    “我真的是从海市蜃楼捡回的孤儿吗?”


    “嗯。”


    “酒叔。”


    “嗯?”


    “你为什么卖酒不喝酒啊。”


    “说过多少次?晕酒。”


    “酒叔。”


    “嗯?”


    “我总感觉你在骗我。”


    “……现实,总是充满了真真假假。知道真假后又能怎样呢?重要的是,你应该珍惜现在你所拥有的一切。”


    “好哇,酒叔!”白衣少年一下子跳了起来,“珍惜当下!酒叔,我要出去游历王者世界!看名山大川,做绝代诗人、做绝世剑客,做酒中君子!”


    酒叔继续打着他的酒糟:“小娃娃长成小屁孩,喜欢吹牛了。”

    第二天清晨,酒叔拿起木桌上被小酒缸压着的信纸,上面写着:“酒叔,我走了。昨天燃起的那团火,迟迟不能熄灭。一整晚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酒叔,我走后最不能放心的就是你了,十余年收养之恩没齿难忘,昨日豪言壮语实现后我就回来看你!……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留名李白,对了,这是我给自己取的名字。”


    “走了吗……”酒叔无形间不知用什么手法已经收起了信纸,“这十五年来我没有教你任何武功,你却还是拿起你父亲留下的剑自己瞎鼓捣起剑术。诗嘛……还确实写的不错。李白……名字还挺有意思的。”


    “看来这一切冥冥中上天已经有了安排,十五年,你长大了,酒叔这个身份也该消失了。”恍!不知什么时候身着一袭黑衣侠客服的男子站在酒叔的位置上,“西边客,这么多年过去了,大漠里的人是否还记得你的名字呢?”


    (完)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