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第五章:鎏.星 Ⅰ光之天使

        漫长的雨季终于在血猎结束后的一个月也结束了。羽纪,不现在应该叫她玛伊雅弥,跟着帛曳回到了黄金庄园,亚伯罕兄妹也回到了自己在玫瑰丘陵里的家。血猎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瑰洱坐在阳台上,戒指保护她免受阳光的侵害。她缓缓用叉子切下亚伯罕亲自给她做的血蛋糕,将一小块放入嘴中,脸上瞬间漫开幸福的微笑。亚伯罕坐在对面看着瑰洱一口口将整个蛋糕吃掉,突然站起来,身体向前弯去,伸出手用拇指抹去瑰洱嘴旁的残渣,送进嘴里。

       这时,文森特敲了敲隔在阳台和房间中的玻璃门,将其缓缓推开:“帛曳小姐来了。”

        “哦!让她进来吧。”亚伯罕坐回位置上。

      帛曳看着阳台上遍布的阳光,止住了脚步:“有什么事吗,你们叫我来?”

       亚伯罕转头,站起,端起另一盘蛋糕走进屋里递给帛曳:“我给你做的。”

         帛曳接过盘子,轻声说了一声谢谢。

       瑰洱也走进来: “这次让你来是因为妈妈托梦给我了。”瑰洱停顿一下,“昨天,妈妈在梦里和我说要我们三个一起去梦之世界,她有事和我们说。”

        夜晚,三人扒开树枝来到了月光湖。

         “你们有‘梦瞳’吗?”帛曳问。“梦瞳”就是亚伯罕上次进入梦世界时倒入的液体的名字,据说那个液体具有梦世界的力量,所以可以打开门。黑市上“梦瞳”的价钱卖得很高,不是因为可以进入梦世界——“梦瞳”需要月光湖积聚的月光的力量才能打开梦世界的门,所以必须经过月光湖才可以进入梦世界,而是“梦瞳”可以让人长时间沉浸在梦境里,且梦的感觉很真实。所以“梦瞳”就对其他人而言只是一种毒品,而服用“梦瞳”更像是一场赌博,因为在睡觉前,没人知道那是美梦还是噩梦。

        亚伯罕和瑰洱摇了摇头。“不需要那个,昨天梦里妈妈告诉我怎么进入梦世界。”瑰洱说完,拉起哥哥的手,十指相扣,蹲下,轻触水面。一系列动作完成后,和上次一样,湖面泛起粉紫色的波涛。

       亚伯罕和瑰洱站起身。“可以了。”

        亚伯罕和瑰洱先跃进湖中,溅起一圈涟漪,帛曳迟疑了一步,也跃进湖中。

        三人在梦世界的海岸上醒来,抬头,却发现麦尔德就在眼前。

        “妈妈!”瑰洱惊喜地叫到。

         “嗯……伯母。” 帛曳颔首以致以敬意。

          亚伯罕没说话,半天才开口:“麦尔德女神。”同时鞠躬。

           女神点点头,手一挥,四人便被传送到了梦镜前。“我可以掌控梦世界的一切,包括空间。”还没等三人开口,女神说到。她说完便走进梦镜中。亚伯罕转头牵起妹妹的手,稍一犹豫,有拉起帛曳的手,走进梦镜中。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麦尔德说,接着没有任何客套话,她说,“帛曳,你先过来。”

        帛曳走上前。 麦尔德再次打开一个木盒——里面是一条银制项链,在项链上有一个银丝蛋状吊坠,吊坠里有颗泪形金色宝石。

        “这……这是,给我的吗?”帛曳受宠若惊地问。

        女神点点头。帛曳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拿起项链,戴上。“光之天使。”女神说。

       帛曳愣了一下:“是说这条项链的名字吗?”

       女神轻轻点头:“它能赐予你们希望和光明。同时,和昏戒一样,它能使你免受阳光侵害。”

       然后,女神转向亚伯罕和瑰洱:“我的儿女们,我给你们的戒指并不是普通的戒指,甚至不是普通的昏戒,它们拥有特殊的力量。绿色的‘镜之石’可以控制空间,粉色的‘梦之石’可以有使梦和现实相互转换的能力。但它们的力量都需要你们慢慢开发。”

        “为什么突然和我们说这个?”亚伯罕问。

        女神叹了口气:“不久会有一场大战,在那场大战中,你们三人之中至少会有一人死去,而且并非是你们是否参加战争可以决定的。神谕说:‘死亡如海’”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