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瑶和欧阳少恭,为什么不能让我们恨得彻底!

昨日《陈情令》大结局了,虽然看过好几遍小说,也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却还是忍不住为阿瑶留下了眼泪。

金光瑶的大结局让我想到了古剑奇谭里的欧阳少恭,有些人性,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这么扭曲这么坏的!

有的人,一出生,便没有得到世人乃至上天给予的善意!

金光瑶如此,欧阳少恭亦如此。

金光瑶一生下来,便带着“娼妓之子”的名声,在勾栏之地从小生活,又受尽了各种污蔑,轻视和对人性的践踏,除了母亲和思思,在那儿便没得到过善意了。

太子长琴的一部分魂魄,不断换生,稍有不慎便魂飞魄散,在漫长的岁月里,不断的经历生离死别,一朝换魂改变容貌,便被周遭的人视为怪物,永远寡亲缘情缘,永远不能再拥有仙籍。连最爱的巽芳及其蓬莱都因为天灾而消散,最终变成了这一世的欧阳少恭。

可是生而为人,哪怕他们坏事做尽,在心中仍旧留有一片净土。

阿瑶一生都没有想过要伤害蓝大,在成亲前对秦愫是有爱的,对待父亲也是有过期待的。

少恭在不断的渡魂过程中也是会爱巽芳,救瑾娘,救元勿的,哪怕是巽芳后来随着岁月的流逝变老了,变为寂桐守护在他身边,他对桐姨也是尊重的,不曾伤害过。

可是这样的出生和经历,并不能成为他们做尽坏事的理由,也不能成为被人原谅,逃离责难的挡箭牌啊。

就像魏无羡说温逐流那样“凭什么你的知遇之恩,要别人来付出代价。”

同样的,凭什么你的悲苦童年和过往,要以伤害别人为代价呢?

总有那么一些人,因为过往的不美好,童年的悲苦,将自己的性格变得孤僻乖张,如同阿瑶和少恭一样,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虽不及他们的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以及把人变成焦冥(毕竟阿瑶和少恭是小说里,游戏里的人物),也足让人痛恶和叹息,一边痛恶他们的罪行,一边叹息他们的童年为何如此悲苦,才造就了现在的他们。

有人说,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偶尔也会想不通,治愈童年的方式有很多种,为何偏偏要选择最极端的一种呢?

金光瑶说自己是一个做尽了坏事,却还想要人垂怜的人。

欧阳少恭说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这不正是他们心中的渴望吗?

阿瑶渴望被父亲认可,渴望被世人真正的尊重,不再因为任何事提起他是“娼妓之子”。你看,多么简单,蓝大从来都是尊重他、信任他的,所以,不曾被他害过;秦愫从未嫌弃过他的出生,所以被他爱过;留下青楼女子思思的性命,也是因为她曾经帮助照顾过他和母亲。

而少恭,更简单,只是想要好好活着,想要自己拥有完整的魂魄,和心爱的人少别离,不用为每一次的渡魂所害怕,不用被人当成怪物一样恐惧。

因为得不到,才想要疯狂追求着。

这样极端又可怜的方式,也许就是他们让我们恨不彻底的原因吧!

因为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主动犯的错!

如果,阿瑶不是娼妓之子;如果,阿瑶在勾栏之地从小能到善意的对待;如果,金光善能对他好一点,也许他也不会变成这样。

如果上天没有让太子长琴,永生永生的寡亲缘情缘,是不是也会稍微好过一点。

可是,没有如果,毕竟,人性无论在哪儿,都有丑陋的一面!谁都不能独善其身!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