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灵册 第三章 探张家村-鬼村密室案(一)

      一众人等带着蜜窦回到客房休息,秦龄为蜜窦输送修为,周沐颜为蜜窦加固元神,蜜窦睡了两日便复原,化为人身,睁眼看见自己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蜜窦坐起身,活络一下筋骨,这是哪里?我不是在酒窖吗?怎么会在床上?秦龄人呢?难道?想起在话本上看到过的剧情,我被玷污了?但是也不对,秦龄不是那种人,而且被玷污了怎么会衣服整齐,头发丝毫没有凌乱?此时周沐颜找伙头要了几根萝卜,心想着给蜜窦送去,一推开门,看见一女子在房里

     “你是何人?”二人同时问。

     “为何在此?”还是同时问。

     默契十足阿,蜜窦觉得好笑道:“好了好了,我先道,我叫蜜窦,刚刚醒过来,就发现我在这里了。你呢?”“你是……女子?”周沐颜略惊讶,但还是维持着冷静。蜜窦被问得摸不着头脑反问“看不出来吗?”面容和身形都是无法控制,修成什么样就什么样,修为高点的妖会易容,但蜜窦这点修为莫道易容了。璟爷爷看到修好人形后的蜜窦也直夸好看,道仙女下凡,但现在被一个凡人问你是女子吗,着实不知怎么回答。周沐颜这一问并非有冒犯之意,秦龄一直叫兔子蜜窦,他以为这是秦龄跟宠的小名。照顾蜜窦期间,对这可爱的小兔子满是欢喜,常常轻抚绒毛,梳理打结的毛发,还有回岑崖山后也在后院里养兔子的念头,可谁料到这兔子竟是一个相貌亭亭的妙龄女子。周沐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定神看着蜜窦,额前几缕细发散落,柳叶细眉下一双秀目,充满灵气,不媚不俗;未经修饰而微微嫣红的双颊与粉唇,一袭白纱轻衣,虽然在道观里也见过姿色不逊的女子,但见到蜜窦心里还是为之一颤,周沐颜此刻非常非常想剁了自己的双手。

     “呀!豆子,你终于醒了!”秦龄拿着几件在集市上淘到的稀奇物件进了门,等蜜窦醒后有得玩,看到她终于醒了,激动地抱起蜜窦转圈圈。周沐颜道: “秦公子,你怎么不说兔子是女子?”“你又没问。”“……”周沐颜没好气,耳朵通红,碍于礼教,没有再说什么。转得晕头转向的蜜窦一把推开秦龄,扶着桌子坐下,义正言辞地道:“到底怎么回事?”秦龄也坐下,简单明了的道明一切。蜜窦听完拿起绣花枕头就打秦龄,“都怪你!带我喝什么酒!把我好不容易攒的修为一次性损没了!我早知道你不靠谱,不知道你这么不靠谱,当初就不该和你下山!要不是人家道长心肠好,你我早去阎罗那里报到了!”秦龄不知道蜜窦听完为何如此大反应,被枕头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下,虽然不痛,但也打得晃了一下身子,立马躲到周沐颜身后。“我也不知道会这样阿!谁知道你一口就醉倒了,现在不是好端端没事吗?而且我可是千年九尾,谁敢动你我就和他拼了。”

     秦龄道完,枕头又飞过来,被周沐颜稳稳当当接过。蜜窦气不打一处来“还等你保护?你没被人扒了皮做狐裘就不错了!都被人打趴下了还逞能!”秦龄一向爱面子,现在面子挂不住便恼羞成怒,不管枕头打不打,不躲道:“是!我害你丢了修为,害你差点没了性命,我以后再也不会连累你,我走!”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蜜窦打累了气哄哄地坐下。周沐颜刚刚挡在前面没少挨误伤,捡起地上的枕头,拍去灰,好言劝道:“蜜窦姑娘,秦公子虽有不对的地方,但是他为了让你复原也损了不少修为,你不要怪罪于他了。等他回来,就不要再气了,好吗?”想起以前在道观时处理师弟打架也讲过不要打了,师兄弟要一团和气之类的话。蜜窦看了看周沐颜,讲话好温柔阿,而且长得也……好俊阿,一时忘记生气,此事并非秦龄本意,以后真是不能随便喝酒阿,对着周沐颜点点头道: “嗯,我知道了。我不和他置气便是了。”“这就对了。”周沐颜劝和成功,还像在道观时摸摸知错师弟的头那样摸摸蜜窦的头,摸完便后悔了,我这是在干嘛?立刻收回手,道失礼了,匆匆离去。

     翌日清晨,周沐颜和师兄弟们打点好行李,向秦龄蜜窦辞别。秦龄问:“你们之后要去哪玩?一同阿!”秦龄小孩子脾性,今日吵闹,明日即忘,和蜜窦依旧吵吵闹闹。“恐怕不行,此行前往张家村不知凶险,二位还是不要跟着吧。”

     “什……什么?”一旁打点退房的小二又范起结巴病,问他们:“你……你们要去隔壁的张家村?”

     “有何不妥?”

     “千万别去!不能去不能去……”

     “是有什么隐情吗?”秦龄追问道。

     “那地方邪乎得很,虽然你们是道士,但还是不要去白送了性命。”

     “吾等乃岑崖山玄真派弟子,此次下山历练就是为了除妖捉鬼,保一方平安。此事怎可不查?”

     小二看见个个弟子如此正气凛然,只好如实相告,“唉,行吧行吧,我和你们讲,那个张家村本来是好好的,可是就在几个月前里面有一户人家,男家也是个道士,常常帮村民们占卜算卦,不收一个子。家中还有一妻,一双儿女,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后来有人找男家画符镇宅,出钱也不去,一直在家中没见过出门。再之后他妻子,儿女也都不见了踪影。街坊领里怕他们出什么事,就去他家阿,”小二道累了,坐到一旁,倒了杯水,众人也跟着围坐在一旁。“谁知大门也没锁,推门一进去,哎哟!”

     “怎么了怎么了!”一些心急的弟子被吊起瘾追问着。

     “那屋内,枯木荒草,没有一丝人的生气,最可怕的是还在地上看到几道血痕!街坊们都吓坏了,去省里的衙门报了案,可是能有什么用,还不是无人问津。”

     “那然后呢?”

     “那之后,这怪事一件接一件,村子一到夜里,就会有人失踪,弄得大伙都不敢出门。有很多人为了活命,带着一家子搬走了。如今张家村已是荒无人烟,名副其实的鬼村。”

     蜜窦听完,饶有兴趣,道:“那更要去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