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第二章:鎏.星Ⅵ海潮㈡起

      “你怎么来了?”昔拉推开阳台的玻璃门,亚伯罕问道。

        “怎么,不行吗?”昔拉反驳。

        亚伯罕揉了揉眉心,他最应付不来这种自来熟的人,自己和她明明只在星河平原见过一面,充其量不过是帮助她回到母亲身边,昔拉却自以为和亚伯罕以及帛曳很熟了。

        昔拉继续走进房间,转动着脑袋和蓝色的大眼睛扫视着屋子。“好豪华的说。”这是她的感想。

         “所以说,你来干嘛?”看出昔拉其实想转移三人的注意力,亚伯罕重新将话题扯回正轨。

        “嗯……那个,逃难?”昔拉用试探的语气说。

        “离家出走吗?”帛曳一语戳破。

       昔拉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没办法啊,妈妈管得太严了,还说我是龙族王脉,要学这学那……”

        “那难道被绑架的这十年更好吗?”亚伯罕懒地说得太多。

        “也不是……”昔拉的脸变得通红,“只是,让我休息一下不行吗?……”

       “那……你先在玫瑰庄园呆一会儿吧。”帛曳说,“如果去黄金庄园容易被人看见。到时我们一起去和蝶龙女王说一说吧……不过她是蝶龙女王而我们是普通人,不一定能成功就是了。”

       “真的吗?!谢谢!”昔拉抬起头看着帛曳。

       “喂,这好像是我和妹妹的庄园吧。”亚伯罕不满地说。

        “那也谢谢你们喽!”

         “你打算怎么和蝶龙女王说?”亚伯罕站在阳台上问帛曳,瑰洱静静坐在旁边的藤制大扶手椅上看书。

        “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先稳住昔拉。总不能让她走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吧,那样太危险。”帛曳看着远处在林中若隐若现的月光湖。

        “你还真是‘多管闲事’啊,她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所以说,你这样是无法成为主角的。”帛曳转过头看着亚伯罕,扁了扁嘴。

       “我才不要成为什么主角呢,太麻烦。而且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自己所爱的人,又常常会因为自己陷入某种危险之中。”亚伯罕转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瑰洱,伸手缓缓地摸着她的头,脸上绽开一抹微笑,“我只要有她就够了。有些时候我甚至会认为我和她是一个人,是二为一体,没有对方我们都活不下去。”

        帛曳脸上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表情:“那我呢?”

        “你是我的青梅竹马,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朋友,听上去是一个很陌生的关系,但对我来说朋友是除家人外最重要的存在。我本来就接触不到什么活人,更不愿意交朋友。所以你要问我你对我而言是什么,嗯……仅次于瑰洱和我自己的,就是你了。”

       “听上去有的暧昧呢。”帛曳如金光的头发和脸上的红晕构成了一片夕阳。

“神谕的灾难还没过去,想拯救你的妹妹吗?”

“去海上吧,和昔拉一起。”

“唯有死亡可以换来生命。”

亚伯罕从床上惊醒,一身冷汗,麦尔德在梦里对他说的话语还萦绕在耳畔。亚伯罕皱了皱眉,看着身边还将一只手搭在自己身上熟睡着的瑰洱。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