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扯】如何成为孩子王?

这记忆里的夏天傍晚是最适合疯玩乱跑的时间了,大人们忙于做饭,对我们疏于管理,于是这个时间,便可自由支配。


要是暑假还好,写暑假作业那是开学前三天才干的事,泡完澡堂子的傍晚,最适合逮蜻蜓和粘知了,和家里交代一声,就带着自己个儿的设备出发了。


逮蜻蜓最好是在雨前雨后,弄个小抄子,绑根竹竿,追着低飞的蜻蜓跑,计算好距离,猛的用抄子一抄,一般都会有进项。进项是可比的,逮到红辣椒的,不管是不是孩子头,那就算拔了头份了!一个小时,三五个小伙伴能逮十几二十只。把翅膀竖起来,夹在两指之间,最后比谁逮得多,谁逮的大。


在回家之前,要决定怎么处理他们,比较常见的方法是直接放生,或带回家去养,但没有一只能活过两天的。还有一种玩法,就是摘点儿花儿、狗尾巴草,插在蜻蜓的尾巴上,然后统一放生,瞬间就能瞅见漫天飞着的花儿和草,一群傻孩子还在底下欢呼,现在想想巨傻无比。


但真的是童年的乐趣之一。


还有季鸟儿猴,这个就要详细说说了。


这个属于技术工种,能挖季鸟儿猴的一般就会自然成为孩子群的临时领袖。


逮季鸟儿猴得是阴雨天,找树下面,有土地的,自己看去吧,一个一个的小孔,有露头的,只要俩指头夹住一点,一扽准出来,还有高手,用一个手指放在洞口,憋着气一动不动,等季鸟儿猴夹住你的手指头,然后飞速一提,就一只。


要是你不小心碰到它的头,它就会往下钻,再逮就不容易了,这也有办法解决。拿一树叶,盖住它藏身的洞,然后在旁边挖一个平行的竖洞,等估计深度差不多了,再横穿平端,连土一起挖出来,一晚上能逮七八只。


对于已经上树的季鸟儿猴,也有招,爬树是不现实的,家里大人也不让,一般是用一根很长的竹竿子,头上绑个粗铁丝,抹上一团粘糊糊的胶,只要看准了,一粘一个准。


但一般只有不会挖季鸟儿猴的人才会粘,像我这样的高手,是瞅不上的。


黄昏的时间总是过得巨快,无论你在怎样的炫技,也总会在家大人一句:“谁谁谁,回家吃饭!”声中结束。但其实,晚饭后,才是真正的娱乐时光......


从美味和期待度来讲,晚饭才能撑得起一天的正餐。


很显然吧,就是因为当时不劳动的老人或在家的人,要精心准备做饭,犒劳上班一天归来的人,然后晚上能看见一些鱼、肉,甚至平时看不见的精细炒菜,配上米饭馒头烙饼。


这个时候也是,家里孩子解馋的最佳时机,下筷子往往是奔肉去的,不爱吃菜,几乎是我们的通病,家里的大人总是特别识趣的把剩菜打扫了。


我记忆中奶奶总是留出一份饭,给下班最晚的小姑,小姑在副食店工作,所以每天很期待他下班回来给我们带“冰霜”,也就是大家今天常吃的袋儿淋。 这大夏天的疯跑一天,又渴又馋,饭后吃上几勺小姑带回来的冰激凌,那滋味儿甭提多美了。


饭后一般就是大人们的休闲时间,像我爸一般会弄一个躺椅,放在院门口,边上搁个小桌,桌上沏了一壶茶,还放一个话匣子,里边一般放的是相声评书,或者是京剧,声音不大,拿个大蒲扇,光着膀子,躺在躺椅上欣赏。


等天完全黑下来,孩子们就出动了,我经常带着一群同样的小屁孩儿,在晚上的时候,逮蛐蛐儿,也就是蟋蟀,当然逮的方法有好多种,有很多办法也是我们研究出来的。


我们首先会听声儿,找到蛐蛐儿大致的所在,然后用手电筒照过去,立刻声音就停止了。这会儿别着急,把手电筒关了,等个半分钟,叫声就会又会响起来,这时候就能仔细找对了它的位置。


一般逮蛐蛐儿是挺不容易的,就算你把一只蛐蛐儿赶出了它藏身的地方,他也会一蹦一蹦迅速跳出你的视线。这会儿都需要手疾眼快,孩子们一般蹲在地上,把手攥成一个小锅状,不停地扣。


对于藏得比较顽固的蛐蛐儿也是有办法的,一般没有女孩子情况下,我们会朝蛐蛐儿藏身的地方撒一泡尿,不一会儿,这就自己蹦出来了。


其实小时候也不知道逮蛐蛐儿干嘛,总以为逮到的蛐蛐儿能斗。但是说实话,斗蛐蛐儿是需要技术的,而且不是什么蛐蛐儿儿都咬,一般在坟地和铁道边地的蛐蛐儿才开牙,城市里边的“三眼儿大扎枪”一般不怎么斗,倒进罐里就蹦走了。


关于斗蛐蛐儿和给蛐蛐儿洗澡,咱以后再讲。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