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不了被索钱的命运——《步步走非洲》肯尼亚篇拍摄插曲

在非洲生活的中国人几乎都有过被当地人索钱的经历吧。以前,我在非洲待了一年多,多次被索钱,这些事情我能给你讲上一天一夜。这次重返非洲,深入马赛原始部落拍摄反女性割礼题材纪录片,竟然还是摆脱不了被索钱的命运。

首先,是之前一篇文章里写过的,在马赛部落里做了一场直播,前后花去近一百美元,这里不再多说。

更有意思的是,哈哈哈哈,后来被警察哥们儿敲了一笔。

话说有一天,我们和马赛姑娘们游玩安波塞利国家公园。此处我特意做了一个设计:用无人机航拍孩子们挥手,随后镜头越过他们头顶、飞向远方,以这样美好又有深意的画面作为全纪录片的结尾。

我们乘坐的巴士车在公园深处休息区停好,我跟同学们下了车,登上一个小山包。放眼望去,远处是一片蓝绿色的湖泊,竟然比我之前在脑海中设想的还美!


安波塞利国家公园里的湖泊


公园里色彩鲜艳的鸟吸引着我


我和马赛姑娘们聊反女性割礼话题

同学们对着我借来的无人机挥手,无人机飞过他们头顶、飞向湖面。完美!

这时,一位白人游客走过来用英文告诉我,他听导游说,公园里不让飞无人机。我赶快解释说我并不知情、道了谢,迅速收起无人机。

再次坐上车看动物,又逛了几个小时。当我们的车行驶到公园门口准备离去时,被拦下。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凶神恶煞地冲车里喊:“无人机在哪里?赶快交出来!”

突然明白过来,是被告状了。会是之前那个制止我飞无人机的白人游客吗?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我站起来想跟警察交涉。他们冲我喊:“你闭嘴。把无人机交出来。”

我交出无人机,心想,好不容易跟在非洲的中国朋友借到无人机,人家这么信任我,把从中国辛苦带过来的宝贝放心交给我使用,无论如何都得完璧归赵啊。

我追下车跟警察沟通。他们还是气势汹汹:“有两架无人机在天上飞,我们都看到了。快把另一个交出来!”

我无语:大哥大姐,一个多小时车程以外的小山包你们都能看见,这千里眼神功是如何练就的?

解释半天,终于相信我只有一架无人机。

他们又说:“你这是违法行为,应该把你送到警察局关起来。我们不是发传单了吗,上面的注意事项中清楚写着不允许使用无人机。”

传单在哪里?我根本没拿到。

几名学生围上来想了解情况,被警察训斥走。带队老师走过来帮我跟警察理论。车里拿到传单的另外一名老师默默把传单送过来,递到我们手上,上面没提到无人机。

男警察走开,站在一边,好似要给同伴放哨一般,留下女警察跟我们交涉。

女警察看到传单上没有不准使用无人机这一条,语气一下子软了很多,主动提出,只要给“一点好处”,就把无人机还我。

带队老师为了帮我杀价也是拼了,开价10美元。

女警察听到“10美元”,瞬间挤出一个纠结得不知该如何形容的表情,总之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又最讽刺的笑话,立刻招呼在附近的男警察,想赶快分享这个笑话。

男警察迅速走过来,一脸严肃地交代:“快点结束你们的交易!”

女警察也不笑了,直接说:“最少100美元。”

我装穷学生:“我们明天就回国,带来的钱都快花完了,就剩下70美元了。”

“100。快去拿钱,少废话。”指着车,示意我立刻去取钱。

我上车取了70美元,又跟着女警察走进办公室,里面没有其他人。她接过钱,看到数目不对,愣了一下。我赶忙继续装穷:“这真的是我身上所有的钱。”

她一把抓过钱,把无人机塞给我:“赶快走。”无人机的盒子看起来不像被打开过,也就是说,里面的素材还在!

就这样,花去70美元把无人机和里面的素材都保住了。我心里乐开了花。上了车,想笑却不敢,怕被窗外的警察看到,强忍着不笑出来,差点被自己的唾沫给呛到。

所以,精彩的下集来了。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