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残酷,这个旅行节目值得温柔对待

本内容经授权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由食贫道编辑发布。

作者 / 施惠

来源 | 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去叙利亚之前,张竣曾在节目里跟粉丝立Flag,要减肥。“小马甲都穿不上了。”


他真的做到了。

 

17天之后,从中东回来,他瘦了20多斤。

 

要是我们相信能量守恒,等价交换这些理论的话,失去了20斤脂肪,换来的是《中东大宝荐》这个节目。



被粉丝称之为叔的张竣,另一个身份是B站UP主“食贫道”。做美食节目的时候,经常会露出"好吃专用丑表情。” “叔真的很有深度”,是粉丝对他的高度概括。

 

《中东大宝荐》是继《古巴大宝荐》之后,B站第二次与其合作的Vlog节目。在已经上线的叙利亚四集里,张竣带着观众体验了叙利亚的集市,酸角汁、玫瑰纯露,战地医院和孤儿院。每集结束时,他还要cue一下观众。"更多你们不曾想象过的职业和生活体验,在等待着我们。”

 


张竣带了2个摄像,1位灯光,1位制片,为了避免阿拉伯语翻译英语,英语再翻汉语的带来的信息损失,还在国内找了2个阿拉伯语直译汉的翻译。这是一场充满冒险、疲累和痛苦的拍摄之旅。在叙利亚的哈马拍摄时,天上就飞着轰炸机。在黎巴嫩的贝卡谷地,他们遇到了真主党,因为交火,不得不放弃本来定好的拍摄主题。 

 

为什么要去到这些危险的地方拍摄?

 

“我原来是《东方时空》的调查记者,后来是驻俄罗斯的首席记者,战地记者,在国际报道上其实我有很多经历,涉及到国外的节目,大家有时候更愿意做一些抓眼球的动作,我就想用一种相对纪实的,让大家了解真正的国外,这些国家是什么样子的。”

 

“如果要让我自己给它打标签的话, 首先是真实,然后是很温情,再然后,应该是很震撼吧。”张竣如此自我评价。

 

没有用战争这个背景猎奇,也没有用它煽情,好玩又克制,纪实却不流水, 或许有一点沉重。但最终,《中东大宝荐》呈现给观众的,是一场冷静又温情脉脉的呈述。

 



一、 “战争中没有什么好东西”

 

“叙利亚创业,一天亏了3000块!中国大叔暴风哭泣!!”

 

“中国大叔远赴叙利亚当小工,操劳过度进医院。”

 

只看标题,你以为中东大宝荐系列是个猎奇玩噱头的节目。

 

节目的第一期,张竣用6000元叙利亚币采购了一大铜壶酸角汁,在琳琅满目,熙熙攘攘的大马士革市场里,开始了他的贩夫走卒的吆喝之旅。

卖了不到三千元,变故陡生,铜壶的原主人嫌弃他们速度,突然要求他们还回铜壶,挑战小贩生涯宣告失败……



到了第二集,他们又来到了大马士革周边的村庄,体验著名的大马士革玫瑰纯露的蒸馏过程。


不像第一集那么轻松愉快,这次,他们看到了战争给当地的玫瑰经济造成的影响以及幸存者的日常:因为劳动力的缺乏,大片的土地上,成熟的玫瑰因无人采摘走向枯萎;战争让老人的四个儿子远离家乡,但留下的人依然在蒸馏着大马士革玫瑰纯露,做传统的烤饼,和家人团聚、争吵……战火带去了创伤,但生活却永远会继续下去,让每天被工作,食物、爱与哀愁所占据。

 

到了第三集第四集,这趟中东之旅,变得益发沉重。他们去到了叙利亚的战地医院和孤儿院做义工,看到了被从天而降的炸弹夺去了一只腿的男人,五六十个因为战争而失去父母的孩童,看到了战火过后的废墟,也看到了隐蔽在笑容下一闪而过的伤口。



对视频节目来说,镜头就是文笔,是叙事是否能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原因。B站弹幕里是不吝赞美的“百万后期” 、“纪录片水准” “B站最有逼格的片头”、“电影级别的水准”、“大片既视感”,真相是许多呈现出来只有一分钟的镜头,张竣他们实际上要花三四个小时去拍摄。



配乐在这档节目里也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记。视频里大量采用了阿拉伯古典音乐。第一集里,配合着卖酸角汁的人宛如耍杂技一般的动作,响起的是阿拉伯语的吟唱,随后是由Solo de Kwithra创作的 Istikhbar。为了找到合适的配乐,张竣他们在中东当地买了100来张实体CD,再将挑中的音乐后与当地使馆沟通,确保无版权问题后,才添加到视频中。

 

和镜头、音乐相得益彰的,还有潜藏在节目里,让人心头一颤的尊重与共情。在第三集拍摄当天,张竣他们遇到一位前来安假肢的人,是在半年前下班买菜时,被落下来的炸弹夺走了一只腿。这次,涉及到他的镜头却基本上都一次性过的。 “我不想认别人觉得,我们在拿他们做戏,或者在消费他们的痛苦经历。” 张竣在镜头里向观众解释自己不打算多说,多问的原因。  只是在片尾,和医生对话时,他又不由自主地心生感慨:“你说人这一条腿,父母怀胎十月生下来之后,跟着你大几十年的,就因为几秒钟的伤害,后半生就要这种十分钟打印出来的东西…"



或许这样的旅行叙事,有点沉重了, 但这样的文字语言画面,毫无疑问是旅行Vlog里的一股清流,值得观众用心对待。

 

二、“我要是死了,你拍啥都没用!

 

旅行视频用镜头带我们看到世界各地,但镜头能告诉人们的,永远只是一半的事实。

 

张竣他们拿到的叙利亚签证只有四天,没有经费做踩点,也没有时间去做踩点,在拿到签证的时候,他们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了找到更多合适的许多采访对象,他们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连叙利亚外交部的人也在到处打电话,帮助他们联系愿意接受拍摄的孤儿院和医院、康复中心等。

 

拍《中东大宝荐》第二集时,张竣他们来到了大马士革周边的一个村庄,彼时已经过了玫瑰的采摘季,他们把全村的每个家庭都找了一遍了,最后找到了视频里的那位老爷爷,对方表示自己还有一些玫瑰,品相不太好了,但还能拍,这才有了第二集用比较蔫的玫瑰做纯露的镜头。



在第二集里的开头,张竣轻描淡写地提到了自己生病的事。但情况远比他在镜头里展示出来的更严重。实际上,前一天晚上,整个团队都食物中毒了。在凌晨五点钟时,他们将一部分腹泻的人送到医院,一部分人继续前往种植玫瑰的村子。

 


在腹泻和高烧的折磨下,张竣在镜头前坚持拍了4个多小时。“我都已经拍完了,摄像特别敬业,他们要补空镜,我就躺在车上,已经烧到40度了,就等着去医院急救。那两个人又拍了两个多小时,我就喊他俩:我说快点,我不行了。我们的摄像说,等等,我要拍一只壁虎。我当时就疯了,我说:我要是死了,你拍啥都没用!

 

那天回到医院已是晚上8点多,一行人集体打了肌肉注射,到了12点,张竣依然还没能退烧,只好在医院继续输液。一夜无觉到隔天早上10点,拔掉针后,立刻又是马不停蹄前往哈马市,去拍第三集。

 

“基本上一出摊的话,就要拍12个小时以上,一天也只来得及吃一顿。" 四天内,张竣和团队争分夺秒,从大马士革的集市拍到首都的郊区,从哈马的战地医院的康复中心拍到霍姆斯市的孤儿院。小贩、普通的老人家,孤儿、士兵、叙利亚的国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外交部的官员……他们接触了叙利亚各个层面的人。

 


在孤儿院里,有一个小孩,母亲是在接他放学的时候,坐在车里被从天而降的炸弹炸死的。另一个小孩,在张竣他们做饭时,跑来问他们,能不能收养。“我当时就说我也很想收养你,但是这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事情,那个小姑娘转身就走了。



与别人的痛苦直直相遇,那种感受非常不好。但在叙利亚,他们似乎频繁地要浸泡在这样的情绪中。“你跟每个人沟通,他们每个人都有特别伤心的故事。”  张竣想起叙利亚国家电视台的一位帮助他们联系采访对象的女性,她有4个孩子,全都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没有了。还有一位在叙利亚外交部工作的朋友。在北京时,和张竣聊到他们的国家怎么样,突然之间就哭起来。

 

“这种震撼特别强。”  很多时候,镜头拍到了这些人,但最终,张竣他们还是没有将之放到视频里。因为思前想后,总觉得自己没有那个权利。“在那个环境下,多问多说,都像吸血鬼一样。”更何况是将之公之于众。

 

进入黎巴嫩后,局势不再那么动荡,气氛也不再那么沉重,但拍摄的难度并没有降低多少。

 

在即将上线的黎巴嫩的篇章里,有一期视频,他们本来计划的拍摄主题是国家图书馆的魔法书和古书修缮,却遭遇了黎巴嫩国图书馆工作人员的刁难。工作人员跟他们说,“只能拍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我就断电。”  

 

这一集最后没有拍成,他们只能临时换了一个选题,去跟当地的人挤羊奶,做当地的晚餐。直到临走时他们才搞明白图书管理员不待见他们的原因:因为当地都是穆斯林,特别排斥魔法这个概念、“他们觉得我们这个国家有信基督教的,有信穆斯林的,你为什么偏偏拍我这个国家有魔法书?”


即将上线的新一集节目


在黎巴嫩,他们还去了纪伯伦的家乡,以及贝卡谷地的叙利亚的难民营。画面里的观众看不到,实际在那儿拍摄时,周边随时就会出现武装的真主党人。“跟警匪片里黑社会一样,开那种大的SUV,车全都不挂牌子,从车里出来一堆大胡子,车里边扔的全都是枪。”  开着车拍街景时,张竣他们忽然就会被拦下,对方提醒他们,这是真主党控制的地区,不许拍。

 

这些事,不见得都会进入镜头,但却依然鲜明地留在了他们一行人心上。


三、 “用中国人自己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 / "烟火气之外你要搭载的东西是什么? ”

 

“好看不火”,是B站粉丝很长时间以来,贴给张竣以及食贫道的标签。

 

随着《中东大宝荐》的播出,微博上的一些粉丝,开始把张竣他们的节目称作是“横空出世”。


现在走马路上或者吃饭的时候,张竣也经常会遇到粉丝,“我原来那些同事也是很诧异,说你现在变网红了。”



但真相,更接近于厚积薄发。

 

“世界辣么大,我想去康康”,两年前,这一理想的口号,曾惹得不少坐办公室的人身心荡漾,有冲动立刻跳出格子间,天涯海角,塞北江南的走一遭。

 

张竣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了他做一个美食UP主之路。北京、山东、武汉、长沙、成都、广州、深圳、巴厘岛、古巴、俄罗斯,两年时间,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机会,张竣都会拍摄。

 

“一开始,每周只要不上班就去拍,所以那会儿拍成北京罪恶之夜,为啥?因为下了班才有时间拍。后来就开始请假拍,再然后就是有机会就拍。

 

“武昌鱼是当时出差,我提前一个小时到了聚餐的地点拍的。

 

“巴厘岛那次,其实我是被邀请参加我同事的婚礼,我自己就拍了。

 

“俄罗斯是因为本来要去看世界杯,我以前也在圣彼得堡待过整整五年。

 

“古巴是因为我抽雪茄,一直就很感兴趣。


或许是传统媒体出身的人,在这个新媒体互联网时代的骄傲和执拗吧,即便是做美食,张竣总想把节目做得信息量更丰富一些。在被粉丝们评价为“不知道为什么,看叔吃特别有食欲”的美食视频里,他总能迅速地对“奶茶”、“山东卤料”、“蜜三刀”、“肠粉、酸奶粉、汉堡”等食物,做出一番有趣的科普,并玩出了诸如“大开大合” “半推半就” 等奇妙的味觉梗。

 


开始涉足旅行VLOG,则是因为张竣想要表达更多。 “烟火气其实是很容易获得认同感的,但是烟火气之外你要搭载的东西是什么,需要去思考。

 

“用中国人自己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 是张竣为自己和团队找到的新方向。“中国发展了20年之后,我们再提起国外的时候,视角更平等了。我们对每个国家的了解不再是通过BBC和美国视角、西方视角来看这个世界了。”  张竣想做的,是为这个视角提供自己独一无二的那个观察点。

 

在《中东大宝荐》的第三集,节目并没有告诉观众的是,当地受伤的市民安装假肢,需要申请排队,装一个假肢要大概3000多美金,所有的费用是政府承担的,而在叙利亚,还有很多像哈马这样的康复中心,都是政府在战争重建投入的一部分。尽管他们挖掘的素材地比展现出的远要多得多,但很多素材最终还是放弃了采用。

 

一来,于情,张竣觉得国情不一样,没法提,提了观众并不见得能理解那个国家。“反而引起很多矛盾。” 二来,于法,他表示,“涉及到叙利亚的这种国民健康医疗信息的,如果它如果没有相关部门的授权的话,我们是没有信息发布权的。”

 

网络舆情复杂,不管是于情和经验,还是于法,都要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张竣觉得,这是一个内容团队很重要的素养。他觉得自己团队的优势也正在于此,而这判断力,是做传统媒体,战地记者,调查记者这些年积累起来的一种直觉经验。

 

当然,新媒体和新平台的上冒尖的那些佼佼者,也有他们的优势。张竣和盗月社,“吃货请闭眼”的老白有很多互动,他还喜欢徐大sao的内容,觉得很好玩。而张竣的团队,虽然大部分是90后,但以前拍的东西,都比较严肃。“比如给纪委拍一些警示片,给某些城市拍一些宣传片等。”  自从开始在B站这样的平台上上传美食视频,有了很多互动,受内容题材影响,张竣觉得自己的团队也“变得更阳光了,更快乐了”。

 

不过,虽然在B站、微博这样的平台上经营了已经有两年之久了,他还是会有一头雾水的时候。在微博上,他有个吃酸辣粉的视频爆了,播放达到了150多万,可至今他也没搞懂,为什么那一期那么火,而以他的角度,那一期其实拍得并不怎么样。

 

而《中东大宝荐》系列,一开始他们计划的拍摄视角,更接近调查记者的被动观察,但在和B站沟通之后,又加入了职业挑战元素,没想到反响还不错。

 

他还想做更多的尝试,他表示自己“还是会有那种不自觉的使命感”,总觉得“既然要做传播,我肯定要做一些有意义的内容的传播。   

 

接下来,他想做更多兼顾纪实和综艺感的节目。在他看来,这几年传统媒体的人做的更多是技术上的融合,接下来才是内容上的融合。而自己现在通过食贫道这个账号所做的内容尝试,从媒体融合的角度来看,是走在前面的创新。

 

“今年我会再拍大宝荐系列,节目设计可能会变,但主线不会变,我们不会有那种特别刺激的猎奇的, 说那边都打成什么样了,或者那边都穷成什么样了的刻板印象, 我希望这个节目之后,观众会说,那个国家原来也会是这样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