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识杰克瑞安他儿子么?——汉化汤姆克兰西Threat Vector(7)

第三章


        小杰克瑞安被安排去执行一项不可控因素最少的任务。所有的调查都显示,小杰克的目标只是一个坐在电脑桌前的男人,他独处一间公寓房间,没有同伴。


        杰克明白,这是今晚整个行动中最简单的任务,就像他明白他是因为自己在行动组中地位最低才得到了这份任务。他之前在全球各地执行过很多秘密的高风险任务,但他的经验还是比小组里其他四个人 少。


        原本他是要被安排到塞拉宫酒店去解决二号目标的。当时大家都认为把毒素注射到一块牛排里是最容易的。但是最终克拉克得到了那份任务,因为一个在五星级酒店独自就餐的65岁老人不会引人注意,但是一个刚刚从大学里毕业几年的年轻西方人会。如果小杰克在酒店里独自就餐,服务员可能会记住他,尽管事后伊斯坦布尔当局开展调查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小杰克的参与会使他们的身份带来暴露的危险。


       所以小杰克被派遣去干掉五号目标——前JSO的一个通讯专家,他名叫埃玛德•卡尔塔。当然,这项任务肯定没有去公园里散步那么容易,但是“校园”的各位决定让小杰克去完成这个任务。


        卡尔塔几乎每个晚上都把全部时间花在他的电脑上,这个习惯会带来整个JSO小队的最后幸存者的死亡。六周前卡尔塔给一个在利比亚的朋友发了一条讯息,这条讯息被人拦截并且解码,之后瑞安和他的分析师同伴们获知了这一情报。  


        瑞安他们进一步地入侵了这个男人的手机语音信箱,借此监听这些特工们的谈话,发现他们是一伙的。


        在晚上11点,带着团队技术专家开发的伪造门卡,瑞安进入了目标的公寓大楼。这座建筑位于塔克西姆(Taksim)附近,可以看到有500年历史的昌吉尔清真寺。在附近的街区中,这幢楼算是比较高级的住宅了。但是公寓本身就是十分拥挤的,一层楼有八个房间,小杰克的目标在三楼,正好处于整幢楼的正中央。


        瑞安接到的命令很简洁。他进入五号目标的房间,验明正身,然后用自己的22毫米口径向目标的头部或者胸部射三枪。


        穿着它的软底鞋,瑞安爬上了公寓的木制楼梯。在爬楼的同时,瑞安拿出了他的黑色纯棉滑雪面罩。他是今晚唯一一个蒙面执行任务的人,因为他是团队中唯一一个不用在大庭广众露面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戴面罩只会吸引更多注意力。  


        他走向三楼,进入了明亮的大厅。他的目标在三楼左侧,在这个美国人走过其他房间时,他听见了旁人的谈话声、广播声、电视声。墙壁很薄,隔音效果很差,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但是其他住户也在制造噪音,也许这些噪音可以给小杰克的行动一些掩护。小杰克希望自己的消音器和亚音速子弹可以像传闻中一样有效。


        站在五号目标的门前,小杰克可以听见屋内的摇滚音乐声。这可是个好消息,这音乐声可以掩护小杰克的行动。



        目标的门被反锁了,但是小杰克知道怎么进去。在与小杰克交换任务之前,克拉克已经在对目标的侦查中进入这幢楼四次了,克拉克成功地辨识出了门锁的型号。这些门锁的款式都很老旧,破拆它们不是难事。于是克拉克把小杰克带到一家当地生产类似门锁的商店,在那里花了一晚上教小杰克如何破拆这种装置。


        克拉克的指导被证明是十分有效的。几秒钟的金属轻微碰撞后,小杰克花了少于20秒取出门锁。他取出消音手枪,退后一步,打开了房门。


        在房间里小杰克看到了他希望看到的景象。在小厨房的对面是起居室,墙边一张桌子背对着入口放置。桌旁的男人背对着瑞安,盯着桌上的三块超大宽屏显示器,桌上还杂乱地摆放着计算机的辅助设备、几本杂志和图书。一个塑料袋里装着几个餐盒,餐盒里有吃剩下来的中式餐点。在塑料袋旁边,瑞安看见了一把武器。瑞安对手枪很了解,但他不能在目标仅仅一尺以外立刻辨识出一把自动手枪。


小杰克走进厨房,悄悄关上身后的门。


        厨房的光线很足,但起居室里却是一片黑暗,只有显示屏发出微光。瑞安检查了左手边的窗户,确保没人能够从街对面的公寓中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确定自己的行动不会被人察觉以后,瑞安前进几步,接近他的目标,这样手枪的火力就会集中在房间里,而不会走火打到别处。  

摇滚音乐的声音响彻房间。

也许小杰克发出了什么声响,也许他的影子被受害者看见,或者是受害者看见了小杰克在显示屏上的像。不知什么原因,这根前JSO特工突然把椅子往后面踢走,然后转身,不顾一切的去拿自己的土耳其制9毫米口径自动手枪。他把手枪举起,手指仍在寻找扳机。  


        小杰克确认了目标,然后他开了一枪,将一颗22毫米口径的子弹送进这个男人的胃里。如果这个男人没有转身的话,子弹应该是打中他的脑袋的。这个利比亚人的手枪从手里滑落,他猛地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这不是因为子弹的力量太大,而是因为逃避伤口疼痛的自然本能。


        小杰克又开了一枪,这次击中了目标的胸部,这颗子弹十分致命,击中了两块胸肌之间的部位。目标白色衬衫的正中央被染成了暗红色。


        这个利比亚人捂住胸口,无力地转身,口中发出呜呜声,然后倒在了桌子上。他的双腿无法支撑,在重力作用下瘫了下去。这个前JSO特工滑到了地板上,仰面朝天。


        很快瑞安走到了这个男人的旁边,举起他的武器,准备向目标的脑袋开最后一枪。但他突然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知道自己手中的枪的性能,这把枪很安静,但绝非没有声音。小杰克也清楚四周还有很多挤满人的房间。为了不被这些潜在的目击证人听见枪声,小杰克弯下腰去摸目标的颈动脉,确认目标已经死亡。

        瑞安站起来准备离开,但是他的眼睛瞥见了桌上的电脑和三台显示器。硬盘里一定存有很多有价值的情报。作为一名分析师,杰克知道,地球上没有什么比一块触手可及的因特尔硬盘更有吸引力了。


       然而杰克接到的命令是不带走任何一样东西,维持现场的原状。


        杰克安静地站了几秒钟,听着周围嘈杂的音乐声。


        周围没有尖叫声,也没有呼喊声,更谈不上警笛声。


        小杰克自信没人听到枪声。也许他应该找出这个利比亚人在做些什么。小杰克和他的伙伴们在调查中只掌握了这些利比亚人有限的信息,他们只知道这些利比亚人是行动人员,似乎是为伊斯坦布尔城外的一个财团工作的。杰克想自己能否通过磁盘里的内容来补全对这些利比亚人缺失的信息。


        “该死 ”,杰克想到,“这些利比亚人的活动可能涉及毒品贩运、强迫卖淫、绑架。杰克90秒的工作可能可以拯救他人性命。

        杰克迅速地坐在电脑桌前,把键盘拉近,抓住了鼠标。


        尽管他没有戴手套,但他并不担心留下指纹。他已经在手指末端涂上了“新皮肤”,这是一种透明的黏性物质,干燥后干净透明,被用作液体绷带。在手套不方便使用或者是不适合周围的环境时,所有的外勤干员都会使用这种液体。  


        杰克拉出电脑的文档预览图,把这些文件夹转到离自己最近的一台显示器上。显示器上有一摊从卡尔塔胸口飙出的血迹,占了显示器的斜对角。杰克从那个吃了一半的中餐外卖中取出一张脏的餐巾纸,擦干了屏幕上的血迹。


        许多的文档被加密了,瑞安知道他没时间在这里把他们解密出来。所以他环顾四周,在桌子旁找到一个装有大约一打(12个)的移动硬盘的塑料袋子。他从中取出一块硬盘,把它插入电脑的USB端口,然后把电脑里的文档拷贝到硬盘里。


        他看见五号目标的 电子邮件客户端是开放状态,他开始浏览邮件。许多邮件是阿拉伯语,有的像是土耳其语,有一些只是没有主题标题和文本的文档。小杰克一封一封地打开这些邮件,然后点击复制粘贴。


        他的耳机发出嗡嗡声。杰克用手指敲了一下耳机:“这里是杰克。”

        “瑞安?”,是查维斯,“你的回报晚了,你那儿出了什么事?”


        “对不起,这里有点小事耽误了。五号目标已经被击倒。”


“你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没有。”


“ 你完成了吗?”


       “还没有,我正在从目标的电脑里拷贝文档。我再过30秒就可以撤离了。”


        “不行,瑞安。留下任何你找到的东西,立刻撤离,你没有支援。”


“收到。”


        瑞安停止点击那些邮件,但一条新的消息出现在卡尔塔的收件箱里。处于本能瑞安双击了那封邮件,一张JPEG图片在他面前的显示器上的网格内被打开了。当他放大网格里的第一张照片时,他漫不经心地说到:“万一我们能对这些信息加以利用呢?”


“迅速、不留痕迹,孩子。”查维斯嘱咐道。

        

        但杰克此时并未听查维斯的话。他一开始很匆忙 地拖动图片,但他突然放慢了速度,仔细地端详这些图片。


然后他愣住了。


“瑞安,你在吗?”


“天呐,小杰克轻声说。”


“怎么了?”


“照片里是我们,我们暴露了,丁。”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杰克面前的照片似乎是从监控摄像头拍摄的,照片的质量不一,但从中都可以辨别出杰克的小队成员的身份。约翰克拉克站在一家高级餐厅门口,山姆德里斯科尔在被雨打湿的路面上开着车,多米尼克卡鲁索穿过洞穴状过道的十字转门,似乎是在一处体育馆里,多明戈查维斯正在一艘游轮上打电话。


杰克很快就明白了,这些照片都是今天晚上拍摄的,大约是在一个小时前左右。


        当杰克从椅子里站起来时,他的双腿一阵虚弱,他因整个小队在伊斯坦布尔被监视而惊慌不已。这时,又一条短信出现在收件箱最上方。杰克只能轻击鼠标打开了它。


这份邮件包含一张图片,他双击打开了它。


        杰克看见一个蒙面人坐在键盘前,他的大眼睛盯着摄像头下方的屏幕。在那个蒙面人的身后,瑞安可以分辨出他身后有男人的腿和脚。


        瑞安把目光转离了显示器,从左侧转过头去,看见了五号目标翘起的的脚。


        杰克抬头看了眼中间那台显示器,看见了嵌入显示器外壳的摄像头。


        这张照片是在一分钟前拍摄的,当时杰克在把电脑里的文件拷贝到硬盘里。


他现在仍在被监视着。



        在杰克说些什么前,查维斯的声音在他的右耳咆哮:“赶紧给我滚出来,这他妈的是命令!”


        “我出来了。”杰克的声音很轻。杰克看着那个监控摄像头,想着网络另一端那个正在监视他的那个人。


        他开始找电脑里的那个USN,但他突然想到电脑里有他和小队成员的照片,这些图片可能会被任何想要调查五号目标死因的人看见。



        一阵慌张后,杰克蹲下,跪在地板上,疯狂地扯下电脑后面的电缆和导线。他取出了重30磅的整台主机,把它扛下楼,走到了大街上。他在雨中狂奔,用衣服谨慎地护着主机,就像一个正常的上班族在雨中保护他的电脑一样。他的车在一个街区以外,他把主机丢在后座,然后上了车,飞快地驶向机场。 


在他开车时他回复了丁。


“这里是丁。”


        “我是瑞安,我完成了,但是,该死,我们没有一个人是脱身了的,我们今晚都被人监视了。”


“被谁?”


       “我不知道,但是有人一直在监视我们。他们把图片传给五号目标。我带了个装有图片的硬盘,我可以在20分钟内到达机场,然后我们可以——”


        “不行,如果有人在玩我们,你不知道电脑里有没有病毒或者追踪器,不要把这坨该死的东西带到任何靠近我们基地的地方。”


杰克意识到丁说的有道理,他思索了几秒。


      “我的多用刀上有把螺丝刀。我要在一个公共场所靠边停车,把硬盘从主机里拿走。我检查一下,其余的就放在那儿。我会把车也扔了,以防有人在我干掉五号目标的时候安装了什么窃听器、追踪器。我另找一条去机场的路。”


“祝你好运,孩子。”


“好的,瑞安下线了。”


杰克在雨中开着车,驶过布满监视器的交通信号灯。一种糟糕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被一双眼睛盯着。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