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了点虚拟主播的东西,有兴趣的话可以进来看看哦~(超鬼畜迷惑断片更新)

        刚刚醒来的尼奥还有些迷糊,本来想要继续睡觉的尼奥突然想到今天有急事,便又重新从床上坐了起来,雪白如玉的脸颊上嵌着两颗淡粉色如同芙蓉玉一般大大的眼睛,时不时放出色情的光芒,小巧玲珑的鼻子、紧闭的小嘴以及嘴边隐约可见的小虎牙,仿佛是撒旦的特意安排,使她的小脸看起来可爱又动人。

        在经过十几分钟的打理下,尼奥从父亲的房间睡眼朦胧地走了出来,只见她淡粉色的秀发两侧,两缕宽宽的发宽从双肩垂下,以及15岁少女才能拥有的特点---双马尾,废柴尼奥是不可能整理自己的头发的,所以毫无疑问,这一定是她的父亲,撒旦的手笔,就连扎住双马尾的两只会上下扇动的小蝙蝠翅膀,也是撒旦为她的女儿亲自挑选的,尼奥小心翼翼地从衣柜里取出父亲为她亲手缝制的淡粉色水手服,要知道有着一对翅膀和一条尾巴的魅魔是很难穿上衣服的,但是撒旦早就已经在衣服的设计上考虑到了这一点,但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衣服上动了什么手脚。

       在花了十分多钟穿上了衣服之后,尼奥从衣架上小心地取下白色的黑边圆帽,对着等身的镜子端端正正地戴在自己的头上,尼奥无论到哪里去都要带着这顶帽子,毕竟这是尼奥十岁生日时父亲撒旦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虽然她知道如果弄丢了的话,父亲仍然会给她重新做一顶一模一样的帽子。

       由于昨天晚上熬夜熬到太久,浓浓的睡意依然紧紧包裹着她,困倦的尼奥一路重心不稳地拖着不听使唤的身体来到了家门口。

       “唉…”尼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两只套着白色短袜的小脚塞进了一双粉色带着心形装饰的高帮鞋中“今天要和莎莎见面呢…”尼奥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斜挎包“要快一点了。”正当尼奥推开门想要走出去的时候,她用余光瞥见了鞋架上的一个心形项圈和一张纸条,尼奥伸手拿起了项圈,下面的纸条上用几个红色的大字清晰地写着“一定要记得戴上哦~”

      “唉…”尼奥叹了口气,很明显,这是父亲留下的,但至于为什么要戴这个心形项圈,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她只知道从她5岁开始,父亲就一直让她戴着这个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尼奥还是乖乖地戴上了项圈,迷迷糊糊地走出了门,甚至连家门都忘记关上了。


      虽说才早上七点半,但宽敞的马路和街道两旁早就已经挤满了各种魔物以及车辆,毕竟尼奥和她的家人们都住在这个被称为“魔都”的城市,这里聚集着魔界最为尖端的科技和大量的人才,更重要的是,这里可是三界交通交流最为频繁的一块宝地,正因为尼奥的父亲是掌管地狱枢纽的魔界高层干部,尼奥一家才能够获得入住这座现代都市的资格。尼奥是一个整天被关在家里养着的大小姐,(与其说是被关在家里养,倒不如说是一个自愿宅在家的家蹲)无论是她的什么要求,她的父亲撒旦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想尽办法满足她,除了吃饭、睡觉打电动以及最近刚刚才学会但还并未熟练掌握的穿衣服,尼奥什么都不会,如果没有那对尖朵和身后那条长长的纯黑色末端是心形的尾巴,没有人能看出她高阶魅魔的身份。

“呼哇...嗯..”尼奥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只要是尼奥早上起来特别困,没有任何其它的原因,毫无疑问,一定是昨天晚上熬夜打电动一直到很晚甚至可能通宵了,还好魅魔是不会长皱纹的,不然按照这个劲头推算一下,尼奥早就变成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


      早晨的阳光不是太猛烈,轻轻地落在尼奥的身上,尼奥眯着眼睛走着,感觉迷迷糊糊的,暖和又舒服,让尼奥不禁哼哼唧唧起来。


      “呜哇!”轻飘飘的尼奥毫无备地撞上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泰蕾莎?”从小就在一起的玩伴,就算是闻着体味,也就够迅速从人群中分辨出对方“你、你怎么在这儿?”尼奥显然有些惊讶,她迅速地抬起头来,一只粉红色的“大狐理”出现在她的眼前。


      “你还好意思说!”泰蕾莎两手插着腰,睁大着淡蓝色的眼睛瞪着尼奥,“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这回可是迟到半个小时啊!我还以为你又迷路了,所以才过来找你的。”泰蕾莎一边说着,一边抓起尼奥的手飞奔起来。


      “喂,跑慢点嘛,那么着急干嘛,你们灵翕神杜的人都那么精神的吗..”依然被浓浓的睡意缠绕着的尼奥迷迷糊糊地问道“今天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呜!”泰蕾莎颤了一下,停了下来,还昏昏欲睡的尼奥没刹住车,一头撞了上去“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ChinaJoy”啊喂!魔都最大的交流会,你怎么连这个都忘了?”泰蕾莎的语气中渗杂着一丝气愤,但是她的内心却无比平静,有能是因为被尼奥咕习惯了的缘故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尼奥摆出了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平淡地说道“那我还是回去打游戏吧。”


      “走啦!给我打起精神啊!”泰蕾莎说着,一把把尼奥扛了起来"既然我抓到你了,那你就别想再逃跑了哦!”泰蕾莎故意提高了嗓门,盖住了尼奥的抱怨声。


      “喂你干嘛!放我来啊!"尼奥拼命挣扎着可毕竟身体贫弱,她的任何挣扎都无济于事,“泰蕾莎!!!”


      “ok~我们到啦!”泰蕾莎把失去神志的尼奥放了下来,尼奥已经彻底从睡意中摆脱了出来,但是这一路簸跛下来,要不是靠着泰蕾莎的肩膊,她早就晕倒在地了。


      “闭、闭嘴吧...”尼奥挣扎着勉强站稳,"啊…受不了。”看着会场门口密密麻麻的人群,尼奥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咔!”“呜!”一个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过后,尼奥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死死地扼住了,“你、你又要干什么!“尼奥惊恐地看向泰蕾莎,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手腕和泰蕾莎的手腕被一只明晃晃的手拷死死地拷在了一起“你是在哪里弄到这个的?!”尼奥挣扎着,妄想着将抽出来。


      “为了不让你中途逃跑就只你能委屈一下你啦~”泰蕾莎另一只手提着钥匙在尼奥的面前晃了晃,“这只手拷可不是一般材料制作的哦,没有对应的钥匙的话,就没有其它任何办法打开它了。”泰蕾莎露出胜利的笑容,得意地说道“ 我们走吧~”就这样泰蕾莎拖着尼奥走进了会场。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