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干什么!【闵玧其,甜向】

好像,睡太久了……

呼吸的能力被限制

难受,疼,血……

“偶妈,妹妹眨眼睛了,耶啵呦”闵玧其双手扒拉在婴儿车旁边,小眼睛一眨一眨的,特别可爱。

闵妈妈见自己儿子的反应,欣慰的笑了笑,交代好要照顾妹妹后,围着围裙进了厨房。

我是林莹,emm,本来是个好好的高二学生,但是现在正一动不动的躺在这儿【绝望】

对的,我就是这个才被领养回来不到一小时的宝宝。【捂脸】

这个扒拉着婴儿车,笑眯眯看着我的人,是我从现在开始的哥哥了。但是,他真的好白好白的,想咬一口。可能是因为婴儿身体都是想什么做什么,于是,我居然真的伸手把他的脸够下来,啜了一口,给他糊了半张脸的口水。

2004年,我一岁,闵玧其十岁。

后来,闵玧其成了一个长相清秀内心狂野的地下rapper,我还“太小”,就那样看着他一个人在和爸爸吵架后离开家去了首尔,再没回来。

其实我知道,他的心里面一直有个制作人梦还在大邱加入过制作人俱乐部,他总是为了买音乐设备而走路回家,他喜欢篮球,只有在做音乐和打篮球的时候才能看到他真真正正笑的开怀的模样。

在他离开了很久的一天,我在爱豆打歌上看到了他。

2013年,我十岁,闵玧其二十岁

2014年,我背着爸爸和妈妈,用自己屯下的零花钱和压岁钱一个人去了BTS的签售会,他看见我的时候满脸震惊,到他签专辑的时候还小声的威胁我叫我到签售会门口等他拜托人去接我。

那年,我也一意孤行的留在了首尔,陪这么多年孤孤单单的闵玧其。

他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整天整日的担心我谈恋爱,怕我受欺负,明明是一个把吃饭当做活下去的必须的人,在我面前总是装作吃嘛嘛香的样子。

我似乎喜欢上他了,那个从小牵着我的手保护我长大,有自己的主意却会因为我的小事而改变的人。我知道他在我面前的云淡风轻都是假装,知道他日渐沉闷的性格是因为抑郁,知道他一度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偷偷悲伤。

那个小时候笑起来好看的依旧笑起来好看,可是他的身上似乎背负了太多。

2016年,他走出了抑郁症,防弹少年团也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七个男孩的努力终归没有白费。

2016年,我13岁,他23岁

在一个安静的夜晚,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控制不住的摔下楼梯,失去了意识。

闵玧其,你回来后会不会着急,为找不到我而着急。

清晨依旧,我竟是在宿舍悠悠转醒,头疼,难受,血,不过是我在学校受到的恐吓而梦到的,所以那个少年是不是真的就是南柯一梦。

我不愿意相信,可是身处2012年的我根本没办法知道他是否存在。

时间过得似乎太慢了,仿佛过了几个世纪才到2014年,我大一,顺利通过高考,他却在抑郁症的漩涡里面挣扎。

2017年,我大三,申请了韩国留学,防弹少年团的名声也在美国公告牌的获奖后大噪起来。

love yourself“承”的专辑出来后,我去买了好多张才抽中了签售会。

在签售会看见那个米色头发白到反光的人的时候,我终究是没绷住落了泪。

在他看向我第一眼的震惊表情里面我就知道他记得我,这个人一如当年的威胁我叫我在门口等着,他让人来接我,一切好像都没变,除了周边所有的人都不记得闵家收养过一个女孩,唯独闵玧其一个人。

再后来的一切好像都进展的太快,示爱,初吻,表白,恋爱,结婚,一切的一切,如安排好的剧情,只需要我这个女主角的出现就行。

我们家闵先生说他领完奖回来看到的就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和被所有人都否定存在过的我。他在说这件事的时候,表情淡定,语气平静,可我就是觉得这样的他很悲伤,所以,一时冲动吻了上去。

接下来的所有步奏都水到渠成,他纤细修长的手一点点的滑入我的衣服从正面一寸一寸抚向背后的勾扣解开,然后直接挑开,上衣被撕碎,大腿根被卡着不能并拢,细汗,鲜血,吻,和他的一切全部被一次次的往体内送,直到中午都没有停歇。明明应该很累很累,却又一直处在极乐的顶点。

结束后才休息不到半天就被捞去领了证,算了,等我休息好再考虑怎么向父母交代留学一年就带回老公的事情吧!

闵夫人,余生很长,可是你只能属我一人了,真好


我没有与你从校服到婚纱,但是从幼年到白发似乎也挺好,我亲爱的闵先生。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