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第五章:鎏.星Ⅷ海潮㈣缘.因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那个站在麦尔德旁边的人说。

“你能理解的,不是吗?”麦尔德头也不回的说。

“……也许并不是很能理解,毕竟……”

“来找我,我有事情要告诉你。如果你想拯救亚伯罕和瑰洱的话。”

黑暗中,帛曳睁开金色的双眼盯着玫瑰庄园的天花板。距离和尤黑特的战争已经过了四天,三人都平安无事地回到了玫瑰庄园。麦尔德女神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神谕并没有结束吗?还有,如果女神是要让自己死亡以换来其余两人的生存,自己会愿意吗?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战争结束的五天后,三人围坐在长长的餐桌旁,刀叉和瓷盘碰撞叮当作响。

“如果……我是说如果,神谕其实并没有结束怎么办?”想起了昨天的梦,帛曳问道。

“什么意思?”亚伯罕放下了刀叉,摇了摇手,仆人上前收走餐具。

“我是说,神谕说我们三人中一定会至少有一个人死去。而现在……所以说万一神谕还没结束呢?毕竟神谕会出错的几率基本上没有吧。”

亚伯罕双手拧在一起支撑着眉头紧皱的头,在思考着帛曳的问题。

“呃……我只是说说的。”帛曳看见亚伯罕很苦恼地思索着,急忙说。

“不,你说的很对。其实我也怀疑过,只不过我宁愿相信神谕出错了,只是想逃避这个问题而已。”亚伯罕说,“我们的确需要好好探讨这个问题。”

随后三人到书房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的各种可能性。

“最好的方法还是直接求证吧,我们在这里探讨也探讨不出什么,每一个可能性都有可能是正确答案,又或是没有正确答案。要不我们再去拜访一次梦之女神?”帛曳在想要不要让亚伯罕陪自己一起去梦世界。

还没等亚伯罕做出回答,昔拉突然出现在了玫瑰庄园并决定暂时呆在玫瑰庄园里。

傍晚,亚伯罕、瑰洱、帛曳三人站在阳台上。瑰洱在看书,亚伯罕看着逐渐落进山里的夕阳,帛曳则望向在渐渐减少的阳光中逐渐隐藏在森林里的月光湖。

“那我呢?”在亚伯罕阐述了瑰洱对自己的重要性后,帛曳问。

“你是我的青梅竹马,你是我的朋友……仅次于瑰洱和我自己的就是你了。”亚伯罕说,看着帛曳脸上飞起的红晕。

第二天,亚伯罕突然说他要和昔拉一起出海。看到亚伯罕的表情和听到他和瑰洱的对话,帛曳知道亚伯罕准备牺牲自己以换得帛曳和瑰洱活下来。

“我不会让你死的,就算你拯救我只是为了救你妹妹的顺带。”帛曳在心里发誓。

亚伯罕一出海,帛曳就拿上前一天让文森特去买的“梦瞳”。文森特小心翼翼地将“梦瞳”放到帛曳手里:“我也活了这么多年了,大概可以猜出您和少爷想要干什么。我只是一个仆人,没法阻止您们,而且就我的私心而言,我不想让少爷和小姐再体会一次死亡,再体会一次失去对方的感觉了。我只能向您表达我的感激和敬佩——您愿意为一个人付出生命,同时祝您好运。”

“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死的,一个都不会。我现在的生命是他们给的,就当还给他们吧。”帛曳粲然一笑,眼角流下一滴血泪,顺着光滑的脸庞由下巴滴下,坠落在“光之天使”上,碎裂成一丝丝细细的光线。

再次醒来,自己已经到了梦世界。和上次一样,女神站在她面前。

“告诉我拯救他们的方法吧,哪怕需要我的生命。”还没等女神开口,帛曳说。

“蝶龙女王和光之天使。”女神说。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