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红日(连载14)

第十四章:狼獾?黑豹!

          “各位,明天就是出发参加比赛的日子了,请大家携带好自己的包裹,于早上五点在学园舰码头集合!”训练的最后一天,青日学院的副队长武部里莎一遍又一遍地在广播中播报着“战场乱斗”比赛的参赛通知。

          “辛苦了,”亚纪子走进广播室,她把一罐温热的牛奶递给里莎,“抱歉啊,广播室的喇叭出了问题,不能录制,辛苦你一遍又一遍地在这里重复了。”

         “没关系的,多谢队长,这是我应该做的。”里莎接过牛奶,向亚纪子道谢。

        这时,亚纪子手中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手机,话筒里穿来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亚纪子桑,请问你的伤好些了吗?抱歉,尽管刚刚进行完比赛,所以现在才有时间联系你。”

          “美穗桑?放心,我没事了。前一阵子还得谢谢你呢,你刚到新学校还没稳定下来就替我出头联名置信战车道联盟,真是麻烦你了。”亚纪子笑着说。

         “哪里的话,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电话另一边的美穗也笑了。

         亚纪子想到前几天的比赛,于是说道:“不过,你也很厉害呢,能带领一支刚刚组建的战队击败豪强学校桑达斯,很有你姐姐的风范呢。”

           “也不是啦,主要是大家都很努力,而且对面的凯伊也是个很有原则的好队长,不然,我们很难有胜算。”美穗并不认为这场比赛的胜利是自己的功劳,“今后我们还要更加努力才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行百里者半九十吗?确实呢,”亚纪子鼓励她道,“不过,好的开始也是成功的一半呢,要加油哦!”

         “你们也是啊,前一阵的事情在我们中间传播的很广泛呢,大家都认为你们是英雄,”美穗的声音充满期待,“亚纪子前辈,我也很期待你们在‘战场乱斗’比赛中的表现呢!”

          “那我们就彼此期待对方的好消息吧!”亚纪子说完,挂断了电话。夕阳从窗口斜照进来,把屋里的一切染成温暖的橘黄色,让人觉得温暖无比。

        “看来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呢。”亚纪子情不自禁地低语。

        “什么?”里莎问道。

        “没什么,”亚纪子冲她笑笑,“走吧,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

        此时,战车仓库里,樱井还在和装填手进行战车维护作业,因为底盘并非原装的自行火炮专用底盘,所以悬挂系统的压力格外大,她们得在明天上船之前把刚到的加强部件安装调试完毕。

        “咚咚咚……”正当樱井紧固好最后一颗螺丝时,她听到有人在敲击战车上面的装甲板。樱井赶忙爬出车底,看到良子正站在车边看着她们。

         “小心,我拉你起来,”良子并不在乎樱井身上的油污,伸手将她拉起,“辛苦你们了,修复完毕的话就走吧,我们一起去吃些好料。当然,我请客。”

     “谢谢车长的好意,不过……”装填手婉拒了良子的邀请。

    良子并没有为难她,而是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关系的,去和你的朋友们好好玩一晚上吧,别忘了明早集合就行。”

       晚饭时,樱井趁着往铁板上放烤肉的机会,问良子:“听说这次的比赛最大的赞助商是三浦商会是吗?”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虽然我是三浦商会社长的养女,我也没法得到更多的信息。比赛的主办方是全国生存游戏社联盟,他们掌握着比赛更多的信息,”良子咽下烤肉,继续说道,“不过,如果说我对比赛的理解的话,倒是有一些。你……想听?”

         “当然!”樱井点点头。

         “其实,也很简单,这块铁板就好比比赛的赛场,而我们对彼此来说就是铁板上的烤肉,那么,我们要做的就很简单了,”良子说着,用手中的筷子夹起一块烤肉,“那就是,吃掉对方。”

       “可是,我们在对手眼中不也一样吗?况且还有桑达斯、黑森峰以及知波单,听说他们都很重视这次的比赛……”听完良子的“烤肉理论”,樱井依旧不放心。

        “你错了,这种比赛比的根本不是谁的人多,因为规则的缘故,谁也无法在比赛中赢得绝对的人数优势。这种情况下,更大的对于就相当于更大的目标,也就是更大块的烤肉,”良子笑了笑,继续说道,“更大块的烤肉会引来更多的分食者,这就会让她们更加疲于应对,我们只要隐藏好自己,就不必过多担心她们了。”

         樱井用手托着腮想了想,疑惑地问道:“过于渺小的敌人不用担心,或许强大的敌人不去招惹,那我们究竟应该去担心什么?”

         “那些和我们差不多规模的对手,比如……”良子用筷子指了指窗外,那个方向,是红日高中。


        一整天的乘船远行并不能算得上是舒适,但因为有了之前去黑森峰学习交流的经验,所以这次青日学院的队伍早先一步到达了比赛场地。虽然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差不多十八个小时,但此时的码头已是热闹无比。

        “那个应该是黑森峰的队伍吧!”里莎一眼认出了黑森峰女子学院的黑色制服。

        “应该是,看样子她们也刚到不久呢,”亚纪子从炮塔上跳下,“里莎,你在这里看着,我去跟她们打个招呼。”

        良子看到亚纪子一个人往黑森峰那边走去,也连忙跟了过去。因为之前有过一面之缘,黑森峰的学员中有不少人认出了亚纪子,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就好像亚纪子也是这里的学生。

         “请问,真穗队长没有来吗?”亚纪子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西住真穗和她的虎式坦克,于是问身边的一名黑森峰的队员。

         “真穗队长正在备战全国战车道大赛,这次的比赛由我带队,”那名队员还未回答,一旁的逸见艾丽卡便走上前说道,“不过,这样也就够了呢。”

         “是吗?希望这次你不要再被四号坦克歼击车击毁了呢。”亚纪子当然听出对方话里有话,她打住准备插嘴的良子,故作悠闲地说道。

        “啊啦啊啦,这是谁啊?好久不见啊!”亚纪子突然被一个人从后面紧紧抱住,吓了一大跳,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桑达斯的凯伊。

          “凯伊?!好久不见,上次的事还要谢谢你呢!”亚纪子握着凯伊的手笑着说。

          “没什么没什么,这是你们的英勇行为所应得的补偿和奖赏,”凯伊转头看到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艾丽卡,尴尬地笑了笑,“抱歉,打扰你们的谈话了吗?”

         “没关系,我们没聊什么重要的事。”艾丽卡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赤星小梅匆匆跑来,她气喘吁吁地对艾丽卡汇报道:“艾丽卡队长,战车的整备和伪……”

        还没等她说完,艾丽卡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赤星小梅发觉站在一边的亚纪子和凯伊,马上闭了嘴。艾丽卡尴尬地笑了笑,拉着赤星小梅告辞离开了。

         “哎,凯伊,那些……也是你们的战车吗?”亚纪子指着正在从船上驶下的一排和谢尔曼明显不同的战车问道。

         “是啊,我们刚刚购进了一批M10‘狼獾’坦克歼击车,”凯伊指着最后一辆驶出的战车,自豪地说道,“至于这辆M18‘地狱猫’也是我们抢在大学选拔队之前订购到的呢。”

       “这么说来你们要成立坦克歼击车队?”亚纪子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毕竟今年加入战车道的新生比往年多了不少呢,”凯伊微笑着说,“既然大家有热情,我们就应该提供足够的战车。”

        “Boss,队伍集结完毕了,战车也全部从船上转移出来了。”直美走到凯伊身后说道。亚纪子注意到直美这次身穿丛林迷彩而并非战车道制服,而且她背上的M4A1也不像是战车乘员使用的短突击步枪,于是问道:“直美桑,请问你这是……”

          直美似乎早就猜到亚纪子会这么问,平静的回答道:“这次我的身份不是车长,而是‘三角洲’生存游戏社的社长。”

        “以前从未听你提起呢。”亚纪子有些惊讶。

       “嘛,因为这个社团才成立不久,这次是首战,所以知名度会小一些,”直美拍了拍亚纪子的肩膀,“不过,这次之后,可就说不定了呢。”

        “是吗?那我就期待你们的表现了!”亚纪子微笑着说。

        凯伊拥抱了一下亚纪子,摆摆手道别:“我也很期待你们的表现,那就赛场上再见吧!”

         “好啊,赛场上见!”亚纪子看到里莎在向她招手,于是也跟凯伊道别,然后转身离开。


         “良子,你也觉察到了对吧。”往回走的时候,亚纪子看到周围没人注意她们,于是悄悄地问道。

          良子用手捂住嘴,装咳几声后低声说:“的确,这次黑森峰的队伍有些奇怪,她们的队长艾丽卡似乎在隐瞒些什么。刚刚你跟凯伊谈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件事,黑森峰的战车全部用迷彩布进行了严密的遮盖,而且周围还有专人看守,我不太清楚她们之前是不是也是这样。”

         “并不是,你来之前的那个暑假我们有交过手,那时候她们并没有这样的举动,”亚纪子边走边思索,“从艾丽卡见到凯伊时的奇怪态度来看,她似乎在隐瞒些什么。”

           “不过,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良子边走边说,“我知道队长你和凯伊的关系不错,但现在她们都是敌人,让她们自相残杀我们坐收渔利不也很好吗。”

         “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在赛场上我们和黑森峰距离过近的话,她们会怎么做?”亚纪子点出了问题的要害,“刚刚我和凯伊的关系艾丽卡恐怕已经全部看在眼里了,这样的话,恐怕她们会为了保密或者报复直接在开局吃掉我们。”

        “也有道理,看来我们有必要对她们进行一番更加深入的了解了。”良子戴上帽子,拉低帽檐向着自己的战车走去。

          当天傍晚,所有参赛队伍全部登岛,在自己指定的位置就位。亚纪子选择了岛屿东北部的一个不大的城镇作为依托,将战车悄悄布置在城镇中的小巷里,从而形成可以相互支援的交叉火力网。

         “怎么样?侦查到周围有哪些队伍了吗?”良子用小型对讲机问正趴在旁边高楼楼顶的樱井。

           “黑森峰应该在西北侧2公里外的山顶城镇附近,”樱井一边用望远镜搜索着周围一边继续汇报,“西侧的树林中似乎有一支5人小队,西南侧1.5公里外的火车站旁有停着知波单的九五式轻战车,但具体有多少人未知。”

          “好了,你下来吧,要是被人发现你在上面可就不妙了,”良子冲她招招手,示意她下来,“你和装填手看好战车,组成欠编车组随时待命。”

         “那你呢?”樱井问道。

        良子冷笑一声,说道:“我有些重要而有趣的事要去做。”

       “良子,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樱井依旧不放心,“比赛要在明天凌晨五点才开始,这之前就行动不等于犯规?”

         “当然不,”良子一边将螺旋形弹桶插进弹匣袋一边解释,“规则只是说休战期间禁止相互攻击和长距离整队行军,但并没有规定不许侦查不是吗?”


        于是,趁着夜色,良子出发了,她没有选择走公路,也没有从农田中穿行,而是径直来到海边,从崖壁上滑下去后跳进了大海。大概半小时后,一个神秘的黑影如同野猫一般从海滩轻巧地攀上凸起的岩石,向着崖顶的灯火爬去。

         夜已经深了,这座不大的小镇虽然还能看到黑森峰的队伍宿营时的灯火,但却听不见一点喧闹的声音。良子脱下还在滴水的潜水服,悄悄将其扔下悬崖。随后,她端着上膛的PP-19冲锋枪,顺着悬崖边的灌木丛悄悄往镇子内部走去。

         “谁在违反灯火管制?!把灯灭掉,你们想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哪是吗?!”良子悄悄匍匐过街角,就听到艾丽卡愤怒的声音。看样子她对下属擅自开灯的行为很是不满。

        良子没做声,她藏在墙角,不一会,屋里的灯灭了,她看到艾丽卡和赤星小梅一前一后地出了屋子,向着街道另一端走去。良子在她们身后大概50米的位置悄悄跟着,始终与她们保持着相同的步伐。

       就这样,良子跟着她们来到了镇中心的广场,良子匍匐在旁边的花丛中,拿出夜视仪观察起来。

         “这……这是?!”良子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居然看到了一辆“狼獾”和艾丽卡的虎王并排停着。不仅如此,这辆战车上还油漆有桑达斯的校徽,可正炮塔上面维护的人员却穿着黑森峰的制服。难道说桑达斯和黑森峰准备联手?

        可是,当良子再次扫视这辆战车时,却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虽然这辆战车的炮塔和车身像极了“狼獾”坦克歼击车,但车辆的总体尺寸却和真正的“狼獾”有很大差别,而且,这辆歼击车的炮口制退器以及车尾并不像美系风格,反而跟另一种德国坦克有些相似。这是怎么回事?这辆战车难道并非货真价实的“狼獾”?

         良子悄悄钻出树丛,借着旁边楼房的阴影靠近了那辆古怪的歼击车。当良子看到这辆战车的悬挂系统时,她笑了,因为这辆所谓的“狼獾”,居然是多排扭杆悬挂,也就是说,这辆战车,本质上就是一辆“黑豹”中型坦克,不过是披了“狼獾”的外壳而已。

         “你以为自己是谁?斯科尔兹内吗?”良子一边按下迷你相机的快门一边在心里嘲笑艾丽卡。

         “谁在那?!”艾丽卡的怒吼在良子身边炸响,同时,四五支手电筒的光柱开始在良子身边快速晃动,试图寻找她的踪迹。

         “该死!”良子赶忙翻滚到墙角后面,同时将手中的冲锋枪上膛,做好抵抗准备。

         可还没等她站起来,就听到头顶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辆豹式坦克正在离她不到十米的地方向她驶来!良子赶忙趴下,藏进了坦克下方的空隙。

        良子刚伸手抓住车底逃生口的把手,车前就传来艾丽卡的声音:“赤星小梅,刚刚走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没有,队长,我刚过来的时候街道上没有任何人。”赤星小梅觉得有些诧异。

           “错觉吗?”隔着负重轮的间隙,良子看到艾丽卡一边那些手电筒扫视周围的草丛一边咕嘟,“算了,可能是我的错觉吧,继续警戒,小心可疑的人!”

         “笨蛋!”城外,良子趁着战车刚刚转向后停车的间隙松脱开手,看着那辆豹式坦克向着街道驶远,自言自语地嘲讽道。


          “也就是说,艾丽卡她们想用阿登战役那样的套路吗。”一小时后,青日学院驻地,亚纪子看着良子带回来的照片,意识到了什么。

        良子拿起下面的一张照片说道:“不仅如此,这次她们还派来了这种棘手的东西,应该是用来击退步兵和我们这种轻型战车的。”

         “二号战车?”亚纪子觉得照片中的这种装有20㎜机炮的坦克很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不过……这种战车应该对我们的战车够不成太大威胁吧。”

         “不,队长,这不是普通的二号,”里莎听到她们的谈话,接过照片看了看后说,“这是加厚了装甲的二号J型侦查战车,整体实力是在我们的斯图亚特战车之上的。”

          “所以,我个人的意见是不能硬碰硬,而是要击其软肋,然后转移战场坐收渔利,”良子干咳一声,“不过,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两位队长。”

          “说下去,良子!”两人异口同声。

         良子说完自己的计划,帐篷里一时间安静下来,亚纪子和里莎都不作声。的确,良子说的办法如果能行的确是个非常棒的主意,但这样的话良子就相当于将自己送进虎口,亚纪子并不希望这样。

          “要不,良子,我的车组和你一起去。”沉思一番后,亚纪子说。

“不行,”良子回绝了亚纪子的提议,“这种行动不是人越多越好,而且,如果真的能用我们几人的车组换来更多人的出局,那行动就是成功的。”

          “可……”里莎刚要开口,就被亚纪子打断了。亚纪子走上前,拍拍良子的肩膀,“我相信你,去做吧!不过,我只有一点要求:你们要平安回来!”

       “嗯,我们会的!”良子点点头,转身出了帐篷。


          “樱井,伪装的怎么样了?”清晨十分,东方的天空刚刚略微泛白,两颗红色信号弹映照着良子的战车和周围所有人的脸。

       樱井点点头,和良子一同爬进战车。伴随着一阵轰鸣,战车碾碎地面的晨霜,向着北方向开去。

          很快,当太阳露头的时候,在山顶小镇东南侧的山坡上,一辆伪装成灌木丛的SU-76缓缓停在灌木林后方,进去待命状态。

        “良子车长,你不觉得这里太显眼了吗?”装填手有些担心,“西侧的山坡不是更适合伏击吗?”

        “不,这里才是清晨最佳的舞台。”良子缓缓摇动主炮,对准了山坡下停着的坦克,“清晨的斗争,往往是东方的胜利呢!”

         “你说的没错,良子!”樱井冷笑一声,她的状态把后面的装弹手吓了一跳。

良子察觉到装弹手的诧异,她拍了拍装弹手的肩膀说道:“不用在意,你会喜欢上这样的她的。”

         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升了起来,同时伴随着“砰!”的巨响和呼啸而来的炮弹,将黑森峰的伪装豹侧甲撕开了一道口子。

           “哪里来的攻击?!”艾丽卡有些蒙。就在这时,又是一发炮弹呼啸而来,直接击中了伪装豹的顶盖,一面白旗从炮塔上部升起,伪装豹出局了。

          “发现了,队长,东面的山坡!”赤星小梅的声音灌进艾丽卡的耳朵。艾丽卡不敢怠慢,她指挥着小镇外部的二号J型和黑豹坦克紧急集合,向东面的山坡进攻。

        最先赶到现场的是一辆二号J型,迎接她的则是良子操控的Zis-3火炮。一声巨响,炮弹击中了战车前部的驾驶员观察窗,二号J型歪歪扭扭地滑行一段后撞进路边的草堆,升起了白旗。

         “樱井!”良子大喊一声。话音未落,SU-76战车如同脱缰野马一般冲下山坡,拐弯后向着东侧的公路撤去,当然,临走时也没忘了狠狠剐蹭一下刚到现场的第二辆二号J型战车。

          “追!给我追上她们,我要把那群无名小卒碾成粉末!!”所有黑森峰队员的耳机里回荡着艾丽卡的怒吼。

          “哒哒哒哒……”BB弹打在战车的装甲上如同下雨一般,那是随车的突击队员正在进行火力压制。虽然这种伤害对战车来说微乎其微,但因为这场比赛的特殊性,所有战车均使用不伤人的特种弹药,其伤害判定也相应进行了改变,因此一旦击中的多了也不是没有影响。

          “良子车长,你要干什么?”装填手发现良子要打开舱盖,连忙拉住她。

        “蹲下!”良子将后盖掀开一条缝,伸出PP-19的枪口对准了战车上的步兵,“不把那些跳蚤解决的话,会很麻烦的!”

          “突突突……”气枪沉闷的响声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在清晨的旷野上回响着。一阵长短点射后,三名黑森峰的队员被击中出局,搭载着步兵的战车开始减速落到队伍后面,让火力更高的二号J型打头阵。

         “连一辆突击炮都打不中,你们在干什么?!”艾丽卡坐在虎王的指挥塔中,透过观察窗看到二号J型糟糕的命中率,有些着急了。

           “队长,她们向着太阳的方向行进,阳光很刺眼,而且一直在无规则机动,我们……”其中一辆二号J型的车长通过无线电表达了她的无奈。

          “那就贴近对方进行攻击!”艾丽卡狠狠地跺着脚,“全体,全速攻击,给我灭了那辆战车和她们的团队!我倒要看看她们有多大本事!”


           “亚纪子队长,你们那边就位了吗?我们还有一分钟到达!”良子手持无线电问道。

         “我们已经就位,”无线电里传出亚纪子的声音,“现在有几辆战车跟着你们?”

          “三辆二号J型和一辆猎豹坦克歼击车,”正在尾部观察的装填手报告出敌方的情况,“虎王和三辆黑豹以及一辆四号坦克歼击车还在大概一公里左右的位置!”

            “那我们就先对付近身的四辆!”亚纪子下达了命令,全体上膛,准备炮击!

           “樱井,到地方了,减速转身!”良子一脚踹在地板上。

         “明白,狩猎方该换了!”耳麦中传来樱井兴奋的声音,不,与其说是兴奋,不如说是狂热。

          “咣当!”SU-76坦克歼击车开了个180度大转弯,一头顶住了追上来的一辆二号J型,那辆二号J型拼命地想要压低机关炮扫射面前的战车,却被良子用炮身死死压制住,只能朝天鸣炮。

         “榴弹装填!”良子拍了拍装填手的肩膀。

        装填手有些犹豫:“可这么近的距离会炸膛的!”

           “没关系!让你做你就做,少罗嗦!”良子边说边瞄准炮塔下面的座圈。一声巨响,装填手被震的一屁股坐在战车的地板上。虽然榴弹没能击穿战车,里面细小的钢针却卡在了炮塔座圈里,二号J型的炮塔发出一阵吱嘎声后在没有转动。

        “好了,现在她变成二号‘突击炮’了!”良子冷笑着说。

         几辆战车在追逐中驶离公路,来到了路边的麦田中,地面上厚厚的秸秆被战车的履带碾碎扬起,形成令人咳嗽不止的粉尘。

          “50米、30米、20米、10米……”良子在心里默念,“下地狱去吧,傻瓜们!”

        战车驶进以前略微开阔的场地,突然,紧跟在SU76身后的两辆二号J型战车如同中了魔法一般陷进地面,而良子的SU-76却依旧如履平地。

          “这……这怎么可能?!”透过战车后部的观察窗,装填手惊讶地发现眼前竟然是个巨大的陷坑,而她们的战车此时竟然正行驶在四根并行的钢轨上!这就是良子的计策——请君入瓮!

         “接下来应该是瓮中捉鳖了,各位!”伴随着亚纪子队长的声音,旁边的稻草堆突然动了起来。亚纪子的霞飞冲在最前面,一举击穿了一辆正试图往坑外爬的二号J型。

          “开炮,准备迎敌!等一下,怎……”第三辆二号J型在沟边急停,正准备扫射对面的战车时,一阵剧烈的撞击袭来,整辆战车也翻下了沟。

          这下先头的四辆战车有三辆进了陷阱,只剩下一辆猎豹歼击车侧面向敌停在沟边——刚刚的那辆二号J型便是被她一头撞进了陷阱。

          猎豹的车长发现事情不妙,刚下令调转车身,履带就被里莎的“远征军”轰断,随后便是来自KV-1和霞飞的亲切问候。硝烟散去,战场上只剩下千疮百孔升起白旗的“豹毙”,里面的成员也无一幸免,全部出局。坑底的二号J型见无法爬坡,其中的成员便从车里爬出,准备弃车抵抗,可等她们爬到坑边,却发现等待她们的是坦克的同轴机枪……

         黑森峰的第一梯队,全军覆没。


           “不可能,这不可能!!”艾丽卡无法接受这样的战绩,她下令所有车辆全速前进,向着青日学院的阵地冲去。

          “嗖——”一发炮弹带着破空的尖啸在“远征军”车组的身边爆炸,将里莎从车长位直接震到炮长身边。

          “全体注意,向西南方向的车站全速前进!然后随时听候指令!”亚纪子率领战车撤出阵地,向着知波单所在的车站冲去。

          与此同时,在1.5公里外的废弃车站,西娟代队长从早上开始就在不停地打喷嚏。福田有些担心的问道:“队长,没事吧,是感冒了吗?”

         “我没关系的,”西娟代看着东北方升起的滚滚浓烟,“倒是那边,不知是谁倒霉了呢。”

        “应该是青日学院吧,”福田想了想,说道,“那个方向有战车的应该只有黑森峰和青日了。”

           “哎,可怜啊……”西娟代觉得这会炮声稀疏,应该是青日已经被灭掉了。她端起铝制饭盒,准备吃点米粥作为早餐。

        可西娟代的早饭时间很快便被打断了,原本在车站钟楼上侦查的细见连滚带爬地跑到她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敌袭!战……战车!”

         “是黑森峰吗?!”西娟代连忙放下饭盒。

        “不是,霞……霞飞!青……青色太阳!!”细见还在咳嗽。

          “青日学院?!一上来就要决战吗?难道说她们已经打败了黑森峰?”西娟代来不及多想,她挥手示意大家准备投入战斗,“大家注意,目标青日学院!准备突击!”

        一分钟后,知波单的全部九七式坦克便在西娟代的带领下冲向烟尘滚滚的平原,而福田和其他队员也指挥着九五式轻战车掩护她们的生存游戏社大和战队进行支援。

          两波人很快就在车站北侧的平原遭遇了。里莎的远征军率先击毁了玉田的九七式,而亚纪子则驾驶着战车向着西娟代的九七式直冲而去。

         “队长,她们为什么几乎不开炮?”福田发现亚纪子的部队并没有恋战,反而一直在冲锋,很是诡异。

       “是要效仿我们吗?”细见瞄准M5A1,“好啊,那就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呐喊冲锋!”

        “轰隆隆……”两拨队伍同时冲进一片烟尘中,细见顺利地击毁了M5A1“斯图亚特”,而亚纪子则从侧后方送走了细见车组。迷蒙中,大家谁都看不见谁,只能凭借无线电和目视观察开炮。

       突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亚纪子和青日学院的队伍普通鬼魅一般消失在了烟雾中,各车组汇报目标丢失的声音充满了西娟代的耳机。

       “怎么回事?她们去哪了?”西娟代钻出炮塔,眯着眼睛一边往前冲锋一边搜寻着青日的战车,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烟雾消散了,西娟代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个庞大的身影,不过,那并不是霞飞或者斯图亚特,而是虎王和黑豹!躲避已近来不及了,西娟代的九七式重重的撞上了虎王,变成了一堆废铁。

         “糟糕,转进!队长一职由福田代理!”西娟代身上的传感器发出警报声,她在出局前发出了最后一道命令。

          “吃我一炮!”其中一辆九七式的车长并不甘心撤退,她快速绕到虎王后面,对准虎王的炮塔后部开了火。

         “当!轰隆!”炮弹被弹开的同时,她的战车也被紧随其后的四号歼击车直接轰翻。剩下的五辆九七式见大事不妙,赶忙掉头,一面还击一面向车站内部撤去。

         这时候,虎王的炮塔里,艾丽卡的头都要炸了。“这些家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这到底是要怎么样啊!”艾丽卡把自己的头发揉得如同鸟窝一般。这是她第一次独自率队比赛,本来打算以此来证明自己比真穗队长的妹妹强,却搞成了现在这种进退不得的局面。

        总之,这场意外的遭遇战,知波单和黑森峰打得十分心累。


         “阿拉阿拉,那边打得很热闹呢。”良子倚靠在战车的装甲上,看着车站方向的滚滚浓烟,嘲讽道。

         “还不能大意,”亚纪子通过无线电通知全队,“现在附近的树林里根据侦查可能还有至少一支队伍,我们位于河床的低洼地带,一旦遇袭会很不利!”

        话音刚落,队伍末尾KV-1突然冒出一阵浓烟,然后在溪水中停了下来。加奈钻出炮塔,冲亚纪子挥手,在无线电里呼叫:“我们的战车刚刚中弹了,现在发动机已经彻底坏了,申请弃车!”

         “同意!里莎,你停下,让她们上你的战车。”亚纪子很冷静,刚刚她看到KV-1车尾的大洞时,就猜到会有这种事。不过,这对她来说并非坏事,因为KV-1的速度相对于她们的其他战车本身就是累赘,现在虽然少了一辆火力强劲的重战车,却将队伍的行军速度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哉。

         “队长,我们下一步该往哪走?”仁美在无线电里问。

          亚纪子回头看看车站的方向,那里的炮声依旧十分激烈。不过,她并不认为知波单能撑太久,毕竟一方是货真价实的重坦,而另一边的中战车甚至连作为装甲目标都不甚及格。

          “总之,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亚纪子深呼吸几下,让自己平静下来,“往西,我们去找散兵游勇那里碰碰运气!”

文中提到的伪装成狼獾坦克歼击车的黑豹坦克历史上真实存在过。二战末期德军为了阿登战役的成功,由奥托·斯科尔兹内训练了一支突击部队,对美军阵地进行渗透,以夺取关键的桥梁,并且在敌军后方尽可能制造混乱。为了确保能成功完成任务,所有从美国归来的德裔士兵几乎都被搜集到了150装甲旅。但是让斯科尔兹内失望的是,手头没有缴获的美国坦克,只有很少的装甲车。为了充数,斯科尔兹内设法搞来了5辆豹式坦克和三号G型突击炮。
豹式坦克被伪装成美军M10坦克歼击车的样子,而三号G型突击炮则试图伪装成M7“牧师”自行火炮。所有的车辆都被漆成了美军的绿色,并涂上了美军的白星识别标志。虽然这些伪装并不能称作完美,但是至少斯科尔兹内手头已经拥有了通往Meuse缪斯河的资本。


文中黑森峰新装备的二号J型侦查坦克, J型是和I号坦克F型共同开发的“突击坦克”,用途是支援步兵突破敌军要塞,因此拥有重装甲并减低了行驶速度。

  J型虽然使用G型的底盘为基础,但由于设计理念截然不同所以做了大幅度改进:它的车体前部装甲达到80毫米(与四号坦克H型相当),整体外形短粗精悍并将出入舱口设在车体侧部。J型也使用交错排列负重轮并换装了极宽的履带,这可能是受到一号坦克F型的影响所致,二号J型和一号F型都有“缩水虎I”的外号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