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第五章:鎏.星 Ⅶ海潮㈢落

      “你要出海?”早餐时,亚伯罕突然宣布要出海一趟。

       “嗯,和昔拉一起。我有自己的理由。”亚伯罕头也不抬地回答帛曳。

       “我陪你一起去。”瑰洱说。

       “这次就算了吧。下次去。”亚伯罕不敢抬头看瑰洱的眼睛。他们兄妹之间有一种奇妙的心灵感应,也许瑰洱已经知道了真相。

        “还记得吗?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活下去的。” 瑰洱突然说,眼睛紧紧盯着亚伯罕。

        “知道。但你可要好好地写好我的传记啊。”

       “你们在说什么啊?”昔拉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亚伯罕今天早上突然邀请她出海。

        “没什么。”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漂在海上,无论前后左右都是无尽的蓝色海水,让人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亚伯罕和昔拉出海已经三天,都还在近海随波逐流——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目的地。昔拉已经问了快一百遍要去哪,亚伯罕则一概回答再等等。究竟要等什么呢?答案应该是死亡。母亲说要带上昔拉,亚伯罕倒是不介意拉一个垫背的,只要可以不再让瑰洱死去。亚伯罕体会过死亡,那绝对不是某种安逸或一瞬间的解脱,那是一片黑,就像月光湖的水,那是空无一物。亚伯罕还记得十八岁的死亡,在那片只有吞噬一切的黑暗泥沼里,已经死去的他突然想到了瑰洱,就算,不,应该是只是为了她,自己还不能死,于是他复活成为了一只吸血鬼。有时亚伯罕自己都很羡慕自己,羡慕自己是只吸血鬼所以才能活过来,羡慕自己有一个妹妹可以让自己抛弃一切地活下去。

        以前是为了瑰洱而活,现在是为了瑰洱而死。

        母亲叫他出海是想用他的死来换妹妹的生,这是母亲第一次托梦给他。亚伯罕并不介意母亲的偏心,他现在更着急的是为什么自己还没有死。

       突然,一声巨响从天空传来,亚伯罕下意识地将手搭在剑柄上,又慢慢放下,闭上眼。伴随船体的一阵剧烈抖动,他听见有人在说话。睁开眼,却发现趴在船首的不是别人,正是昔拉的母亲——蝶龙女王。

        帛曳从蝶龙女王的背上跳下来。“怎么……”亚伯罕不解地问。

         帛曳粲然一笑:“我也有自己的理由。”

         昔拉和蝶龙女王四目相对。“跟我回去。” 蝶龙女王命令到。

         “我不。”昔拉斩钉截铁地回答。

          “我不在乎你想不想,总之今天你要和我回去。”蝶龙女王一辈子没被反抗过,她受不了别人顶嘴,哪怕是自己的女儿。

          水底,一个阴影慢慢游向亚伯罕的船。在水下潜伏片刻后,猛的,利维坦从水下直直地冲上来,一口咬住了蝶龙女王的尾巴。利维坦的巨大而有倒钩的牙齿深深咬破龙鳞扎进蝶龙女王的皮肉中。受到惊吓的蝶龙女王猛的扇动翅膀想飞上天空,却被利维坦拖到了海里,顺带打翻了船。掉进海中的蝶龙女王迅速弯起脖子反头咬住利维坦的一个鳍肢。但利维坦并没有去关心蝶龙女王的进攻,她继续将蝶龙女王向海里拖去。

       掉到海中的昔拉爬上一块漂浮的木板:“放开我的妈妈!”她的蓝宝石手镯发出光芒,光顺着她的手传递到大镰刀上使镰刀也发出令人胆寒的幽幽蓝光。昔拉双手握镰自下往上一劈,蓝色的刀光化成一股能量波劈开空气飞向利维坦。

        利维坦并没有慌张,反而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的更近似与怒吼的笑声。她眨眨眼,控制一堵水墙从海面伸上来。聚集着拥有毁灭力量的刀光击中水墙,却在水墙中折射和反射改变了方向飞向了还在水中的亚伯罕!

       帛曳握住自己的项链,项链在水中闪着金光。突然,一股力量使帛曳冲向前去挡在了亚伯罕身前,接着一个光盾在帛曳面前展开。

       刀光击中了光盾,然而光盾仅仅坚持了三秒便被打成碎片。帛曳替亚伯罕挡住了致命的攻击,自己在受到攻击的刹那便灰飞烟灭。

        “这样,我也有可以让我抛弃自我的人了。”在融化在海中的泡沫前,帛曳这么想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