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惊扰了流年――改编

第十三章

因为自己和陈珂的境况,丹妮想赖回娘家,所以趁月初回家时,不惜在大冷的夜晚赤足单衣地晃悠了两个时辰,当夜便病势汹汹。

然而陈府对此并不尽信,碍于情面,只要命管家带上另请的郎中,以及价值不菲的药材,专程登门拜访。

郎中确诊乃风寒所致,又因身子比较虚弱,病况不轻,一定要在两三日内控制住病情,否则有性命之忧。

段斐音(丹妮的娘)来到丹妮榻前坐下,无不痛惜地说:“何苦呢,不要命了吗?”丹妮边喘息边咳到:“娘亲,我是不得不出此下策。”

管家回陈府复命后,陈大夫人啧怨地看了一眼陈珂到:“妮丫头生病倒是不假,可怎么偏会在回门时病倒,你们不会在闹别扭吧?”

“她是回娘家才生的病,关我何事?”陈珂虽然面上说得不以为然,心下却焦急万分。万一丹妮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岂不是要追悔莫及!

过了些日子,郑秀(丹妮的爹)去陈府解释原委,陈太师因河运问题近日不受圣上宠爱,态度显得十分冷淡,自愧没有照顾好丹妮,郑秀有些尴尬,再三道谢后才离去。陈珂早在门口静候多时。

郑秀只责怪陈珂为什么一直没来探望丹妮。陈珂没有回答,只是询问了丹妮的病情,话峰一转,请郑秀代为传话:今后无论她和丹妮之间是聚是离,都望丹妮自己能好生珍重,寻获到她真正想要的幸福。

郑秀停下脚步,神色异常严肃地盯紧陈珂,道:“你根本不了解我家丹妮,你只是个沉溺自己内心,忽视别人存在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爱一个人不是希望她怎样,而是要看自己能为她做什么虽历千般磨难万种劫数亦不悔。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看透世事百态你就会明白。拥有,哪怕沉重,也比虚伪的逃避更有意义,这是一个人活着的真实意义。”

丹妮听见段斐音绘声绘色的描述后无声地笑了。郑秀为人谦和,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毫不客气地向人发难吧。十六年的养育之恩,真正心疼她的人,最后还是只有郑秀夫妇。

不久后的一天,弥都城落下了第一场雪。尽管因为下雪,旖旎阁仍灯红酒绿,还不时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一个名叫唐莉佳的女子,穿着绯红衣袄,媚态百生,推开了陈珂所在房屋的那扇门,走了进去。在烛火和炉火的映照中一个穿着白色丝袍的女扮男装的女子正坐在临窗的几案旁自斟自饮,已有了几分醉态。

唐莉佳娇滴滴地笑道:“公子每次来都只是喝几壶酒,今夜大风雪紧的不如让奴家留下来陪公子吧。”“我是女儿身,并且对你不感兴趣,你只需收银子管够酒即可,废话无需多说扰我清静!”“哟,小姐,你要寻清静,怕不是来错了地方,女子身份又有何关系,奴家见小姐仪表堂堂,心生仰慕,自愿献身,奴家一片真心,小姐却如此伤奴家的心。”

“世人的心,除了一个人我皆不为所动。”“奴家相信,小姐心里会有莉佳的。”“滚出去!我不想说第二遍!”

唐莉佳退了出去,转身进入了隔壁左婧媛的屋子。“怎么,还是不理你吗?”“嗯。”“你要缠住她,让她为你赎身,纳你为妾,我要她身败名裂!”“小姐连自家人都要算计,不怕报应吗?”“我只不过是讨回公道而已谁让老天如此不公!”

隔壁,陈珂终于不胜酒力,趴在桌上昏沉沉睡了过去嘴里还在含混的嘀咕:“丹妮……我该怎么对你……怎么对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