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彩虹六号——约翰克拉克最后的任务:汉化汤姆克兰西小说Threat Vector(4)

        塞拉宫酒店是一片建筑群,始建于17世纪60年代,是为了纪念阿布拉阿齐茨,一个在奥斯曼帝国漫长的衰落时期中半途执政的苏丹人。在他荒淫无度地挥霍掉国家的财产,使国家陷入债务的泥沼之后,他被罢黜,并且被“鼓励”用一把剪刀自杀。

        除了塞拉宫酒店没有什么地方更能展示出使奥斯曼帝国衰败的奢侈了。塞拉宫酒店现在是一所五星级大酒店,她有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水晶般透明的游泳池从大厅前门延伸到把欧亚分隔开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西岸。

        酒店一楼的图格拉餐馆有着华丽的高天花板房间,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酒店底层和对面海岸的风景,即使在这个淫雨霏霏的周二夜晚,坐在靠窗桌边的客人也可以欣赏路过游艇的灿烂灯光。

        在享受他们精致餐点的富人之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全球各地的商人,独自或者成团,在餐馆里借着吃饭谈生意。

      约翰克拉克完美地融入了那群人之中,独自坐在一张桌子旁吃着饭。桌上摆放着华丽的水晶,精美骨瓷作为装饰,还有一些镀金的餐具。他坐在靠近出口的一张小桌子旁,远离俯瞰河水的华丽窗户。他的服务生是一个身着黑色无尾晚礼服的帅气中年男人,他给克拉克带来一份奢华的晚餐。克拉克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大厅对面的一张桌子上,尽管他不得不说自己很享受这份晚餐。

        约翰刚咬下一口安康鱼,服务员就带着三名身着昂贵西装的阿拉伯男子坐在了靠窗的桌上 ,一位服务生去为他们拿鸡尾酒。

        其中的二人是酒店的常客,克拉克从之前的监视与他的组织里情报分析师的艰苦工作中获知了这一信息。他们二人是阿曼的银行家,克拉克对他们可没什么兴趣。但这第三个人,一个有着灰白头发,留着小胡子的利比亚人,是约翰克拉克的目标。

         他就是二号目标。He was Target Two.


        当克拉克用左手的叉子吃着晚餐时,(这是他右手受伤后的惯用策略),他用右耳里的肉色扩音器窃听着目标的谈话。尽管很难把他们的声音与周围客人的声音区分开,但几分钟后约翰就能听出二号目标说的是什么了。

        克拉克把注意力转移回他的安康鱼上,开始等待。 Clark returned his attention to his monkfish and waited.


        几分钟后服务员把阿拉伯人点的菜放到窗户旁边。克拉克听到他的目标点了一份库尔巴氏齐牛排,另外两个人点了不同的菜。

        嗯,这样很好。如果那两个阿曼人点了和他们的利比亚餐友一样的菜,克拉克就得采用B方案了。在B方案中,克拉克需要走到大街上,那里他需要对付的人可比这家餐馆里需要对付的人多得多。

        现在每个人都点了不同的菜,克拉克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他把扩音器取出耳朵,小心翼翼地放进他的口袋。

        约翰呡了一口饭后葡萄酒,与此同时目标的桌子摆上了冷汤和白葡萄酒。约翰克服了低头看一眼手表的念头,他正精确地按照时间表执行计划,但他知道自己最好不要表现出任何的紧张与焦躁。他享受着他的,在脑海中开始倒计时。 

        汤碗从阿拉伯人的桌子上被撤走后不久,克拉克让自己的服务生带自己去那个男人的房间,克拉克经过了厨房。在卫生间里克拉克溜进一间隔间,坐下,开始迅速地解开包裹他前臂的绷带。

        绷带并不是一种伪装或者一种计谋,他那只受伤的手是真的,而且疼痛极其剧烈。几个月前这只手被锤子砸中,之后的几个月他经历了三次手术来修复受伤的骨头和韧带,但自从受伤以来,他还没有享受过一段完整的睡眠。

        但尽管绷带是真的,它的确也有一个额外的用途。在严实的包裹之下,在固定食指和中指的夹板之间藏了一个注射器。如此放置,使得克拉克能用大拇指把细小的针头 刺破绷带,摘掉针头前的针帽,把毒液注射到目标体内。

但那只是B方案,一个不那么理想的方案,约翰现在打算采用A方案。But that was plan B, the less desirable action, and John had decided to go for plan A.


   他拿出注射器,把它放到口袋里,然后慢慢地,小心翼翼地重新包裹他的手。 He removed the injector and placed it in his pocket, and then slowly and gingerly rewrapped his hand.


这支注射器包含了200毫克特制的琥珀酰胆碱毒素。这个塑料装置中的毒素可以被注射进目标体内或者被目标咽下。这两种传输方法对目标而言都是致命的,尽管注射不出预料的更加有效。

约翰的左手握着注射装置,离开了卫生间。John left the bathroom with the device hidden in his left hand.


   克拉克的记时称不上完美。当他走出卫生间、经过厨房的入口时,他本希望看到目标的服务员带着菜走出来,但走廊上空无一人。克拉克假装在欣赏墙上的装饰画,然后是那些华丽的镀金铸像。终于,服务生肩上扛着一个摆满菜的碟子,出现在克拉克眼前。克拉克站到服务员与餐厅之间,他命令服务员把菜放到桌子上,替他把主厨叫来。服务生用虚假的礼貌掩饰内心的沮丧与不满,照做了。

   当服务生的身影消失在摇门之中,克拉克迅速地检查了被盖上的菜,找到了目标点的牛排,然后将注射器中的毒素直接注入这片薄牛肉的正中央。一些小气泡从酱汁中冒出,但这块牛肉的绝大部分已经饱含毒素了。

 当主厨姗姗而至时,克拉克已经重新盖上了这些菜并且把注射器收回口袋。他感谢主厨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服务生迅速地把菜端上桌,以免客人们因为菜凉了而拒绝食用。

 几分钟后约翰结了帐,起身离开他的桌子。他的服务生给他带来了他的雨衣,当他披上雨衣时,他迅速的扫视了一下二号目标。这个利比亚人刚刚咽下最后一口牛排,正与他的阿曼朋友们相谈甚欢。

   当约翰走出餐厅,进入酒店大厅时,后面的二号目标松开了他的领带。 As Clark headed out into the lobby of the hotel, behind him Target Two loosened his tie.


20分钟后,这个65岁的美国人撑着伞站在酒店对面的公园里,看着一辆救护车驶向酒店入口。Twenty minutes later the sixty-five-year-old American stood under his umbrella in Büyüksehir Belediyesi Park, just across the street from the hotel and restaurant, and he watched as an ambulance raced to the entrance.


   这种毒素可是相当致命的,世界上还没有一辆救护车的随车麻醉药箱里配备了相应的解毒剂。 The poison was deadly; there was no antidote that any ambulance on earth would carry in its onboard narcotic box.


   不管二号目标是当场去世还是奄奄一息、命不久矣,救治他的医生都会以为他是死于心脏病突发。这样餐馆里就餐的人就能免于繁琐的调查,不幸在场的无关人员也能省去很多麻烦。这个利比亚人的去世只是自然事件。 

   克拉克掉头走入大街,向西面走了55英尺。在那儿他叫了辆车,让司机带他去机场。他没有任何行李,只有一把雨伞和一部手机。当出租车驶入黑暗中时,克拉克按下触屏手机的按钮,轻声地说:“二号已经击倒,我已完成任务。”然后他用左手把手机关机,收回雨衣下西装的的口袋。



PS:本人高中生英语水平,翻译中必定有晦涩僵硬之处,还请见谅。

因种种原因,本书在种花家尚无完整译本。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