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书 惠贾皇后(贾南风)传 及译文

   对于CA即将发布的三国全战DLC“八王之乱”国内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大多数人很失望。不过我个人认为还是好的,从题材来看时逢乱世,天下纷争。丰富的可玩性可以保证,距离三国时期不远,各种游戏设定可以延续节省工作量,加快发售时间。虽选材略有生僻,但确为史实,再者言春秋战国另起新作岂不美哉。

   贾南风是历史上有名的“妖后”。其生性暴虐又荒淫放纵,引发的政治变动是八王之乱的导火索,也是后来五胡乱华的原因之一。


   惠贾皇后名南风,平阳人,小名青。父亲贾充,另外有传。当初,武帝(司马炎)想为太子聘娶卫瓘的女儿,元后听取了贾氏、郭氏亲信党羽的劝说,想与贾氏结亲。武帝说:“卫公的女儿有五点可取,贾公的女儿有五点不可取。卫家的后代贤良而且多子女,容貌美丽而且身材修长肤色白;贾家的后代生性嫉妒而且子女少,容貌丑陋身材矮小皮肤粗黑。”元后坚持要求,荀颌、荀勖都称颂贾充的女儿贤惠,就定了婚约。开始想聘娶贾后的妹妹贾午,贾午当时十二岁,比太子小一岁,矮小还不能穿成人衣服。就改娶了南风,当时十五岁,比太子大两岁。泰始八年二月辛卯,被策封为太子妃。她生性妒忌而诡诈,太子既怕她又被她迷惑,嫔妃中很少有受太子宠幸的。   

 武帝常感觉太子不太聪明的亚子,而且朝中官员和崤等人也多次把这作为话题,所以想测试他。把束宫上下大小官属全部召来,摆设了宴会,以疑难事为题而密封好,让太子决断,停留信使等待答复。贾妃非常恐慌,请外人代作回答。代答的人大多援引古义。给使张泓说:“太子不好学,而回答韶书却能援引古义,圣上一定会追查代答的人,造就更加重了谴责。不如直接根据意思对答。”贾妃非常高兴,对张泓说:“立刻替我好好回答,将来若能富贵一定与你共享。”张泓素来有些小才,拟好草稿,让太子自己抄写。武帝看过之后,很高兴。先拿给太子少傅卫瓘看,卫瓘非常不安,众人才知道卫璀以前说过不满太子的话,殿上之人都呼万岁。贾充秘密派人告诉贾妃说:“卫瓘这个老东西,几乎毁坏了我们家。”   

 贾妃生性非常暴虐,曾经亲手杀死数人。有时用戟掷杀怀孕的姬妾,胎儿随着戟刃落地。武帝听说了这件事,非常生气,已经修筑了金墉城,准备废掉她。女官赵粲从容地说道:“贾妃年轻,妒忌是妇人的常情,年长之后就会好些。希望陛下明察。”之后杨珧也为贾妃讲情说:“陛下难道忘了贾公闾了吗?”荀勖又大力相救,故得以不废。惠帝即位之后,立为皇后,生了河东、临海、始平三位公主和哀献皇女。   

 贾后一天比一天暴戾。侍中贾模,是皇后的族兄,右卫郭彰,是皇后的叔伯舅舅,他们都以才能和声望身居高位,和楚王司马玮、束安公司马繇分掌朝廷大权。皇后的母亲广城君的养孙贾谧干预国事,权力竟与皇帝相当。司马繇密谋想废掉皇后,贾后很畏惧他。太宰司马亮、卫瓘等人上表弹劾司马繇,使之迁徙到带方,削去了楚王的中候,皇后知道楚王司马玮怨恨此事,就让惠帝下密诏命令司马玮杀掉卫瓘和司马亮,以报旧仇。贾模知道皇后凶狠残暴,害怕灾祸连及自己,就与裴顿、王衍密谋废掉她,由于王衍后悔而计划没有成功。

  

 皇后更加荒淫放纵,与太医令程据等人**不堪而闻名于皇宫内外。洛南有个盗尉部的小吏,端庄秀美容貌好,一直是个干杂事的奴仆,忽然有了不寻常的衣服,众人都怀疑他盗窃,尉官很嫌恶此事而对小吏推问。贾后的远房亲属想要这些贿物,就去听对证。小吏说:“前些日子行走中遇到一个老妇人,说家中有人生病,巫师说应该找一个城南的少年去镇服驱除恶疾,想临时麻烦你一下,一定有重谢。于是就随她而去,上车后放下帷帘,藏入一个竹编的箱子裹,走了大约十余里路,遇了六七个门槛,打开竹箱子,只看见精美的楼阁居室。问这是什么地方,回答说是天上,立即用香汤洗浴,送进来考究的衣服精美的食品。看见一个妇人,年纪大约三十五六岁,身材矮小面色青黑,眉毛后面有疵。我被留下住了几夜,与妇人同吃同住,临出来时送给我这些东西。”听的人听到这些情况,知道是贾后,惭愧地讪笑而去,尉官也消除了疑心。当时其他进入皇宫的人大都被杀死,惟有这个小吏,因为贾后很喜爱他,得以保全性命出来。直到河东公主生病,巫师认为应该实施宽大令,这才下诏大赦天下。   

 当初,贾后假称有了身孕,就运进了草荐之类作为生产用的物品,之后就抱来妹夫韩寿的儿子韩慰祖抚养,假托是在皇帝居丧时生的,所以没有暴露出来。于是就谋划废掉太子,用自己抚养的孩子代替。当时洛中歌谣唱道:“南风烈烈吹黄沙,遥望鲁国郁嵯峨,三月之后灭你家。”皇后的母亲广城君因为皇后没有儿子,非常敬重愍怀太子,常常劝告皇后,让她施加慈爱。贾后依仗自身的宠贵骄横放纵,不尊重太子,广城君总是严厉地责备他。等到广城君病重之时,占卜结果说不适宜封广城,于是就改封宜城。皇后出宫侍奉宜城君十几天,太子常到宜城第,带领医生出入,恭敬而有礼。宜城君临终前拉着皇后的手,让她全心全意地善待太子,言辞非常恳切。又说:“赵粲和贾午一定会搅乱你的大事,我死后,不要再听任他们入宫,一定要记住我的话。”皇后不遵照这些嘱咐,而独行专制于天下,用威赦力镇服朝廷内外。进一步与赵粲、贾午密谋诬害太子,罪恶昭著。当初,杀杨骏及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等人,都是独断专行,宦官董猛也参预了这事。董猛,在武帝时为寺人监,侍奉太子,在贾后那里成为亲信,参于了杀杨骏之事,被封为武安侯,董猛三兄弟都被封为亭侯,天下怨恨。   

 太子被废黜之后,赵王司马伦、孙秀等人因众人怨忿预谋废掉贾后。贾后多次派遣宫中婢女微服去民间探听,赵王等人的阴谋泄露贾后十分恐惧,就杀害了太子,以绝天下之望。赵王司马伦便率兵闯入宫中,让翊军校尉齐王司马冏入殿宣布废黜皇后。皇后与司马冏的母亲有仇,所以司马伦派他去。皇后吃惊地间道:“你干什么来了?”司马冏说:“有诏书命令拘捕你。”皇后说:“诏书应该从我手里发出,你这是什么诏书?”皇后走到上阁,远喊惠帝说:“陛下有妻子,让别人废掉,也就是自己废自己。”又问司马同说:“领头起事的人是谁?”司马冏说:“梁王与赵王。”皇后说:“拴狗应该拴住脖子,现在却拴在尾巴上,怎么会不如此!”到了宫殿西面,看到了贾谧的尸体,放声痛哭但哭了两声就一下子止住。司马伦假造韶书派尚书刘弘等人手持符节送去金屑酒让贾后自杀。贾后在位十一年。赵粲、贾午、韩寿、董猛等人全部依法处死。   

 临海公主先封在清河,洛阳之乱时,被人掳掠去,转卖给吴兴人钱温。钱温把公主送给自己的女儿,他的女儿虐待公主。元帝镇守建邺之时,公主到县上讲明情况。元帝杀了钱温和他的女儿,将公主改封临海,宗正曹统娶之为妻。


以下为原文:

惠贾皇后,讳南风,平阳人也,小名旹。父充,别有传。初,武帝欲为太子取卫瓘女,元后纳贾郭亲党之说,欲婚贾氏。帝曰:“卫公女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卫家种贤而多子,美而长白;贾家种妒而少子,丑而短黑。”元后固请,荀顗、荀勖并称充女之贤,乃定婚。始欲聘后妹午,午年十二,小太子一岁,短小未胜衣。更娶南风,时年十五,大太子二岁。泰始八年二月辛卯,册拜太子妃。妒忌多权诈,太子畏而惑之,嫔御罕有进幸者。   

 帝常疑太子不慧,且朝臣和峤等多以为言,故欲试之。尽召东宫大小官属,为设宴会,而密封疑事,使太子决之,停信待反。妃大惧,倩外人作答。答者多引古义。给使张泓曰:“太子不学,而答诏引义,必责作草主,更益谴负。不如直以意对。”妃大喜,语泓:“便为我好答,富贵与汝共之。”泓素有小才,具草,令太子自写。帝省之,甚悦。先示太子少傅卫瓘,瓘大踧,众人乃知瓘先有毁言,殿上皆称万岁。充密遣语妃云:“卫瓘老奴,几破汝家。”    妃性酷虐,尝手杀数人。或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地。帝闻之,大怒,已修金墉城,将废之。充华赵粲从容言曰:“贾妃年少,妒是妇人之情耳,长自当差。愿陛下察之。”其后杨珧亦为之言曰:“陛下忘贾公闾耶?”荀勖深救之,故得不废。惠帝即位,立为皇后,生河东、临海、始平公主、哀献皇女。    后暴戾日甚。侍中贾模,后之族兄,右卫郭彰,后之从舅,并以才望居位,与楚王玮、东安公繇分掌朝政。后母广城君养孙贾谧干预国事,权侔人主。繇密欲废后,贾氏惮之。及太宰亮、卫瓘等表繇徙带方,夺楚王中候,后知玮怨之,乃使帝作密诏令玮诛瓘、亮,以报宿憾。模知后凶暴,恐祸及己,乃与裴頠、王衍谋废之,衍悔而谋寝。          后遂荒淫放恣,与太医令程据等乱彰内外。洛南有盗尉部小吏,端丽美容止,既给厮役,忽有非常衣服,众咸疑其窃盗,尉嫌而辩之。贾后疏亲欲求盗物,往听对辞。小吏云:“先行逢一老妪,说家有疾病,师卜云宜得城南少年厌之,欲暂相烦,必有重报。于是随去,上车下帷,内簏箱中,行可十馀里,过六七门限,开簏箱,忽见楼阙好屋。问此是何处,云是天上,即以香汤见浴,好衣美食将入。见一妇人,年可三十五六,短形青黑色,眉后有疵。见留数夕,共寝欢宴。临出赠此众物。”听者闻其形状,知是贾后,惭笑而去,尉亦解意。时他人入者多死,惟此小吏,以后爱之,得全而出。及河东公主有疾,师巫以为宜施宽令,乃称诏大赦天下。   

 初,后诈有身,内稿物为产具,遂取妹夫韩寿子慰祖养之,托谅闇所生,故弗显。遂谋废太子,以所养代立。时洛中谣曰:“南风烈烈吹黄沙,遥望鲁国郁嵯峨,前至三月灭汝家。”后母广城君以后无子,甚敬重愍怀,每劝厉后,使加慈爱。贾谧恃贵骄纵,不能推崇太子,广城君恆切责之,及广城君病笃,占术谓不宜封广城,乃改封宜城。后出侍疾十余日,太子常往宜城第,将医出入,恂恂尽礼。宜城临终执后手,令尽意于太子,言甚切至,又曰:“赵粲及午必乱汝事,我死后,勿复听入,深忆吾言。”后不能遵之,遂专制天下,威服内外。更与粲、午专为奸谋,诬害太子,众恶彰著。初,诛杨骏及汝南王亮、太保卫瓘、楚王玮等,皆临机专断。宦人董猛参预其事。猛,武帝时为寺人监,侍东宫,得亲信于后,预诛杨骏,封武安侯,猛三兄皆为亭侯,天下咸怨。   

 及太子废黜,赵王伦、孙秀等因众怨谋欲废后。后数遣宫婢微服于人间视听,其谋颇泄。后甚惧,遂害太子,以绝众望。赵王伦乃率兵入宫,使翊军校尉齐王冏入殿废后。后与冏母有隙,故伦使之。后惊曰:“卿何为来!”冏曰:“有诏收后。”后曰:“诏当从我出,何诏也?”后至上閤,遥呼帝曰:“陛下有妇,使人废之,亦行自废。”又问冏曰:“起事者谁?”冏曰:“梁、赵。”后曰:“系狗当系颈,今反系其尾,何得不然!”至宫西,见谧尸,再举声而哭遽止。伦乃矫诏遣尚书刘弘等持节赍金屑酒赐后死。后在位十一年。赵粲、贾午、韩寿、董猛等皆伏诛。   

 临海公主先封清河,洛阳之乱,为人所略,传卖吴兴钱温。温以送女,女遇主甚酷。元帝镇建鄴,主诣县自言。元帝诛温及女,改封临海,宗正曹统尚之。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