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蔡徐坤和秦奋灵魂互换【其实这才是第一篇】

蔡徐坤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有点奇怪,没有听到周锐的碎碎念,没有听到弟弟的歌声,也没有听到秦子墨的闹腾叫唤。他迷迷蒙蒙的半睁着眼,模糊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张脸,随即是一个温和的声音。

“醒了?”

“嗯……”蔡徐坤哼了一声,眨了眨眼,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然后吓得从床上一跃而起瞪大了眼睛。

韩沐伯?!




另一边的秦奋拿着镜子呆在床上,不敢相信这一切。周锐还在旁边大嗓门的喊着“坤坤你最近越来越自恋了”,他却什么都听不进去。

怎么会这样……秦奋闭上眼把镜子反扣在床沿,自暴自弃的又躺了下去。

镜子里映出的,分明是蔡徐坤的脸。

蔡徐坤觉得头都大了,这样下去又不是办法,他看着对床还在说梦话的靖佩瑶,以及上铺左叶传来的睡梦中的哼哼声,最终把求救的眼神投向了刚洗漱完出来的韩沐伯。

韩沐伯:???

听完前因后果的老韩同志把面前人上上下下扫了一遍,又问了几个问题,发现他确实不是自家老秦,毕竟朝夕相处知根知底那么久,还是能辨认出来的。

韩沐伯也慌了,这算是什么事啊!

他想了想,压低嗓子对着纠结在床上的人轻轻说了一句:“你先起来,我去你那里看看情况。”

蔡徐坤点点头,心里感叹,果然这种情况下年纪略长的人更容易沉稳。




而另一边,秦奋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完毕,坐在床沿托着腮思考着怪力乱神的原因。

“你今天怎么不练仙丹了?”周锐看着他,有些奇怪。

“我……”他怎么练啊,秦奋苦恼的扶着额,他又不知道蔡徐坤每天吃些什么药,总不能随便乱吃吧。

“噔噔噔。”敲门声传来,周锐起身去开门,迎接了VIP寝室当日的第一位客人。

“韩沐伯啊,你来找子墨吗?”周锐指了指床上蒙着被子抱着咸鱼的一团不明生物,“他还睡着呢。”

“不是,我找坤坤。”韩沐伯望向秦奋,挑了挑眉。

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

老韩!

秦奋差点下意识的喊出来,又被他硬生生的憋回去,他故作冷静的和周锐打了个招呼:“我去去就回。”然后二人保持礼貌距离一起出了房间。

一扣上门,韩沐伯就凑到他身边无比自然的揽过他的肩膀:“老秦,怎么会这样?”

果然知道了!

秦奋委屈的扁着嘴,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

“老秦,蔡徐坤要是知道你这么乱用他的脸,他会被气死的。”看到蔡徐坤的脸上出现秦奋常有的表情,韩沐伯觉得一阵恶寒。

嘶……诡异的萌感。




“奋哥,你起了啊。”刚睡醒的左叶揉着眼睛,声音粘糊糊的软。

蔡徐坤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记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声:“嗯。”

小孩突然精神了,从床头边掏出一个铁盒子递给他:“那今天帮我把这个给坤哥吧!”

“为什么不自己给他。”蔡徐坤盯着他的小粉丝,眼神灼灼。

左叶腾的红了一张脸,不安地搅动着手指,支支吾吾的说着“奋哥你不是答应我的吗?”“奋哥你今天怎么了?”然后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蔡徐坤组织起左叶断断续续的语言,这才明白之前秦奋给他送的药或者零食其实都是眼前的人给的。

真是的,为什么不自己给呢?我是会吃人吗?

“以后自己给吧,我……坤坤看到你应该也会很高兴的。”差点说漏嘴,幸好小孩才睡醒,脑子还没有理顺,也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

这时韩沐伯回来了,带着秦奋。

看到自己的脸总归是一种很奇怪的场景,蔡徐坤和秦奋面面相觑,眼神里都带着点无奈。左叶看清来人后一声尖叫,把自己包裹进被子里,还碎碎念着“坤哥别看我我没刷牙洗脸梳头”。

秦奋冷漠脸:呵,你刚刚已经被你偶像看了个够好吗?

被左叶尖叫吵醒的靖佩瑶看了眼秦奋,礼貌的说了句“坤坤早上好”,然后毫不迟疑的把被子蒙过头继续睡。

韩沐伯:这群兔崽子。

“奋哥,你跟我们出来一下。”秦奋看着自己的脸,默默的喊了句“奋哥”,随即看到蔡徐坤脸上露出无比尴尬的神情。

三个人溜出了寝室,跑到了一个没有摄像头的杂物间。大清早的,杂物间没有人,周围又显得格外寂静,是最好的讨论地点。

“怎么办!”秦奋痛苦的捂着脑袋,“难不成要我做坤坤吗?”

“主要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换回来。”蔡徐坤迟疑。

“依我看,你们俩先按照对方的身份生活练习,然后我们慢慢找办法。”韩沐伯抱着胸下结论。

也只能这样啊,三人互看着彼此。良久,都长叹了一口气。




训练都是千篇一律的,秦奋觉得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果然年轻就是好,跳舞的时候这个身体的膝盖和腰也不会疼。就像自己从前一样。

秦奋突然停下了舞蹈。

是啊,就像自己的从前一样。他也有过二十岁,也有过唱唱跳跳不会累的时光,只不过那些岁月再也回不去了。他瞥了一眼身后的韩沐伯,后者没有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还在认真的抠舞蹈动作。秦奋突然不伤感了,回不去就回不去吧,反正现在,他也不是一个人。

那些岁月里,可没有韩沐伯。

蔡徐坤看着两人的互动,也松了松筋骨开始准备活动,他们三个从来没有一起练过舞,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意外,可能根本就不会有一起练舞的时候。

他才刚跳一个动作,膝盖上就传来一阵疼痛,伴随着的还有一声“咔”,让他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门口经过的左叶看到后跑了进来,很是担忧:“奋哥你是不是膝盖又疼了?”

原来不是只对我一个人那么好啊……蔡徐坤有点吃味,但这点醋意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因为左叶看到了同在一个练习室的“蔡徐坤”,看到秦奋的那一刻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结结巴巴的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坤……坤哥你也在啊。”

看来还是有区别的,蔡徐坤很满意。他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腿,心里有点难过。秦奋该有多渴望这个舞台,才会宁愿顶着坐轮椅的风险也要跳舞。

都是为了梦想。




中午是四个人一起吃的饭,蔡徐坤看着秦奋一个劲给左叶夹菜,后者脸都快滴出血来,垂着脑袋吃一声不吭。他真的很想戳一戳对方告诉他,现在我才是秦奋,你是蔡徐坤!

秦奋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眨眨眼求救般看向韩沐伯。自己惹的祸自己担,韩沐伯自顾自吃饭,懒得理他。蔡徐坤心下叹了口气,夹了自己的一个鸡腿放到左叶盘里:“多吃点。”

“谢谢奋哥!”左叶抬起头冒了一句。

气氛好像没有那么诡异了。



吃完饭又是训练,然后就是午饭,训练,晚饭,训练,各自回寝洗漱睡觉。

靖佩瑶和左叶还没回来,蔡徐坤躺在床上。觉得这一天实在是太猎奇了,不可思议。

“你在想些什么?”韩沐伯看着一本书,却敏锐的感受到了他的情绪。

“我在想,如果变不回来该怎么办。”

韩沐伯笑了声:“不会的。”随即合上书,望向窗外,“毕竟如果我和『蔡徐坤』在一起了,会吓坏一票人吧。”

蔡徐坤戳着墙壁:“你的想法,他知道吗?”

“知道。”

“我们心照不宣。”

他想和秦奋在一起,不是因为那张脸生的好看,不是因为当时他刚好出现,只是因为他是秦奋,是灵魂上的契合。所以如果换不回来,他会选择的,自然是有着秦奋灵魂的“蔡徐坤”。

蔡徐坤笑笑:“真羡慕你们啊。”如果小家伙不要这么怕我就好了。

此时他口中的小家伙正在被秦子墨助攻,被拖到VIP寝室玩耍的左叶根本不敢正眼看秦奋,后者一颗老母亲的心恨铁不成钢。秦子墨抱着咸鱼跟秦奋叨叨的说着左叶的好,秦奋也一直保持微笑,虽然心底很想爆炸。

秦奋:瓜娃子我用你说?左叶怎样我不清楚吗?

“对了,虽然奋哥有点白痴美,但他超疼左叶。”

哦,白痴美是吗?秦子墨等我换回来不打死你丫的。

热热闹闹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蔡徐坤和秦奋闭上眼睛的那刻心里都划过一个念头。

赶紧变回来吧。



太阳升起,又是新的一天。秦奋睁开眼,看着面前喝茶的韩沐伯,释然的勾起了嘴角:“老韩早上好!”

拿着杯子的人一顿,走过来坐在他的床边:“早上好。”

还是自己的身体好,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呆在你身边。

左叶拿着想给蔡徐坤的东西躲在练习室门口东张西望,突然门开了。他震惊的看着面前对他笑的如沐春风的偶像,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叶是来找我的吗?”

“额……是……”

“那我们先一起出去喝杯奶茶吧。”




天高云淡,正是春日好风光。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