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兔们的希望——汉化汤姆克兰西Threat Vector(8)

        魏振麟是一个贸易经济学家,他从未在军队中服过役,所以他从未有过机会触碰一件武器。当他看着砚台上的那把大号黑色手枪时,他仿佛是在看着某种稀有手工制品。

 

        虽然魏知道自己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就可以把子弹送进自己的大脑,但他仍在担心自己能否射准。

 

        魏的近卫干员——方,借给了魏一把枪,并给魏上了一堂30秒钟的枪械使用教程课。方替魏把子弹上了膛,打开了保险,用严肃但不知为何又自傲的口吻教导魏振麟如何持枪、如何扣动扳机。

 

魏问过自己的这位近卫干员:如何才能把枪械的杀伤力发挥到极致,但是魏得到的答复并不像这位前经济学家所期待的那么精确。Wei had asked his bodyguard where, exactly, he should point the gun for maximum effect, and the response Wei received was not as precise as the former economist would have liked.

 

        方耸了耸肩,表示无论子弹射入头骨的哪一个位置,只要延误了救治,魏就肯定性命不保。然后方向魏振麟承诺自己会“使救治延误”的。

 

        然后,一记简单的点头,这位近卫干员就把魏振麟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让魏盯着面前的手枪。

 

魏振麟哼了一声:“原来方是位忠心耿耿的保镖啊。”

 

        魏振麟拿起手枪,枪的重量超出了他的想象,但这重量被均匀地分摊到手上。枪的握把出奇地薄,尽管这把枪比他想象中的要大。

 

       仔细端详了这把枪后,魏振麟出于好奇看了眼这支枪的序列号和出厂标志。魏振麟,这位种花家的竹席和肿舒鸡,用一把手枪顶着自己的太阳穴,手指触碰到了扳机。

 

 

        魏振麟本来不该是那个领导他的国家的人的,但他却成为了竹席和肿舒鸡,这也为他今天的的自杀埋下了伏笔。

 

        当魏振麟于1958年出生时,他的父亲已经将近知天命的年纪了。魏振麟的父亲曾是萌萌哒的种花家社会派对第七争执局的13位干员之一。( one of thirteen members of the Seventh Politburo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老魏以前是个贸易记者、作家和报社编辑,但后来他离职,加入了社会派对的营销部门(joined the Propaganda Department of the CPC.),走完了漫长的通向星辰大海的征途。

 

        像魏振麟老爸那种在创业与毛兔子站在一队的人,被推崇为英雄,他们在管理层接下来50年的领导地位已经确定了。

 

        魏振麟一生下来就注定高人一等,他在帝都被扶养长大,然后被送到瑞士的一所高档学校学习。在日内瓦湖畔的博索雷国际学校里,魏和社会派对里其他有权有势的萌兔的孩子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等到魏振麟回到帝都帝国学院学习经济的时候,魏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友已经被钦定了要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步入兔子的核心集团。

 

        魏振麟是红兔子二代的一员,这些红兔子二代是兔子集团中冉冉升起的群星,无论从政还是从军,亦或是从商,他们都注定比别人占优势。尽管兔子社会里没有贵族,但显然魏振麟他们就是最尊贵的皇族兔子。他们手中握有强大的权力以及财力物力,这使得他们足以掌控所有兔子的命运。

 

        从大学毕业以后,魏振麟成为了山城的一名兔子市政府秘书,不久就成了助理副市长。之后他进修了一段时间,在南京大学获得了经济学硕士学位和行政管理博士学位,然后在8、90年代,他在魔都的国际金融中心工作。兔子特色市场经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魏振麟也因此凭着他的努力和皇族兔子血统成为推动种花家经济发展的领军人物——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在世纪之交时,他被推举为魔都市长。在魔都,魏振麟大刀阔斧地推行萌兔式市场经济,吸引外资,更大规模地使用自由♂市场交易♂原则。

 

        魏振麟帅气逼人而且魅力无穷,深得西方生意人的欢喜。魏振麟作为新一代种花家萌兔,如同一颗耀眼的明星在种花家和整个世界里冉冉升起。然而魏振麟仍然追求严苛的种花家社会秩序。他只是资瓷经济自由,你问他资不资瓷那些下贱的丑陋兔子们获得更多的权利和自♂由,他是不资瓷的。

 

        为了远东的金矿和油田,种花家曾经与苏熊加鹰酱打过一仗,但是输了(详见汤姆克兰西非常扯淡的作品《熊与龙》)。之后种花家一心一意搞经济,许多之前的老兔子们都被搞倒了。作为新一代种花家年轻有为、英勇无畏的萌兔们的代表,魏振麟被征召为祖国服务。他成为了种花家魔都派对的首领和第十六争执局的一名成员。

 

        接下来的几年里,魏振麟辗转奔波于北京和上海。他在兔子集团里声名显赫,大家都知道魏振麟是在努力地推动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同时也在压制低贱的兔子们对集团的反抗和对自由权利追求。


 

        魏振麟是毛兔子和兔子集团的儿子,同时也是一位国际金融学者。对于魏振麟来说,经济自由已然是所有兔子们的终点,经济自由是为了吸引国外那些睿智们的资本,以此来巩固社会派对的领导地位。

 


        在种花家与苏熊鹰酱短暂的战争后,许多人都认为种花家要经历多年的经济困难时期,甚至整个经济体系可能全面崩溃。然而在魏振麟这类人的努力下,种花家躲过了经济崩溃。魏振麟极力推动特别贸易领域的建设,并且在许多城市建立了自由贸易区域。


 

     争执局作了一些让步,魏振麟的计划得以完全实施,种花家的实力大步向前飞跃。


(未完待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