塙宣之新书《借口:关东艺人为何赢不了M-1》奥黛丽部分(Q85~Q88)翻译


本文为ナイツは塙宣之的新书《関東芸人はなぜM-1で勝てないのか》中提及オードリー部分的翻译

写在正文开始之前——

万万没想到我有一天会发翻译稿2333

这本书恰好在我去日本旅行期间新发售,感觉超幸运能在那短短的十天里买到喜欢的艺人最新出的书,而且题材还是我这么感兴趣的。

在我心中オードリー是大本命,而ナイツ就是二本命,可想而知我二本命写了夸我大本命的文章我有多爽(喂)所以忍不住翻译了这段安利给大家。其他部分目前没有翻译的打算,但没准儿呢…?

这段只是书中很短一部分,这本书还有写到很多其他漫才师。所以喜欢搞笑艺人的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这本书呀,买买买!(试图为塙さん拉销量)

最后,翻译水平有限,请多包涵,若有翻得不对不好的地方,欢迎友善交流~


Q85.来谈谈世纪大发明家奥黛丽吧

在体育界中常有“虽败犹荣”的说法,而在M-1中也有不少这样的现象,其中的代表就是2008年从败者复活战中胜出最终成为亚军的奥黛丽。负责吐槽的若林(正恭)君来自东京,负责装傻的春日(俊彰)君来自埼玉县。

奥黛丽在比赛中虽然只得到了亚军,但之后却变得比得到了冠军的NON STYLE还要走红,到现在一直都是超人气组合。

能得到M-1王者这一殊荣固然吸引人,但从长远的目光来看,身为搞笑艺人能够走红才是能让人更高兴几倍的事。在这个意义上,奥黛丽才是真正的胜者。

M-1向来有对角色漫才不好评价的说法,而不管是南海甜心还是奥黛丽,负责装傻的小静和春日君都有特色强烈的角色。这两组的跃进,证明了角色漫才也能成为有突出原创性的真正的漫才作品。

奥黛丽的漫才被称为「错位漫才」,装傻的春日君会说些完全离谱的话、做些不知所云的动作。M-1决赛第一轮中,对话按顺序层层叠起,并逐渐脱离轨道。比如这样——

若林「今天也想开开心心地说漫才」

春日「你是OL吗!」

若林「不知道我哪里像OL了」

春日「oui」

(此处引用了@叔叔4431 翻译的字幕,如果想看看奥黛丽在2008年M-1上的完整段子请戳av8992699)

两人的对话看似完全错位,实际却有种迷之节奏感。因此本质上来说这个对话其实是完全合拍的。

我之前说关西的闲聊漫才用音乐比喻就是摇滚乐,黑色美乃滋、Tutorial、NON STYLE都是这一类型。如此类比的话,奥黛丽就是爵士乐了,表面平稳,内里却汹涌澎湃。不迎合约定俗成、双方也不相互束缚彼此,这样压倒性的自由就是他们的生命线。

“摇滚乐”在所有音乐种类中是比较强劲的,在漫才界也是王者般的存在,但“爵士乐”给予人们的快感性质上完全不同而在程度上完全能与摇滚相匹敌。


Q86. 在打嗑呗儿的情况下靠即兴表演却获得了爆笑那段可以称得上是名演出了

从头开始就不按谱子工整演奏也是爵士乐的特征嘛。奥黛丽从登场方式开始就遵守这一原则了。漫才组合一般来说会是两人一起小跑着上台,这么多人中只有春日君是故意慢悠悠走上场的,从登场开始两人的不和谐音就已经开始演奏了。

爵士乐的高潮是即兴部分。奥黛丽的漫才也是如此,第一个段子里春日君打了个很严重的嗑呗儿,若林君顿时喊着“别卡壳啊!”地打了一下春日的头。这还没完,春日君继续说道“你倒是给我想想办法啊!”接着若林君又吐槽道“我做不到啦!要是能做到的话我最开始就能进决赛啦!”

这段真是出彩,实际上这里也是整场笑声最响的地方。在M-1决赛这样的大舞台上,出了这么大的失误,却能把劣势转化成如此巨大的笑果,可以说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了。

正因为是不规则、不协调的爵士漫才,两人才能将最大的噪声转化为包袱。

这是一段如同向我们展示了爵士乐演奏名段般的漫才。脱离轨道再脱离轨道,旋律一直激烈地变动着,最后却能成功收束起来。这样自由而节奏灵活的漫才我是第一次见到。

若林君最初构想出错位漫才这个灵感时,很可能已经想到了奥黛丽会因此走红。就像是在一片不和谐音中发现了那个让人舒服的音符一般,错位漫才可谓是漫才界的世纪大发现。

说实话,当我在构思雅吼漫才这个点子时,也有过完全一样的想法,甚至已经开始向朋友吹嘘“我以后可要红咯”,由此可以想见若林君那时的兴奋。

但是,评委中只有绅助先生并没有给予奥黛丽很高的评价,他打了89分,那是奥黛丽获得的唯一一个八十多分。

除了角色漫才之外,在M-1的评价体系中一发梗、模仿一类的要素都是减分项,因为这些并不包含在漫才的“艺”中。

或许只是绅助先生在介意奥黛丽漫才中鲜明的角色以及「oui」这样的一发梗吧。但奥黛丽已经做好了会被这样评价的觉悟,还是坚信着自己的有趣而表演了这样的段子。

可能又在说重复的话了,但奥黛丽的确赢得了这场胜负。


Q87.然而,不管是南海甜心还是奥黛丽,第二段的冲击力都小了很多

2008年,奥黛丽在决赛第一轮以分数第一名的成绩进入最终决赛。

而我们Knights,那年是初次进入决赛,「初登场」这个头衔虽然比不上「败者复活」,但好歹也能够吸引人们的关注,可是因为我们已经开始有些在电视上走红,这个头衔给人的冲击力一下子减弱了许多。

其实那时奥黛丽比我们还更红一点,比我们更经常上电视,然而,因为他们是从败者复活战中胜出的,所以实力在大家心目中被重置了,反而像打上了“没有名气”的标签一般。

再加上之前一年三明治人的下克上故事(败者复活胜出并夺冠)给人的印象太过鲜明,让表演者想再次呈现类似的佳话,和三明治人一样,奥黛丽也赶上了这个势头。

M-1其实也有些戏剧的性质,比赛若是包装上了故事,参赛者和观众被煽动了感情,表演起来就会更加如鱼得水。

而奥黛丽并不只有「败者复活」「初登场」这两个武器,还是「非吉本」「非关西」出身,这一切要素集合起来如同打了一手同花顺,构成了一个灰姑娘般完美的故事。

但是,最终决赛的段子似乎并没有第一轮的段子精彩,回想一下的话,当初南海甜心似乎也是如此。

这两组的段子都是其他组合无法模仿的,因为都建立在装傻角色的强烈特色上。而带有强烈个性的漫才却是一把双刃剑,特别是在这种比赛中,无论怎样第二段的印象都会相应减弱,因为同样的桥段观众已经看过一遍了。

再加上,这两组第一轮的段子完成度也都太高了,不得不说,在M-1的最终决赛中,要想完美地呈现出最好的段子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


Q88.奥黛丽的功成身退是个明智的决定

不管是南海甜心还是奥黛丽,如果想拿冠军,就只有初登场那一年才有可能拿到。Slim Club也是同理,他们自从2010年拿到亚军后就再也没有获得过那么多的笑声了。

不论是人设还是段子本身的系统,哪一方给人的印象太强烈的话,重视创新性的M-1赛场都会很快感到厌倦,这就是它恐怖的地方。

2016年第一次出战决赛最后获得了第七名、以「痛打漫才」著称的雷电也是如此。担任吐槽的石田(拓海)君下狠手痛打担任装傻的竹内(学)君来吐槽,他们因此走红,然而连续登场的第二年2017年,他们却只得到了第9名,比前一年还要落后,因为虽然更换了段子,但「痛打」给人留下的印象还是太过强烈。

说起来,他们的痛打看起来实在太疼了,被评委中的上沼女士批评过“那样的痛打有必要吗?”,还引发过一段时间的争议。

而TomBrown的布川君虽然也是用喊着“不行——!”边打道音君的头来吐槽,但在打完之后,手会放在头顶上一段时间,所以虽然也是用力打下去的,但看着没那么疼,也就没被人指责过。

所以说,雷电的漫才也给人一种如果再次出场可能会评价变低的担心。

而奥黛丽的厉害之处在于,惊艳亮相后立刻功成身退。若林君对于他们自己实在是有种过分清晰的认知。

我认为艺人的最终目标是让观众捧场,当然在这之后还有走红的愿景。而奥黛丽当时已经那样获得了那样多的笑声,已经那样身价飞升了。M-1方面,2008年已然达到了目标。

艺人也算是一种消耗品,M-1消耗艺人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奥黛丽这样做,或许就是在表明并不想被M-1所消耗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