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纳粹时期德国高等教育的衰退

                               作者:姚壶

经过18世纪哈勒和哥廷根两所大学的革新和19世纪初以柏林大学为代表的改革运动.到19世纪中期,德国大学已经领先于其他国家。德国拥有多所世界第一流的大学,柏林大学更是独领风骚数百年。德意志统一后,大学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大学有可靠的资金来源,生源充足,具有优良的研究和教学设施,拥有名声显赫的世界知名教授,受到世俗政权的庇护和支持,培养了诸多有能力的专业学生,取得了重大的科学和学术成就。大学的发达.不仅促进了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使国力大增,也使德国成为世界科学的中心。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任德国总理,纳粹党成为执政党,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在法西斯的铁蹄之下。德国高等教育迅速衰落。大学处于严格的政治集权控制之下,数百名教授在种族政策的迫害下被迫沦落异域他乡,一些具有民主倾向的大学教师被解雇甚至被当局关押,昔日学术自由的风气也荡然无存。大学师生人数锐减,同时,大学教育的质量和学术水平也大大降低。纳粹统治的十二年.也是德国大学的一场浩劫。这直接导致了德国大学的衰退。德国从此失去了在高等教育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 

一纳粹统治时期的高等教育变革

希特勒上台后,为了建立起高度集权的第三帝国。利用纳粹主义思想,清除高等教育领域内的一切自由的大学传统,实行一个党一个领袖和一套思想的专制统治。为此,纳粹集团在高等教育领域灌输奴化思想、教育的军事化、种族主义思想和全球政策。这些高等教育思想无一不以科学、知识和智慧的丧失为代价,而这也导致了此时德国高等教育领域内无法避免地与原有大学自由传统精神的断裂.也造成了整个纳粹德国高等教育的全面倒退。在纳粹统治期间,纳粹政府采取了焚书排犹和学术清洗、修正大学课程设置、统一高校行政管理和设立希特勒奖学金和学校等一系列变革措施,为全面推行其高等教育理念、培养所谓的纳粹主义接班人做了充分的有组织的准备。

                                         (一)焚书排犹和学术清洗 

一方面,纳粹统治者在掌控国家政权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削减高校的学生人数。1933年4月13日,德国各大学都张贴了一份题为“反对非德意志精神”的大学生十二条守则。同年4月25日和12月28日在德国大学史上第一次通过法律限制犹太人进人大学学习。主要措施有:首先,所有犹太学生都被驱赶。理论上,对于那些父亲曾在一战中立下战功的犹太继承人也还是有例外,但前提条件是不管在任何学院,犹太学生的数量不能超过学生总数的1.5%。然而在实际操作中,这个特许也没有被完全遵守执行。获得特许的犹太学生必须提交他的出生证明以及父母和祖父母的结婚证明。申请者祖父母中即使有一位是犹太人的也要被排除。其次,非纳粹主义学生也被清除。在申请表中.每个申请人都被要求写一篇关于曾参加纳粹活动的详细说明——参加希特勒青年活动或者加入冲锋队等等。最后,一些经过筛选的学生才被允许进入大学或者学院进行学习。另一方面,希特勒上台后对高校教师队伍进行了学术大清洗。许多高校教师被排挤出去,其中影响最大的便是那些犹太血统和半犹太血统的教师——一些教师被解雇。一些教师被迫宣布提前退休,还有一些教师被迫宣布“自愿”辞职。一些具有民主倾向、反对纳粹统治、追求学术自由的教师也遭到迫害,被学校解雇或是被当局关押。1933年5月10日晚.柏林洪堡大学对面广场上举行了所谓“焚书日”.焚毁大量所谓有“异己言论”的书籍。纳粹将自然科学划分为德意志科学和非德意志科学。例如爱因斯坦是犹太人。他的相对论就被指责为犹太物理学而受到攻击。在1937年纳粹德国出版的《德意志数学杂志》的一篇社论之后宣称,凡是认为数学没有种族性的任何想法。其本身就包含着毁灭德国科学的胚胎。到1938年.共有84批,约五千名科学文化人士被迫流亡国外。其中大学教授约两千余人,自然科学学者最多,这些流亡者全都是德国科技教育界的精英。到1940年大约11%的大学教员,约1.1万到1.5万人流亡海外,其中绝大多数是犹太人。高等教育的规模迅速萎缩;1928年德国大学生在校人数为11.2万人.1938年只有5.1万人。

                                        (二)修正大学课程设置 

纳粹统治下德国大学的课程设置有三个特征:第一,种族主义是大学教育的出发点。1934年11月24日,德国教育部颁布了一条法令:“德国大学的任务。就是把科学研究融入到同我们人民关系最紧密的民族社会主义的政治需要中去。”在大学的第一年中学生必须学习科学的种族基础,听有关种族和部落、人类学和史前史、德国人民政治发展历程的讲座。德国大学中,法律系、政治系和经济系具有更为浓厚的民族社会主义色彩。例如法学院的课程中,以种族学、民族社会主义的世界观、德意志民族政治大事、政治哲学、德意志政治地理学等都是必修课程。这种重视种族的制度.将爱国主义灌输在课本中,激发学生的爱国心,是纳粹教育改革中最重要的一环。第二,注重体育训练和社会生活,注重实用科学。学生一周必须有三个课时的体育训练,以此来锻炼学生的身体素质。修正后的大学课程偏重于“实用科学”。这里的“实用科学”包括对纳粹党统治有利的东西.比如种族学、纳粹党为了培养本民族的自豪感,贬低其他民族尤其是犹太民族和斯拉夫民族.从而为自己的专制统治和发动战争提供合法依据。注重实用科学如牙科、兽医、药科、纺织等课程,使学生所学同社会接轨,使学校教育同社会生活打成一片。第三.德国青年自9世纪末以来对乡村生活的向往和崇拜.加上纳粹党对乡土观念的提倡.在大学教育中也增加了许多关于乡村和农业的课程,以培养学生爱土观念,重视农业,从而与纳粹党所提倡的血与土的观念相吻合。因此。种族是德国大学教育的出发点,社会生活是其实习处。而农村是其最后的归宿。

                                        (三)统一高校行政管理 

1871年“铁血宰相”俾斯麦用王朝战争的方式统一德意志帝国的时候,德国仍然由25个自治州组成,除了在对外政策方面。每个周都是独立自治的。这种政体带来的一个影响便是德国大学的学术自由。然而1933年希特勒升任为总理时,上台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废除这种邦联体制,通过建立一个统一的德国来统一政府管理.从而把所有的国家权力都集中收归他手中。因此.他对大学行政管理机构进行重组:由希特勒直接任命教育大臣,并使该教育大臣臣属于他。教育大臣**命各个大学的院长、校长或者领袖。征求校长意见之后,再由教育大臣直接任命为听从于校长的教师领袖。以此类推,再以同样的方式在校长的推荐下由教育大臣任命产生副校长和院长,院长直接对校长负责。各院长和两名纳粹教师联盟的成员构成了学院会议,学院会议的权责仅仅是向校长提供建议。各院长、所有的专职教授,以及两名由教师领袖选出的客座教授构成了学校董事会,其职权也仅仅是向校长提出建议。学生也被按照同样的原则组织起来,构成了学生机构。另外还有一个“学生联盟”,这是由约12%的学生群体成员构成的更进一步的核心团体。[4]为了达到对大学和学院的完全控制,希特勒安排了大量的特务穿插于其中,用来监视高校教师和学生的行为.同时高校教师和学生之间也在互相监视着。通过这种“一体化”的行政管理方式,在高等教育的环境中逐渐形成了一个类似于金字塔形的体制,在纳粹德国整个高等教育领域内建立起了以希特勒为权力核心的“领袖原则”。高等教育行政管理的重组和“领袖原则”的确立。都是为了实现希特勒的权力目标。为了铲除马克思主义思想、加强“国防意志”的思想灌输。最终树立起希特勒和纳粹党的绝对权力核心地位。                   

                                        (四)设立希特勒奖学金和学校

在希特勒为诱惑所有阶级成员拥护他而许下的众多承诺当中,其中有一项便是承诺从双方的利益出发,提高低等级成员的教育水平.使其达到高等级成员的水平。1933年9月。希特勒根据这个目标开始采取行动。成立了一个农民学院。1937年.他建造了霍斯特·韦塞尔基金,该基金建立的目标是为一些工人和农民孩子受高等教育做准备的。从17岁到22岁之间的青年中进行一番筛选,那些被选出来的人通过接受为期18个月的预备课程学习为其进入大学学习做好准备。1939年,他开始创立兰格马克基金,主要被用来处理15岁到25岁的青年的受教育问题。1939年大约有500份来自于该基金的拨款被用来资助那些选出的候选人完成高等教育.他还打算在几年的时间内把这种资助人数的数目提高到几千人。1942年,相似的资助也被承诺用来帮助年轻的德国女性以及比利时人和某些特定的德国学生。希特勒最具野心的高等教育计划便是所谓的希特勒学校的建立。原先计划的是建立32所希特勒学校,其中10所学校在1938年1月分别在德国l0个联邦州开始打下建造基石。与这些学校关系密切的是建立了四个“民族社会主义者指挥营”,最后还要建立一个专门的纳粹党大学。每年大约有4000名男生被选进这所希特勒学校。学生在学校可以选择教学理论课,也没有任何考试,只需要汇报他们各自身心思想的发展情况。离开希特勒学校后,学生们将进入劳动营、军队、商业领域或工业领域服役直到25岁。随后.他们将被考虑接收进入民族社会主义者指挥营。在那里,大约只有25%的希特勒学校的学生可以接受额外的培训一直到30岁。最后。在30岁时,来自民族社会主义者指挥营的最优秀的学生将会进入巴伐利亚的政党大学接受最后的教育培训,以便成为纳粹政党的精英分子。这种新的教育体系的最终目标是想培养为德国统治世界和管理被征服地区的人才做最精心的准备。 

二、纳粹统治对德国高等教育的影响

                                         (一)德国知识分子大量流失

为了解决当时的劳动力大量失业问题.也为了彻底推行其种族政策.希特勒开始大量削减高校在校学生人数。不仅所有的犹太学生被驱逐,非纳粹主义的学生也被清除。最后只有一些经过筛选的参加过纳粹活动的学生才被允许进入大学或者学院进行学习。这些削减学生的限制性措施导致学生人数急剧减少,从纳粹上台到1938年,大学生人数从12.1万锐减至5.6万。同时,每个大学和职业技术学院都有一批学生是被政府随意调派安插过来的。许多学生入学的目的并不是来寻求科学真理.而是来博取对其有益的党政关系,为将来的纳粹职业生涯铺路。所以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学习能力都大不如前。 同时。纳粹政府对大批有犹太血统和非纳粹主义的教师进行驱逐打压。1933年被驱赶的高等学校教师数量大约是1100人到1700人。到1936年末,在原有的5382名注册教师中约有2532名教师离开了.其中仅有216人死亡。除了少数教师是按照正规程序办理退休之外,绝大部分高校教师被排挤出去。在纳粹统治时期,全德国每年约有14.34%的大学教师和11%的大学教授被从大学驱赶出去。而许多空缺的教师职位被那些没有任何学术成就的年轻教师或是盖世太保们占据,目的是为了在高校安插希特勒的追随者。一些对高等教育一窍不通的纳粹骨干被安插在大学的重要岗位,如著名的洪堡大学校长竞由一名兽医担任.他开设了86门与兽医有关的课程。 这次清洗活动导致德国许多高校出现了一个相当大的教师短缺。大部分高校和学院陆续被关闭。到1936年秋,德国原有的23所大学只剩下不到12所还在继续招收学生。针对高校学生和教师的学术清洗活动导致德国知识分子大量流失,许多一流的科学家流亡海外。随着爱因斯坦踏上流亡之路后,总共约有26位当时或后来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逃离德国及其占领区。德国著名科学家赫尔曼叹息道:“随着爱因斯坦的离去。科学中心也将从德国转移到美国。”还有一部分学者被关进集中营,或是遭到纳粹主义者的毒打甚至被杀害,这对德国乃至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令人痛心的巨大损失。

                                         (二)高校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下降

 德国大学经过1871年以来近三十年的稳步发展,到1900年前后,声望达到最高点。以1901年第一次颁发的诺贝尔奖为例.德国人几乎囊括所有奖项。一战前(1901—1914)自然科学方面的全部42名诺贝尔奖获得者里,德国人以14人排在第一位。尽管一战给德国政治、经济造成重大破坏.直到1927年以后才恢复到战前水平.但1918—1933年战后15年间德国科学家依然有14人获得诺贝尔奖,遥遥领先于其他各国。美国教育家弗莱克斯纳在考察完德国大学后,于1930年写道:德国大学尽管面临贫困.但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他称德国大学为“帝国王冠上的一颗宝石”。所以。1933年纳粹上台前,德国大学的水准是世界一流的。在希特勒上台之后.一方面大量的优秀教师和学生被赶出高校,另一方面,希特勒不愿意为一些进行长期科学研究的高校做任何投入,所以许多高校和学院被迫关闭。德国大学由洪堡确立的教学和科研相结合的原则遭到摈弃。在希特勒的教育军事化思想的指导下,德国大学里处处弥漫着军营化的气息.许多学生和教师都身着军事制服.学校的教学秩序非正常化。在这种狂热的纳粹主义的影响下。德国高校的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大大降低了。从1923年至1933年。德国获诺贝尔奖人数有12人,而在纳粹统治期间只有7人。德国诺贝尔奖获奖人数从1933年开始有了明显的下降。诺贝尔奖得奖人数虽然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但高校的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是其重要影响因素.从中也可以看出纳粹统治直接导致德国高等教育的衰退。

                                          (三)大学传统的断裂

纳粹统治前的德国大学.理性在大学的指导思想中占据首位.大学与政府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大学教师中远离社会的风气并没有完全改变;无论是编外讲师还是教授,都享有充分的教学自由。国家没有权利干涉学校的课程设置。而到了纳粹时期,大学被纳粹党纳入到民族共同体之中。同其他机构一样,大学也丧失了自由.大学传统由此断裂。1.学术自由原则被破坏1933年2月.鲁斯特就任普鲁士邦文教部长.不久即宣称。要在一夜之间使高等学校不再成为玩弄学术的机构。“要使自然科学研究为经济计划和军备计划服务。从人文科学中寻找为纳粹主义辩护的论点”。德国大学几个世纪的发展成果在几周内便遭到毁灭性的破坏。然而此时许多知名学者、教授选择随波逐流,保持沉默。德国科学的杰出代表普朗克无奈地说:“纳粹像一阵狂风横扫我们的国家。我们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像风中的大树那样听凭摆布。”也有不少学者选择同流合污,例如当时有七百多人在1933年11月德国大学和高等院校支持希特勒和民族社会主义国家声明书上签名。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不仅参加了焚书活动.而且在1933年5月27日就任弗莱堡大学校长的讲话中发表了让他终身蒙羞的题为“德国大学的自我主张”的就职演说.呼吁将学院自由赶出德国大学,将希特勒执掌大权称为伟大庄严的破晓.他还将希特勒赞美为当下及未来德国的真理和法律。除此之外,纳粹还在专业课程之外引入所谓“政治课程”或“一个政治学期”.新设一些服从于纳粹政治的专业,如人种学、军事学、德国学等。由于大学不能够完全服从于纳粹统治,纳粹党计划在战后设立纳粹大学。从1940年起.就已开始在现有大学里为这所未来的超级大学建立一些临时的院系,例如在马格堡大学以“纳粹人民学”的名义将生理学、教育学和法律教育拼凑在一起,进行所谓跨学科研究。自1809年洪堡创立柏林大学以来.学术自由原则就逐渐成为德国大学的精髓。到20世纪20年代,达到了它前所未有的辉煌时期。然而在纳粹统治之下,德国大学的自由受到极大的限制,纳粹党根据自己的教育观念.对大学进行改造,使得大学的传统也随之发生重大改变。学术自由原则遭到极大的破坏。2.大学自治传统的丧失纳粹统治时期。大学高等教育成为希特勒用来实现对德国高校师生和社会民众思想上征服的最强有力的手段。纳粹政权开始介入大学的日常管理和课程设置当中,大学按照纳粹党的要求来不断改变自己。成为宣传民族社会主义的工具。在纳粹党上台伊始,德国大学的教授就联名上书希特勒,表达了德国大学对希特勒就任德国总理的拥戴之情。纳粹党的领袖原则也开始应用于大学的日常管理之中.校长成为大学的领袖。而原来的教授评议会所拥有的授予教师教授职称的权利被取消,仅仅成了一个咨询机构:相应的,各学院的院长成为该学院的领袖.院级评议会也成了名义上的机构,不能发挥其原本的功能:纳粹党——教育部——大学——学院之间的等级关系非常明显,而且后者紧紧依附于前者。学院的独立性大大减弱。在课程设置方面.突出了纳粹党所宣扬的种族主义,出现了“德意志物理学”、“德意志化学”、种族卫生学以及遗传研究所等课程和机构。德国大学同国外大学的交流也随之中断,大学教授中普遍出现了敌视国外科学的情况,哥廷根大学卡尔施泰特教授说:“我们要同国际科学断绝联系。”德国大学成为了纳粹党向国内外宣传民族社会主义及其理念的工具,失去了大学自治的宝贵传统。德国著名历史学家梅内克在《德国的浩劫》中写到:德国的历史是富于难解之谜和不幸转变的。他将希特勒夺取政权看成是德国最大的不幸的开端。他认为,希特勒主义在德国的出现是“在一个脱节的时代。召唤出了一个脱节的性格”。从这个角度来看,纳粹时期是德国大学整个发展时期的一个脱节,一次断裂。纳粹统治给德国高等教育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直接导致了德国大学的衰退。这也使得世界科学中心自20世纪30年代中期起迅速从欧洲向美国转移。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