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巫师世界——杰洛特之死(上)


血与酒

 大家好,我是局外人,当然我也是金黄的光辉。上一期我们讲了讲杰洛特的风流韵事,本着既然要讲杰洛特索性就讲完的原则,局外人我将把杰洛特最后的故事分作三期,好好讲一讲杰洛特的结局。当然说到杰洛特之死,肯定有些朋友就奇怪了啊,我游戏里面的杰洛特明明活的好好的,怎么你就给安排死了。这里我就为游戏玩家和新朋友们简单介绍一下小说和游戏的关系。

 打桩机传奇

小说《猎魔人》是由波兰作家安德烈·斯帕克沃斯基创作的小说系列。老爷子虽然找CDPR要钱的样子很难看,但是他写的小说却非常靓仔。相比美帝某个几乎可以断定填不上坑的胖子,老爷子的小说算是完成了写作的闭环,创造了自己的多彩的魔幻世界。而小说主人公杰洛特在小说结尾死在了利维亚。这也就是局外人马上要讲的故事。而CDPR的游戏则是基于小说结局,续写了猎魔人的传奇,在巫师1的游戏中,杰洛特并没有死在利维亚,而被改成重伤失忆,沉睡了数年才苏醒。。CDPR续写的故事玩过游戏的朋友都只到非常精彩,最难的是,续写的故事还基本符合原作精神,没有什么明显的脱节地方。除了年代时间存在比较大的纰漏,基本上游戏中的年代纪元和小说中存在大概2-3年的误差,导致游戏的年代表和小说年代表是不一样的。。。比如你会发现第三次北方战争,和第二次北方战争中间只隔了3年,而巫师1里面明确说了杰洛特沉睡了5年才苏醒的,而杰洛特死的时候,第二次北方战争已经结束了。。而第三次北方战争明明是巫师2结尾才爆发的,所以时间表乱的很。。。好了不说这些。让我们开始今天的内容吧。

 

今天要讲的内容在小说结尾,也就是小说最后一卷《湖中仙女》最后两个章节的内容。故事的时间点是第二次北方战争刚结束不久,杰洛特所率领的小队,和维爷带领的反派团,分出了最后的胜负,杰洛特一行人以惨烈的牺牲,最后救下了希里和叶奈法。之后,恩希尔大帝在希里的劝说下,饶了知晓自己秘密的杰洛特等人的命,大帝离开后,杰洛特一家三口便开始他们最后的旅行了,而仙尼德岛政变后,到解救希里这一段的杰洛特的故事则,局外人以后则会在放在地上最强系列里面来讲。

 

小说《湖中仙女》


   如果有想看第二次北方战争的朋友,可以回看我之前的文章,局外人我简略概括了北方战争全部过程,同时为了方便理解本文,大家可以看一看我之前写的《寻找希里小队》。好,自我推销之后,那么就开始我们的故事吧。

 寻找希里小队

 

此时希里已经获救,维爷一行人也被尽数伏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还有很多账需要清算,还有许多恩需要报答,还有很多错需要铭记。杰洛特和叶奈法便跟随者希里脚步去回顾她的历程。

首先三人首先拜访的妒火村,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但是这里早就物是人非了,三人刚到村子里,女孩便抓了个村民,逼问他可曾记得在去年的九月里,准确的说是九月九日,曾有六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在这里被杀了。

犹如芒刺在背的村民跛子德战战兢兢地回到道:“尊贵的小姐,当然,咱怎么能不记得,六个年纪轻轻的孩子被人杀了,对,就是去年,九月份的事情。”

女孩沉默了许久,她的目光穿过了跛子德,看向某个更远的地方,最后她吃力的问道:“所以,你应该知道他们的下落对吧,他们被埋在哪?在哪个篱笆下。。。。哪个垃圾堆或者粪坑里,如果是被烧了,被丢给了狼和狐狸,那你也把位置告诉我!带我去,你明白吗?”

当女孩再次问话的时候,跛子德终于确定了,她就是那个女孩,但是她已经不是之前软弱无力,任人宰割的那个女孩了,她变了,不光是脸上多了几处伤疤那么简单,她彻底变了,只有那对宝石般的眼睛没有变。

“明白,我尊贵的小姐,请跟我来,到那里还有好一段路要走。”他一跛一跛的走着,他的背能感受到马匹灼热的鼻息,他告诉自己还是不要转过身比较好。

终于,他指着一处,:“在那个林子里,那是我们的坟冢,法儿卡小姐。您说的那几个孩子也埋在那。”

女孩盯着坟冢许久,那不是一个垃圾堆,也不是一个乱坟岗,那是一个干净整齐的坟冢,坟冢显然是有人照顾的,黄土周围用砂岩砖和晶石片框成了一片。坟前那些祭奠的花朵,如今已经干燥枯黄,那些装饰坟冢的冷杉枝转成了锈红。

“是谁?!”女孩跳下了马。。但是她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坟冢上。

“大家都帮了忙,如果说谁出力最多的话是寡妇勾蕾和尼次克拉那个小子。”跛子答道

“我能在哪找到他们?那个寡妇和那个叫尼次克拉的人?”

跛子德沉默了,许久之后,他终于鼓起勇气,用一种毫无畏惧的眼神,注视着女孩那双绿宝石的眼睛,说到:“你在前面那颗桦树下就能找到她,她睡在了那里,寡妇没能挺过上个冬天,肺炎带走了她。而尼次克拉那小子,离开了村子,消失在战争中了,大概是死了吧。”

 

而女孩似乎记起了什么,她都快忘了,这两个人的命运轨迹也曾和她自己的旅途交汇过。她走向坟冢,跪了下来,头压得很低,额头几乎碰到了墓碑的底座。同行的白发的男人想要下马,而另外一个黑发的女人用眼神拦住了他。

 

女孩在坟冢前跪了很久,很久,嘴里不停低语着不知名的祈词,而当她起身时,恍惚的居然没有站稳,跛子德下意识的扶住了女孩,待她站稳后,女孩用充满愤怒的的目光透过泪水盯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道谢。

 

“命运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法尔卡小姐,那时我们没有人认为您能度过那种难关,而如今您却站在这里,而他们却去了另一个世界。。。您甚至没有答谢的对象了。”

“我不叫法尔卡!”女孩厉声回答道:“我叫希里,还有你说的答谢是什么意思。。”

 

而黑头发的女人突然插话道:“你们会得到你们应得的,就凭这座坟冢,就凭你们的人性,就凭你们生而为人的尊严与通情达理。你们的村子将会获得赦免,答谢和奖励。你们甚至都不明白这是一份多大的礼。”

 

希里找到了老鼠帮成员的下落,这些是希里的朋友,和爱人,他们被前来捉拿希里的雇佣兵和猎人们残忍的杀害了,如今他们安眠于此。现在是三月底,一件心事已了。

 

老鼠帮成员


四月九日,克拉蒙特镇子里的圆形竞技场火光冲天,愤怒的火焰吞噬了整个竞技场,甚至连周围的水坑都被瞬间给蒸干了。竞技场老板歇斯底里的呼喊人来救火,克拉蒙的救火队来了,甚至路人都参与进灭火了,但是他们只是徒劳无功,这并不是普通的火焰,这是魔法之火,准确的说是叶奈法的黑魔法之火。。。任何的救援都无济于事,所有人只能看着竞技场化为灰烬,一夜之间大名鼎鼎的侯文赫斯名下的所有产业都被付之一炬了,这可能就是天道好轮回吧。

 

 

杰洛特欣赏着被火光染红的天空问道:“希里,你还想去哪,还想找谁?”而他刚问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时间,他想抱着她,希望能将她紧紧抱住,抚摸她的头发。他想保护她,再也不要,永远也不要让她独自面对世间的一切了,不要让她遇到不幸,不要让她碰上会让她想到报复的事情。而一旁的叶奈法什么也没说,健谈的她,最近也时常沉默。

“现在,我们要去一个叫做独角兽的村子,这个村子被一个既丑又简单的独角兽娃娃保护着,我想给居民留些纪念,虽然不是很贵重,至少他们也该拥有一个品味高一点的图腾不是吗?我需要你的帮忙,叶,我需要点魔法。”

“我明白,希里,然后呢?”

“然后我们要去培乐普鲁特沼泽,我希望我在那里还能找到一个小屋,我们会在小屋里找到一副遗骸,我想要这副尸骨能在庄严的坟墓中长眠。”

“还有一个叫做墩达瑞的村子,那里有个旅店,我猜可能应该被烧了,店主人也应该死了,那都是我的错,我当时被仇恨和复仇的欲望蒙蔽了双眼,我想试着补偿他的家人。”

“这种事,无法补偿”杰洛特回答道

“我知道,杰洛特,至少我会谦卑的站在他们面前,我要记住那些目光,我希望我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你明白吗?杰洛特”希里生硬地喊道

“他明白,希里,相信我们,女儿,我们非常明白你。我们这就上路吧。”叶奈法说

 


不知何时,五月悄然到来,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了,当五朔节来临时,晚上人们点起一座座火堆来庆祝节日的到来,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些火堆让希里突然非常亢奋,骑着自己的黑母马就冲向了一个个火堆。自从仙尼德岛政变时,杰洛特和叶奈法已经分开了太久了,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独处,他们只将必要的衣物脱去,把衬有兽毛的大衣铺在地上,便开始了鱼水之欢,他们的欢愉是那般急促,只凭着记忆摸索着对方,没有所谓的技巧,没有勾人的话语,有的只是粗糙,迅速,原始的欢爱,他们彼此只想从对方身上汲取更多,而当他们得到了满足之时,早已泪流满面,身经百战的他们从未想过,如此粗糙且没有技法的欢愉,竟是如此甜美,也许这就叫做幸福吧。

 

   


而进入贤者模式的叶奈法看似漫不经心向杰洛特掷出了送命题,她想知道在他们分离的这段日子,杰洛特有过其他女人吗?

而拔吊无情的杰洛特冷静说到:“没有”

“一次都没有?”

“一次都没有。”

“你的声音如此坚定,甚至没有一点颤抖,可我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叶,我心里想的一直都是你。”

“现在我相信了”

  

说到这里此时一个言词逐渐激烈的薇歌退出了直播间,看到没有这简直是教科书一般的表忠心啊。

 

当然欢愉的时刻,总是短暂的,还没快意恩仇几天,杰洛特他们的过去就又撵上了他们,这次则是那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女术士集会所找上门,她们向叶奈法发出最后通牒,要她把希里带到集会所来,如果希里来了,之前的账一笔勾销,如果拒绝,后果自负。这一下就难住了叶奈法,虽然这帮老巫婆们不招人喜欢,但是她们的本事可是实打实的,直接跟他们作对,别说自己那点小把戏,即便自己加上杰洛特也是白给啊。但是现在把希里交给集会所,天知道这帮老太婆,要干出什么。。。而希里显然没有叶奈法的那么多顾虑,毫无所谓说道 “妈,既然女士们想要见我,那么咱们就去会一会她们,如此深情的邀请,如果拒绝,也太没有礼数了。”而希里脸上就差写着,就算她们十个一起上,我希某何惧的态度。。。。自然我们都知道希里的这份自信,既不是狂妄也不是自负,她确实办得到。

 

女术士集会所


话虽如此,单凭法力来说,集会所确实不能把希里怎么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老巫婆们就没有手段了,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北方鼎鼎大名的阴谋家,高阶法师,希里能否正常的离开集会所的控制,还是犹未可知的。叶奈法深知虽然女术士集会所的命令不能违抗,至少她可以为希里和杰洛特争取一些利息。所以她回应了菲丽帕的要求,但是她有个条件,那就是让希里再和杰洛特多待一段时间,这是他们应得的,当然为了保险,她会自愿先行回到范格堡成为人质。菲丽帕见目的,已经达到,也就卖给了叶奈法一个面子,接受了她的条件,但是提醒希里不能晚于这个月底来到集会所。

 


当然杰洛特自然是不会接受这种事情,毕竟自仙尼德岛经历多少生离死别,死了这么多人才挺过来,如今好不容易才聚在一起,还没过两天舒心日子怎么就又要分离了啊。叶奈法根本没等杰洛特开口便说:“杰洛特,别说话,吻我。”看着叶奈法的面容,杰洛特便知叶奈法只是做了必须要做的事情,便也不再多言,两人只是相拥在一起。

 

此后,叶奈法先行回到范格堡,而杰洛特便和希里又踏上的新的旅程,现在希里的恩仇已了,那么下一步该去哪呢?希里有此一问,杰洛特便说他们现在要去找一条河,名为三斯雷托儿,而这个河会流到一个国家,一个童话般的国家。希里现在也不过十多岁,然早就过尽千帆,尝尽世间人情冷暖,她自然是不信什么童话般国家这样的鬼话的。希里酸酸的说到:“杰洛特,每个童话的结局都不太好,至于童话的国度,根本不存在。”

 

“当然存在,你等着瞧好了”杰洛特并不想争论这个问题,他知道事实是最好的真香魔法。

 

陶森特


经过了10天的跋涉,他们终于看见了沐浴在春意和阳光中的陶森特;看见了一座座丘陵,山坡,麦田,漂亮的葡萄园;看见了一座座晨间细雨后,珊珊发光的教堂。这景色从未让人失望,让人流连忘返。一直都是如此。

“哇!真香!哦不,真漂亮!”希里一脸惊艳的看着陶森特的美景,和我们这些玩家刚进血与酒DLC时一模一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见过了陶森特的美丽,谁还会想回到北方的臭水沟里去啊。

“那些城堡就好像玩具屋啊。。。这雪白屋顶就仿佛是蛋糕上挂的霜糖。。让人好像舔一舔啊!”

“这还不是全部,等你近距离看了鲍克兰的宫殿,你会感受更深啊。”杰洛特介绍道

“宫殿?我们要去宫殿?我们要去见这里的国王吗?”

“是公爵夫人。”

“公爵夫人,是那种绿眼睛,头发又黑又短的那种吗?”希里尖酸的问道

杰洛特一脸天知道希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认为公爵夫人是长这样的表情:“当然不是,完全不一样,我也只是认识她而已,不太熟,但是呢,我和这里公爵或者说公爵候选人很熟,你也认识他。”

“不要吊我胃口!杰洛特”希里停住了马

“是丹德里恩”

“丹德里恩?!!,和这里公爵夫人?怎么可能?”

“这事说来话长。我们离开陶森特的时候,把丹德里恩留在他情人身边了,我们答应过会回来接他的,等我们。。。。”白狼突然沉默了下来,一股情绪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又浮现在眼前,米尔瓦,卡希尔,雷吉斯,安古兰。。。愧疚和自责瞬间占满杰洛特的脸。白狼觉得都是自己的错,都是自己的错,他知道丹德里恩一定会问的,而白狼也得经得住丹德里恩的拷问才行,终于到了这一天了。

希里轻声说:“杰洛特,你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要再折磨自己了,这都不是你的错。”

再沉默片刻后,杰洛特恢复了回来,示意我们上路吧。然而尼弗迦德的女皇显然不想穿着这一套破衣烂衫去见自己的公爵夫人啊,嘟起嘴看着杰洛特。

显然没有品位的杰洛特并不觉得他们的穿着有什么问题,但是谁能拒绝自己女儿的要求呢?

“我先去取点现款,之后我们去集市,那里有你想要的裁缝和礼帽师傅,按着自己意思打扮,不用心疼你爹我的钱。”

“可是你有那么多钱吗?”希里打趣着并且脑袋一歪,显然女皇殿下对于这位猎魔人的经济状况不太有信心。

“买,买,买,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哪怕是翼蜥做的漂亮鞋子都可以,或者一只白鼬,都没有问题”

“你靠什么赚了这么多钱啊?”

杰洛特无比淡然的说道:“靠杀戮,我们动身吧,公爵大人还等着我们呢。”

 


安娜·亨莉叶塔女公爵



杰洛特在银行里将自己将那些作为报酬的支票,一一领出,他将大部分钱汇走,又取了不少现款,而支票上的金额大的,让殷勤好客的分行长,不由自主的就想邀请杰洛特共进午餐,杰洛特婉拒了对方。

希里安静的在街上等着杰洛特,而前一刻街道上还平静空旷,下一刻一下子就挤满了人。人流不断涌向广场,连杰洛特和希里在人群中无法动弹。。。“我们这是遇到典礼了吗?”

杰洛特看向人群的方向回答道:“不,不是典礼。”

“额?!难道又是?!”希里观望人群

“没错!是处决,战后最受欢迎的娱乐,希里,我们已经遇到了多少种处决?”

“逃兵,叛国,临阵脱逃,还有经济犯罪的”希里快速的念出一长串。

“是把发霉粮食供给军队的,战争时期,商人总是容易惹上麻烦”杰洛特一边点头一边补充道。

“这次不一样杰洛特,刽子手的头套又新又干净,水沟上还改了绒面,是个大人物,至少也是个男爵级别人物吧,是临阵脱逃吗?”希里拉住自己马儿。

“陶森特没有派遣军队参加战争,不,希里,我想应该是某个葡萄酒商吧,毕竟葡萄酒是这里经济支柱,我们走吧,希里,不要看这些了”

“走?!怎么走”是啊,杰洛特和希里已经被卷入了人群,他们就像被倒向谷仓的麦子一样,被裹挟着向刑场而去。

突然人群停止了骚乱,一个人大喊“他们来了。”人群接着喊着:“他们来了!”只见一个双头马车从另一边开进了刑场,车上一个人艰难的保持着平衡。

希里一眼辨认出来了:“丹德里恩!是,他!”

而白狼的视力也不差,但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感觉糟糕,非常糟糕,心理大喊着这不公平!当他们离开陶森特的时候,白狼将自己最好的朋友,留在了最安全的地方,如今其他人都不在了,自己回到陶森特,还要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砍头,这太不公平了!白狼曾认为自己=是个人物,他改变了命运,他此时只感觉到无助和自己的天真。

“不,那不可能是丹德里恩”杰洛特无法相信自己看见的。

“那就是丹德里恩!”希里再一次重复,“杰洛特,我们得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杰洛特苦涩回答到:“告诉我,要做什么?”

 



丹德里恩


刑场上,卫兵们用最礼貌的方式,将丹德里恩拉下了车,一点也不粗俗,反而非常尊重。在断头台前,他们给丹德里恩解开了手铐,慵懒的诗人,轻率的抓了抓屁股,看着通向刑台的阶梯说到:“这里该修缮了,以后要是拌倒人了,可不好。”说完走上了断头台,一个身穿黑衣的瘦男子,跟在后面,他摊开羊皮纸:“鲍克兰的各位父老,各位士绅,各位同僚,我在此宣布! 德莱腾霍子爵尤里安·阿弗雷德·潘克拉兹(丹德里恩的真名),别号丹德里恩……”

希里一脸困惑的问道:“潘克拉兹,什么鬼?!”

 

“根据公国最高法院的判决,认定其被指控的重大犯罪:侵害,妨碍风化,冒犯君主和叛国罪,皆证据确凿,情况属实,更有甚者,罪犯制作伪证,书写讽刺歌谣重伤公国贵族的名誉和尊严,其放荡作风,更是污蔑了公国荣耀,本庭判定,一·即删除尤里安子爵的徽章,二·没收其全部所有物,土地,财富,树林,森林,城堡,宫殿。”

听到这里,杰洛特非常惊讶“城堡?宫殿?不是吧,丹德里恩,你小子玩的这么大的吗?”

而丹德里恩听到所要没收的东西时,险些被逗笑了。

“三·依法罪犯应该车裂而死,但英明的安娜女公爵素来念,苍天有好生之德,决定减刑为斩刑,立即执行。”

监斩官念完了判决后,丹德里恩要求道:“我想向群众说些话。”

“请尽量简短,子爵”

丹德里恩,举起双手,示意人群安静,人群马上安静下来。

“喂!各位,你们怎么样啊?最近过的好吗?”丹德里恩喊道

一时间人群开始窃窃私语,过了一会,一个远处的人喊道:‘还可以啊!’

“那就好!”诗人点了点头“这样我就很高兴了。好,我们可以开始正事了。”

刽子手向丹德里恩走来,单膝跪地,按照古老的传统他向受刑人请求道:“好心人,请原谅我的罪行。”

“什么?我原谅你?你要砍我的头,还要我原谅你?”丹德里恩非常奇怪

“是的,先生。”

“不可能!”

“啊?!”显然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行为,让刽子手非常意外,“先生,你怎么可以这样,是法律让我来砍你的头,受刑的人应当原谅我的杀戮,好心的先生,请您不要惩罚我,宽恕我的罪行吧。”

“不要。”

“不要?”

“不要!”

刽子手也来了小性格子,看着监刑官阴郁的说到:“我不要砍他的头,叫他原谅我,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啊,这还怎么做事,他不原谅我,我就不再进行下去了。”

而一旁监刑官终于看不下去了:“子爵大人,你这样做,让我们很不好做事,这么多人聚在这里,大家都在等,您就原谅他吧,他已经非常礼貌的请求您的原谅了。”

“不要!”

眼见着说不通,监刑官对着刽子手说:“您就直接砍他的头吧,我相信我的金币可以补偿您的损失。”

听到这里,而一直跪着的刽子手,站了起来,摊开他那如煎锅一般的大手,伸向监刑官,意思非常明确,我是个有原则的人,这种事情得先给钱。

监刑官也是无奈,只好从钱袋里抓了一把钱币,放在刽子手的手上。刽子手看了看手上的钱,然后攥紧了拳头。

“好吧。”然后走向丹德里恩,“固执的先生,请您跪下,坏心的先生,请您把头放在树干上,我本应该一刀结束您的痛苦,但是坏心的先生,您让我也坏了心,现在我可能要砍两刀,或者三刀了。”

“我原谅你!”丹德里恩哀号道:“我宽恕你!”

“谢谢您”

“您刚才是开玩笑的对吧,刽子手先生,您还是会一刀毙命的。对吧!”

刽子手眼睛一亮“您很快就会知道了。”

而一帮的监刑官则说到:“他已经原谅你了,我的钱,是不是可以还给我了。”

刽子手马上示意,让所有人离开断头台,“刀剑无眼,尊贵的大人,不要靠刑台这么近。”

 

(老实说,我看到这段,真感觉不知道的,以为断头台上的人在演话剧呢。)

 

就在这时人群突然开始波动,让出了一条道路,一个骑着白马的骑士飞奔而来,大喊道:“刀下留人,刀下留人!停止行刑!”

吃瓜群众们听到了骑士的呼喊,也跟着高喊着:“是特赦!是特赦!”

而好不容易举起斧头刽子手,听到特赦。低吼道:“还能不能好好让人家砍个头啊!,烦不烦啊!”

“特赦!特赦!”人群开始高喊着,有的青年吹起了口哨,喝起了彩。。。

“安静!安静!”官员打开新的羊皮纸:“各位尊贵的士绅和父老乡亲们,这是亲爱安娜殿下的心愿,陶森特作为帝国忠诚的子民,为了响应在辛特拉签署的和平协定,我们亲爱的殿下免除了尤里安子爵所有的刑罚。”

丹德里恩如蒙大赦,马上又露出一副自恋的微笑“我的伶鼬小心肝”这都是什么奇怪的描述性词汇。。。

“但是犯人的罪孽并未消失,殿下命令犯人即可离开陶森特公国的首都和国界,永世不得返回,因为亲爱的殿下再也不想再看见你,您可以走了,子爵。”

“等一下!,我的财产呢?那些森林,城堡,宫殿,你们都可以留下,但是我的鲁特琴,我的飞马,还有我的戒子和披风,最关键我写的诗歌呢?”

而看够了这台无厘头喜剧表演的杰洛特,听到这里实在忍受不住丹德里恩的胡闹了。。。。“丹德里恩,你这个白痴,给我快点从断头台上下来!”杰洛特拍马过去,同时示意希里,开出一条路来。

“杰洛特?!是你吗?”

“不要废话了,快点下来,来到马上”

“杰洛特,干嘛这么着急,他们又没有追我们。”

“那只是现在没有,要是你的女公爵反悔了,就晚了,话说你是不是知道你会被特赦?”

“不,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小伶鼬心肝,人心肠特别好的。”

“不再你的小伶鼬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这个美丽的国家了。”

 

说完三个人就拍马而去,一直逃到了陶森特的边界才停下脚步,这让后面送东西人好一番追,陶森特的信使终于在边界上追上他们了。信使遵循着女公爵的命令把丹德里恩的鲁特琴,飞马,戒指等等财务,全部归还给我们这个荒诞的子爵大人。

 

陶森特


告别了美丽的陶森特,他们顺着三斯雷托儿河返回北方,一路上杰洛特他们又回到了那些他们来时曾驻扎过的地方,如今物是人非,但是丹德里恩憋住了,一路上他什么都没问,但最终他们还是告诉了他,等他们说完,一切就好像刚挤掉的疖子一样,伤口糟糕而寂静。

 

当他们来到列的布鲁附近时,周围良好的治安,总算给人点安全感,而这时,杰洛特才发现:“丹德里恩,你那个装着你写了4个世纪诗歌的小管子呢?留在陶森特了吗?”

“是的,留在陶森特了,就在小心肝的衣柜里面。”丹德里恩无所谓说着

“不对吧,那可是你的命根子,发生什么了?”杰洛特说道

“没什么好讲的,我把我的东西都看一遍,我会再写一次,重新写。”

“我明白了,简单的来说,你当情人的水平和你那半吊子诗歌一样,都不怎么高明啊,坦白一点说,什么事情,你碰了一定会搞砸。你还想重写?你和安娜公爵夫人已经没戏了!你被扫地出门了大情圣!我呸,不要那么看着我,你命中注定当不了公爵了,丹德里恩”杰洛特吐槽之魂再次爆发。

“我们走着瞧,杰洛特”

“别算上我,我一点都不想瞧。”

“我也没让你瞧,不过我告诉你,我的小心肝有着一副善解人意的好心肠,她当时只是有点激动了,她抓到我和尼库家的小姐。。。。她一定会冷静下来的,明白男人天生就不是专一的动物,(何书桓脸),现在她一定原谅我了,只要我写封诗歌给她,她就会。。”

“你真是蠢的无可救药了”杰洛特无奈的看着这个损友,而希里在一旁大力点头,显然她也注意到了这点。

“我才不要和你们这些,负情商的人讨论,我的小心肝一定会原谅我的”

“求求你行行好吧,大情圣,就因为你这个倒霉家伙,让我们像强盗一样被人赶出来了。我本来还想去见见。。”

“薇歌吗?!她在你离开后的一个月,就走了”丹德里恩抓住机会反击了一波。

“我当然不是在讲她。”杰洛特清了清嗓子“我想见见列那,想把希里介绍给他认识”

“列那·德布瓦—弗伦,”丹德里恩喃喃道:“他差不多在二月份的时候,在和游击军作战的时候,丧了命,安娜在他死后,颁了一个大大勋章给他。。。”

“够了!丹德里恩”

丹德里恩乖顺的闭上了嘴巴。

 

这时还是5月的天气。。。。。。

 

巫师世界地图


五月二十六日,杰洛特他们回到了雅鲁加河边,来时激战的浮桥已经变成残骸,隐约还能从水里和岸边看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崭新的木桥,桥上甚至还散发着树脂的味道。而到了雅鲁加河,说明马上就要回到北方的地界,这意味着分离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希里也变得越发不安了。。。而希里的不安,杰洛特心里有数,他知道一切,尽管心理建设早就准备好了,可每每想到分离,还是会感觉如芒在背。

过了雅鲁加河,就来到了科普橘夫尼査村外的岔路口,这里有一颗苍天大树立在一个酒馆背后,树的枝干非常巨大,人们在上面挂满各种木板或者告示牌,而上面的内容更是五花八门,这颗树居然肩负起了人们交流的重任,所以人们管这颗树叫做“好坏消息树。”

杰洛特一行三人下了马,希里从这一头开始找,而丹德里恩从另一头开始找。通常战争过后,寻找亲人便是告示板上最主要的内容,甚至还能看到“回来吧,我们原谅你”这类的讯息。当然大保健按摩服务的广告从来不可或缺,还有些商务广告和讯息,爱人之间的通讯,以及热情的民意代表们写的匿名信和揭发函,甚至还有吧自己哲学思想写在小木板上挂在书上。“杰洛特!你来看看,拉斯布尔堡急征猎魔士,上面写着报酬丰厚,还包吃包住,要去吗?”

“当然不要!”

而他们想找的信息,被希里找到了,等待已久的事情终于来了。

希里向杰洛特坦白了,杰洛特早已知晓的事情。

“看来,我得去范格堡了,杰洛特不要摆出那种表情,你知道的,我没得选,叶奈法流下了讯息,我需要我去。”

“我知道”

“你要去利维亚,和人碰面,那个你现在还当做秘密”

“不,那是惊喜”他打断了她,“是惊喜,不是秘密”

“好吧,惊喜。而我会在范格堡,把该做完的事情全部做完,六天之后,我会带着叶奈法,一起去利维亚见你,跟你说了,不要摆出那个表情,只是六天而已,又不是要几个世纪不见面,再见了!”

“再见了,希里!”

“利维亚,六天之后!”她再次重复了一遍,说完她就策马狂奔,很快便消失了。而随着希里消失在视野力,仿佛一个冰冷尖锐的爪子狠狠抓了杰洛特的胃一下。

“六天?”丹德里恩重复道:“从这里到范格堡,再到利维亚,这不可能啊,希里那个如魔鬼一般的黑母马即便快上我们3倍,也要不停不休才行啊,加上她要办的事情,不可能啊”

猎魔人抿抿嘴“对希里来说,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难道?”

“她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女孩了,不是那个女孩了。”杰洛特打断了丹德里恩的话

丹德里恩沉默良久,说道:“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闭嘴,丹德里恩,求你了,别说了。。。”

 

五月来到了末尾,杰洛特和丹德里恩骑着马,朝着地平线上的山群前进了。。。。。

 



好,杰洛特之死上集的内容就到这里了,这一段故事主要讲述了杰洛特和希里一起旅行的一些事情,可以说总的来说还是岁月静好。然而随着希里和杰洛特再次分离,之后的故事又会怎么样呢?杰洛特说的利维亚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希里又是否能从女术士集会所成功脱身呢?

请看下回:杰洛特之死(中):利维亚遇故人,范格堡决去留。。。。。

 

谢谢大家阅读局外人的作品,如果您喜欢我的作品,希望您可以三连支持一下,如果您又什么意见和建议的话,或者有什么想了解的内容,也可以通过留言,私信的方式告知我。。。。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