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唱 排骨教主   原创 萧微墨

风格与平时不太一样,不喜勿喷。

       “呀,又下雨了呢…”

        少女声音清脆,和着雨声。

        茶馆屋檐下,少女踟蹰着,终于迈出了脚。

        禧红色绣花布鞋踏在微潮的青石阶上,晕开一抹深色。细湿的风携着雨水,带着些许初秋的凉气。少女打了个寒噤,紧了紧身上的薄外套。

        头顶是一面鹅黄色油纸伞,伞的主人面容清秀,笑意清淡。

       “要去哪里,我送你罢。”

       “不,不必麻烦公子了,就在前面的徘故客栈,我自己去便好…” 

       “不必客气,送你一程也无妨。”

       “谢,谢谢公子……” 

       “这伞不如送给姑娘罢,小心淋了雨水。”

        腊月既望,初雪。

       “寸步相依,一世深情...”

        少女喃喃着卷上的词句,下意识地抬眼,金边镂空的窗棂外是熟悉的锦衣。

        携上伞出去,步履匆匆,似乎害怕多耽误一秒外面的人便会受了凉般。少年回头,眉上已落了一层薄雪,衣料也微湿了。脸上依旧是清淡笑意,夹着些许无奈与宠溺。将少女冻得青紫的柔荑拢入手里,鹅黄伞面,一如从前。

       “怎,怎么不早点叫我出来?先生教课很慢的,等久了吧。”

       “无妨,你好生念书就好,初雪,不多冷的。”

       “怎会不冷?别是染了伤寒,才叫遭罪呢...”

        暮春,街市喧嚣。

       “是...少将军娶妻了吗?怪不得这么热闹,真是沾了喜气了。”

       “生死轮回,一生执念,天赐良缘,扶摇九天!大家有福,大家有福!”

        一团柔软的东西随即落入少女手中。

       “这位姑娘接到了绣球!...”

       “什么嘛,我居然会接到绣球,我有什么福气啊...”

       “我的姑娘自然是有福的,不如,他日我也在这条街上娶了你罢!”

        少年清朗的笑声,换来的是少女通红的面庞。

        夏,殿试。

       少年中得状元,圣上知其聪慧非常。且刚及弱冠而未有娶,龙颜大悦,当即赐公主为妻。

       “谢皇上,只是,微臣恕不能从命,微臣心有所属,恐不能迎娶公主大人,还请皇上成全臣与秦姑娘的喜事。

       “一眼回眸,似曾相识。千山万水,只愿几度轮回相许。一面惊鸿之注定,前世今朝之宿命。吾一生执念,唯你

       “吾今生何求,唯你。” 

        几片柳絮迎风,一抹相思正好。少女伏在大殿,跪谢圣上恩赐。望见那熟悉笑容,殊不知自己已是红了眼眶。

       “生死轮回,一生执念,天赐良缘,扶摇九天!”

       “娘子,永生永世,只会娶你一人。”

        故事生生相续,我还记得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