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斗为什么可以打工?那些“不靠谱”的神明与他们荒诞的祝福和人性


前几日的时候,喵0看到有人在拨弄风铃。

时值夏天把它绑在屋檐之下,傍晚微风吹拂便可以听见阵阵声音,说来也是蛮有趣的事情。

想起这些倒不是说看到的风铃有多么特别,比如设计的过于可爱或者相当精巧。而是风铃这个东西除开它装饰意义不谈,怕不是因为盛夏怪谈多发挂一个在外面便可以得到祝福。

当然想要让这样的想法成立,我们常常会默认一个脑补的逻辑:

最近厄运连连并不是因为自身原因,比如懒惰导致考试不理想,负面情绪导致人际关系下降。而是受到恶灵干涉使得大家走向霉运。这时候只要找到办法驱散它,就可以重新回归正常。于是风铃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



说回来这几年的都市奇幻动画里,有着和风铃意义类似的当属《野良神》这部作品:

现世(此岸)中的人类本来是正常的,如果变得不正常那么一定是彼岸中的妖怪作祟使得邪念迸发,内心扭曲。这时候只要祈求神明得到帮助,斩杀妖怪(风铃的驱散作用)就可以恢复如初。

为此来说,无论是《野良神》中较为出色的热血打斗还是复杂的多方角力,说到底都建立在上述的背景设定之上。

于是在这个夏末季节,我们就绕过最直观的动画故事,来尝试窥探下这部作品背后的创作,神明恩惠真相以及到底揭示了什么样的人性。



并不是所有的创作开端都能得到祝福


虽然我们一再强调神明的存在就是让大家称心如意的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然而对于《野良神》的创作者来说可能并非如此。

相比于其他漫画家,安达渡嘉在国内不算为众多观众所熟知。这个组合实质是由两位女性:安达(角色作画)与渡嘉敷(背景作画)搭档而成。虽然作品不多,不过实力并不容小觑。

 一方面她们曾是加藤元浩,志水明等前辈漫画家的助手,潜心学习了不少时间。另一方面,《月刊少年Magazine》虽说比不上“jump”等排名一二的漫画周刊,但是能够在上面连载出高人气经久不衰的作品,也是实力的象征。

然而就像开始提到的,这并不是一个称心如意的故事。

安达渡嘉在连载《野良神》之前,还有一部被称为《ALIVE最终进化少年》的漫画也颇有人气。当然这并不是这个组合的独立作品,因为还有位合作者叫河岛正。


这部只停留在漫画的作品,时间也很久远了


只是这部漫画本在2008年6月就宣布动画化,然而消息还没有出来多少天承接制作的公司GONZO就因为经营不善退市导致计划流产。更糟糕的是,一起为漫画奋斗的河岛正也不幸病倒并最终离世。

这些打击对于新人创作者来说是巨大的。换句话说,安达渡嘉在创作《野良神》之前虽然收获了一部不错的作品,然而当中给予她们的并不是祝福与激励,反倒是带来了不少遗憾和阴影。

所以沉寂了约一年后,《野良神》这部新作发表前夜安达渡嘉突然发声:

这部作品我想在天国的河岛正老师也能够夸奖吧!

或许是得到庇护以至峰回路转,《野良神》不仅一举成名而且被骨头社动画化了整整两季。当然这些经历也如同昭示般在动画中通过剧情表现出来:总有过多的意外让我们难以称心如意的生活着,即使众神存在也未必能够赋予人类祝福。只有我们自己克服恐慌和阴暗,最后才能柳暗花明。



不靠谱的神明们


在提及了《野良神》的创作背景和与风铃类似的意义后,我们观看动画时就会很容易发现一个与大家认知有些相违的设定。

在恒古的历史里考虑到因为生命脆弱不可预测,力量渺小不能左右因果,所以人们自然而然会开始幻想那些超越自然的力量。以此为基础诞生的神明说到底本身就是超脱的存在,不会直接干涉此岸(现世),能力至高无上而且不容置疑,只要人类诚心供奉,那么满足愿望进行祝福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但是从《野良神》这部动画来看,彼岸的众神可以说少有这些我们脑海中认为的神的特性。

第二季开篇毘沙门天的故事里,这位最强女武神表面上似乎完美无瑕,实际内心则如人类般脆弱。在收集神器的问题上偏执,慌乱,最后还被神器利用沦为作乱工具。可以说完全违背了能力至高无上不容置疑的特征。



神明有人类的阴暗面和欲望也就算了,很多还达到了极端狂热的地步。如掌控钱财商业的福神惠比寿就是如此,不仅最后与妖怪为舞使得两界动荡,而且多次诱发“时化”(妖怪密集出现影响人类)可以说完全违背了神超脱于外,不直接干涉现世的本性。

更不要说类似于小福,夜斗这样的神明简直是有过之而不及。在动画中小福因为一时任性玩的太嗨,导致了日本经济泡沫的惨剧。如此,对于人类来说只要她们不祸害人间就万事大吉了。

这样来说,《野良神》里的众神虽然为人类信奉,然而既不至高无上也不超脱现世,更不要说有时候还做出和妖怪一样,放大人世欲望和阴暗面使得整个此岸更加混乱。所以这部动画里的神明常常被观众扣上不靠谱的帽子也是正常。



说到底,作者利用颠覆我们常理认知的设定,无非打算将作品推向两个有趣的地方:

符合大家预想出来的故事,不管剧情多么复杂曲折,想调动观众好奇心也非易事。反其道而行之,不仅利于热血战斗剧情的展开,而且容易促使大家产生追寻这种颠覆常理设定下的故事发展与乐趣。

更重要的是利用这些不靠谱的神明,反倒完成了作者想在都市奇幻这个题材下昭示人性的可能。



神明的救助逻辑与夜斗的使用指南


在说明了《野良神》剧情里这个有些改变认知,些许荒诞的神明设定后,作者是通过什么样的办法塑造出这种荒诞感,并想传达怎样的信息就成为了我们关注的问题。

症结就在于这个故事里神明是有致命弱点的,他们常面临危及存在的现实,就像动画中提到的:

神明从人类信仰中诞生,没有人信仰自然就会消亡,相**奉越多则地位越高。

所以以此来检视动画中的众神,就可以发现市场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毕竟彼岸有800万神明而人类世界只有这么大,既然都希望获得供奉提高地位,那么党同伐异明枪暗箭也就在所难免。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不偏不倚满足大家愿望的神明,就因为这个致命弱点变得为了生存而不得不拥有私心欲望,活脱脱以神的身份成为了拥有人性的存在。



考虑到有竞争,所以动画中的神明自然会倾向先保护自己的利益免受侵犯,换句话说就是守护本来有的信徒不被流失。这也就是神明大都分门别类,各自占有领地分管人类愿望且在“神议”时明显有着派系的原因。(习惯称这种情况是保护型经纪)

另一方面有了稳定的信徒支撑后,扩大神社范围,吸纳更多的信徒在彼岸获得更高地位就变得理所应当。动画中天神建立“天满集团”,惠比寿利用妖怪也都出于此。(习惯称这种情况是营利型经纪)

说到这里的话,相信观众也就发现了问题。神明本应该保持中立,众生平等接受许愿施于祝福,在这部动画里就彻底市场竞争化,具有了盈利性质。众所周知,市场自然不会超脱,不会公正,甚至会筛选顾客,分三六九等。


某集团头目就是这种想法


所以《野良神》中的神明也把这些表现的淋漓尽致。比如小福直接提出想让自己办事情,最少要付50万日元。

作为七福神之首的大国主把神社开到了夏威夷,打算吸纳更多的实力信徒。

更不要说天神,虽然和夜斗日和他们走的很近,看似关系很好。但是在面对日和想要求助改变自己灵魂出窍问题的时候,又瞬间变得冷漠并踢皮球给夜斗。

所以这部动画里神明祝福人类的本质其实是:要么认钱,要么分地域选择,要么如果相当麻烦或者犯了忌讳就直接放弃。

换句话说,明的逻辑就是要达到市场竞争要求有利于众神时才会施于恩惠,否则就直接拒绝。这也不难理解上面提到的众神有些荒诞,甚至不靠谱的原因了。



那么,既然还有不少人类难以获得神明回馈,最后求助夜斗也就理所应当。《野良神》这部动画里一直有一个贯穿主线的问题不停被提及:

夜斗作为没有神社无人供奉的流浪神差,为什么没有因为无人信奉而消失,反倒存在上千年。

最后动画中的角色们怀疑,此岸(现世)肯定有着稳定的因缘线连接着夜斗。而这个线便是上述那些没有得到神明祝福的人们。

当然,作者也并没有将夜斗变成和众神完全的对立面,如同二分法般拥有明显善恶观,搞一个流浪神明反抗众神世界这种逆袭式网文的设定。而是将他放置在一个相当有争议的位置上。

表面上看夜斗回应其他神明不愿救助的人类,是一种对众神心怀鬼胎不当竞争的讽刺和补救。但是实际来说,他利用神明身份做的事情(相对于贴瓷砖,带孩子这种人力也可完成的家务)更多的则是满足他们超越法则的欲望。

在第二季中夜斗受到野良影响重新回归他过去所做的神明工作时,救助的人则都是因为有权有势人群干预,导致正义无法伸张,充满绝望的无辜人。



只是,惩恶扬善这种各国文化中常有的侠客设定,本身就受到现代文明的质疑。罗尔斯在《正义论》中强调

不在社会上通行无阻被大多数人所接受的观点,本身就不能称之为正义。

那么绕过社会契约来帮助弱小无辜,依靠自己来代替法律或者道德,是否可以认为是正义的?

如果认可,所有人都模仿采取同样的行动,整个社会岂不是又要重新陷入混乱状态。而放弃这种想法,现实中占据大量资源任意干涉规则,致使弱小者无法保障权益的事情又该怎么处理。

这种隐藏在动画背后的寓意,也就是在拷问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的运行困境。

说到底,彼岸的众神是在捍卫前者,他们不愿意帮助无非是价值不高或者会破坏整个世界的契约法则。而夜斗则代表着后者,他只是无差别没有思考般做一些所谓“惩恶扬善”的事情。

说不上谁好谁坏,最多聊一句夜斗似乎更帅一些罢了。

至于正确答案,作者自然也无法回答。到最后只能用一句“神做任何事情都是正确的”潦草敷衍过去。



日和与野良,两个寻求夜斗应该成为什么样子的少女


在对动画中神明的行为逻辑,夜斗为何能找到工作和其背后的人性隐喻说明后,我们最终再把视线从故事拉回到几个重要角色身上。

除过上面提到的美少女小福外,作为夜斗身边最亲近的日和与野良,也应是本作的人气担当。

不管两位少女的经历有多么大相径庭,但是实质来说她们都希望夜斗这个平日看起来放荡不羁,毫不正经,信徒神社缺乏的流浪神明最终能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换句话说就是让夜斗改变现状,向着更像神,有更多人信奉,在彼岸中有着更高地位的目标前进。

只是她们的出发点和想法却是有着比较大甚至说是违和感的区别。



对于日和来说,她期望夜斗更具有神的样子,在动画中或多或少表达了下面几个特点:

希望夜斗更加勇敢(因为直面颓废低谷的神明生活,必须要有勇气);更加节制(因为夜斗作为人称的祸津神,必须要克服内心的记忆和阴暗面);更加努力(夜斗现在的状态,某种程度也是出于自身放弃)

勇敢,节制,努力这些词,从正面意义上讲就是人类本身所有的闪光点,换句话说具有道德德性,也是我们赞美他人的褒义词。她希望雪音保持作为同龄人的天真和善良都是如此。

但是从负面意义上来说,日和能抱有这些期待是符合她作为中学生设定的。毕竟处于青春当中,她们接触的更多是小范围里的同学,家长,老师,对社会没有任何深刻认知。所以当需要介入现实评价他人或者夜斗这样的神明时,便难以从实际出发,只能从很多冠冕堂皇已知的词汇中筛选出来,选择适合夜斗的放在他身上。所以这些期望虽然美好,但是对于夜斗来说未免空洞。

而这样的行为也常存在于我们类似的年纪里,充满着幻想,不愿意接触社会,最后将一些人们公认的美好信念,道德,愿景当做人生目标,并拿出来作为反驳很多以年龄,资历来讲大道理的人的砝码。



但是野良就不是这样,她期望夜斗更像神明的出发点则颇为实际。换句话说,并不是选择一些适合夜斗的正面词汇放在他的身上,而是基于现实运行后总结出来的符合生存的“适度”概念。

这个“适度”,举个简单例子如常说的“劳逸结合”。因为过分加班和过分颓废都是现实存在的两个极端,所以我们说的适度就是取这两个现象的中间。

而野良对夜斗的期待也是如此,成为彼岸众神里地位相当高的存在对于这个流浪神差来说肯定不现实。而完全堕落到几乎是妖怪行径,这不仅也不现实而且有违她的内心。

所以办法就是在这两个实际存在的端点中间取平衡,让夜斗能更好的生存在神明法则当中。

于是第二季动画,她就通过各种办法让夜斗接受一些其他神明忌讳的愿望,如直接帮他人在现世复仇或者帮惠比寿完成野心,增加依赖的信仰,但又不会让夜斗直接与妖怪同流合污。



这样来说,日和与野良其实是人心挣扎的两面,或许大多数人都曾经有着和日和一样的期待,但是又不得不在社会之后,屈服于野良这样的思维选择。

一个充满人性故事如果能够讲到最后,只能是在动荡的悲剧和一缕希望下徘徊。所以大家如果有兴趣看一下《野良神》的后续漫画大都如此。

只是如果我们并不那么看重心中的想法,即使不向神明求得祝福,那些恶灵妖怪带来的影响也迟早是散作尘埃,随风飘走了。


最后依旧感谢大家阅读,点赞,关注啦!




一点标注:

考虑到神明实际工作就是自己给自己在基层打工,所以参考了一个比较“奇怪”的书是《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乡村》,[美]杜赞奇著

其中这个观点大概是基于福柯式的概念,不过没有什么太大意义所以不写了。

同样在行为的描述上,参考了《集体行动的逻辑》,[]曼瑟尔·奥尔森著

适度的想法来源于桉彤所写的《当我们谈论“适度”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只是被我简化了很多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