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夏日祭的烟火(药研藤四郎)

依旧只是个纯纯的小故事,希望喜欢。

渣文笔OOC请注意,有错误请指出。

时之政府最近新开发了轻装,自家审神者第一个交换了我的份。感受着大家羡慕的目光,心里有点得意。

“药研药研,穿上这套浴衣跟我一起去现世看烟花吧!”

“嗯……好吧。”

看到审神者期待的眼神,不忍心扫她的兴。我无奈地一笑,接过审神者手里的轻装。


——所以现在我才会在这里,面临着被挤扁的风险。

我们来到审神者居住的市区里最大的神社,她从很久之前看到传单的时候就在期待这次的夏日祭了。

确实,不去一次祭典,不看一场烟火,如何能让夏天就这么结束呢。

审神者左手苹果糖,右手可丽饼,手腕上还挂着一袋章鱼烧,准备等放凉了再吃。

而我……拿着棉花糖,负责在审神者想换换口味时,撕下一块递到她的嘴边。

“大将,会不会吃太多了?”

看着审神者蹦蹦跳跳的背影,我不禁有些担心。

“没关系!今天我高兴,而且晚饭特意没有吃饱!”

审神者回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在屋台交错的灯光中甚至有些晃眼。

“原来是这样……烛台切担心大将是不是生病了,还来找过我。”

“诶?回去要跟他道歉才行!虽然咪酱做的饭也很好吃,但今天的正餐果然还是这边——啊,烟火大会要开始了!药研,快点快点!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审神者加快了脚步,灵巧地穿行在汹涌的人流中。

听到这样的回答,虽然有些脱力,不过算是松了口气。

我继续在距离审神者一步的后方跟着她,怕一不留神就跑丢了,真不让人省心。

还有,要是不买那么多吃的……

不是就能找借口牵手了吗?笨蛋大将。


随着道路越来越偏僻,人群也逐渐变得稀少。到河边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

“药研,到啦!”审神者突然顿住脚步,调整好浴衣的下摆坐到地上,然后拍拍自己旁边的空位。

“不怕浴衣会皱吗?”我有点犹豫。毕竟是第一次穿,不舍得弄脏。

“这个嘛……相信歌仙有办法!”审神者满不在乎地一笑,“药研也不要在意啦,快过来!”

审神者假装生气地瞪着我,我只好乖乖走到她身边坐下。

——没错,我拿自家的大将毫无办法。

审神者三两口吃完了手中的苹果糖和可丽饼,把我手里的棉花糖也消灭殆尽,这才打开章鱼烧的盖子。

“药研,啊——”审神者戳起一个章鱼烧递到我面前,“这家的可好吃了!”

心跳漏了一拍,审神者总是这么突然。

嘛……确实很美味就是了。

两人分享完章鱼烧、收拾好垃圾,静静地并肩坐着,等待烟火大会的开始。

广播结束,音乐响起。一朵朵巨大的烟花随之升上夜空,用尽全力绽放后又化为无数的金色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今夜天气很好,能清楚地看见夜幕中流动的云和闪烁的星群。

正如审神者所说,这里是个好地方,人也不多。

审神者认真地观赏着烟火,我却无法从她的侧脸移开视线。

她的表情无法言喻,随着光线一暗一明。或许在惊叹烟火的耀眼和华丽,也可能是为夏天的结束而感到惋惜。

“好美啊……”审神者自言自语般地呢喃道。

一阵微热的风拂过衣袖,我抬手理了理她被汗水打湿的发丝。

“嗯,真的很美。”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药研?”审神者闻言转向我,浅浅地蹙起眉,“不要看我,看烟花啦!”

下一瞬间,审神者被我压在了身下。她一脸吃惊,双眸中映出了无际的夜空和金色的火花。

——而我的眼中,却只有她。

“我在看哦,大将。”

我抚摸着审神者渐渐发烫的脸,轻轻地吻上她柔软的唇。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不是吗?

END.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