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灵册 第三章 探张家村-鬼村密室案(三)

       躲在房间里的蜜窦大气不敢出,在房间里面踱步,留意起这个房间的摆设。一张床,一张书桌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尘,砚里的墨也干涸,变成墨块,还有一些未写完的三字经,孩童应该还在上学,再打开衣柜,也只是些孩童的衣物。走到床边坐下,被被子下的异物硌着了,掀开被子一开,是一个可爱的布娃娃。可是刚刚那具尸体不是男童吗?怎么会有女孩子家才玩的东西?“一双儿女!小二说过的,尸体应该还有一具才对!既然没有尸体,难道说,妖魔不止一个!”蜜窦想到此处,忘记了周沐颜的嘱咐,冲出了房门。

       “道长,妖魔不……”蜜窦这一冲出来,立马吸引了黑影的注意,黑影,不对,应该说是一个人,穿着破烂的道士服,缓缓走向蜜窦。披头散发,头发间还夹杂着几根茅草,肤色灰白,脸上还有一些细碎的裂纹;瞳孔呈全黑,没有半点血色;口微微张开,露出一口獠牙;双手青筋暴起,指甲好似尖刀,又长又利。周沐颜心中大叫不好,邪物面对众弟子的剑气,自然不好受的,蜜窦是妖,又没什么杀伤力,肯定找蜜窦这个软柿子捏,眼看着妖魔就要扑倒蜜窦了,把剑飞过去,一下子插进妖魔的身体之中,中剑的妖魔不知道痛,但是也被剑气所伤,低头看看是什么?周沐颜趁这个间隙,飞快在妖魔背后贴了一张缚身咒,把它定住,周沐颜收回剑,向弟子们道:“五行阵。”弟子们立刻排列以五人为阵围住邪物,佩剑也从五个方向,飞向邪物,邪物被四分五裂,倒在地上,再没有动弹。

       周沐颜这才有空顾忌蜜窦,心想她都快被吓哭了吧?道:“蜜窦姑娘,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蜜窦着实是被吓一跳,但也没什么过大反应,说了句:“无碍,”想起被妖魔打断的话“道长,还有一只妖魔!”周沐颜眉头皱了皱,在沉思什么,忽觉背后一凉,回头看见一个同样五六岁的女童!女童和刚刚的道士一样,也是一口獠牙,瞳孔全黑,但不比道士胆大,一直躲起来,看到自己的父亲中了一剑,这才趁着周沐颜不注意,上前攻击,在周沐颜的背上划了一爪。躲过那个妖魔道士攻击后的金鼎,怕再次走神被趁虚而入,就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看见周沐颜受伤,手中的剑也立刻飞出,直直插入女童的印堂,当即毙命。蜜窦扶着倒向自己的周沐颜道:“道长!道长!”双手紧紧搂着周沐颜,想把他扶起来,可是体重悬殊,把蜜窦压到在地上,昏过去了。

       抓着两只鸡的秦龄不知从何处又飞回来,稳稳地落在庭院中央妖魔尸体上。“看我捉什么回来了!不是我说,你们伙食也太差了,几个馒头能下肚,怪不得吃得你们一个个细胳膊细腿的,我飞几里外才找来的几只野鸡,来来来,动动手烤了吃!”但是见弟子们都不敢靠近,正疑惑着。罗生道:“我说秦兄,你这样是对死者不敬,先下来吧。”下来?不是在地上了吗?低头一瞧,才发现踩着一个妖魔的尸块,“哎哟!”立刻连跳带蹦,躲到罗生后面。罗生道:“已经死了。”秦龄这才放心地站直腰板,道:“我就知道,我只是嫌他脏而已,不是怕。来来来,吃鸡。”把鸡递给罗生,环绕一周,没见蜜窦和周沐颜,问:“蜜窦和周道长呢?不会是蜜窦出什么事了吧?”“蜜窦姑娘没事,是师兄出事了,在房里躺着,金鼎正帮师兄上药呢。”“那蜜窦呢?”“刚刚还在的阿,不知道去哪了。”

       房门被猛得推开了,秦龄看见周沐颜半身赤裸,坐在床沿,光洁的背上显得那道伤痕殷红血腥,所幸只是皮肉伤已经止住血。“周道长,你还好吗?没事吧?”周沐颜唇色有些苍白,道:“只是皮肉伤,已无大碍。”“那就好那就好,我捉了两只老母鸡,很补的!你待会一定要吃,伤好得快。对了,看见蜜窦了吗?”周沐颜只记得自己刚刚苏醒时,蜜窦眼眶红红地站在一旁,研磨着草药,之后自己又昏睡过去了,再醒来,就不见人了。“这个小豆子,跑哪去了,四周那么危险,还到处乱跑。行吧,你先养伤,我去找她。”周沐颜见秦龄跑出去,自己也想起身一起寻找,但是只要他一动弹,背上的伤就撕扯地痛,只得又坐下,蜜窦姑娘是因我受伤哭过吗?可千万别有事才好阿,服过草药后带来的副作用又让他睡去。

       从院子里传来一丝细碎的声音,周沐颜困难地撑起身子,蹑手蹑脚地拿起剑,门开了一条缝隙,看向院子外,一个白衣少女正趴在院子的石桌上一脸愁容,偶尔还吹开自己前帘的刘海。周沐颜收起戒心,披上外衣,走向那名少女。“蜜窦姑娘,你跑去哪了,秦公子一直在找你呢。”蜜窦抬眼看着来人,眼眶又变红了,周沐颜慌了,连忙问:“蜜窦姑娘,我说错什么了吗?你先别哭阿。”从未见过女子哭,安抚显得无比笨拙。“对不起,道长,如果我可以早点告诉你们,你就可以躲开那个妖怪了。”边说,眼泪边一颗接一颗落在衣裳。

       在洞汐山,一些小妖偶尔会被山林里的捕猎陷阱所伤,有些命大的,伤了胳膊腿,都是小事;有些小妖直接一命呜呼。所以璟爷爷决定研习医术,偶尔会带上蜜窦一起上山采摘草药。一年冬,一只虎妖背上中了一箭,箭上带毒,被发现时奄奄一息。璟猴老伯为救其上山采摘一种稀有的草药蒲莲,只有花蕊能解百毒,藤蔓树叶则皆是毒,含腐蚀性。

       外面风刀霜剑,蜜窦不放心爷爷一个人也嚷嚷着上山,走了好几里路到山林深处,终于找到一星半点。璟猴老伯拿着匕首,小心翼翼地避开藤蔓,蜜窦此时发现蒲莲附近的藤蔓有一些细微的移动,正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璟猴老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蒲莲虽可解百毒,此株蒲莲已有灵,藤蔓瞬间缠住了璟猴老伯的左腿,蜜窦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跑去帮爷爷睁开缠绕。可璟猴老伯扔来匕首,大喊道:“去取花蕊!”蜜窦连忙捡起匕首,割下花蕊。而璟猴老伯的左腿已经被藤蔓上的毒侵蚀,当机立断,把左腿截去,才保住性命。

       “若是我能早点发现,爷爷和周道长就不会受伤了。”蜜窦把心事尽数吐出,顿时舒畅了不少。周沐颜心疼得看着泪眼婆娑的蜜窦,掏出帕子,替蜜窦擦拭,不管是爷爷还是一个相识不过几日的人,都这般上心,真是难得。“那蜜窦你可想知道快速发现不详的方法?”蜜窦头如捣蒜,眼里满是期待看着周沐颜。“来跟着我学。”周沐颜带着蜜窦盘腿坐到草坪上,“闭目凝神,集中注意力,在脑海里重现一个此刻的环境……”蜜窦也学着打坐,不对吧,这会不会太简单了,睁开一只眼,偷瞄周沐颜。周沐颜静静地打坐着,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卯时,日初升起,薄薄金光穿过云层,散落在他有棱有角的侧面,好似金粉细细碎碎得撒了一层,神采秀美,眼眸微微合起,睫毛长得令人发指,原本蜜窦还觉得这个道长不近人情又冷冰冰的,现在看着就像话本里走出来的人物,神采奕奕的俊俏公子,果真是书中自有颜如玉阿。“学会了吗?”蜜窦立刻坐好,心虚地回道:“学……学会了,但是道长,这会不会太简单了?”“这是基本功,等你真正学会了,我再教你别的。”周沐颜刚刚打坐时,就觉得旁边炽热的眼光一直看着自己,心神根本无法凝聚。

       一众弟子向秦龄蜜窦请辞后,便御剑离去了。秦龄看蜜窦依依不舍地看着周沐颜离去的背影,道:“喂喂喂,人都走远了,还看。我们快回去吧,你爷爷又该着急了。还有我是九尾狐和这里发生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告诉你爷爷。”“为何?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怎么还怕我爷爷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