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指环王》概念艺术家约翰·豪,他为我们画出了中洲世界

约翰·豪,是一位加拿大插画家,他为托尔金的作品创作了大量插画,作品加入了80年代起的数本《托尔金日历》,并作为配图在数个相关桌游中被使用。此外,他还与另一位著名插画师艾伦·李一同参与了彼得·杰克逊对《指环王》与《霍比特人》电影化的美工工作。

8月4日-8月31日“中洲旅人——约翰·豪个人艺术展”在思南公馆举办。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特别和世纪文景出版社合作,从粉丝留言中挑选了几位职业插画师还有硬核中洲世界粉丝组成了bilibili专属参观团,并有有幸促成了让约翰·豪亲自和我们分享他的艺术道路这一排面活动

活动之后,我们也对约翰·豪先生进行了一个专访,谈了他的生活、绘画、他对中洲世界的理解,以及他在《指环王》系列电影当中所做的贡献。

一、结识中洲世界

约翰·豪接触中洲世界时只有12岁。由于当时《指环王》小说非常抢手,借不到《护戒同盟》他只能从第二部《双塔奇兵》开始看,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深深地陷进了托尔金作品史诗般的情节和庞大的世界观。

我对托尔金作品的喜爱随着年龄增长与日俱增,因为你每读一遍都会更加理解中洲世界广度和深度。”

被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约翰·豪并不止步于托尔金的作品,很多托尔金专业研究者的学术著作他也会拜读,通过他们的作品,约翰·豪得以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个复杂的体系。

最近非常荣幸见到了汤姆·希培教授,他是我崇拜的学者和作家,他的书帮我更加透彻的理解中洲。”(注:汤姆·希培教授 著名英国学者,以对托尔金笔下中洲世界的深度研究闻名于世,代表作《通往中洲之路》)

也是因为对托尔金的喜爱,约翰·豪也爱屋及乌的迷上了欧洲中世纪的文化,骑士、盔甲在他的作品里屡见不鲜。事实上在这次“中洲旅人”的展厅中,我们就可以找到约翰·豪和妻子法坦妮·豪的两人身着中世纪服装的照片。在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约翰·豪则穿着15世纪形制的盔甲。

作为瑞士历史复原组织“圣乔治兵团”的成员,他在古代和中世纪的军械武器上积累的大量专业知识让他的作品大受欢迎。

这幅画是约翰·豪按照自己穿盔甲的身材比例画的。

对于他来说,托尔金的作品是通往欧洲中世纪历史和文化的一扇窗。

托尔金用到的故事素材其实一点不过时,素材里提出的问题和思考也是我们现代人会面临的问题,但从文字角度来看,真的非常晦涩。我曾经试图研究那些托尔金为创作中洲做准备而查阅的资料和书籍,但真的非常难懂。所以托尔金有一种天赋,通过小说的方式,把我们带到一个同样宏大的世界中。历史是很特殊的,因为它代表的更多是我们认为曾经发生过的事,以及其背后的意义。从这个角度看,好的奇幻故事有一种诗意的真实,这也同样重要。 我从不认为奇幻世界是和现实世界完全割裂的,否则我们也不可能理解这些奇幻故事。托尔金的天赋在于他能让我们在他的作品中找到自己。”


二、关于电影《指环王》

谈起约翰·豪和《指环王》电影的缘分我们不得不说到约翰·豪笔下的甘道夫。

甘道夫应该是约翰·豪画过最多的托尔金角色,他最喜欢画的就是甘道夫和炎魔的对峙,这种激烈的场面也能发挥出他画面动感,善用深色的特点。

电影化的名场面

在展览现场我们还可以看到1979年约翰·豪还是一名学生时所作的版本,他现场自评:画的太烂了!

甘道夫大战炎魔

而《指环王》和《霍比特人》的导演彼得·杰克逊曾评价说“约翰·豪所画的甘道夫阔步雨中是我所见过描绘托尔金笔下巫师的插画里最出色的——流浪汉似的衣着和鹰隼般的凝视将画面张力捕获其中,完全超越了尖帽巫师老生常谈的形象。

灰袍甘道夫

看过这张画的很多人都说,约翰·豪笔下的甘道夫形象简直是他的自画像。关于这个问题他自己却说,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每个人都这么说,其实我并不是有意为之的,有的时候人可能就会不自觉地把自己投射到某种东西上。”

传说彼得·杰克逊在前期筹备时,这幅画在吸引投资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自然,这幅画也成为了电影中灰袍巫师甘道夫的形象参考,在新西兰片场,彼得·杰克逊拉着伊恩·麦克莱恩爵士对照着约翰·豪的作品不断试装,只求尽量还原画中的感觉。

彼时,彼得·杰克逊和他的团队正在积极地准备《指环王》的剧本,为此,编剧们大量收集与中洲世界的艺术作品,里面就有艾伦·李和我的作品。于是他们转念一想,为什么不干脆请我俩过去帮忙呢?”

而接到彼得·杰克逊的电话之后,约翰·豪立马就答应了。

我考虑了大概两秒钟,其实我当时一点都不知道彼得·杰克逊这个人。我不知道他在哪儿,我甚至不太清楚新西兰在哪儿。但我想这是一个机会,而且可能只有一次。它有可能会非常棒,但也有可能是一场灾难,前提是你必须去尝试。如果你过于小心谨慎,你可能会错过这次机会。”

在项目开始之前,约翰·豪还借拍摄宣传照的机会,穿上了甘道夫的戏服过了一把Coser的瘾。

约翰·豪和彼得·杰克逊

当时他们需要为出席戛纳电影节做一些宣传册,于是新线影业(New-Line Cinema)就拍了一些照片,我当时有机会扮成甘道夫。”

作为插画师,约翰·豪需要根据原著文字自己画出具体情节,画面的光线、视角全都是你自己来定,而电影概念艺术家的工作相对更加的聚焦,他们的工作更多是向导演以及其他部门展示导演想要拍摄环境。谈及和彼得·杰克逊的合作,约翰·豪也是赞不绝口

彼得·杰克逊很聪明,他不会告诉我们说,我必须要求某个东西长这样,而是给我们描述他对这段故事发生环境的感受。这在给我们传递他的想法的同时又让我们拥有足够的自由度。而且他对画作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都非常强,同他合作非常愉快。”

除了前期的概念设计,约翰·豪和艾伦·李之后还参与了《霍比特人》的后期场景设计工作。

我们得到了剪辑好的样片,你要把绿幕擦掉然后把你认为合适的东西放到背景中去。但它必须从每个角度来说都是合理的,这样就可以被制作成3D动画。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但是也很有趣,因为这是对你在前期概念设计的衍生。你有机会亲手完成你在前期绘制的场景,这种感觉很棒。”

早些时间,亚马逊公布了制作电视剧版本的《指环王》系列计划,在已经公布的主创名单中,约翰·豪赫然在列,我们自然也问到了这个问题。

我能说的是,电视剧会是电影版世界观的一部分,它会聚焦于相比电影更早以前的中土世界,托尔金遗产基金会也会参与其中来保证故事符合原著精神。”


三. 关于创作和绘画

约翰·豪的作品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取得了一种架空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平衡,早年的欧洲游学经历不仅让他打下扎实的基本功,还让约翰·豪成为了欧洲古建筑的百科全书。年少时的约翰·豪为了画斯特拉斯堡,他也曾在雷电交加的夜晚,在教堂顶上滴水兽下的睡袋里挨饿受冻。

对于现实和历史的细心观察和解读,让他的创作充满想象力的同时又非常令人信服,即便虚无缥缈如精灵的栖息地幽谷,约翰·豪也能很好的找到立足点:

有些建筑所处的环境并不复杂,就像托尔金笔下的洛汗国,资料比较详实,有些难一点。我们一般会比原作者想的更远。但你要尊重原著的基础上,调动你的感受去想象。精灵的建筑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自然的元素比方说植物。你就是感觉它是对的就行。”

索伦之眼和魔戒

创作绘画对于约翰·豪来说从来都不是难事。他承认有些项目对他来说确实很有挑战性,但他从来没有过事情太难不想做的感觉。一些艺术家遇到过的创作瓶颈他从来没遇到过。当被问及如此抽象的建筑和场景的灵感来自哪儿时,他想了想说:旅行

我觉得从任何地方都能够获得灵感,并且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下一次灵感会来自于何处。当然很多来自旅行,因为我们居住在一个如此令人意外的世界里,充满了令人惊赞的事物,如果你不去尝试,你是永远难以想象的。同时灵感也可能来源于阅读、博物馆,但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旅行。因为旅行是一种获得新的想法和信息的渠道。作为画家和插画师,你一生都在观察理解周围的事物,这些会留在脑子里,你当时不会觉得有什么用,但当你真正忘记一切的时候,你就开始画画了,然后发现它们又都重新回来了。我总是惊讶于灵感的运作方式。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小故事,有一天我在网上找一本完全是给孩子看的书,然后我看到了其中一张插图,那一刻我突然非常惊讶心想“我的天啊”我记得它,我在非常年幼的时候看过它。所以我用谷歌搜图查找了这张插图,然后找到了那本书和它的作者,然后在网上二手书卖家那里下了单。后来我拿到了那本书,看着它的封面非常眼熟。然后我通读了整本书,五十张插画里我想起了其中的三分之二。我之前根本不记得它们,但那一刻它们又都重新回来了。因此,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忘记了某件事,有的时候只是忘记了那个节点,但那个东西仍保留在脑子里。我觉得这是非常特别的一件事。而我认为对奇幻世界的灵感也是一样的。如果你用心收集这些联系点,提供给它们丰富的信息,那么你就会拥有一个非常广阔的灵感来源。”

除此之外,约翰·豪还特别提到了插画师和其他艺术创作者不同,作为插画师,要去了解大众对一件事情的普遍认知。

我经常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众人心中对一些虚构事物有统一的形象,而这些形象其实汇集了不同艺术家的想法和特点,我很好奇这是怎么产生的。比方说我们说到龙的时候,每个人眼里都会浮现出一头龙,但没人见过真的龙,为什么大家都会觉得龙长这个样子。这就是一个集体创作的画面形象。在这个区间里面,你能找到作品应该有的样子。”


四、非常随意的粉丝提问时间

1. 关于中洲,还有什么想画的么?

特别想画关于第一纪元的故事(First Age),因为那是一个众神来到中洲大陆的时代。还有像矮人与龙的故事我也很想画,但现在还没有这个机会。

2. 除了中洲和维斯特洛大陆(《冰与火之歌》故事发生地)之外还想尝试什么样的主题?

有人曾经找我画《蝙蝠侠》的漫画,但我并不知道能画出什么,也许画一版中世纪的蝙蝠侠会很有趣,但这不是我真正想画的东西。但确实很想给一些主题画插画。比方说罗伯特·霍史达克的《莱霍森林》我就特别想画,其他的作家还有罗宾·霍布和洛夫克拉夫特的'The Dream Cycle of H. P. Lovecraft: Dreams of Terror and Death'。”(注:暂无中译名)

3. 您为《冰与火之歌》画了年历,看过电视剧么?对结局如何评价?

我没怎么看过剧,但我妻子是一个超级剧迷,她和我说过一些。不过因为画画的原因,我把现在的小说全看完了。

《冰与火之歌》年历插图——冰蜘蛛


4. 在《霍比特人》的纪录片里,我们看到你和阿兰·李分别用红色和蓝色铅笔画同一张图,然后合并成一张立体图片给彼得·杰克逊看。在做电影项目的时候,您还用过哪些黑科技?

红蓝立体画那个是我们在开玩笑,是一个画的很认真的玩笑,实际上那个3D效果真的出来了,只不过对于电影制作来说没任何用。现在有很多新技术,我之前参与过一个项目,看到现在可以通过软件在电脑完全生成一个环境,这个我已经彻底跟不上了。不过很庆幸还是有一些导演认为我画的素描图或者简单的PS作品是够用的,否则我就失业了。

5. 在创作幽谷等精灵属地的时候,有没有特意去研究昆雅和辛达语?

我知道有很多人专门会研究托尔金在书中写到的语言,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交流使用,我有了解过一些,但自己不会。对于我来说,了解到这个中洲世界有如此完备的语言体系,帮助我理解它的深度以及作者倾注的心血,同时这些语言美丽的发音和中洲世界的整体感觉非常契合,让人很信服。这点对于一部奇幻作品来说非常难得,对我的创作确实有间接性的帮助。

“中洲旅人”的展览在上海思南公馆持续到8月底,大家仍然可以近距离观察大师的真迹,所有的绘画作品都是约翰·豪与世纪文景团队从瑞士空运过来,非常难得。动态中我们将抽出一本约翰·豪亲笔签名并画上甘道夫速写的《中洲旅人:从袋底洞到魔多——约翰·豪中洲素描集》,以及另外五本没有签名的版本,请大家移步动态参与抽奖

约翰·豪的签名和甘道夫速写


正在给大家签字画画的约翰·豪

另外特别感谢B站专属团成员的积极参与,这里汇总了一下他们为这次活动做的稿件,欢迎欣赏。




 


↓ 点击关注 ↓


哔斯卡金像奖

bilibili影视区官方账号

你想要的影视资讯、深度影评这里都可以找到,不要错过哟!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