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镜像阴谋(上)(悬疑/惊悚向)

一、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在鼻腔弥漫开,然后撬开颅骨,像烟雾一般的颗粒感摩擦着神经末梢而后经过复杂而漫长的反射弧传到整个反射过程的终点。

我用尽全力想咳嗽出来,可肌肉记忆像是完全失灵,终而不知扯动了哪里,头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像是脑子里被安放的定时炸弹,在眼前突然炸开。

我终于呻吟出声来,睁开眼睛。

眼前白得让人眩晕,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头还在痛,下意识地抬手,摸到了头上的纱布,看见了手背上插着的输液针头。

一只手伸过来把我的手按下去,轻声说:醒了?别乱动。

我皱起眉头,却扯动了伤口,脑子里又嗡嗡地响起来,感觉像是有无数只苍蝇在耳边胡乱交媾,让我有点恶心。

这次这么严重?我问他,才发现喉咙毛毛剌剌嘶哑得厉害,像吞了一把沙子。

赵成什么也没说,扶我坐起来,把水端到我面前,我吞了两小口,递还给他,发现桌子上有一个削好皮却早已发棕氧化的苹果。

我闭了闭眼,嗡嗡声与脑海中的疲惫感如扎根一般挥之不去。

他说,我给你削个苹果,你不要乱动。

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袋里像坠了铅一样几乎要把我拖入地狱。

二、

两周前。

我在镜子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直到双眼失焦。恍惚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眨了一下眼。我迅速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眼皮。

也许是最近加班加的多了,右眼皮一直跳得很不安稳。

加班真的是世界上最恶毒的事。我愤愤地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咔哒咔哒的声音在宁静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

我静悄悄地进门,屋里一片漆黑,赵成应该早就睡了。我知道他是睡眠很浅的人,于是我连灯都没有开,抹黑到客厅去给自己倒了杯水。

但我还是下意识地去瞅了瞅镜子——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看来昨天晚上只不过是幻觉。

我想着,走到镜子跟前,闭了闭眼睛,最近加班加得头痛得不轻。

但突然一瞬间,我喉咙一哽,浑身的血液瞬间凉透,四肢好像被冻僵一般动弹不得。

镜子里的“我”把杯子放到嘴边,仰头把杯里的水一饮而尽,轻蔑地冲我笑了一笑,而后手一松——

“啪。”

杯子就落在我脚边,甚至有几块玻璃渣溅到我的脚上。我没感觉到痛,也动弹不得,只能死死盯着镜子里的“我”,但那个“我”只是一直以一种带着轻蔑地轻佻的表情看着我,动了动嘴唇,说了一句话。恍惚中,我并没有听清。

“陈洁,你怎么了?”

突然一声惊呼,一刹那,所有感觉都回归,支配身体的能力像突然被还回来,我转头看看从卧室冲出来一脸惊愕的赵成,又转回头来看看镜子。

镜子里的我只有一个黑色的轮廓,落地窗外巨大的闪着血红色霓虹灯光的巨大招牌在镜中的反像格外刺眼。

“赵成,我见鬼了。”

一周前。

“怎么样,阿强怎么说?”我问赵成,他轻关上诊室的门,面色有点不好。

赵成捏了捏眉心,道:“阿强没下出结论,因为你的催眠……出了点问题。”

“怎么了?”我蹙起眉头,“我到底说什么了?”

“问题就出在,你什么也没说。”

“怎么会这样。”

“小洁,”赵成一把把我抱在怀里,“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别让自己压力太大,有什么事别自己憋着,我是你男朋友啊,有什么事情咱俩一起承担,”

没来由地,我突然有点厌恶地推开他:“你弄痛我了。”

我的手抚上左小臂的划伤,伤口已经结痂,这是我这个月第二次进医院了。

从第一次以来,一连一周,我都能在镜子里看见“她”——只有我自己的时候。

但那天,“我”第一次走出来了,或者说“她”,从镜子里面走出来了。她眼神冰冷,走到我面前,抬脚踹上我的小腹,还没等我从疼痛中缓过神来,她抡起桌上的花瓶,毫无犹豫地朝我头上砸过来,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话。

我没有听见她说了什么,只是本能地抬手护住头部,紧闭上眼睛,而后就什么也听不到了,耳朵里全是一连串频率极不规则的“嗡嗡”声。

他眼里的那种不屑,像是觉得我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价值。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她说的那句话,和我第一次看见她时说的话,是同一句话,和每晚她对我说的,都是一样的,只是我一直没有听清过。

直到赵成听见动静来把我晃醒,我才感觉到左臂上的疼痛以及一地的花瓶碎片。

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什么是假的呢?

我转头看向赵成,他刚才对我突然的安慰是假的,我感受得到。他一定有什么瞒着我。

“我催眠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问他。

(未完待续……)


ps:图源自电影《盗梦空间》(豆瓣),与电影无关,侵删。

喜欢本文的小伙伴欢迎三连关注我呀,也欢迎评论区一起玩耍!

(原来我前几天都忘了带#专栏日更挑战。。。枯辽)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