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年过去,《求生之路》依然自成一派

《求生之路》的初版于 10 年前发布,概念虽简单,可玩性却很高。和其他三个伙伴扮演幸存者,踩着动感十足的节拍与无穷无尽的的死亡尸潮作斗争。

《求生之路》和其续作的表现形式都非常精简。没有过多的交代和叙述,关卡选择相对较少,人物设定也是相当简单。这种简约正是《求生之路》系列的润滑剂。尸潮与充满威胁的特殊险境固然可怕,但可以多人合作,也还算公平。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被烟鬼抓了,队友们依旧无情地奔着安全房间的明亮灯光前进,毫无合作感。但是换做我,如果碰上了愤怒的捕猎者,我也会丢下一两个朋友。坦克的咆哮或女巫的抽泣都足以彻底改变整个游戏的氛围,使幸存者们心生恐慌,绝望的挣扎着,试图抓住保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即使是战场之间狭小的安全屋,墙上的喷绘涂鸦都是简单这门艺术的化身。角色的台词在撒娇般的请求和痛骂懦夫式的指责之间来回转换,你一句我一句,贯穿全程。

可惜我们没有更多的《求生之路》可玩了,最后的正典内容是 2010 年 10 月发布的《求生之路 2:牺牲》,也没有发布更多的官方漫画。我们仅知幸存者拥有免疫体质的同时也是僵尸病毒的携带者。进一步深挖的话,我们还知道这种免疫体质是从父辈那遗传而来的。但先前身为僵尸电影爱好者的佐伊,杀了被僵尸咬了的父亲,以为他会变成僵尸。但实际上他也拥有免疫体质,根本不会变。在游戏中我们要陪着她一起,背负这一切。

感染者的数量正在迅速超过毫无防备的人类。即便是《求生之路》的初代核心四人组,也在《牺牲》中牺牲了一个。他们放弃了与僵尸的斗争,奔向了南方的佛罗里达群岛,希望过上宁静的生活。再为这个系列制作续集的话,似乎故事没法继续讲下去了。当然如果能有新的《求生之路》,可玩性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去。但是比起制作续作,似乎 Valve 更倾向于继续在旧作身上赚钱,或者举办并直播相关赛事。因此,看起来这条「求生之路」实际已经走向了末路。

作为一个僵尸题材的游戏,《求生之路》仍然存有反扑的余地。尤其是《求生之路》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极具代表性的游戏类型。以经典的《求生之路》为基础,加上一些幻想元素,就成了《战锤:末世鼠疫》,其中的老鼠和混沌军团就充当着感染者的角色。《末世鼠疫》是《求生之路》系列绝佳的继承者,尽管《末世鼠疫》的各方各面都要复杂的多。


更有趣的是,即使是一些和《求生之路》根本没什么共同之处的游戏,偶尔也会推出一个类似《求生之路》的额外关卡作为彩蛋。《彩虹六号:围攻》引入了爆发模式,干员们被派往新墨西哥州阻止感染的兴起。育碧也曾明确表示,鉴于《彩虹六号:围攻》大获成功,便推出爆发模式,作为对粉丝们的感谢与回馈。

暴雪也在《守望先锋》的节日活动中加入了类似的内容。《守望先锋》的活动大多配合现实生活中的假期,轻松消遣为主。2016 年的雪国仙境活动带来节日皮肤的同时,还能让英雄们相互投扔雪球。万圣夜惊魂让玩家沉迷于被邪恶女巫和仆从们骚扰的黑暗小镇。

行动档案与原先的游戏内容完全不同,领着玩家回顾了过去的重要时刻。这种运用历史片段讲故事的形式,令粉丝们欣喜不已。第一场以国王大道为背景。为了保护伦敦免受恐怖袭击,玩家们要与各个方位奔涌而来的敌潮战斗。第二个事件与《求生之路》更像了。玩家需要逃离暗杀现场,并在里亚托的街道上与黑爪战斗,最后还要赶往撤离地点。

我们在这里谈论了很多与《求生之路》相关的游戏玩法,它完全成为了一个单独的游戏派系。许多游戏制作者将它加入到自己的游戏中,结合出特殊的游戏活动或事件。《求生之路》在十年后的今天仍有一席之地的同时,也在按部就班地慢慢老去。如果你依旧不想回归,或者不想开始你的初体验,那就等着看吧。很快,也许你爱的游戏中都会有它的影子,只是其中的人物不同罢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