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与理想所连接的白色巨塔

正逢夏日旅游期间,在绿皮车上认识了一名跟自己一起出发的小伙伴,且在得知对方也是个日剧经典厨后,开始了在旅途目的地终点线冲刺的剧情讨论。在车上,在告知了这部经典到被人遗忘都说不准的03年的日剧 白色巨塔,从小伙伴的描述来上,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医疗喜剧,会像李狗嗨那样一看停不下来(后事实证明其实还真的是某种意义上的停不下来),这也是两人互推的日剧中我所第一部在夏日旅途期间补完的。

      不管是财前五郎医生的医术精明,还是野心庞大,这里头的原点都无疑是对财前自我的挑战,以及对整个日本医疗系统的挑战,真像哪位小伙伴所说,在大学医学院里的教授战中,可谓是阴招用尽,不择手段,这过程虽然是日剧似的浮夸,但也是基于当时日本医疗系统整个腐败现实的缩影。教授的早诊出行,人事安排,对病人的敷衍问诊,缺乏对病人真正意义上的尊重,金钱的交易,对权力的争夺,对权威的迷信,所有所有的人都被这些所束搏着,东教授,财前岳父,鹈饲,船尾,无疑是这场权力斗争中的工具,像齿轮意义运作着。里见医生虽然跟五郎信念相悖,却是五郎身边唯一能够拜托的朋友,虽然他很多次为了自己的信念伤害过身边的人,但却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权钱泥沼中的一束光,他坚持理想,不沽名钓誉,一心只是为了病人所着想,哪怕最后落个公务员失职也要坚持自己的立场。这是五郎所不能理解的,从小到大的精英姿态所活过来的人生,家庭的贫瘠,对权力的渴望,希望用自己的双手改变世界,这一切的,一切是为了通往那白い巨塔所付出的代价。为了成为教授,可谓是无所不为,8年的副教授的压迫生涯,熬了这么多年,只为了一件事情,就是当上教授,五郎很现实,正因为很现实,才导致了他对里见的不解,“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不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行动的人吗?”导致了这一生都在跟又让人爱又让人憎的里见相爱相杀,停不下来了。然而在最后,能够依靠的那个人还是里见,心灵上唯一能相信的还是里见。

     现实是多么的无情跟残酷,五郎心中早就有了定数,为了理想,不择手段,无论发生什么也,能利用的尽情利用,在教授战中打败东教授获胜是他应该有的,他所付出的代价已经足够了。门阀派系,财前医生早诊开始,胜利仿佛一束光照在了这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这十几年的沉积终于换来了教授的位置,而他最最不应该的就是在成为教授以后的膨胀,理想还没有实现,仅仅只是踏出了该踏出的一部,革命还没有成功,就开始了给自己充气,他继承东教授成为大学医学院的权威之后,也学着做着跟那些腐朽的蝇营狗苟的事情。多么地不应该,明明还没有站稳了脚,欲是已经把自己当成权威的象征,导致了佐佐木的死,之后他所迎来的,则是令他心力衰竭无休止的医疗官司。一路的艰辛付出,正如他所说,他只是尽了全力去拯救患者,认真地为患者开刀,这一点到底哪里错了。这就是他为什么到死也不肯为患者道歉的原因,若是我认错了,那我至今为止所走到这里一路的信念又算什么呢,这点没有意义的自尊,对腐败现实的不信任,是他最终也没有采取妥协的原因,他背后的压力是整个大学医学院,是全家人对他的信任,是他自己人生愿望的终点,他不知不觉间背负了太多太多,不理性的生活方式,内心道德的挣扎,都为后来的剧情打下了铺垫。最后的败诉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哪怕是病危了,也只相信里见一人为他诊断,在临终之际,人生的最后,能相信的还是那个没有向狗屎般腐败发臭的现实低头的那个理想主义者里见。剧中的剧情峰回路转,一气呵成,即反映了当时日本医学系统的黑暗,又颇有现实讽刺意义,正如最后财前五郎的死一样。财前五郎并不是什么坏人,他也想活着像里见医生一样怀着理想,可是他知道现实不允许,所以哪怕机关算尽,不择手段也要建成最后的那个白色巨塔‘癌症中心’,期间多次邀请里见来做内科医生,也是对里见的欣赏跟感激,正如他遗言中所说的“我相信你是将担负起责任的少数精英之一,有能者,对正确的医疗发展,责无旁贷。”他的人生或遗憾,或辉煌,他对医疗系统的反思,对身边人的做法,对信念的执著,手想触摸到的那一座白色的巨塔,是他的理想愿望的墓志铭上的图案。

     这部是一部非常老的经典日剧,03年版的剧作为富士电视台45周年纪念可谓是经典到不行的一部了,类似的推荐还有医龙,不过医龙倒是采取了抗争跟理想化的手段来讽刺日本的医疗界系统,但相比这部还是显得压迫感不足,白色巨塔里的压迫感,紧张感,剧情的变化所带来的体验都是非常令人回味无穷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