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官被爱宕(的裙子)误杀了


    这篇是单身狗的怨念


顺便满足这两个


    正文:

    今天是爱宕和A誓约的日子,而现在爱宕已经站在礼堂里等着A。


    所有人都到场了,都静静地等候着A的到来,都想看看A第一次誓约的场景。终于,A推开门,打算走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A却红着脸低着头半天没有反应,然后想转身离开。爱宕放下手中捧着的花束,提着裙摆追了上去。

    A刚走没多远,又突然转过身来,爱宕没来得及停下来,撞倒了A,还压在他身上。爱宕抓紧时机,闭上眼睛,俯下身子,试图亲上去,却被A推开:“我们等下在礼堂里再这样吧,现在.......不太好吧。”爱宕一脸遗憾地站起来,不过很快换了一副脸,妩媚地托着A的下巴,A的脸变得通红,眼睛也不知该往何处看。爱宕正对着A说:“摆出这样一副表情,连姐姐都忍不住要好好疼爱你一番了呢。”A推开爱宕:“别这么早做这种事啊(,反正晚上有的是时间)!”爱宕假装失落地离开,A想了想,又一把拉住爱宕的手。爱宕笑着转过身来:“终于被指挥官抓住了呢。或者说......指挥官被我抓住了?”A一副上当的表情,想甩开爱宕的手,却被爱宕抓得越来越紧。最后爱宕拖着A重新走进了礼堂,所有人都盯着他们。爱宕幸福地靠在A手臂上,一起走向讲台......

    没有人注意到,A的左脚窜进了爱宕的裙摆里,右脚又压在那片裙角的折边上,接着又一抬左脚......A失去重心,向右前方摔去,太阳穴重重砸在一边的椅子的把手上,接着昏了过去。女灶神赶紧跑出来,仔细检查了A的头,面色变得苍白,呼吸也变得急促,一直不敢抬头。爱宕有点着急地问:“女灶神小姐,指挥官......怎么了?”女灶神断断续续地说:“指挥官......已经死了。”全场唏嘘。爱宕把女灶神推倒:“只是摔了一下啊,怎么会呢?你肯定在开我玩笑了。”女灶神解释说:“人体神经数量最多的地方就是太阳穴,而且没有什么保护,摔一跤摔死也不是没可能......”

    ......(我才不会承认中间这一段我编不下去了)

    到了A下葬的那天,爱宕只是把本来应该戴在自己手上的戒指嵌在A的棺材板上,接着自己先离场了。高雄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有点不对,赶紧跑回宿舍查看。

    爱宕穿着洁白的婚纱倒在血泊里,左手握着一块破碎的玻璃,右手上写着“我去见指挥官了,不用担心我”(别问我为什么要写在手上)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