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布安]祖国的食人花

       封面emmm……

      学生雷,总裁布,记者+员工安=? 

   和标题关系不大,不明显。

  文笔不好请见谅。  

  还有一点瑞安和卡安成份。 

  食用愉快!

    

   

   

   

  听说今年的高考题难度创新高了。 

  安迷修拿着话筒,蹲在学校门口无聊的想着。为了不让名为“家长”的浪潮阻挡他的事业,他凌晨就来抢了个位置占着,连饭都没吃。 

  老板啊,我可都是因为你才来遭罪的。 

  安迷修不由想起自己的老板布伦达。那个不姓雷的雷家人。虽然人家年轻又帅,虽然人家才华横溢,虽然人家是总裁,但是美丽的皮囊下藏着一颗“扒皮”的心。不论男女,只要是员工,都得起早贪黑的工作。虽然公司的事业蒸蒸日上,但他还是不忍心看美丽的小姐姐们日渐憔悴。于是他和布伦达建议改一下员工的作息时间。 

  布伦达:“行啊。” 

  安迷修:“真的?谢谢老板!我代表全……” 

  布伦达:“你不变。” 

  安迷修:“哦……啊?” 

  布伦达:“对了,你不是和那什么……叫安莉洁的关系好吗?你和她换一下工作。” 

  安迷修:“不是?我们不是一个专业的怎么换啊?老板……别闹……” 

  布伦达:“……没事,一个学校毕业能差哪去。不会可以学,我找人教你。” 

  安迷修:“老板……QAQ” 

  布伦达:“乖。去,别打扰我工作。” 

  布伦达:“哦,还有。过几天高考你去采访。一定要抢下第一。” 

  安迷修:“我……” 

  布伦达:“加油,我相信你。” 

  安迷修:“!!”生气的走了。 

  布伦达盯着安迷修的背影走出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无声地笑了一会儿,拿起手机,清了清喉咙,拨通电话。 

  “总裁?找人家有事吗?” 

  “好好说话。过几天你和安迷修一起去采访学生。” 

  “诶?才不要呢!高考人多死了,又热又累,不要。” 

  “卸妆吧。” 

  “别!我去!” 

   

   

   …… 

   

   

  这就是安迷修和他的小助手一起蹲人的原因。 

  对不起啊新闻记者们,抢了你们的工作真抱歉啊。 

  “喂,吃吗?”助手拿了半袋面包对安迷修说,略中性的嗓音让安迷修清醒了。 

  “不用了,小姐姐你吃吧。和我在一起真是连累你了。”安迷修笑着回拒。人美心善的小姐姐最可爱了! 

  “不,虽然你这么叫我我很高兴,但……” 

  “有人出来了!是个学生!”突然的一声让安迷修愣了一下,随即迅速反应过来,带着助手快速在人家刚踏出校门时冲到面前去。 

  “你好,同学。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吗?”不能你就别走了。 

  “看你长得还行,本大爷准了。”黑发的少年将拿在手上头巾熟练的绑在头上,仗着身高的优势一双紫色的兽瞳俯视安迷修。 

  我忍。 

  安迷修笑着问: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爸爸我叫雷狮。”雷狮扬起一个放肆的笑,足以让怀春少女们尖叫。然而这在安迷修眼里,这是缺少社会主义毒打的欠揍。 

  “嗯……那么雷狮同学,你觉得这次的考题怎么样呢?听说今年的题很难呢。” 

  安迷修笑语盈盈。 

  雷狮看安迷修没有崩的笑脸,玩心大发,笑得更放肆了。 

  “鶸。” 

  “……同学,大家都是文明人。”安迷修觉得今天自己可能被一个叫雷狮的熊孩子气死。 

  “哦,那就辣鸡。” 

  安迷修感觉自己的理智弦要断了。 

  “这破题也太弱了。浪费大爷时间。”雷狮满意地看着安迷修抽搐的嘴角,准备再接再厉。 

  “同学,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安迷修抛弃台本,带着教育熊孩子的心态“怼”了上去。 

  “差不多吧。状元没问题。”雷狮有点满意。 

  “这么自信未必是好事。”我怼。 

  “鶸当然不自信。”雷狮比较满意。 

  “我看雷狮同学的名字里带了个失败的失的谐音字呢。”安迷修已经不管摄像机了。 

  “你叫什么。”雷狮见安迷修破罐破摔了,表示满意。 

  “在下安迷修……靠。”安迷修下意识的回复,刚说出口就后悔了。 

  “你看,你名字里不还有个‘吾命休矣’的xiu吗?”雷狮饶有兴趣地看着隐隐黑了脸的安迷修。 

  “我……” 

  “何必互相伤害呢。” 

  安迷修处于暴走边缘。 

  “爸爸原谅你了,乖。”雷狮很满意,因为安迷修摔了话筒转身走了。 

  哪来的熊孩子!嘴怎么这么*呢?! 

  雷狮向前走去。走到助理面前,将偷偷打字准备报信的助理的手机夺过来,看了眼编辑内容,向上一抛,用脚一踢,恰好落在对面小卖部门口。 

  “不用你通风报信,老子自己去见他。”雷狮大跨步走了。 

  “雷狮!”安迷修听见声音回头一看,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你到底有没有教养!对一位女士动武你……” 

  “他可不是女人。”雷狮头也不回,径直向前。 

  “什……等等!那是我的车!” 

  “闭嘴。过来开门!带老子去见那个混蛋!”雷狮对向过来走的助理喊道。 

  “你!” 

  “安哥,别说了,我认识他。走吧走吧。”小时候就遭罪,现在还要受折磨,真tmd天道不公啊。啊!啊啊啊啊啊!!!! 

   

   

  ………… 

   

   

  公司总裁办公室。 

  “总裁您聊,我走了。” 

  门关上后。 

  “布·伦·达!你给我解释一下!”安迷修打断布伦达和雷狮的对视,今天绝对是他这一生最冒火的一天。 

  “如你所见,我们是兄弟。雷狮是我没有公布于众的弟弟。”布伦达头一次见安迷修生气,即稀奇又有点担心。 

  “我俩几乎长得一样,你眼瞎吗你看不出来。”雷狮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见安迷修就想欺负他,最好能让人气哭。 

  “我他……不是。我当年邻居家有个叫格瑞的富人家,那孩子就是个面瘫。后来我遇见了个和格瑞长得一样的孩子,我问他好,他说不认识我,而且人家浑身都bulingbuling的,我就归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上了,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极品是一家人啊!”安迷修一口气说完一大堆,脸都憋红了。 

  “说得真好,需要我鼓掌吗。”雷狮一脸冷漠。 

  “你都不管你弟弟的吗!”安迷修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怒视布伦达。 

  布伦达伸出手摸了摸安迷修的头。 

  “他天生这样,没人能管。乖。” 

  安迷修再次被气走了。 

  走之后。 

  雷狮看着安迷修离去的方向,笑了一声。 

  “想不到你暗恋这种死板的人。不愧是老年人。” 

  “我们同年的。他以后就是你嫂子了,安分点。” 

  在几人交接的时间里,雷狮的身世已经在网上被扒出来上热搜了。 

  

   

   

   微信朋友群里,安迷修发消息吐槽。 

  “我真服了这两兄弟了,一个德性。” 

  雷德:“霸道总裁恋上我,恶魔校草爱上我,禁忌之恋:双生少爷缠上我。” 

  安迷修:“你少看点玛丽苏行吗!” 

  格瑞:“你讨厌他们?” 

  安迷修:“对!” 

  格瑞:“放心了。” 

  安迷修:“??” 

   

   

   

  “对了布伦达,你听过没?” 

  “什么?”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送给你。” 

  “雷!狮!” 

   

   

   

  现在得意洋洋的雷狮,没想到很长一段时间后(并不长),他最亲爱的弟弟也会对他这么说。 

   

   

   

  同样是高考,同样是安迷修采访,卡米尔说了同样一句话:“大哥,你听说过吗,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送给你和布伦达。” 

  雷狮:………… 

  布伦达:………… 

  布伦达:天道好轮回。艾特雷狮。 

  雷狮:滚。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