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数之争》196命 这种服务态度?——200命 镇杀、引出不算,我要降服!

  银树已经待不下去了,一个闪身,夺过了他们的丹核,再抛回到他们手中,接着说道:“你们心情挺好的吧,我的心情也挺好的……”从银树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他心情挺好的。

  “我们没有抢夺你们的宝贝的意思,我们只是想问这里的最著名的剑冢怎么走,太古荒园剑冢。”

  四人的领队心想,“哪有人问路,连这里的整个世界的地名都讲出来的,我们又不是白痴,剑冢著名的不也就是一个嘛,当我们不知道啊。”

  当然,看到刚刚银树的身手,与一种内敛的气息,他们断定银树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看来他们的确没有抢夺我们的意思。

  如果让阿穷知道,真的会流着泪说,“我们就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抢什么东西,好吧!!”

  很快,这四个人就指路给众人了,因为搞清楚了,银树等人确实没有什么企图。

  又一段路后,银树等人看见前面特别的热闹,都有很多人在那里,在那里排队,真很奇怪。

  银树等人还想靠近一下时,慢悠悠地靠近时,突然有两个门卫拦下了众人,对我们大吼道:“不买门票就想进啊,你们混那的,会不会点规矩啊!!啊!!”

  一听这种语气,银树想掏钱的兴趣全失,阿穷刚刚想下意识掏钱,立即被风的手捂住,把阿穷的手再次往下移,风小声对阿穷说道:“你看看银树吧。”

  阿穷一眼看去,就明白了一切,阿穷现在心想,看来又有的闹了。

  两个门卫眼见我们没反应,就想一棍子打过来,想活生生把我们打出去。

  这还了得,直接被银树的一股气劲给震翻在地,另一个门卫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去找更高的人员们。

  苍穹看向银树,“要不要拦住他们?”

  “来的越多越好,等一下趁乱……”银树沉声道。

  说到这里,谁都明白了,就连智商缺失的机关无双和阿穷都明白无疑。

  趁乱进入嘛,套路啊。

  当然这个进入当然,不只是单单的进入这道门而已。

  很快,那个门卫带了两个人来,这一闹,里面的排队的人,都看向了这边,里面的人有些人还在议论,“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想来插队的,可谁想到,是来闹事的,这几个人看着就面生,肯定是外乡人,也肯定是今天没有带脑子出门。”

  “对对对,竟然在这里惹事,看他们是不想活了。”

  刚刚那个门卫走掉了,剩下的一个门卫在看着银树等人,很是紧张,中途,银树等人也没对他做什么,直到那个门卫带人回来,他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极快地退到了那个人之中。

  这个门卫带来的人是,一个剑冢副园长,另一个是这里的一位管理者。

  那个副园长走向他们,看似很恭恭敬敬地,“您们好,我是这里的副园长,请问有什么事吗?是我们那里做的不好,而引起你不满的不买票吗?”

  银树也给他一点点的客气,“你们的门卫不仅没有一点服务的态度,更没说两句就打人,还有的是,我看这个门票是一直在收的吗?照我看,等一下进入排队,之后还要给什么什么费的吧?”

  门卫听到银树的话语,就有点慌,想辩解:“我没有打……是他们野蛮……”

  很快他就被副园长眼神止住了,因为副园长很明显看出这些门卫一说话,更加激起了这班人的不满,“你们就给我一个面子,给我副园长步克旗的面子,你们就别在这里闹下去了,你们会影响到,每年一度的剑冢之索的。”

  苍穹马上就顶了一句:“哦嚯,你的面子值多少钱啊,为什么要给你们,你们错在先,还想我们照样给你面子,照样给门票钱,当没事发生?”

  那个管理者在一旁看的愈来愈不耐烦了,忍不住说道:“你们这帮山野村夫,护卫何在!!给我教训他们!!想不给门票的人!!”

  顿时,他的这一喝,隐藏在四周的护卫,顿时跳出了五十来人。

  这阵势,有点吓到了阿穷,可下一秒,机关无双就把公输仇交给了阿穷背着,机关无双第一个就从了出去,双拳震地,顿时的一砸,这一砸不仅地面深坑可见,裂痕也巨多。

  五十来人顿时就人仰马翻的了。

  这直接把那个管理者个给气坏了,他直接就冲了出去,他的目标不是机关无双,而是银树,他一边冲一边喝道:“我今天不把你们打到你妈不认识,我就不叫辛德政,护卫们,你们还像躺到什么时候!!!!”

  被他这长声一喝,直接吓得那些护卫清醒过来,有些还在裂痕底下爬起。

  紫晶叹气说道:“你们今时今日的服务态度是不够的啊!!”

  说完,紫晶、风和阿穷就冲了上去,对上了五十来人,当然机关无双也是参与其中。

  公输仇在一瞬,就被银树造出的一个异次元收了进去,省得拖累战斗的进程。

  银树看到辛德政冲来,也不知道是摇头,还是叹气,银树真的不想对上他,因为他真的不配啊。

  银树直接一拳震了出去,辛德政也是一拳爆了出去,拳拳冲击,一股冲劲爆发,五十人那边都受到了影响。

  辛德政在感受到那一拳后,就已经感觉得不对劲了,直接把辛德政的手骨给震断了,他的衣服也瞬间给震爆了。

  他马上就一个后跳,躲了一下,银树那一拳的后续的冲劲,“你、你们也是武学者?!”

  银树摆摆手,“差不多,怎么样还来吗?”

  在银树说这话的前一秒,风已经也出拳了,一招黑色纹路的麒麟臂,这一拳过去,不仅冲劲十足,就连五十人的心神都瞬间被摄住了。

  连心神都摄住了,那他们也只能倒下起不来了。

  紫晶和阿穷马上抱怨道:“你就不能给我们留一两个吗?”

  “速战速决啊,对于这种杂兵。”风很简单回答他们两。

197命 我也是信了你个邪了

  这时的管理者辛德政和副园长步克旗顿时转头看向那边,眼珠都被吓大了,排队中的小部分人,直接就逃掉了。

  有一部分人就连连退后,明显也被吓到了,吓到胆汁都快速分泌了。

  不过有大部分人,却看得滋滋有味,能够在这里排队的,都有武学中有很大成就的,就算不能说有多大成就的人,也是新锐的某某大家族的后代。

  银树用余光扫了一下队伍中的人,心里叹道,都是废材啊,看来,正派军应该都在那个剑冢里了。

  “那个什么剑冢探索,是不是早就开始了,里面有很多人了?”银树冷不丁地问了这一句。

  副园长步克旗因为习惯的问题,顺口就答道:“还有五十个名额就满了,排队那边也会随之停止,剑冢之索也会随之封门,直到三天后再开启,就算结束了。”

  说完,步克旗也知道自己说出来了这些,但是想了想,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也没有发什么脾气。

  银树暗想:“五十?可是排队的远远不止这么少,看来里面还有类似什么考验的或检测什么的,来定这五十的名额的,看来,要抓紧了。竟然,那个投影指引我们来这里,总不应该骗我们,就算骗了,也应该有一点机缘的,白去白不去,一年才一次的听他们说,这机会绝对的珍贵。”

  竟然想好了,银树就右手一甩一团岚粼之火出现。

  这时,时羽发现了这一点,也知道银树想干嘛了,他们再不出手,看来就没机会了,这一气氛,顿时连步克旗也察觉了。

  他用内力咆哮道:“你们要闹到什么时候,你……”

  苍穹马上补上一句:“闹你妹!!”

  “你……”副园长步克旗想说话。

  但是还是被苍穹打断,“我去你的妹!!”

  “我…………”已经很气很气的副园长。

  “我个头啊!!去你的!!”苍穹依然不依不饶的打断。

  到此,所有的戛然而止,因为一团蓝色极燃极透的火被投下,时羽也在同时爆出无限的威压,卷遍了管理者这边。

  阿穷和苍穹一起出招,形成一股粘性极强的炮弹,直接粘住了五十人的原地。

  机关无双左钻头,右钳子,一起砸地,地裂震动,四处排队的人也站不稳,颠得慌,被粘住的五十人也一起连带地面的石块,飞了出去。

  紫晶一个咆哮,直接从口中喷出四散的深紫色的条纹力量,周围的爆炸了,烟雾重重,这个入口都崩塌不堪。

  一刹那间,众人都跳过了排队的众人,苍穹还故意踩了他们的头,一瞬间进入了排队前面的那条隧道。

  随之,银树倒身一个轻炮的功法,就把那条隧道也打崩塌了,封住了入口,银树也一个响指,把入口加了一个禁止入内的结界。

  就算有人挖通了那些碎石,也会陷入百转千回的幻境当中,就连那个人的思维也会逐步降低。

  进入后,银树等人还走了一段时间才到达一个地区吧,因为这里和刚刚的门口差不多大,又是一堆人在此,又好像有几个长老在此守着。

  一个长老上前迎接,“你们就是新一批的通达人员是吧,你们可别太嚣张哦,现在才是真正的验证考验。”

  银树猜测,他就是以为我们通过了门票那里和排队的关卡吧,银相信排队那里,有人收钱还是其次,还要贡献什么宝物,再经过那个收东西的人的观察,他认为那个人能行才会放行,就算他看到不行,你不能通过,那些钱和宝物也无法取回。

  世界的黑暗处其实还是挺多的。

  银树眼神指示,苍穹和紫晶马上会意答道:“对啊,好不容易才过来的呢。”

  “你从那边过来的,那就好了,你们说说,那边搞什么,副园长出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还有刚刚隧道好像有点震动。”那位长老很是疑问,就向我们打探。

  “没什么,就来了几个闹事的,说你们的门票钱太便宜,那个门卫就死脑筋,非要收那么多,那个人不乐意,非要给个十倍,双方一刹那就理念冲撞的不要不要的,就打起来了,副园长和管理者去劝架了。没什么的很快就好,刚刚隧道的震动,是管理者发出的威压,影响所致。”苍穹嬉皮笑脸地说得绘声绘色,好像就是这样似的。

  风内心嘀咕:“你也太能吹了吧,如此厚颜无耻也能说出来,我也是信了你个邪了!”

  那个长老说:“那个辛德政还是这么暴脾气,你让那些排队的人看到,准时吓到了,刚刚的嘈杂声还断断续续传来,现在一点声响都没有,如果隧道被他弄塌了,怎么办?我们的太古荒园要少多少的经费……不,应该是费用啊!”

  “说了这么久,还未请教长老您的贵姓?”苍穹装的很客气。

  “我姓土,你就叫我别吧。”这个长老很认真说道。

  阿穷听到,马上就惊讶而说:“土鳖?!!不会吧!!”

  顿时,就惹得长老不好的眼神,眼看就要动手打他了。

  苍穹内心想到:“穷啊,你说话怎么得罪人的你都不知道吗?”他马上对着土别长老轻声讲道:“他是说你是土别大…………我呸……”

  顿时好像有个小球似的,射去了这个土别长老的鼻孔,顿时他就晕了过去,苍穹马上扶住了他,大叫道:“你们的土鳖,晕过去了,又是管理者的威压传过来闹的!你们赶紧来的!!”

  其实,清誉苍穹刚刚想说,土别大人的,想说阿穷刚刚的那个是家乡口音,你别怪他,他就是想说土别来着,在别人听着就像土鳖。但是,苍穹看着这个长老,就生不起一点点的尊敬感,也不知道是怎么闹得,所以他刚刚怎么都说不下去了,苍穹就只能用变形术的分支,直接从口中吹出一个小蚊子,进入了他的鼻子,弄晕了他,看来他没个8天左右也是醒不过来的了。

  

198命 开香槟,惹非议

  其他的长老听到这个,和一些正在准备考验的人,就马上赶了过来,一边来,一边有个长老骂道:“等一下辛德政回来,我一定要对副园长步克旗告状,就算他是管理者也不能这样的啊,也不分个轻重,对自己人也下这么狠的手,至于吗?!”

  很快,这个土鳖就被这些人拉走……不,应该是带走了。换了刚刚骂道的那个长老来接待我们,说:“让你们见笑了。请问一声你们是那个帮派的?或是什么家族的?现在才是真正的考验的第一关,你们来这边登记一下,如果是我比较熟悉的家族,我可以快速帮你们填好。”

  能够进入这里的人,几乎在排队那里给够够的了,所以这个长老才会这样客气。

  阿穷刚想说:“银%……”就被苍穹捂住了嘴,虽然说银色系列家族他们这些偏僻,又藏在环境中的荒园不一定知晓,但是还是以防万一,银色系列家族在当年闹得事情太多太多,轰动了很多的时空的,到了现在每个地方的货币,但是银树自己创造的,所以现在是给银树的那些公司和黑带存储信息区(里面有很多东西,包括类似以前世纪是银行啊,就连黑衔卡的那个传送区域,也在里面的一部分通过),所以苍穹还是不行让阿穷说出真实的家族来。

  这个举动,这个长老虽然很奇怪,但是他刚刚也看见了,这个阿穷对刚刚那个长老说话时的笨拙,他想,这个苍穹这个人,肯定是不想让这个笨笨的,说话来丢人现眼,所以才这样做的,所以他也没有多虑。

  银树冷淡说:“王权富贵百转千回帮,新建的。其他的信息都填无就可以了。”

  “呃……好。”听完,这个长老就更疑虑了,新建的帮派,也能进入到这个区域,够格啊,虽然他很不相信,但是进入前面的收钱的人放行了,就说明没问题,所以他也没往这方面多想了。

  银树又不了一句:“我们这个是公会,不是帮派,我们起的名就是王权富贵百转千回帮。”

  “……好好。”听到这些,这个长老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因为他已经被银树噎住了。

  就连一些已经过了这个区域考验的人,准备前往下一个区域,也听到了银树这边的谈话,他们现在心里想的是:“你不装逼,你是会死啊!还王权,还什么富贵!!你怎么不叫土豪皇帝帮啊!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还是一帮的人!”

  随便登记后,银树等人就开始在一旁等号,但这一等,最为瞩目的就是银树,因为每个人都在那里站着,就银树又拿出了自己的舒服软软的红色的王座,再加上边框的金色点缀,王座的靠背顶上还镶嵌着一颗如同王冠一样的水晶,闪闪亮亮的。

  直接就晃得人眼,很难睁大,那个长老立刻靠近银树,在他耳边说道:“你这样做不好吧,会影响到别人的。”

  银树还是那么气定神闲地回答:“这里规定不让人坐着等待的吗?”随之,银树的眼神,恐怖地看着他。

  他马上流汗支支吾吾,“也没有这个规定……但,我、我……我叫你大爷了,你能不能低调一点点?”

  他说了这么多,银树却一点也不鸟他。

  银树用大拇指先按好木塞,将瓶口朝向无人的方向后再开瓶。拔开瓶口锡箔包装,松开铁圈圆形口。而这个铁圈的作用是为了避免木塞弹出。

  用一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按住木塞,另一只手握住酒瓶并旋转,酒瓶内气压会将木塞慢慢往上推。还用一条餐巾包住,所以就算有问题的话,木塞也不会到处乱飞。

  转动瓶子,慢慢的让木塞前段稍稍倾斜,使二氧化碳放出,响声不要太大,这个时侯你就会听到美妙的“女人的叹息”。

  突然,银树的手法一变,嘣~~~~的一声长鸣,直接朝天空射出一个木塞,人群一阵骚动。

  这些人又再次议论了起来,“这个人有病吧?这个时候不好好准备,还在这里开香槟,是想死啊!虽然说,这么冲击力的木塞子,对我们这些武学者根本不成问题,无伤大雅,更不要说能够伤到那些修行者了。”

  反正就是什么难听的话,都出来了。

  ……

  不管怎么样,银树就不理这些闲言闲语,都已经把香槟倒进了香槟杯,银树就喜欢喝气泡多的,也不去醒酒,为什么说醒酒呢?因为有些人喜欢把香槟醒酒,当然年份也是关键。

  不过,银树却不管这么多。

  关于香槟是否需要醒酒一直是葡萄酒界争论不休的话题。有人认为给香槟醒酒会导致香槟的气泡丧失,失去了香槟的特性;也有人认为,醒酒能够提升香槟的口感与风味。这个问题还会继续争论下去,因为二者都有各自充分的理由。

  醒香槟所要面对的主要问题:葡萄酒专家认为香槟不适宜醒酒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起泡酒与氧气接触的时间越长,其气泡就会变得越少,而且,在饮用的过程中香槟的气泡也会逐渐消失。这就意味着你将一瓶酒倒入醒酒器中,并静置半个小时,你倒出来的第一杯酒的风味可能会有所提升,但是接下来的几杯可能就已经老化了。

  但是呢,银树却在空间世界中储存了很多很多,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因为,他如果哪天想醒酒,就醒它,虽然就喝一杯,丢一瓶,没什么大不了的,喝的就是气氛、心情、豪放。

 香槟的适饮温度在8℃-10℃,所以在醒酒的过程中,为了保持香槟的温度,需要将醒酒器放入冰桶或者冰箱保持合适的温度,但是,大多数醒酒器在低温之下容易破裂,这也是醒酒的一大难题。

  再说回来, 醒酒还是不醒酒,年份是关键。

  香槟在瓶中陈年的时间比较长,因此其香气较为内敛,不够开放,一开瓶就品尝的话很难感受得到其复杂度。而通过醒酒,可以将香槟本身的吐司和坚果等风味展现出来。但并不是所有的香槟都适合醒酒。那些年轻的,风味复杂但是风格内敛的香槟才是最需要醒酒的。醒香槟的乐趣就在于其深层的复杂的风味逐渐发展出来,而气泡变为了大家关注的次要因素。对年轻香槟进行醒酒,等于赋予了这款香槟未来才会出现的特质。有人并不喜欢用笛形杯,因为笛形杯细而长,其虽有利于保持气泡,但是在笛形杯中,香槟的芳香并不能充分发挥出来,而且过多的气泡不利于凸显香槟的深层风味。

199命 怯场?奋起作弊

  有葡萄酒专家认为,酒龄小于5年的香槟比较适合醒酒,因为它们拥有硬朗的结构,这是已充分成熟的香槟所不具备的。另外,公元2011年和2013年份的香槟不建议进行醒酒,因为这些2011年份的葡萄过于早采摘,而2013年份太晚采收。这两个年份的香槟要做到平衡十分不易,一旦一款香槟平衡性不足,醒酒只会放大其缺点。

  所以呢,看到银树的随便的一瓶都是比较久远的酒,还保存的很好,在那里惬意地喝着,就气没打一处来,脸庞的肌肉都是一抽一抽的。

  银树的视线,转向众人,单手已经变出了六个以上的杯子,单手拿着,问道:“你们想喝不?”

  大家都略显得尴尬,但是很快就拿了杯子,倒上也品了起来,机关无双看向银树,“公输仇主人,也给他喝一杯呗。”

  银树听到也没什么,直接把公输仇放了出来。

  机关无双托着公输仇的头,轻轻地把香槟送进了他的嘴巴里。

  这一下,更加的吵闹了,就连正在试验的人,也傻眼了,“他们这是干嘛?集体来开Party吗?!”

  “你们看,他们的空间法宝,可以装人在里面?!他施展法宝时,快到我根本看不起,他用了什么法宝!!”

  “什么人,明明是个死人好不好!!”

  因为,公输仇现在已经虚弱到,气息都没多少了,但是还死不了,好像有东西在吊住他的命在几十口气之间,好像在故意折磨他一样。

  所以,不能靠近的检查,都会被人误以为是死人,甚至是尸体已经干了很久了。

  “死人?!!”

  “我的天啊!!真是老天没眼啊,死人都有这种待遇,死人都给他和香槟!!我尼玛真尴尬!!”

  当然,刚刚试练的人员,因为分散精神,没有得到上古残留剑灵的认可,而失败,谁叫他集中力不够,被银树这边吸引了呢。当然,那个人也有泪却不知道这么说话好,因为他真真的想说,‘尼玛,你们这群人搞得这么大动静,还这么奇葩,换谁,谁不被影响啊!死人都事后喝香槟,这是有多高的待遇啊,就连什么王子王后的也没有这个待遇吧!!看这尸体保存的这么好,你们别说,你们天天给他和这个的啊!!我要疯啊,这都什么世界啊!我的世界观崩塌了啊!!’

  随之,一阵铜锣声阵阵传开,“王权富贵帮,阿穷请到7号台接受剑灵的认可试练!!”

  阿穷一上台,就对场下的人打招呼,立刻就引起了大多数的人的丢汽水罐和臭鸡蛋,还骂道:“你就不一样是吧,你以为在走秀啊,你以为你在唱歌啊,你以为你是波澜哥啊!!赶快给我们弄,不行就赶快下来,浪费我们的时间,鸡儿丢人!!”

  被这一骂,直接就脸儿都青了,状态马上就不好了,手不断的抖着,脚也哆嗦,一是紧张,二又因为多人而引起不适,有点怯场了。

  不是每个人都是脸皮厚得像墙壁的。

  不断的铁罐、臭鸡蛋的砸来,直到一个装满了汽水没有开罐的重物直接砸来,砸来的力道明白了混有法诀的气息。

  阿穷的额头顿时红了一块,不断的喘大气,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这时的银树也没有了嬉戏的表情,是定定地看着他。内心想:“阿穷啊,你还是缺少应该有的勇气啊!”

  阿穷在不断呼吸后,最后呼出一大口气后,双手开始感应空气,但是一点而沟通到剑灵的气息都没有,这让阿穷更加受到打击。

  阿穷对面的一座小山中,有许许多多的洞,那些洞之中就隐藏着许许多多的剑,剑中有剑灵,那些剑都是上古遗留之物,所以有些都已经生锈了,有些还破破烂烂的。

  这就让难度更加的大了,阿穷眼看不行,就更加的急促了。

  场下的刚刚丢没开封的可乐罐的那个人好像没有过瘾,看到阿穷现在这样,他就更兴奋了,他这次直接九听的可乐全了扔了上去。

  带出能量的尾焰直接朝阿穷的胯下冲去,临近时,阿穷直接一个气场爆发,一手拍下,直接把那九听可乐,全部都还给了那个人,那个人的脑袋直接的扁了下去。口中出现很多口水,有一只眼睛也因为压迫而爆浆了,但他只是奄奄一息,没有彻底死去。

  在那一拍之下,阿穷已经全身变得好像磁铁一样身躯,阿穷知道自己的潜质绝对是不够应对这种靠天赋与技术活的场面,那只能靠一点作弊的方式了。

  竟然有些剑会生锈,那肯定有些剑之中混有含有铁的,所以这一变,其他人看着,他的身体好像钢铁化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场下的人,没有想到这个层面,因为他吓傻了,随便在东搞西搞。

  竟然有了办法。磁力的牵引在继续,但是阿穷还要做一些事情来掩盖,不是的话,就算最后,傻子也会知道真相,所以他开始手法舞动,脚步凌乱,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一样。

  他口中还不断念叨:“真啊!保佑啊!看眼吧!可怜一下我这个人吧!来哦!风气,剑刃来!!来!!掀起波澜吧!!!”

  波澜两字一出,顿时,洞中比较松动的剑已经往这边靠了,阿穷此时尽管得靠近一下距离,顿时,咻咻咻……七把破剑,全部都来了。

  飞的太快,阿穷有点吓到了,他马上变回原样,剑刃就在他眼前一柄柄的掉落,眼看剑刃来了,人们都不相信,但剑刃一掉,这些人马上就一股嘘声。

  阿穷把手掌缩回一点衣袖,单单把手心变成磁力性质,整个人趴在圆台上,因为范围有限,他整个人用脚面勾住场地,靠的最近,再来一遍刚刚的乱说一通的咒语,隔开再次把剑刃招来,这次七把剑一来,阿穷就立即用腰间的黑口袋,也就是储存袋,装起来,不让人看出破绽来,如果不装,就会产生七把剑叠起来,好像粘在他手心一样,那就一下子穿煲了。

200命 镇杀、引出不算,我要降服!

  

  种种的不相信,但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众人也没有证据,只能缓慢地鼓掌,阿穷下台,刚刚脑袋扁了的兄弟,马上围住了阿穷。

  一个瞬闪,银树挡在了阿穷的前面,众人也瞬间围了上去,场面一度失控。

  那些长老都手足无措,可是一个声音打破了,他们身后,一个人喊道:“你们的另一个兄弟也在我们的手上!”他说的兄弟,就是在他们的眼中的死尸公输仇,那个人用剑刃抵住他的脖子,还喊道:“你们都别动啊,小心我撕票……不应该是撕尸!你们都别动啊,让我们揍死你们,你们别动啊!!”

  其中的那边的老大,心想:“我怎么会有这种手下,用死尸要挟人家有用吗?!笨啊!”

  可是,下一秒,这群人懵逼了,老大也彻底懵逼了,“难道还真有用!”

  眼看,风等人一点点散去,银树不再挡住,一步步靠近那个挟持公输仇的人,眼神凛冽,那个人手抖抖抖,用剑尖指着银树说,“你别动啊,你别过来啊!”

  在他的剑尖指着银树的一刻,公输仇已经不见,这个人也彻底傻掉,公输仇已经被银树一个意念就收进了异次元中。

  银树一个手盖了过去,直接手心轟击剑尖,剑刃直接好像脆糖果一样,不堪一击,随便断碎,直接银树一气呵成,轟爆剑柄与护手,一掌拍在了那个人的胸前,体内的心脏直接被拍爆。

  那群所谓的狠人,傻了,直接傻了,想撤退的是百分百,但是这次,换成风等人不乐意了,他们也没有看清,他们什么时候已经又再次把他们围起来了。

  当然被拍爆心脏的那个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可以说死透了。

  在这个区域的所有长老都马上冲上前去,想劝架啊,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就真的不好交差啊。

  可是,银树就已经动了,银树一套连招,“灭杀舞”!!那些的眼前好像化出了无数的妖魔鬼怪,都在他们的眼前胡乱的飞动。

  瞬间,银树带着众人退了出去,那个人眼看什么事都没有嘛,“什么嘛,都是唬人的!哈哈哈,臭屁什么,等一下我们就让你哭,等到进入下个区域后。”

  银树头也不回,背对着他们,淡淡说出,“你们等不得那个时候了。”

  “什么?!”那些人很奇怪,那些长老更奇怪。

  那群人的老大马上上前想问清楚,为什么这样说,看着银树这样,就感觉他很嚣张,他就是不爽,但他那一动,他身上的无数道裂痕马上崩出,无数道血痕浮现,这一个现象,马上吓到了其他的同伴。

  他刚刚没事,并不代表他真的没事,他刚刚早已经被灭杀舞的招数快速划了千万道伤痕在身上,快到在场的人都没有察觉,就连他本人也没有,刚刚他一动,顿时崩出了所有的伤痕。

  他顿时化成无数的血块,散了一地,那些血和血块触碰到他的其他同伴,与血块的震动与空气的流动轻微的冲击,也瞬间,把原本就已经死去的那些人,在此处真正发现,原来自己和自己的老大也没两样,那些小弟,全部变成一滩血花,洒在地上是一大摊的血水啊。

  这时的长老们都目瞪口呆,“这这这……”他们无法形容刚刚的一切,他们现在真的低估着了,“管理者大人啊,副园长大人啊,你们快回来吧,我们镇不住这些煞星了!太可怕了!!”

  就连报下一位接受剑灵试练的人员都目瞪口呆,已经忘记了报人的工作。

  随之,银树的眼神望去,才让他身躯一震,想起了现在还在工作状态,“下一位,有请V电月树银岚·風上场。”

  其他什么王权富贵帮都是多余的,因为众人在登记时的名字依然没有改动一二,但是这些人明显都不认识银树等人,就算有一些猜到一点点的,却也想不到那么远,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这班人就真是当年那些银色系列人员,翻手破时空,负手总异动的人。

  风上前去,也站在刚刚类似阿穷站的小圆台上,他是3号台,风瞬间和那些小山洞中上古长剑的剑灵沟通,很快那些剑灵有一大部分都被风给沟通成功了。

  但是呢,虽然风很会剑法,剑术也很精湛,剑意更加独特,但是一个个的剑灵都无比骄傲,没有一个原因为风所倾倒,所以呢,没有一柄剑自动的飞出,再这样下去,风就会失败,当然,对于风来说,时间还有很多,和刚刚阿穷相比,风敢保证,比阿穷强。

  风再次和那些剑灵沟通,“你们有种就一个个出来,任我施展降服之术。”

  迟疑了一下的剑灵门的回应是,“这种小技巧,我们才不上当呢,我们一出来,一飞出来,你就算成功了,你以为我们还会像你们的同伴那样,被那个什么特殊的体质给骗出来吗?”

  风暗想:“阿穷也没有骗你们出来好吧,那是实力的一部分,也不是每一个人能够把身体变成全磁铁化的啊,反正我做不到阿穷那么纯粹,什么钢铁化、磁铁化、泥浆化什么的,我自认做不到。”

  风再说:“你们出来,我降服了你们才算我赢,你们单单出来我不会强求你们的,也不算我取得这关的胜利。”

  剑灵们一顿的吵闹起来,骚动不已,一直以来,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没有人说完全降服这种话,就更没有这样做过的人了。那些人都是一直的和它们沟通,而得到它们的认同而牵引出来的。

  “我们怎么能相信你?!”剑灵还是谨慎的。

  风这时对那个监管人员说道:“等一下剑灵的飞出,不算我成功,等我降服了它们,才能算我成功,如果我没有降服它们,就算我失败,我费不了多少时间的。”

  那个监管人员听完,就是一阵的发傻啊,“还有这种类型的人?我的天啊,作死啊!”这个人内心想:“你就吹吧,你连沟通剑灵完全都做不到,还说什么降服。”

————————————

求大家的情意相顶!!!谢谢关注我的所有的朋友,我在这衷心感谢了。有兴趣看看系列~~~素质三连(求收藏、点击、评价、评论、币币!!!请兄弟姐妹们给我力量吧!),关注分享,多多益善的评论吧~什么都善意的刷一波……嘻嘻……我写的怎么辛苦,你们就可怜可怜我吧,点一点,币一个也行啊,收藏一下下,拜托了。所有人都将踩死在脚下,兄弟们,梦梦需要你们的支持!我什么都不想说,低头码字,至于点击,收藏,推荐关注什么的就交给你们了。 二百零九云送到,看我把双手写废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