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第五章:鎏.星 Ⅱ晴

      夜深了,亚伯罕靠在阳台围栏上思考着“死亡如海”。亚伯罕手中杯子里的血随着亚伯罕手的摇晃翻起波浪。亚伯罕举起杯子抬头将血一口气灌进喉咙,浓重的腥臭使他呛住,又将血全部喷了出来。亚伯罕反手拿起瓶子,里面的血已经不新鲜。亚伯罕越看越气,觉得血都和他作对,他举起瓶子,一使劲扔了出去。不远处传来玻璃破裂的声音,亚伯罕的心情舒缓了一点。

         “还没睡?”帛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亚伯罕身后。

       “我在担心母亲说的。”亚伯罕从鼻子长长呼出一口气。

       “我更担心你。”帛曳也走过来,靠着栏杆,侧头看着亚伯罕。

          亚伯罕也侧过头,看着帛曳脑后散出的几缕随风飘扬的乱发发呆:“为什么这么说。”

          帛曳顺手用手指将头发捋到耳后:“我当然会担心自己的弟弟妹妹咯,就像你担心你妹妹一样。”

         亚伯罕嘴角温柔地扬起了一下:“你现在已经以姐姐自居了吗?”

       “嘛,既然你不会接受我的恋情不是吗?”帛曳自嘲地笑笑,但眼里没有不甘和过度的伤心。

        亚伯罕不知该说什么,低下头看着楼下。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我喜欢你的事实。但你又不好意思拒绝我,不想让我伤心,才没有点破的吧。真是……很温柔呢。”帛曳笑莹莹地盯着亚伯罕。

        “这种温柔……我才不要呢,它只是会伤害别人而已。它只是把应该解决的事一直往后拖罢了,有些事确实是可以逃避掉的——而且以我的性格最好能逃避的都逃避,但有些事逃避不掉。我知道,我一直知道很多事,但我就是无法改变它们也无法改变自己。” 

        “我早就说过了。”  帛曳靠近亚伯罕一步,将亚伯罕搂进怀里,“偶尔也依靠一下我吧。女神说了,至少要死一个,那么无论死的是谁,这些话都很难再说了吧,既然要死,这些东西也没必要继续藏着了。无论如何,不管你自己或其他人怎么认为,我都喜欢这样温柔的你,尽管你很少表现出来。”

         凌晨两点,亚伯罕轻轻打开门,慢慢走进房间。瑰洱躺在床上,侧身睡着,均匀的呼吸声随着胸口的起伏平稳而安详地传进亚伯罕耳中。亚伯罕悄悄爬上床,躺在妹妹身边。

       “我骗到你了吗?”瑰洱在装睡。

       “没有。” 亚伯罕回答到。

       瑰洱轻轻从鼻子里笑了一声,挪动一下身子,将手搭在亚伯罕胸膛上。兄妹俩静静地躺着,亚伯罕看着天花板,瑰洱看着亚伯罕。

        “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亚伯罕突然说,眼睛依然盯着天花板,仿佛再谈一件与自己无关的小事。

        “真是让我引以为傲的哥哥呢。那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的事写成一本书,然后再去死。”瑰洱微笑着说。

        “真有你的风格呢。”亚伯罕笑了起来,眼睛瞟向瑰洱。

        瑰洱也笑了,她在亚伯罕脸上吻了一口:“那……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