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眼笑

裴祟在小摇床上睡觉,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中进入,“唔……嬢!”用小肉手揉了揉眼睛。裴祟毫无负担的站了起来,睁大眼睛 ,看着睡得一脸安详的裴渊夫妇,小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他饿了,可是……

“piu——”麻麻还没醒,当然,这一切抵挡不了英明神武的小裴裴,他顺着爬架滑了下去“嘿咻嘿咻。”又顺着床沿爬上了床,然后就看见裴渊正淡淡定定的看着自己,“乖儿子,爬上来干嘛?饿了么,我给你泡奶粉。”“嗯?”裴祟使用技能装傻卖萌,歪着脸傻笑着,悄悄往叶清焓身边移动。

裴渊咧嘴一笑,使用技能我是你爸爸,一把抓住了裴祟,“可恶,难道只能用那招了吗?!”不,想起秘籍上的话,“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用。”就在裴祟心中天人交战时,裴渊动了,什么! 敌不动,我不动,老头子,你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秘技:惊天动地号啕大哭法。短暂酝酿,持续大哭,想成大事的你,值得拥有!

“哔——GAMEOVER”

裴祟大败裴渊,获得称号“爸霸”。“呵呵呵。”在叶清焓怀里,裴祟笑的像朵菊花。和我斗,你才22岁还太嫩了点。这时苏良淡淡道:“可是宿主,他22岁,已经有5年恋爱经验,你两辈子加起来有30岁,也没见你有个朋友。”“你要是闭嘴,世界会很美好。”裴祟惬意道,“而且我也只是不想找而已,对了,今天是我满月,你们的满月礼呢?

……

“没有。”两系统异口同声道。“但宿主你赚了5万贡献点。”“这次满月酒吸引了很多人。”“嗯,很多大佬。”“好好表现吧!宿主,你是最棒的。”“岁哥我们都爱你,加油!”“放心,你哥我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拦不住我的。”

谁知道“你妹……”看着仅有的两个大人——裴渊,叶轻焓。裴祟知道他被骗了。两个系统是最大的骗子。但面对着那个精致的小蛋糕,裴祟忍不住疑惑的看着他们。“?”叶轻焓抱起他,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宝贝,满月快乐,以后的日子里要开开心心,天天向上。”“乖儿子,不求你以后对人类对社会有多大贡献,但求你在最好的时间里做自己最想做的事。”裴渊也一反往常的祝福着。好吧裴祟笑了笑,“麻麻。”“唉。”小祟会说话了,这对他的妈妈来说,是个巨大的惊喜,“粑粑。”“干什么?”裴渊也笑眯眯的,“我爱你们。”

……

岁月如海燕般飞舞着。

一晃眼裴祟就在这里过了6年,由于智商问题,他没有上幼儿园,怎么能上幼儿园?我都快奔三的年纪,于是他拉下老脸,又哭又闹。这份毅力感动了上苍,于是连小学也干脆自学了。看着中考数学题解答的跟参考答案似的小孩,裴渊无奈道:“不行,这能力不能出门,给人当外星人抓去解剖就不好了。”叶轻焓硬着头皮说:“那不行,学还是要上的。”这时候,裴祟心里一颤,装模作样把数学题碰到地上,“啊——,阿渊那 那 那,是什么?好耀眼!”“靠,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高一下册。”裴渊被闪的睁不开眼,强行把叶轻焓护到身后,“不行了,老婆这小子出去就完蛋了,等他初中再说吧!”“也只能这样了。呜呜呜,老公我眼睛好疼。”“小祟,快把书捡起来。”“似的。”裴祟乖乖捡起书,继续在图书室里做数学题。

不管怎样,能不去上学就是最好的,“小祟,爸爸妈妈去上班了,你自己在家玩呶,不要乱跑,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好的。粑粑麻麻ヾ( ̄▽ ̄)Bye~Bye~”“要听话呦,宝贝ヾ( ̄▽ ̄)Bye~Bye~。”裴祟听着脚步声走远,立刻联系了洛威尔,开玩笑,“老子入会费都交了,你不干事就是你的问题了。”裴祟喃喃自语道。

“哈哈哈,裴祟,我的好孩子,打我电话什么事?”洛威尔笑着问,“同志,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还在等组织的消息?”“没有没有,只是你的那个……没人研究出来怎么用。”“你们……你们是额叶区破了吗?就一个小武器,搞6年!再磨蹭磨蹭,你孙子都有儿子了。”裴祟不带脏字的问候了他一番,顺便支付20积分,瞬移到他的面前。

然后……

他发现洛威尔正在做咖啡,嗯,在做手磨咖啡,非常认真。“你来了。”见到面无表情的裴祟,甚至赏了他一杯咖啡,“谢谢。”“不客气,速溶的。”洛威尔毫不见外的说。

“不过你小子这入会费可真是太……棒了。”洛威尔咽了一口空气,艰难道。“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喜欢就行。”裴祟喝了口咖啡,淡淡道。“让我们组最厉害的科学家秃了。”“是吗,那太棒了,一定是你放着我不联系的报应。”裴祟依旧面无表情的嘲讽,“等等我带你去总部走一趟好了,认识认识那帮疯子。”“好。”目的达到,裴祟终于变成一个美男子,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喝咖啡。

“砰”洛威尔关上门,和裴祟一起进了电梯,简单活动一下腰,洛威尔问:“不过裴祟同志,你之前到底是干什么的?这种图纸也能给我?”很明显的打探,也摆出了足够的耐心,爱说说,不想说算。

裴祟将旺仔牛奶打开,喝了几口,洛威尔心中一凛,故事开始了!

……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直到洛威尔走进地下室,裴祟才淡定的告诉他:“我之前也没干什么,只是上头派来管京城地下的头头而已。手上有不少好货。”“嗷,黑,社会的。”洛威尔表示自己明白了,“你懂的大西瓜,是组织里派的,为了扫黄打非。”裴祟翻了个白眼,解释道。“原来如此。”洛威尔终于明白了,帮上头干活的。

跟着洛威尔走进一个小屋,裴祟发现地上画满符咒,“瞬移符咒?”“没错。厉害吧。”裴祟这辈子就看不惯有人在他面前炫耀,但也没说什么,因为他强迫症犯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