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红日(连载13)

第十三章:备战!远海岛屿的战场乱斗!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是吗?嗯,好吧,还是谢谢你,抱歉打扰了。”尹小蕾按下通话结束的按钮,把手机丢到桌子上。这是她今天打的第五个电话了,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你们的队伍已被取消比赛资格,无法再参加全国大赛。

        这时,尹小蕾瞥见了夹在台历一角的纸条,那是之前岛田梅留下的网址。虽然当时尹小蕾并不看好这种互相厮杀的“养蛊”比赛,但现在她也不得不承认她得重新思考一下对这种比赛的看法了。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小蕾队长需要找到一个让大家振作的途径。

         想了一会,尹小蕾在电脑上输入了那个网址,果然,跟岛田梅说的一样,这个所谓的“战场乱斗”比赛真的几乎没有任何参赛限制,不论是学生、社会团体、发烧友联合会甚至是军警都能报名参加,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战车道队伍。在7*7Km大小的岛屿上遍布模拟城镇、桥梁、山丘、树林等不同的作战环境,在七天七夜的厮杀后只有一支队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并获得三亿日元的奖金。更令尹小蕾心动的是,这项比赛获得了文科省和战车道联盟的认可,也就是说,如果能取得胜利的话,其效果基本等同于获得全国大赛!

         “要不……试试吧。”尹小蕾心里暗下决定。就在这时,她听到战车仓库里似乎传出了脚步声。奇怪,按说现在是晚餐时间,这里除了她这个值班队长以外不应该有人啊。为了保险起见,尹小蕾打开抽屉,悄悄抽出电警棍别在腰后,打上雨伞走出值班室。战车车库并没有开灯,在一片漆黑中,尹小蕾愈发清晰地听到了脚步声,她悄悄摸到墙边,猛地推开了电闸。

          “噼里啪啦……”伴随着电灯一盏盏亮起,尹小蕾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但尹小蕾还是把电警棍握在手中,一步步走向脚步消失的地方。

         “我是……军人的女儿,害……害怕是可耻的!”尹小蕾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叮!铛!”这次,尹小蕾清楚地听到声音从,塔娜的T-26S那里传出。她硬着头皮快步上前,大喊一声:“谁?出来!”

       “啊,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坦克内部传来,是被这几天在反省中的塔娜!

         尹小蕾很是意外,她爬上战车炮塔,问道:“怎么是你?塔娜,你怎么会在这?!”

         “队长,因……因为这个,”塔娜举着一个钱包,费劲地爬出炮塔,“上次我把它落在车里了,我是来拿这个的。”

        “这样啊,”尹小蕾叹了口气,“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呢?”

         “可是,我被禁止来这里了不是吗?”

        “……”尹小蕾没再多说什么,她扶着塔娜跳下战车,看得出来,这几天塔娜的精神状态并不好,她耷拉着眼皮跟在尹小蕾后面走着。

        “那,队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在战车仓库门口,塔娜跟尹小蕾道别,转身离开。

         “等一下,”尹小蕾叫住塔娜,“一小时后,如果可以的话去会议室等我。”

         “什么事?”塔娜回头,用空洞的眼神盯着尹小蕾,“因为我回来找东西要惩罚我吗?”

        “当然不是,”尹小蕾看着塔娜,认真地说道,“有别的事情,很重要的事。”


         八点五十分,塔娜推开会议室的门,提前十分钟来到了办公室。  

         “塔娜队副,你没事吧,”看到塔娜走进来,岛田兰马上迎上去关心道,“听说你因为我遭到了严重的惩罚,对不起……”

        “没关系,”塔娜并没有责怪岛田兰的意思,“那件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雅美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当她知道塔娜拿到许可文件的手段后,就打心里觉得别扭,倒不是认为不该救自己的同伴,而是对塔娜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为感到不齿。

        九点整,尹小蕾准时出现在会议室,她把手里抱着的一沓材料分发给在座的每一个人,说道:“各位,我想大家也应该知道了,我们已经被取消了参加全国战车道大赛的资格。但是,各位,这不是结局,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什么……意思?”众人有些蒙。

        尹小蕾队长笑了笑,接着说道:“看看你们手中的材料,诸位,看完你们就明白了。”

         众人翻看起了手中的材料。几分钟后,大家纷纷以惊讶的目光盯着尹小蕾,仿佛在质疑她是怎么想到的这个主意。

          “‘战场乱斗’比赛听上去倒是还不错啦,只是……我们现在刚经历了那么大的争端,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黑子率先打破沉默,说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问题,说起争端和黑幕的话,那些豪强学校比我们多的多了,”会议桌的一角,梅放下手中的材料,站起来说,“可能我的话有些刺耳,不过,有一点奖赏和荣耀,不撕破脸皮的话是不可能得到的。”

         “被一炮送出比赛的残兵败将……”塔娜低声嘀咕了一句,前些天的那场比赛她也在场外偷偷看了,对于岛田梅的初战,她并不看好。

           “那又怎样?连自己的队员都保护不好的副队长……”梅听到了塔娜的话,用眼神警告她,心里说道。塔娜不在说话,而是低头假装看材料,趁机躲开了梅的目光。

        这时,雅美放下手中的材料,提出了另一个关键问题:“这个比赛虽然允许战车参加,不过,跟战车道比赛不同,这种比赛是有步兵参与的。虽然战车有火炮和机枪,但如果没有步兵协同的话,恐怕会很吃亏啊。”

         “这点我早就考虑到了,”尹小蕾微微一笑,“所以,我的解决方法是:联合。梅队长,你来跟大家说明一下吧!”

        岛田梅站起来走到前面,简要的跟大家说明了这个计划的核心:集合战车道队伍的优势战车(所有的苏系战车、97式中战车以及意大利的CV38轻型战车)编成战车组单独训练,雪绒花突击队剩余队员以及战车道队伍的其余队员择优编成步兵组,互相配合进行作战。

         “ 那么,大家还有想问的吗?”岛田梅说完后问道。

          没有人举手问问题,于是尹小蕾示意岛田梅坐下,继续说道:“那么,没有什么问题的话,由我来担任战车组的指挥长,岛田梅担任步兵组的指挥长,雅美和塔娜分别为副队长。”

        “为什么要我去步兵组?”塔娜对于让她去步兵组的安排感到很是别扭。

         “你才刚刚回归,这次也是你复职后的初战,所以,我给你这个机会是为了让你适应一下,”尹小蕾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塔娜,“放心好了,过后,你仍然是战车道队伍的副队长。”

           塔娜虽然没表现出什么,但她的心理却有种强烈的不公感,她死死地盯着坐在斜对面的雅美,她知道,从今天开始,雅美除了是战友之外,又多了一重身份——对手。


        第二天下课后,尹小蕾和岛田梅将各自所有的队员全部召集到训练场,向她们宣布了要参加战斗的消息。不出意料,大部分人对这一计划都表示了支持和理解,于是,一小时后,红日高中的参赛申请表被顺利地发进比赛组织方的邮箱里。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比赛用的枪。虽然雪绒花突击队作为生存游戏社拥有自己的枪支,但在这种比赛中,作为坦克兵的战车组以及步兵组的战车道队员们却没有。尹小蕾对这一方面了解甚少,这件事成了她的头号心病。

       这天夜里,尹小蕾躺在宿舍的床上,依旧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这几天她跑遍了学园舰上的玩具店,但在各种眼花缭乱的气 枪面前,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白痴。“要是能有个懂行的人在就好了。”尹小蕾叹了口气,心想。

        隔壁又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让尹小蕾更加的心绪烦乱,她起身敲敲墙壁,喊到:“笼岛夏实,不要把房间当成射击场,很烦的!!”

         刚喊完,尹小蕾突然愣住了。对啊,怎么把这茬给忘的一干二净了,身边这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专家吗。

        想到这里,尹小蕾马上披上外套敲响了夏实的房门。

       “对不起啊,队长,打扰你休息了。”夏实打开房门道歉,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支银色的伯莱塔手 枪。

        “没关系的,”尹小蕾看看走廊,“介意我进来一下吗?”

       “请进吧,”夏实赶忙把尹小蕾让进房间,“有些乱,还没收拾,抱歉哈。”

        尹小蕾坐在床边,看着旁边桌子上拜访着一排各式各样的手 枪和冲 锋枪,很是惊讶。她想了想,跟夏实说出了自己目前的困境,并请求夏实出面帮忙。

         “这样啊,要我说的话,这种东西每个人可能都会有最适合自己的枪,强求统一的话并不利于最大战力的发挥,”夏实摆弄着手里的气枪,“不过,周末在大阪会有气枪展,很多厂商都会去那里推销自己的新品,有时间的话和我一起去那里看看吧,说不定会有收获的。”

         “嗯,也好,到时候记得叫上我吧。”尹小蕾想了想,欣然同意了。


         两天后的清晨,在学园舰的渡轮码头边,夏实早早就在等着尹小蕾了。距离第一班渡轮开船还有五分钟时,尹小蕾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抱歉,我记错了时间,来迟了。”尹小蕾向夏实表达了歉意。

        “没关系的,走吧,还要赶早班电车呢。”夏实摆摆手,笑着说。

       这时,尹小蕾在走上渡轮的队伍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那是青日学院的队长亚纪子以及那两个新来的队员良子和樱井。尹小蕾拉低了帽沿,本不想和她们做太多交流,可还是被认了出来。亚纪子走上前打招呼:“早上好啊,尹队长,你也去大阪?”

       “啊,去……办点事情。”尹小蕾只好应承道。

        夏实看到尹小蕾队长有些尴尬,于是主动问道:“你们也是去枪展?”

         “算是吧,”一边的良子指了指自己腰间的空枪套,“毕竟这东西总是空着也不是个办法不是吗。”

         “那个……是什么?”樱井指着夏实手里的手提箱好奇地问道。

      “哦,这个啊,”夏实笑着打开手提箱,“我的伯莱塔Sword Cutlass,因为枪管有些问题,所以打算去枪展找厂家重新校准一下。”

       “这个是Revy用的枪对吧,”樱井作为一名合格的《黑礁》迷,一眼就认出了这支银色的长管手枪,“听说这个的出品量并不多,我想买还没买到呢。”

        “哈,是吗,”夏实合上手提箱,笑笑说,“这次去展会上看看吧,说不定会有厂家出复刻版本呢。”


        就这样,大家还算和谐地同行,一路来到了新大阪车站。在换乘通道里,因为害怕错过转乘的电车,尹小蕾在奔跑的时候和一个女生撞了个满怀。

       “啊呀,很痛啊!”尹小蕾感觉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硌到了肋骨,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你干什么?撞了人连个道歉的话都没有吗?”那个女生退了两步,生气的说道,“你以为我就不疼吗?莽夫?!”

          “对不起。”尹小蕾自知理亏,只好道歉。这时,她注意到这个女生也穿着学生装,但这种草绿色的制服她却从来也没见过。同时,她还注意到刚刚硌到她的东西——一支装在腋下枪套里的银色手枪,她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挂在大衣内侧,毫无顾忌。

         “啊,原来是四国岛来的学生啊,”那名女生注意到了尹小蕾身上的制服,“怎么,来扩充军备准备分一杯羹吗?想都别想了!连战车道大赛资格都被取消了的队伍,又能怎样呢?”

          “你……到底是谁?”尹小蕾很是吃惊的盯着眼前这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问道。她有种预感,这个女孩知道这么多,身份一定不简单。

         “白头山女子学院战车道队长,我说的没错吧,朴雪姬!”夏实出现在尹小蕾身后,点明了那个女孩的身份,“想不到你比传闻中的还要嚣张!”

       尹小蕾拉拉夏实的衣角,低声问道:“你认识她?”

         夏实叹了口气,说道:“没错,她所在的白头山女子学院本部位于函馆,是为数不多建在陆地上的学院之一,今年才开始招生办学,我的表妹就在那就读。”

         “哼,知道的不少嘛,不过,一点用都没有,”朴雪姬冷笑一声,“在你们开枪之前,我们的重炮就会把你们全部送出比赛的。”

         “是吗?我倒觉得那种五分钟才能开两炮,而且还要手动上弹的榴弹炮没有任何意义,”良子冷冷的声音出现在众人身后,“这样的战后垃圾,也难怪联盟会同意它加入比赛。”

         “榴弹炮?难道是……谷 山 大炮?!”尹小蕾曾经听说过有这种种战后生产的自行榴弹炮要加入战车道比赛的传闻,所以她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虽然这种家伙的性能也就是战争末期的水平,但如果是普通坦克的话挨上一炮也是必死无疑。

        “你……”朴雪姬刚要发脾气,但看到良子满是伤疤的脸后,她的眼神中瞬间充满了惊恐,“算了,你们人多势众,不跟你们纠缠了,再见了,失败者!”

        “失败者?”这次说话的是最后赶到的亚纪子,她拿出手里的卡片相机朝着雪姬晃了晃,“如果我把你公然露械的图片交给警察的话,哪怕那只是个玩具,恐怕也够你受的了吧。”

        “你……你们,”朴雪姬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摆了一道,她一边扣上大衣的纽扣一边窘迫地说,“到底想怎样?!”

         “怎么样?”亚纪子走上前,死死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为你刚才的言行道歉!”

         “哼,对不起!”朴雪姬气鼓鼓的说完,一把抢过亚纪子手里的相片,揉成碎片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怎么……”尹小蕾走上前,她没想到亚纪子会这样维护她。

         “别误会了,”亚纪子摆摆手,转身往站台走去,“我没有帮你,只是看不惯那家伙的嚣张而已。”

         “呐,良子,那个家伙是谁啊?”旁观的樱井见争吵已经结束,方才走上前小心翼翼地问。

        良子拍拍她的肩膀,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没什么,一个自以为是的残兵败将而已。”


       枪展上的东西很丰富,也让尹小蕾大开眼界。在一番比较和夏实的建议下,尹小蕾最终选定了56式和带有折叠枪托的56-2式,分别装备步兵组的战车道队员以及战车组的坦克成员。

         “那个,我有个问题一直有些好奇,”回去的路上,夏实趁着去厕所的机会,悄悄问亚纪子,“也许我知道我问这些不太合适,但为什么我没看到你们有订购什么新产品呢?难道你们不打算同意装备吗?”

         亚纪子在洗手池边边搓洗着自己的双手边说:“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我们作为战车道队伍,各个车组可以自己选择武器,只要一个车组同意自动武器就没问题了。”

       “ 喔,这样啊……”夏实看着亚纪子走出洗手间,若有所思。

         在尹小蕾一行人回来后的第三天清晨,百货公司的运输补给又一次例行给学园舰送来了补给品。不过,这次和以往不同,除了后勤处的工作人员以外,两艘船的对接口处还有尹小蕾带领下的一众学生以及学园舰警署的井口课长,他们在等待着一样重要的东西送来。

        十个个大号的密闭金属箱被卸下,尹小蕾和井口课长上前亲自切开封条,挨个查验起来:20支56-2式、15支56式以及配套的子弹和备用弹匣。红日高中的学生将这些金属箱全部装车,并协助警署做好登记工作。离开前,尹小蕾发觉井口课长的眼神有些担忧,她拍拍胸脯保证说:“放心吧,我们不会给警方添任何麻烦的,我以队长的名义保证!”

          “听好了,这次参赛的所有人,长武器由我们统一进行发放,训练结束后统一封存,个人可以配PDW武器以及配套配件,但记得如实上报,明白了吗?”下午,尹小蕾把参加比赛的所有人全部召集到战车道车库前,宣布道。

          “明白了!”大家异口同声。

        接下来就是武器分发时间,大家排队上前,就像之前的“伊特城堡”行动时一样,领取到了自己的步枪。大家摆弄着还带着保护机油的气枪,互相交流着,都很兴奋。

          轮到塔娜的时候,她摆手拒绝了尹小蕾递过来的56-2,指着另一个箱子里的56冲说道:“我需要的是那个。”

         “可是你不是乘坐战车作战吗?固定枪托会很不方便吧。”夏实提醒她。

          “没关系的,”塔娜摇摇头,“折叠枪托总是给人一种不结实的感觉……”

         “不会啦,很……”夏实刚要继续说下去,就被尹小蕾拍了拍肩膀打断了。她拿起一支56冲递给了塔娜,说道:“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

         塔娜接过枪和备用弹匣,转身离开了。夏实看着尹小蕾,问道:“队长,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什么问题,”尹小蕾看着塔娜的背影说道,“她自有她的理由,随她去吧。”


            “快快快!所有成员要在15秒内离开战车投入战斗!!”虽然第二天是周末,但从清晨开始,这样的命令声就回响在了战车仓库内。这是战车组的弃车战斗训练。

          “我的枪托卡住了啊!”

          “你快点钻出去啊,我还等着呢!”

          “行不行啊,时间快到了啊!”

         ……

        虽然大家在入校时都进行了战车的驾驶和战斗训练,但在“战场乱斗”比赛中,这仅仅是一小部分而已,其他的,都要从头再来。

         而在步兵组的塔娜和岛田梅这边,大家正进行着CQB室内训练。训练采用分组对抗的方式进行,而这次,塔娜的目标也很明确:找到岛田梅,并且击败她!

        “哼,看着吧,你们两个自以为是的队长,看谁能笑到最后!”塔娜一边在走廊里奔跑一边默念。

         一个、两个、三个……自己身边的队员一个个被击中出局,而这边除了刚刚击倒的两个菜鸟以外,再没有别的战绩了。局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但塔娜并不在乎这些,对她来说,只要能击中岛田梅,自己就赢了。

         走廊的拐角处有一扇门,当塔娜经过时,她听到里面似乎有脚步声。塔娜假装没有发现走了过去,却突然回身一脚踹开房门,然后藏身墙后,只伸出一只手握持突击步枪向屋内扫射。

        片刻过后,屋内没有了声音,塔娜一边换弹匣一边冲进房门,却发现除了一台被击碎的录音机外什么也没有。

        “糟糕,上当了!”塔娜意识到自己中计了。可她刚一回头,却迎面撞到了岛田梅的枪口上。

        “没想到吧,这屋里,其实是有人的!”岛田梅冷笑一声,“一切都结束了,塔娜副队长,你输了!”

        “砰!”塑料子弹打在头盔上的轻响在塔娜听上去就像真正的枪击,她彻底失败了。

         “菜鸟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厉害了,”岛田梅丢下站在一边懊恼的塔娜,摆摆手离开了,“不过,副队长,要参加比赛的话,这可是远远不够的。”


         过后的几天,除了上课时间以及必要的休息时间外,所有参加比赛的人员都耗在训练场。驾驶、射击、步坦协同……连日的训练让大家的体力和精力都接近于极限。这一切,两个学校的队长都看在了眼里,所以,她们不约而同地决定这个周末休息两天,让大家紧绷的神经稍微缓和一下。

        “梅,请等一下!”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后,梅刚准备走出教室,却发现尹小蕾已经在外面的走廊里等着她了。

        “今天不是不训练了吗?”梅走出教室,问道,“有什么变动吗?”

         “不,没什么变动,只是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聊聊,”尹小蕾递过自己买的果汁,“介意边走边聊吗?”

         “随你咯。”岛田梅把书包拎在手里,和尹小蕾一起走出教室。

         “塔娜在你那边……没给你添麻烦吧。”在让塔娜去步兵组的时候,尹小蕾就已经觉察出了塔娜的心里的不情愿。

        岛田梅叹了口气,拧开果汁喝了一口后说道:“我得承认,她很有勇气,即使面对多名敌人也可以毫不胆怯,这一点已经比大多数初学者要好的多了,不过……”

           “不过什么?”

        “她太冲动了,而且,她身上的戾气太重,虽然这样能激发人的爆发力,但迟早会害惨她的。”

          “她在我这时就这样了,没办法,只能慢慢纠正了。”尹小蕾摇摇头。

        “倒是我的妹妹她……还适应吗?”岛田梅看着尹小蕾,问道,“毕竟KV-1对于刚接触战车道的她来说还是太笨重了吧。”

        “这点你不用担心,她和你的队员们相处的很愉快,”尹小蕾冲岛田梅笑笑,“磨合期毕竟还是有的,不过她进步得很快。”

         “那我就放心了,当初她进学校的时候瞒着我们偷偷参加了战车道,我为此还跟她大吵了一架,”岛田梅捏扁了手中的空罐,丢进路边的垃圾桶,“一开始我担心她从未接触过战车,是否能够适应和这些大家伙相处,但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呢。”

        尹小蕾喝干瓶里的果汁,笑笑说:“说的也是,你放心好了,你的妹妹我会照顾好她的。”

       两人一路走一路闲聊,最终,在宿舍附近的路口,两人要分开了。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再见了,小蕾学长。”岛田梅说完转身准备走。

“等一下,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尹小蕾叫住她,“这次的比赛,你真的有把握吗?”

         “说句实话,谁也没有把握,不止我们如此,其他人也是一样,”岛田梅没回头,摆摆手继续说道,“不过,这对我们来说,不就是最大的把握吗?”

文中夏实的伯莱塔Sword Cutlass,《黑礁》中Revy的配枪,现实中只有模型玩具存在


朝鲜的谷山大炮,属于自行火炮的一种,但其采用人工装填,射速慢、炮管寿命低,虽然是六七十年代的火炮,但其整体水平属于二战中后期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