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指挥官被欧根误杀了

    在比基尼岛附近海域,一位舰娘坐在自己的舰装上,独自哭泣着。她的舰装已经残破不堪;衣服上也满是烧焦的痕迹;浑身上下都是伤口,还黏连着血痂。她就是欧根亲王。

    前几周港区里来了一群怪人,自称是“碧蓝航线的高级官员”,打伤了她的指挥官,把她直接抢走了。紧接着她被关押在一间牢房里,在那里受尽了各种虐待。几天前,她作为靶舰被从天而降的“实验性反舰娘设施”击中,大破。几个小时后,来了一群穿防化服的人,上下打量欧根,最后在她的舰装上画下了一个符号,然后走了。这几天来,来来往往的各种各样的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欧根,欧根最后忍耐不了,一旦有人靠近她就会开炮驱赶。

    就这样静静地停了好几天,渐渐没人会来看她了。“就这样让我沉没吧,我已经受够了!”欧根绝望地想着。她抬头看着和以前一样湛蓝的天空,却再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到了傍晚时,终于又有一个人来了,也穿着防化服。“戚!又是这群没人性的家伙。”欧根突然变得暴怒起来,用尽自己所能向那人打去,最后打穿了面罩,面罩应声落下。欧根惊讶地盯着自己刚刚打伤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她的指挥官来了!(和以前一样,为了少打一点字,指挥官用A代替)欧根低着头:“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来了......”A走近欧根,然后紧紧地抱住,说:“欧根,我来dai你回家。”欧根悄悄哭了起来,A松开欧根,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接着牵起她的手:“走吧。”

    二人在平静的海面上走着,不知多久,本来走在欧根面前的A渐渐落到了后面。欧根转头对A说:“喂,指挥官,你走快点啊。”却看见A跪在海面上,捂着额头,冒出了许多冷汗,不停喘着粗气。欧根跑过去扶起A,A却不停地呕吐,看得欧根也有些心痛,她轻轻拍着A的后背:“指挥官,你没事吧?”A只是一直呕吐,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最后又扑倒在海面上,晕了过去。

    欧根用舰装背着A继续走着,途中也不断试图唤醒A,却一点用都没有。离港区还是很远,欧根还不断想着A到底是怎么独自走这么远来见她的。终于,当第二天黎明时,A用手推了一下欧根,欧根欣喜若狂地转过身来,想和他讲点什么,却只看见一张因为极度痛苦而扭曲的面孔。欧根担心地问:“你怎么了,指挥官?你还好吧?”A嘴巴努力地一张一合,轻轻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符,欧根把耳朵靠到A的嘴前,说:“指挥官请你再讲一遍好吗?” “我的防化服.......破了,现在......我受到的辐射已经致死了。把我......放在这里吧。我......回不去了。”欧根轻轻敲了一下A的脑袋:“别说这种傻话,我们回得去的。”A尽力憋出来一个微笑,接着不断地口吐鲜血,然后从舰装上摔下来。欧根再次把A抱一来时,A的嘴唇已经苍白,表情也不再狰狞,反而渐渐变得舒缓起来。欧根用力摇晃了几下A,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欧根轻轻拂去A脸上残留的鲜血,接着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几滴泪落在A的脸上。

    欧根抱着A的遗体继续向前。到了中午时,天突然变得昏暗,还刮起了大风。欧根抬头看了一眼:“那怪前几天天气突然变得那么好,原来是有风暴啊。”接着又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中安详睡着的A,温柔地说:“好好睡吧,我马上也来见你了。”然后语气一转,变得无比坚定:“没有了你,我又有什么留在这个世界的理由呢?”然后开动已经残破不堪的舰装冲进风暴中......

    风暴过后,天空仍然和以前一样的湛蓝。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只有一片螺旋桨随着海浪上下起伏。

    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

头图


封面


这是那个倒霉的防化服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