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看球赛会有什么下场?汉化汤姆克兰西Threat Vector(6)

  这座体育馆容纳了超过5万2千名观众,当本地的伊斯坦布尔足球队主场比赛时,体育馆的容纳人数就会达到极限。尽管这是一个雨夜,庞大的观众群身上仍是干的,因为可开合的屋顶帮他们挡住了雨水。


    今晚对战贝思客塔西的跨城比赛吸引了很多当地观众,观赛台上挤满了当地人,但观众中的一个外国人并没有过多关注场上的比赛。对足球知之甚少的多米尼克•卡鲁索,把注意力都放在四号目标上。四号目标是一个31岁的大胡子利比亚人,带着一群土耳其熟人来观看比赛。多米尼克付给坐在目标上面几列的一个独坐的男人一点钱,与他交换了座位。现在这个美国人可以清晰地看到目标的一举一动,也可以迅速地赶向出口。 


    比赛的上半场时,多米尼克除了和周围的观众一起欢呼、一起站起来加油外,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到了中场,大部分观众都去了货摊和休息室,座位基本上是空的。但四号目标和他大多数同伴仍待在他们的座位上,所以卡鲁索仍然假装着一个普通的观众,未采取进一步行动。


    中场刚过,主场球队的一记进球就点燃了全场球迷的激情。之后不久,比赛只剩35分钟时,这个利比亚人低头看了看他的手机,然后转身走向楼梯。


   卡鲁索抢先一步在目标之前登上楼梯。他冲向最近的卫生间,在出口外等着目标的出现。


   30秒内四号目标进入了这间卫生间。多米尼克迅速地从夹克中拉出一张纸制标志,上面写着:“暂停使用”,然后把这个标志 贴到休息室的出口。他拿出一个同样的标志,贴在入口处。他走进卫生间,顺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他发现四号目标在厕所的小便池边,旁边还有两个人。那另外的两个人是一起的,他们很快就去洗了手,走出厕所。多米尼克走到另一个隔间里,他把手伸进夹克下的裤子中,掏出一边短剑。


    四号目标出现了,从小便池走出来,走向洗脸池。当他经过那个穿着加拉塔萨雷球衣,围着围巾的男人时,那个人突然转向他。这个利比亚人感到腹部被打了一拳,然后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人一路拖到卫生间的角落。他想要去取自己放在口袋里的小刀,但袭击者的力道实在很大,简直是残酷无情,他只能痛苦地让膝盖跪在地上。


    两个人一起摔倒,倒进了一间厕所隔间,撞上了马桶。


    那时这个年轻的利比亚人才低头看了看刚刚仿佛挨了一拳的肚子。他看见短剑的刀柄从他的肚子里伸出来。


   慌乱蔓延到了全身,然后是一阵虚弱。


   袭击者把他摁在厕所隔间旁的地板上 。袭击者稍稍前倾,对着这个利比亚人说:“这是为我的哥哥做的,他叫布瑞安•卡鲁索。你们的人在利比亚杀了他,今晚,你们剩下的每个人都要偿命。


   四号目标的瞳孔收缩,显现出疑惑的表情。他会说英语,所以他知道袭击者在说些什么,但他不认识什么布瑞安。他的确杀了不少人,有些是在利比亚杀的,但他杀的都是利比亚人,犹太人或者反叛军,那些人都是卡扎菲的敌人。


    他从未杀过美国人,他不知道面前这个人在说些什么。

   四号目标死了,尸体躺在体育场里卫生间的厕所里。他临死前还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事搞错了。


    —


    卡鲁索脱下了那件沾满血的球衣,露出一件白色T恤。他把这件T恤也脱下,里面是一件对方球队的球衣。这件贝西克塔斯的黑色和白色相间的球衣将帮助他融入人群,就像他那件加拉塔萨雷的红色和金色球衣一样。


    他把换下的T恤和球衣塞进裤腰带里。然后他从口袋中拿出一顶黑色鸭舌帽,戴在头上。


   他在那个死人的尸体旁多站了一会。出于盲目的复仇之怒,他想把尸体碾碎,但他克制了这种情绪,他知道把自己的DNA留在现场是一种愚蠢的行径。所以他只是转身离开了卫生间,在离开体育馆前摘下了之前他贴在门上的纸。


   在他通过出口的过道,走入大雨中时,他从 口袋中掏出手机。

    “四号目标已消灭,多米尼克完成了任务,真是简单。”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