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的故事


                            哥登堡机械

  2164年7月23日,下午4:57

  那两个家伙就坐在对面,一个在翻笔记,另一个则靠着椅背,无聊地望天。马丁瞟了一眼别在腰上的手枪,勃朗宁M2049,复古的枪型。不过它本身也够老了,以至于他是在“无产者大道”上的某家古董店买下它的。这枪给了他一种熟悉感,就像他还是警察一样。

  当他回过神时,发现对方已经在盯着自己了。

  “马丁先生,或者我该说,前辈。”其中一个开口道。他身体前倾,左小臂压在桌沿上,眼睛里透露出精明,伪装出来的精明。他的脸大概是三个月前的流行款,对于大都会来说,三个月前的流行就意味着现在的落后,庸俗。刚刚就是他要求灯光打向自己的。老把戏,他嘴角的肌肉不禁跳动了一下。

  “我叫卡尔.巴列奥略,这位是,呃......”他犹豫了一下,和搭档奇怪地对视了一眼才,继续下去,“他是W,我们都是大都会新罗马区的警探。”他的搭档一脸悠闲轻松,就好像整个世界的事物对他来说都简单异常;他的脸没有换过,鹰钩鼻,还有鹰一般的眼神。这个家伙看来有点意思,马丁暗想。

  “其实我们成为警察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您。2154年,您和搭档拉亚斯特一起破获了‘卡蔻莎屠夫案’。要知道,这个案子即使放到现在也是十分复杂和诡异的,那个邪恶的凶手残暴危险,但您和搭档却凭借着惊人的毅力和勇气将其击毙,甚至不畏其后大都会高层势力,一举把潜伏在上城区的邪教整个铲除。我记得当年的报纸上是这么评价您们的:古希腊英雄在现代复活,即使现在也是如此。当年有数不清的年轻人因此加入警察行列,我们也......”

  这个近乎套得并不怎么样,意图明显。不过他说的那件案子倒是让马丁有所触动,他眼里忽然腾起一阵雨雾。十年前,某个细雨飘零的日子......

  “所以你们不是来给那件事情做备忘的吧”马丁回过神,打断了对方的话。卡尔看起来很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回头看向后面。

  “不,我们的确是来向你询问这件事的。”W从椅背弹了起来,挑衅地看着马丁,“请你好好回忆一下,最好是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他嘴角带着笑意,仿佛已经锁定了猎物。

  “案子早就结案了,该说的都在档案里,申请之后就能调阅,有必要找我吗?”

  “一个事件只有参与者才最有发言权不是吗?”

  “听过那句汉语古训没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参与者的话可并不客观啊。”

  “我们只是想从你口中了解那件事的全过程,没有其它企图,不必兜圈子。”W眉头一皱,严肃地说。看来他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玩弄手段。

  “我倒是想知道,你们问这件事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猜,肯定和三天前那件大荒原女尸案无关吧?”

  这本是绝妙的反将一军,卡尔为了掩饰开始咳嗽。但马丁却看到W微微一笑,不禁有些奇怪。

  “前辈您果然厉害,这件事我们之后会向您解释的,现在只需您把十年前那件案子从您的大脑中挖掘一下,并如实复述就行了。我想这不会是什么难事,毕竟那件案子对您影响很深,我猜您离职也是因为它。所以,请开始吧”

  W的眼神让马丁完全捉摸不透,里面是迷离和神秘的混合,某种超世之光隐隐闪现。他还是没有明白刚才那一笑,也完全不明白W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即使从警多年积累下的识人能力对他也无济于事,他就像是一团雾。

  “咳,好吧,我等着你们之后的解释。”马丁换了一个姿势,陷进了沙发里,不再看对面的家伙,而是出神地盯着二人后面的柜子。柜子上有一张照片,他,尚未离开的妻子和孩子们,以及那个人......

  “那是十年前的某一天,准确来说是5月14日,那天飘着小雨......”

  2154年5月14日,下午午6:45

  天空布满了铅云,其上是空白电视屏一般的浓厚底色。雨丝飘零,闪电一样凭风斜下,遁入泥土之中。它们划过车窗,留下数道水痕,在疾驰中向后飞散。拉亚斯特盯着大荒原的一切,眼中的液体反射出一切:无限延伸的原野,枯败的干草大多病态地伏在地上,毫无生机。

人造乌鸦同他们的祖先以及兄弟姐妹一样,落在不远处的某棵枯树上用嘶哑的喉咙聒噪。树周围围了一圈人,但他们大都与树保持了一段距离。一是因为警方的电子警戒线,二则是恐惧。各家电视台的专用车散落在外。

  “那里就是了”马丁的下巴向那边努了努,然后略带不满地看了拉亚斯特一眼。他已经和他搭档了五个月,仍说不上喜欢他,或许是因为他根本看不透这个人。

  拉亚斯特略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继续看着窗外,看着这片土地。

  这里是大荒原,被大都会彻底遗弃的存在。无论物欲横流的上城区亦或拥挤贫乏的下城区,甚至是与之同处一层的工业中心区,没有一个居民会轻易涉足这里。尽管多年前大爆炸的辐射外溢早已散去,但大荒原早已成为了死寂的代名词,荒芜,破败,只有罪犯和迫不得已的流浪者才会居住于此。以至于它也一度成为窝藏野蛮罪恶和堕落的存在。在大荒原,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人性这一名词于此早已荡然无存,唯有完全的野兽才能在此生存。这是每一个大都会居民对于大荒原的印象。总而言之,大荒原是人性的墓地,理性的深渊,是混沌的最终代表。

  然而在这样肮脏的土地上,竟有一位所谓“高贵”的上城区居民死在了这里,这也是马丁和拉亚斯特此行的原因。

  车越靠越近,眼前的景象也愈发清晰。专业检查员正用外附机械手进行尸检和取证,警戒线以内还有一个挺着肚子的家伙矫首昂视,神气地指挥着,看样子他就是治安官。马丁最喜欢这样的人,只要说上几句好话,没有什么是从他嘴里套不出来的。

  马丁按响了车喇叭,示意众人让出一条道路。结果适得其反,记者听到声音后像蚂蚁潮一样扑了上来,很快就将他的车团团包围。马丁不耐烦地骂了一句,伸手点中控制屏上的一个方格,车门随即向上旋开。记者几乎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不得已,马丁只得边喊着“对不起,暂时无可奉告!”边用力向外挤。一张张说不上来怪异的脸随他移动,嘴里不断蹦出问题:

  “请问警探,您如何判断这起案件?”

  “请问大荒原频发案件是否意味着大都会警局的无能”

  “请问这具上城区居民为何裸死在大荒原,能否透露有关该死者的私生活信息”

  “请问.....”

  净是些垃圾的废话,只有垃圾才会喜欢垃圾,马丁想,开始更加用力地推开他们。

  完全不用担心踩踏或者混乱的发生,毕竟他们大都是机器人,代感机器人。不知道是哪个天才的主意,原本只是日常代理使用者工作的代感机器人成为了新闻直播的好帮手,只需付一点小钱成为电视台会员,就可以在“空间”里连接机器人主脑,亲身感受新闻现场。连记者也无需出门,只要在电视台办公室里给用户们录音即可。就马丁目光所及,只有一个记者是真正的人类,她被机器人挡在了最外围。

  他终于逃了出来,迅速钻进警戒线内,所有记者就此停步,看来电视台还没有蠢到控制自家机器人自杀的程度。马丁弯腰喘了一会,抬头时看到拉亚斯特已经面无表情地向治安官询问了,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拥挤慌乱。“怪胎”马丁心里骂道,起身走过去。

  二人注意到他的时候,治安官刚递给拉亚斯特一支烟。

  “你好,我是大荒原的治安官,我叫康斯坦丁。很荣幸能与您合作。”马丁还未开口,那家伙就已经堆着笑容迎了上来,热情地先伸出手。这让他颇感尴尬,轻轻地握了一下:“马丁。”

  “我已经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把现场情况告诉我吧”马丁紧皱眉头,没有看搭档一眼,对方也只是夹烟凝目,漠然地观察尸体,没有言语。

  “是,是”胖子油腻地笑让人恶心,他伸头向检察员喊:“李,请你停下手中的活到这来一趟,给这位警探介绍一下你的发现!”这家伙礼貌的让人很不舒服。某个蹲在地上的检察员站了起来,向这边跑过来。

  拉亚斯特突然抬手示意:“我去那里看看”“当然可以”康斯坦丁以标志性的微笑转向了拉亚斯特。他和那个检察员擦肩而过。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