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时代的起点,是爷爷的那台发电机 | 科幻小说


Hi~

这里是未来事务管理局。

我们是一个专业科幻文化品牌,以科幻创作培训及科幻作品代理开发为核心,开展科幻创作工作坊、科幻写作营、国内外科幻创作交流等活动,同时伴随科幻影视咨询、IP衍生等业务,并专注在中国推广科幻文化,建立科幻社群,打造中国科幻的真正黄金时代。


今天的这篇小说是科幻作家赵垒参加“科幻作家走进新国企”活动(国资小新联合环球网、果壳、未来事务管理局、微博共同发起)后,基于对涡轮机的想象创作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吴起也同样出现在赵垒的长篇小说《傀儡城之荆轲刺秦》中。


本文为bilibili专栏「年度故事征集」活动的约稿范文。

如果生活就是一连串的故事,那么最打动你的又是哪个呢?

赶快动笔来参加征文活动吧! 

>>>点击参加



| 赵垒 | 未来事务管理局签约科幻作家,职业经历丰富,全职写作,创作小说字数已达数百万字。擅长描写心理与社会,作品多为科幻题材的现实主义叙事。代表作品为东北赛博朋克主题《傀儡城》系列。2018年5月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傀儡城之荆轲刺秦》。


时间涡轮

(全文约5700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1

机务工老吴不知道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消失的,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偌大的水电站就只剩下了他一个,厂房不再有涡轮的轰鸣,食堂不再有老友的喧嚣,剩下的只有微风吹拂的细响。

他想去思考发生了什么,但脑子似乎也消失了一部分,即使发现了异常也没有余力去思考,他只能按照往常的日子每天巡视厂房和宿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记忆也开始变得混乱,他开始忘记日子,甚至连吃饭和睡觉都不再有印象。

慢慢得,连风都不再吹拂,水也不再流淌,空气凝结起来,仿佛时间陷入了停滞。

有什么不对劲,但老吴一时间被悬在西边的夕阳所吸引,他叹息一声在厂房的大门前坐下来,手伸向上衣袋,他的手掏了又掏,却发现那里空无一物。那里本来应该有什么呢?他想了又想,却始终找不到答案。他索性放弃思考,专心的欣赏天边残留的那一抹红色。

老吴坐在那儿,不知道过了多久,像是几个分钟,又像是几小时,亦或是几天,当思维开始转动时他才发现不过是过了短短的一瞬。

这时有个男青年自北边大门来,残阳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那人穿着一身皱巴巴的白色,远看起来像是病号服,脚上还穿着拖鞋。老吴没听到汽车响,水电站离最近的镇子有十几公里,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来的。

等到那人走近,老吴发现他身体健壮,但肤色和脸色都异常的苍白,走起路来也软绵绵的,像是大病初愈。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非常的熟悉那人,但又完全不知道是谁,就好像经常在电视里瞥见的人突然来到了面前,一时没办法与现实连接起来。

“你是?”

“吴起。”青年淡淡的回答道。

熟悉的名字,似乎听过很多次。他的记忆一时开了锅,无数蒸汽冒出来,又迅速的消散。

“爷爷,我很久没来看你了。”

“爷爷?”

老吴想起自己那不孝顺的儿子曾来过电话,他给儿子起名叫吴起,战国大将的名字,专门为了气他这个历史盲。

“你今年多大了?”

“应该算……二十八”青年皱起眉头想了想“对,二十八。”

“那你爸呢?”

“他今年应该五十五了。”

听到这话老吴一阵头疼,他记得自己今年才六十一来着。

“等一下”青年望着停在天边夕阳嘟囔道“这儿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还用说?”

“可能是快没电了吧。”

青年用很小的声音自言自语着,但老吴还是听见了。

“扯什么呢,这儿可是电厂。”

他隐约觉得他们俩说的不是一件事,但如今超出他理解的事已经太多了。

“你爸现在在哪呢?”

“在地球上。”

这不是废话吗。他没争辩,焦躁让他忍不住再次伸手去掏口袋。那里当然还是空的,不过在旁边坐下的吴起递过来了一包白沙。他掀开盒盖,连他常用的打火机都老老实实的插在里面。

“我是问他具体在哪,地球的哪儿。”

“符拉迪沃斯托克。”

“哪儿?”

“就是……海参崴。”

“哼,臭小子,我在西,他偏要往东。我在黄河头上,他可到好,跑到俄罗斯去了。”

老吴点着烟,好好的熏了熏喉咙,而一旁的吴起笑了起来。

“我跑得更远。”

“嗯,到底是亲生的。”

老吴预料到,如果问跑了多远多半会得到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答案,所以他抽掉半根烟做好了准备才问。

“所以,你跑哪儿去了?”

“马上到天王星了。”

“噢。”

老吴有一肚子的问题,但他的脑袋却没有深究的余地,他静静的抽了口烟然后问自己的孙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问。

“我……走的好像有点太远了。”

“我懂,你爸不同意你去是么,跟当年我不同意他去应征飞行员一模一样。”

“那,当年你们是怎么和好的?”

“这个啊,你肯定不会想听的,说起来又臭又长。”

老吴笑着望向远方的山峦,烟雾从指尖慢慢腾起。空气又开始流动了。

 

2

N41°13′37.14″ E85°09′47.80″

 

罗盘的指针微微晃动,队长的视线在飞行地图的横纵坐标之间游移了一分钟才最终确定位置。

“故障能排除吗?”他问。

“我尽力。”技术兵吴为民老老实实的回答。

距离迫降已过去半个小时,米171直升机在戈壁滩上显得渺小而又无助。满载的救灾物资把半截起落架都压进了沙土之中,即使排除了故障起飞也是个难题。

吴为民扒着螺旋桨仔细检查传动轴,这时飞行员在下面提醒他可能是电路系统出了故障。

“主电源断电之前响过过载警报。”

“嗯,我看看。”

吴为民早就知道是电路故障,只是检查传动轴和螺旋桨叶片是迫降之后的标准流程。飞行员找出了万用表,但吴为民爬下来以后摆了摆手,他还用不上那玩意。

随行的战士把枪背在背上然后点了根烟笑问道:

“会不会是过罗布泊的时候受了影响?”

“这都什么年头了,还这么迷信呢?”飞行员满不在乎的回道。

“科学点说嘛,不是有什么磁场之类的。”

“别瞎扯。”

队长收好罗盘和地图然后从战士手上抢过烟盒给自己点了一根。

“我们离罗布泊有好几十公里。”

“别那么紧张嘛,我就开个玩笑。”

战士讪笑一声,吴为民走进驾驶室一边检查线路一边说道:

“应该只是哪里短路了,航电系统在断电之前有响过过载警报,看应急电源启动以后隔离了哪个部分很快就能找到哪里出问题了。”

“不着急”战士伸了个懒腰说“咱们带的东西够吃俩月的。”

虽说如此,吴为民还是很快就在舱门的液压杆旁边找到了一处绝缘皮磨坏的电线。修复电线和电路并没有用太久,但做起飞前的检查还是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太阳已经沉入了西边的地平线。戈壁滩的风沙在晚上会造成不小的麻烦,但在视线不好的时候起飞风险更大,队长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第二天早上再启程。

“小吴牛啊,不愧是电厂出来的。”

战士正拿着防水布把起落架围起来,队长已经弄好了传动轴的部分,那个身材高大的陕西人望着昏黄的天空,嗅了嗅正在逐渐变冷的风,然后安排了四个人站岗的时间。

吴为民是站最后一班,但晚上他几乎没有睡着。寒意从缝隙源源不断的渗透进来,风沙拍打着窗户,得习惯了那无规律的噪音才会发现戈壁滩的寂静。到凌晨四点时,他打开舱门从队长手中接过枪。风依旧很大,沙扑在脸上让人嘴唇发干。

“这次救灾结束以后要不要回趟老家,反正回去怎么还是要经过西宁的机场。”

“没那个必要吧。”

“怎么,还在跟你爸闹矛盾?”

“没,反正我也没通过飞行员考核,现在当个技术兵还是在做电工的活。他也没什么话说。”

“我记得你说过,你爸当初是希望你去搞光电是吧。”

“是啊,老头子一辈子都在跟电打交道,水电弄透了就想去搞光电。”

“那怎么不去搞核电。”

这个问题让吴为民无奈的一笑。

“说到底,还是有点私心吧,辐射不是闹着玩的。他一直跟我讲万物皆在流动的道理,到头还是接受不了我跳出那个圈子。不过话说回来,我当初是不想在电厂那大院里呆了,结果还是从一个大院跳到另一个大院。”

“所以,当初为什么选择去应征飞行员呢。”队长漫不经心的问。

“只是想…看一下更多的地方吧。那时候想的简单,觉得开上飞机就能想去哪就去哪。可惜我不是这块料,光视力就通不过。”

“你也可以让你儿子来完成你的心愿嘛,别说飞行员,说不定还能弄个宇航员出来。”

“宇航员就有点过了,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地球上吧。”

“你看你,还不是跟你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队长咧嘴一笑,东方渐露鱼肚白,他们叫醒战士和飞行员,四人快速的将覆盖起落架的沙土清理出来。待到朝阳升起,引擎的嘶鸣划破长空,米171巨大的螺旋桨开始旋转。

吴为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大地离自己远去,上方,飞速旋转的螺旋桨化成了舞动的灰影,他隐隐约约想起了他的父亲曾告诉他世间所有的力都可以通过涡轮转变样貌变,水是如此,光是如此,人世轮回亦是如此。

当年父亲是抱着何种心情从商人世家走出来建设水电站的,他突然理解了。

 

3

“我的记忆要是没错,你爸后来是去东北建变电站去了是吗?”

“嗯。”

吴起简单的应了一声便陷入了沉思,而老吴经过一番回忆,脑中的一些认知开始逐渐苏醒。

“这不是现实世界对吧?”

“嗯,这里是模拟出来的。”

“电脑模拟出来的?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啊。”

吴起思索许久最后只得耸耸肩说道:

“人脑跟电脑结合,身体换成机械,大概就是这样。”

“所以你到天王星是人类早就移民外星了吗?”

“不,呃,引擎技术和能源技术还没有太大的突破,人都跑去钻研大脑和心理了,我是第一批去建空间站的。”

“那不挺好的吗,总不能指望地球现有的资源能把所有人连脑袋带身体运上太空吧。”

“话是这么说……”

吴起歪着脑袋静静的听了一会背后传来的隆隆水声。

“世界几乎已经完全靠电能来驱动了,不管是现实的还是虚拟的,或者说现实已经不再重要,你看在这个世界里任何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满足自己,想要什么有什么,吃,喝,玩,乐,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满足,虽然消耗变得很低,但产出也变得很低,科学和艺术都到了一个原地踏步的瓶颈期,就像涡轮在空转。”

“嗯……这种情况,应该叫做低功率运转吧。我是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子了,不过照发电机组的习惯,低功率运转也是为了以后能高效运转做的准备啊。”

“如果停机了怎么办呢?”

“所以才需要有机务工嘛,也许冥冥之中就有个老头子在负责维护人类的运转。”

“但那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们只不过是涡轮机里一点微小的动能,到头也只不过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个过程。”

“老实说,你爸是不是送你去学哲学了?”

“我倒是想去好好学学,只是如今哲学早就被解构完,从一门学问变成一种答案,想信什么只要用程序加载进大脑就好了。”

“这么说的话,你的问题已经超出你爷爷我的能力之外了。”

一时间爷孙俩相对无言。老吴又摸起了口袋,但这次他只把烟叼在了嘴里没点。

“我来问你几个问题吧。我是怎么进到这个……电脑里来的?”

“这叫模拟空间”吴起昂起头想了想说“爷爷你后来身体不太好,那时候义体技术还不成熟,爸爸有点后悔当年没跟你好好说过话,就把你的大脑存了下来,现在在运行的是你的思维模型。”

“所以我现在基本上算是死了对吧?”

“也不能这么说吧。有不少人选择把自己的思维和记忆数据化,这算是一种进化。”

吴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起了鼻头。

“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说人进化把自己进化死了。”

“有一部分人,是这么觉得的。”

“你爸呢,他是怎么想的。”

“他也那么觉得,所以他反对我义体化,反对我数据化思维,也反对我当宇航员,他就希望我在地球上当个老旧的人类。”

说完吴起有些喘不上气,老吴见状把烟从嘴里拿了下去。

“别怪他。”

夕阳沉在天边一直没有动过,老吴叹了口气慢悠悠的说道:

“我们都是凡人啊,我已经走到终点了,你爸也快了,我们都陷在自己的圈子里动不了了。而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我只是想搞清楚一些事,我爸当年是为什么去应征飞行员的,爷爷你当年又是为什么离开城里去建水电站呢。总不至于都是因为叛逆吧。”

“当年啊。”

老吴不确定自己还能记起来,也许在数据化思维之前,这份记忆就已经忘却,亦或者自己从来也没有过答案。

“你知道吗,河水在流过河道的时候会带着泥沙,而泥沙会在一些地方堆积起来迫使河流改道。年轻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是河,人生路九曲十八弯,但到了一把年纪才发现自己只是一粒沙,只不过是顺着河水被冲到了一个地方然后就这么生活了下来,我当然希望河流能按照我的想象流淌下去,但事实上对于我而言,有一路顺流而下的风景就足够了。我跟涡轮机打了半辈子交道,其实那玩意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东西,不过是几个扇叶转而以,但正是这个东西创造了电,电又到各个地方变出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你看连这整个世界都是靠电来运行的,如果当年真的有那么一个目的的话,那大概就是为了现在吧。”

 

 

4

吴起与模拟空间断开连接的时候飞船已经接近了天王星最外侧的星环,他把手中发电机造型的微型电脑拿起来看了一眼剩余电量,然后就把它放在了面前的充电平台上。

他是一天前从休眠仓里苏醒的,而在这之前他的思维作为辅助ai管理着飞船的电路系统,思维数据化之后经常会忽略时间,从火星出发已过去十二年,运行着老吴意识模型的微型电脑早就挂起进入了省电状态。

数据化的思维再回生物身体会产生很多反应,当灵魂从可控的直流电和交流电之间回归难以预料的生物电,意外是无法避免的,多愁善感是其中一条。自苏醒以来吴起不住的思念着地球,而这股强烈的思念之情让他怀疑起了自己的选择。   

十二年前,他与父亲不欢而散。

十二年,地球上的父亲已经步入老年,时间对于上一辈的人来说是恒定的,人们知道自己的终点,而对于新一代的人类来说,时间是无序的,记忆与认知都可以以数据的方式加载和剥离。目睹了父辈的往昔如细沙般逝去,他才意识到十二年意味着什么。

但也正是如此,他感受到了肩头的重担,在他面前的充电平台上,除了爷爷的发电机,还有风车,水磨,各式装载着灵魂的机械,通过磁场补足能源,电流驱动着肉眼难以看见的处理器让世界悄然运转。

这艘庞大的飞船上加上他有四十二名船员,但现在只有他一人使用着人类的碳基身体,其余的人都化作电流在仪器间奔流工作。

迷思淡去之际,一副宏大的蓝图在他的眼前展现,他的飞船将在天王星的外侧轨道上建立空间站,而后将会有人登上那片由水与氨压缩而成的海洋,天王星并不适合住人,但奇特的磁场和灼热的海洋经过处理可以产生磅礴的电流,届时再以电磁驱动星环,天王星将成为人类的第一个星球发电机。

除此之外,行星输电网络,电力航道等等,这些近乎无稽之谈的计划,需要好几个世纪来实施,后续的飞船将陆续抵达,空间站是基础中的第一步,一如河流中的细沙,经过无数堆积才能改变河水的流向。

从那庞大浩瀚的工程中,吴起并未找到属于自己的愿景,他不知自己为何而来,亦不知自己何时会走。他从未有过答案,但当他的眼中映入天王星那浅浅的蓝色,他便不再有任何疑问。

 

5

充盈的电力让老吴的世界恢复了活力,老友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人声的鼎沸逐渐盖过了涡轮机的轰鸣,在那喧嚣的大院子里老吴站定不动,他知道自己身处回忆之中,一切都是由他的回忆生成的。

随着挂起的存储芯片被激活,他回想起了自己是何时退休的,回想起了自己是何时住进养老院,又是何时做了把思维数据化的决定。

不过说到与儿子是何时和解的,他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只是两个人的人生走到一个相似的节点上时,事情就自然会发生。

他不担心儿子和孙子的关系,从儿子吴为民把思维存储器交给吴起的那一刻,他便知道和解的那一天是个什么模样,思维被量化以后人生会缺少一些意外,不过对于一个脑袋本来就快转不动的老人来说这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唯一让他感到惋惜的是,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此生可能再也没法真正的见上一面了。

那么,这个结果的源头在哪里呢?

他回到24岁的一个下午,他坐在前往龙羊峡的汽车上,同行的人不停的说着到了夏天要去挖冬虫夏草,而他的目光却停在了远山的淡影之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对身边一切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这是科幻最古老的主题之一,其传统可以追溯到神话和哲学的起源。最关键的不是何为虚拟,而是其中的情感和细节什么是真实的,对于其中人物的意义是什么。作者在电站所见所经历的一切填充了这个故事的骨架,让我们相信,在有意义的生活、工作、和亲情下,现实和虚拟世界本就不应有太大的区别。

—— 责编 | 宇镭


戳下列链接,阅读更多赵垒的代表作品:


长江是条记忆棒,存着名为“故乡”的jpg | 科幻春晚


题图 | 电影《阿薇尔与虚构世界》(2015)截图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