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原创】中毒/我在盛世等你

chapter one 中毒/我在盛世等你

  沉重的镣铐锁住了他的手脚,破烂不堪的绿色军装被血染成了墨绿色,凌乱的金发散落在脸的两侧。阿尔低声咒骂,拉直牵引的铁链,催促着。他踉跄的走了两步,固执的再不向前,他回过头去。战火燃起的硝烟遮掩了爱人的面容。但他的爱人不动,硝烟不散,那湛蓝眼里的光彩也不见。

part one

  清晨带着露水的气息,阳光折射进窗内,投到窗帘上。真是个难得安静的早上,彼时还算是少年的路德维希这样想着,拿毛巾擦去例行锻炼而挂满全身的汗水。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停在目光聚集的书架上的某本书上,片刻的停留后,路德维希将它抽出来。

  正想好好阅读时,身为军人的路德维希敏锐的捕捉到了来自走廊的声音。虽然这声音很明显被它的主人刻意放轻了,但路德维希仍能感觉得到一丝高帮靴踏在大理石上的尖锐声响。

  那细微的声响停在他的房门外,路德维希叹了口气。门外的人似再忍不住,猛地将门推开,大声笑着。

  “kesese!怎么样阿西,是不是被我吓了一大跳!”

  路德维希冷静的合上书,有些许无奈的捏捏眉心道:“哥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会再被同样的套路吓到了。”

  基尔伯特见路德维希真的毫无反应,有些泄气道:“明明小时候的反应很有趣的,阿西的转变还真是无情,哦,老爹啊,请您把还带着孩子气的弟弟给我带回来吧!”

  一直以来都是哥哥更孩子气吧,路德维希再度的叹气,将手中的书放回原处,严谨的排列整齐。

  基尔伯特向后仰,呈大字形倒在路德维希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的床上,一直披在身上的大衣也随着基尔伯特的动作被压在了身下,他舒服的眯起眼。

  路德维希强迫自己转过头,不去盯着被溅上泥水的衣角摩挲着的可怜床单。

  “喂,阿西,一直待在这儿很闷吧?我带你去一个与这里完全不同的地方散散心如何?”

  路德维希刚要拒绝,基尔伯特猛的从床上窜起,笑嘻嘻的抓起大衣与帽子,带倒了床边放置的烛台,路德维希狠狠一皱眉,胃有些隐隐作痛。

  “好了,哥哥,我已经知道了,现在请你立刻从我房间出去!”他推搡着基尔伯特到门外。

  “嘿!阿西,你不能……”门在基尔伯特面前关上,他讪讪的摸摸鼻子,“把你哥关在门外。”

  门打开了,路德维希面色冷静的探出金色的脑袋:“一个优秀军人的房间,应该和他本人一样,不能受到任何人的玷污,哥哥,这是你教我的。”

  门又在他面前关上。

Part two

  结果还是来了,一身戎装的路德维希挺拔的站在船头的甲板上,眺望着远处的海洋,深蓝的海水已与天蓝的天空交融在一起。路德维希眯起眼,一个黑点逐渐的近了,路德猜测,那可能便是此行的目的地。

  “哟,阿西,在看风景吗?”刚结束与使团领导对话,基尔伯特便瞥见他的弟弟正独自站在甲板上。

  “哥哥,你要带我去的究竟是什么地方?”路德维希有些心绪不宁的向后看。以自己身处的船为首,船尾还跟着数座大小不一的军舰,是的,无一例外,都是武装过的军舰。

  “嘛,那家伙自称‘清’,”基尔伯特摸摸下巴,目视前方笑着拍拍路德维希的肩膀,“准备进港了,你自己去看吧。”

  “清?”纵使路德维希动用了脑中所有的库存,也没能得知这个清到底是何许人也。

  此刻船已经停进了港口,岸边上已有数人等待多时。基尔伯特抢先一步,直接跃上岸,猎猎之风扬起他的衣角,基尔伯特一手稳住帽子,一面轻佻的向面前之人吹了个口哨。

  路德维希紧跟着在基尔伯特之后,稳稳迈上异国的土地,稍稍错开身子,路德维希一眼便望进王耀那双平静如水的双眸。

  “嘿,清,是知道本大爷要来,特意候着了吗?”基尔伯特挑起眉毛。

  “我家不欢迎你们,请立刻离开。”王耀冷着脸。

  “啧,本大爷特意带着弟弟不远万里来你家做客,直接轰我们走也不符合你家礼数吧?”

  路德幡然醒悟,虽然年纪尚幼,但国家间的尔虞我诈,利益纷争,他身为一个国家,又怎么会不懂。他侧目去打量那个比他身形还要纤细瘦弱的青年。

  黑色的长辫被盖在顶戴之下,苍白的肤色带着病态的美,漂亮的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却如一潭死水,没有波动,没有涟漪,却有着令人沉溺其中的魔力。路德不禁想象,若是有一日,这双眼睛重新焕起光彩,怕是日月与之相衬,都都掩盖不住其光华流转。

  “你想要什么?”王耀开口,疲倦,无力,绝望杂糅在了一起,无时无刻不在侵蚀他内心的城墙。

  “本大爷喜欢你的直白,不过本大爷也不是贪心的人,听说亚瑟和弗朗西斯那两个家伙从你这拿到了不错的条款,只要你再签一份,本大爷立刻就走,怎么样?”基尔伯特将手臂搭在路德身上,“很容易吧,只是一个名字就能解决的事呢。”

  “那种丧权辱国的事我不会再做了!”王耀的愤怒似乎被基尔伯特话语中的平淡激发了。

  他挥向基尔伯特的拳头被拉住了,身后着官服的大臣拉着他,老泪纵横的劝阻着。

  基尔伯特也不恼,仍旧笑嘻嘻的把手从路德肩上放下来,上前几步,捏住王耀的下巴,指腹摩挲着王耀嘴角未好全的乌青:“下手真狠啊,伤口现在还没好吗?”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