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官方小说】漆黑秘话 第一章 希望之名 ~ 敏菲利亚篇 ~

漆黑秘话  

第一章   希望之名

翻译:待宵姫

“这座城市里到处都是海盗和悍匪。他们工作时可不会穿什么亮色的衣服,一个个都躲在街市的暗影里。物极必反,你这长相倒也是干这行的天赋。”

那个男人粗鲁地揉弄着少年的银色短发,嘴里嘟哝着没意义的话语。他们并非父子,也没有什么交集。这只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黑市商人,正蛊惑着一个被父母抛弃、一无所有的孩子去帮自己完成一些下流勾当而已。所谓的“商业伙伴”,真是讽刺。

不同于现在,当时并没有梅尔维布提督推行改革禁止海盗私掠行为。流血冲突几乎每日都会在利姆萨·罗敏萨城内爆发,而海盗云集的城外海滨,更是完全的法外之地。比起同黑市商人交易,与那些穷凶极恶之徒搭伙只会是更危险的行为。

是啊,这个雇主很差劲,可还有远比这更差劲的家伙。那些只想着赚快钱的蠢货,往往最后都会被人一刀开瓢。为黑商们干活,至少还可以在完成任务后不再来往,从而避免被牵扯入利益纠纷。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幸运,少年身手矫健,步履轻盈,这点本领让他无需任何庇护也能在这条街上立足。

少年一度想加入雪绒花商会——那些甚至比海盗更可怕的私刑执行者们。但他最终还是离开了。他们有着自己的矜持与骄傲,而这些并不为少年所理解。(译者注:雪绒花商会是双剑师行会明面上的身份)

少年的生活并不轻松,但也算不上窘迫,他只知道这样的生活方式。

直到那一天,一批远洋商人刚刚归来,码头上一时人头攒动。少年在这里来回转悠,现在正是实施偷窃的好时机。

少年盯上了一个优雅的老人,然而他刚一出手,便感到一股强大的魔力顺势而上,紧紧束缚住了自己的身体。事已败露,等待着他的只会是牢狱之灾。他这样的人,就算被当场杀死也不会有人同情。

然而,那位老人却拽着少年走出人群,来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他澄澈的双眼直勾勾盯着少年:“我是路易索瓦·莱韦耶勒尔,一位海外学者。孩子,你的名字是什么?”

“桑克瑞德……”少年小声说着,他完全搞不清现在的状况。

“姓氏呢?你没有家人吗?”老人有些同情。

“就是桑克瑞德。”男孩耸了耸肩,“我没有家人,所以也没有什么姓氏。”

自称路易索瓦的老人抚摸着胡须沉思片刻,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你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敏捷性和洞察力。你只是需要一个地方来学习如何利用这些能力来帮助他人,而不只是用这些来为自己谋生。你之所以会偷窃,只是因为没有人来告诉你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桑克瑞德默默听着,皱了皱眉头:“你也知道,我别无选择。

路易索瓦不知所谓地笑了笑,说出了那句改变少年一生的话——

“跟我去萨雷安吧。你是一个有天赋的孩子,我来教育你走上正道。”

于是,桑克瑞德迎来了新生。

 

路易索瓦为桑克瑞德赋予了姓氏“沃塔斯“,并尊沙利亚克为守护神。那是司掌河川与知识的神——路易索瓦希望这位少年能够像沙利亚克一般学识渊博。

路易索瓦也为少年安排了一位精通隐秘行动的导师,他将训练桑克瑞德如何无声潜行。萨雷安社会重视一切形式的知识与智慧,而机密情报也是一种知识。所以那些行走在黑影里的人在这里并不会背负骂名,反而是被尊敬的中坚力量。路易索瓦正是希望少年可以利用自己的天赋在此有所作为。

桑克瑞德在震惊之余也深深感激着路易索瓦——他憧憬着老人所描述的未来。在萨雷安的日子里,少年日夜磨炼着自己。他在白昼的烈阳下修炼潜行的秘术,为了在最险恶的环境中渗透入最坚固的堡垒;他在黑夜的昏灯里阅览晦涩的书卷,为了在最狡猾的贵族口中套出被深埋的秘密。

在利姆萨·罗敏萨街头流浪的孩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体面而自信的青年。他可以成为任何人的知心好友,也可以揭露任何无法见光的轶事秘闻。

桑克瑞德超群的能力很快就得到了萨雷安当局的认可,人们在他身上刻下了代表“贤者”荣誉的纹路。路易索瓦盯着青年脖子上的图案,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多年以来,桑克瑞德第一次如此真切得了解到自己这份天赋的强大力量。

 

 

也是在这个时候,青年遇到了名为阿西莉亚的少女。其时他作为路易索瓦“救世诗盟”中的闪耀新星,正在乌尔达哈执行一项绝密任务——调查帝国军在艾欧泽亚的间谍活动。

他在这里的身份是一位吟游诗人,希望在这个角斗盛行的城邦磨炼自己的剑术。实际上,他被命令接近这座城邦的上流社会并游说他们增加国防投入,同时采取强硬态度回应加雷马帝国的领土要求。

就在任务期间,悲剧发生了——一个男人在街上被古菩猩猩袭击,当场毙命。他年幼的女儿紧紧抱着父亲的尸体,泣不成声。围观者众,却无人伸出援手。少女撕心裂肺的哭喊黯淡了街景,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少女阿西莉亚成为了孤儿。

只身在路边哭泣的少女,亦如当年只身在荒街流浪的少年。桑克瑞德敏感的心绪被拨弄,怜悯着少女将要面对的惨淡前途。然而,尽管这幅惨剧是如此令人痛苦遗憾,尽管曾经的少年现在已强大到足以独当一面,但他仍然无力为少女做出什么。一个念头在他心中升起——

“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什么也没能做到。”

万幸的是,当红歌星芙·拉敏收留了少女,成为了她的监护人。

青年与少女的故事本该就此结束。然而,目睹这一切桑克瑞德始终无法忘怀那个哭泣的背影。虽然也许只是借口,但一则关键情报引起了桑克瑞德的注意:阿西莉亚的父亲是被派往加雷马帝国的双面间谍,而策划这场袭击的黑手很可能并不会善罢甘休。

这只有桑克瑞德知道的机密情报带给了他更多的责任。他争取到了更多前往乌尔达哈的任务,以此为契机暗中保护少女不会被卷入可怕的阴谋。桑克瑞德很快发现,阿西莉亚身边隐藏着为数众多的加雷马特工,他们在暗中窥视少女的起居,试图从中找出她父亲隐藏起来的秘密。

显然没有任何办法让少女摆脱监视。桑克瑞德寝食难安,这样下去终有一日少女会身死人手。最终,他决定走出幕后,告诉阿西莉亚真相——

“你应该隐姓埋名,远离这里,过上新的生活。只有这样,你才能走出你父亲的阴影。相信我,这是为了你的利益。”

双目相对,少女漂亮的宝蓝色瞳孔让青年一度有些出神。思索片刻后,阿西莉亚接纳了他的建议。

“那么,该取什么名字好呢?”

桑克瑞德闭着眼睛回忆着自己见过的好听名字,幽幽地说:“就叫敏菲利亚吧,敏菲利亚·沃德。”

这是高地人中一个常见的姓氏。桑克瑞德不能像当年的路易索瓦那样在少女的名字中赋予更多的含义——复杂的姓氏只会在自己不在时为少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敏菲利亚……”少女久违地露出笑颜,“听起来真美……”

 

夜幕降临,桑克瑞德完成了今天的任务,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着。敏菲利亚的纤细身影迎面走来,她也结束了一日的劳动,正背着沉重的铁镐赶着回家。采掘,是她在迎来生活的重压前唯一掌握的技能。

“怎么啦?”桑克瑞德上前打招呼,“你的工作一般不需要忙到这么晚的吧。”

“晚上好,桑克瑞德。今天出了点麻烦……我来迟了……”

青年耸耸肩:“我送你回去吧。”

敏菲利亚和芙·拉敏居住的小房子就在不远的地方,桑克瑞德试探着询问少女的烦恼,可很快被她用各种玩笑和八卦岔开了话题,笑闹着到达了目的地。

“谢谢你送我回来。”少女为桑克瑞德理了理衣襟,“你又要去喝酒了吧,别又醉得不省人事,特别是别去招惹那些女人……”

“知道啦……我会的……”

少女轻叹一声,推开了自家的木门。屋内温暖的橙黄色灯光散去小巷的黑暗,温柔地包裹住桑克瑞德的面庞。他挥手告别,少女轻轻掩上木门。门轴吱呀作响,无边的黑暗再次将所有空间塞满,那份短暂的温柔也就此消散了。

门的另一边,隐约传来少女的声音——

“我回来了,妈妈。”

“欢迎回家……”

桑克瑞德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出小巷。这份温馨并不属于他。他陪伴少女安全地回到了家中,明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却带给了他难以言喻的自豪感。




自那以后过去了多久……桑克瑞德早已记不清了。他细数着与少女间的点滴回忆,在游末邦的地下水道里爬行。在这个遥远的世界,他又找回了年轻的时候为某个秘密任务而奔走的状态——这次他要救出那个少女。

游末邦街道两侧的建筑都是由纯白大理石雕刻而成的,虽有些许不同,但还是时时唤醒桑克瑞德对利姆萨·罗敏萨的回忆。

“这座城市里到处都是海盗和悍匪。他们工作时可不会穿什么亮色的衣服,一个个都躲在街市的暗影里。”

他脱去抢来的游末邦士兵军装,换上自己纯白的外套。这身装扮轻盈飘逸,很适合一个舍去双剑改用枪刃的男人,一个决定成为保护者的男人。纯白的配色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在这个充斥着昏光的世界里,白色也不失为一种伪装。如果他是一名高贵的骑士,也许会穿上黑色精铠,在这片被暴君统治的秽土上掀起反旗——但这得等到救出她之后。

托起游末邦的珊瑚基座远在海平面之下,曾是藏匿逃犯的不二之选。目前,在莫斯利勋爵的授意下,这里被改建为食品仓库,储藏着供给给穷人的救济口粮。

桑克瑞德在几个月前就将目标锁定为这里最深处的一个房间。他熟练地避开所有看守的巡逻路线,解决掉那些可能会干扰他行动的士兵。单独行动的话,多年的经验使他即使在游末邦守卫最森严的基座区也如入无人之境。但情况马上就会不同,他必须带上一个毫无战斗经验的孩子一起撤离,所以现在就要做足万全的准备。

杀死最后一名守卫后,桑克瑞德来到了那个房间门口。房里的人在第一世界被称为“敏菲利亚”,但是水晶公告诉过他,这个相同的名字可能并不会带来重逢的感动。即便如此,桑克瑞德仍然难以忍受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少女的思念。他呼出一口浊气,做足了心理准备,轻轻扭动房间的钥匙——

房间的陈设意外得普通。桑克瑞德本以为门后是一间阴暗潮湿的监牢,没想到一眼便看到了一张舒适的大床,床边是一副功能完善的写字台,桌面上堆叠的羊皮纸和羽毛笔表示这间房子的主人刚刚在此写作。房间里最显眼的,是一组从地面直达屋顶的书柜,丰富的精装书籍自上而下按照品类整齐地排列在每一层隔板间。除了没有窗户,这里没有任何一处让人感到不快。但是这里也绝无希望被外人发现,这是游末邦最隐秘的角落,正适合将光之巫女作为宠物软禁,直到终焉降临。

少女坐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用她宝石色的双眼望着这位意外来客。

“你……你是谁?”

少女的嗓音让桑克瑞德联想起了阿西莉亚,但他知道,她们是不同的。

另一种生活就要在门外展开,那是充满爱与希望的生活,那是只属于家人的生活。

“敏菲利亚,我们该走了。”

桑克瑞德轻轻呼唤着少女的名字伸出手,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多年前那位少女的笑颜。片刻犹豫之后,少女接过了那双手——

这次我一定不会抛下你,我发誓,敏菲利亚。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