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牙牌令回中,贾母说“一轮红日出云霄”,这是曹雪芹的预言还是信念?

“一轮红日出云霄”,出自《红楼梦》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原文道:


鸳鸯道:“如今我说骨牌副儿,从老太太起,顺领说下去,至刘姥姥止。比如我说一副儿,将这三张牌拆开,先说头一张,次说第二张,再说第三张,说完了,合成这一副儿的名字。无论诗词歌赋,成语俗话,比上一句,都要叶韵,错了的罚一杯。”众人笑道:“这个令好,就说出来。”


牙牌令,是一种酒令,供席间助兴取乐之用。关于“牙牌”,曾脑补过一篇文章解释其缘由,戳右回顾→_→  脑洞 | 从骰子到骨牌,牙牌诞生之谜



我们知道,《红楼梦》的巧妙之处在于,人物的诗词、谜语、花签、酒令等,除了契合人物的身份之外,也都暗合着人物的结局。周汝昌先生曾说:“这一回书,十分重要……其间大有寓意,全待阐微”


且看,贾母的酒令:


——(出)左边是张天。——(对)头上有青天。

——(出)当中是个五与六。——(对)六桥梅花香彻骨。

——(出)剩得一张六与幺。——(对)一轮红日出云霄。

——(合)凑成便是个“蓬头鬼”。——(对)这鬼抱住钟馗腿。



贾母的令语不拘出处,既与小姐们引经据典的诗情画意(如:三山半落青天外)不同,也和刘姥姥随口胡诌的土话俚语(如:大火烧了毛毛虫)不同,大多是俗语、常言(如:头上有青天)。可见,贾母虽读书不多,但底蕴深厚——是一位阅历丰富、见多识广的老太太,所谓“积古”者也。


“六与幺”,即上面一点、下面六点,俗称“高脚”。因上面一点红,像太阳;下面六点白,像云彩,故称“一轮红日出云霄”



“一轮红日出云霄”一语,即太阳从云层中升起。若从字面来看,体现出一种突破阻碍的力量;若从字谜来看,隐“昙”字,蕴含着一种转瞬即逝的悲凉。所以,笔者认为这是一种坚定的信念——无论眼前如何黑暗,太阳总会出现;无论眼前如何潦倒,未来总会美好。就像“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样。


因为,虽人生有限,如昙花一现;但时间无垠,总会云开月明。



从历史眼光看,清朝自康乾之后,盛极而衰、逐渐消亡。但曹雪芹不是预言家,他只是有一种坚定的信念、一种朴素的观念。而这些,是基于对事物发展规律的客观认识和对人文社科知识的主观了解,正如《易经》所言“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而况于人乎!”


想来也是,若没有对未来的希冀和向上的力量,曹雪芹怎么会“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又怎么会将“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融入《红楼梦》中?


所以,个人倾向于“一轮红日出云霄”是曹雪芹的信念。



首发于“红楼微梦”公众号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