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的长发,修长的身形,笼罩在刚好遮住㎝的斗篷之下,不禁让马浮想联翩。这匹小马坐在火车上紧靠窗的位置。已经是六月了,天气不免有些闷热。鸢尾花的右蹄搭在窗口,马国的列车开的不快,从外面涌进的风温柔的撩起了未被帽兜盖住的刘海。

 

  不知怎的,随着列车的行驶,天气也渐渐凉爽了起来。铁路两边繁茂的绿植投下片片荫凉,所以这里才叫林荫镇的吧。

 

  “呼,好久没回去了呢。”叹了口气,似是有些感叹。

 

  “真的不用我陪着吗?”花花短裤有些担心。

 

  “不用,你不要担心。”

 

  “那我安排马送你?”

 

  “都说了不用担心了,裤子,我只是有点怀念我的母亲了。”

 

  “鸢尾,即使她,即使公主殿下。。。”

 

  “抛弃?那到算不上,我们只能算是和平分蹄。”

 

  “就算是这样,你要记得我是你最忠诚的朋友,比云宝黛西还要忠诚。”

 

“谢谢你,裤子,我会尽早回来的。”

独角兽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又自言自语到“我回来了,林荫镇。”

。。。。。。。。。。。。。。。。。

 

林荫镇,二十多年前还是被塞拉斯蒂亚旳结界包裹着的。鸢尾花和夜之一族的老老少少们一样安静的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她的爸爸是巡逻队的队长。巡逻队每天在结界的边缘巡视,说是巡逻队,其实就两匹马而已,村子里也没什么所谓的入侵者,巡逻队只是负责把那些愣头愣脑的探险者打晕,然后扔出去。妈妈呢?妈妈的工作比较特殊一个月有两三个星期不在村子里。

“鸢尾,妈妈的工作很重要。”

“可是,你很久都不回家,我和爸爸都很担心你。小马就这么重要吗?”

“小傻瓜,自从十年前塞拉斯蒂亚殿下允许我们离开林荫镇。。。”

“与外面接触之后,小马里的一些坏家伙就对我们活得比他们久一点产生了兴趣。所以塞拉斯蒂亚殿下与北斗星们决定派一部分夜族到城市里去探索,狼马和血族因为样貌和普通小马无异,就成了先遣军。我就不明白了公主为什么要打开结界,外面那些小马有什么好的,他们贪婪狡猾,觊觎我们的能力。”年幼的马驹撇了撇嘴,打断了母亲。

“夜之一族也属于小马国,我们终究是要回去的。”

“统一战争我们死伤无数,塞拉斯蒂亚却偏偏嘉奖那些权贵,还把我们关到了这种地方,凭什么?身为夜族,身为吸血鬼难道有错么?”

“这种事情妈妈也不知道怎么说,是不是佐伊告诉你的?

‘妈妈,这些我不能知道吗?佐伊告诉我你们大人只会说那都已经过去了’

“这个孩子也真是的,自从看守月神殿之后,没事就泡在那些前辈们的回忆录里。”

“我们不能知道哪些事情吗?塞拉斯蒂亚殿下也没有下令封口啊?”

“佐伊和你说过的你听听就好,妈妈走了,爸爸去巡逻到时候,觉得害怕就去月神殿找佐伊吧。”鸢尾花妈妈想说出些什么

 “那你要尽早回来啊,我和爸爸在家等你。”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