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前同人】《终点站》(12)重整旗鼓

地中海 某私人岛屿。

切里奥推开了高级轿车的车门,向着面前那座别墅走去。

切里奥那年幼的儿子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换做平时,他早就像一阵风一样跑来,要他的父亲抱他,但这次他没有,因为父亲的一只胳膊吊了起来,还打满了石膏。

切里奥笑了笑,弯下腰用一只手抱起了儿子。儿子稳稳的坐在切里奥胳膊上,双手搂紧了父亲的脖子。

“爸爸……你的手怎么了呀……”

“爸爸呀,在中国边境做生意,结果呢,就有一帮混蛋中国人,跑出来拿枪打伤了爸爸的胳膊。”切里奥撇了撇嘴,抱着孩子进了屋。“你以后可要保护好自己。”

“他们为什么要打爸爸啊!”儿子的神情突然激动了起来,并嘟起了嘴。

“因为啊,他们见不得爸爸赚钱。”切里奥把儿子放到地上,给自己接了杯酒。

“那……爸爸你最后有没有杀了那个混蛋?”

切里奥把酒一饮而尽。

“没有,算他命大。”

“唔!那我长大了要做爸爸手下的雇佣兵!去给爸爸报仇!”儿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

很多年后

“父亲!我可以去加入那个格里芬吗?”

“不行。”切里奥盯着儿子那双写满了期待的眼睛看了半天,终于吐出了两个字。

“那好吧……”儿子失望的垂下了头。

切里奥看着儿子那张失望的脸,心中很不是滋味。

“好吧……你可以去玩玩,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

“父亲!刚刚有两个人袭击了我们的基地!他们把那些姑娘和指挥官们都杀了!我现在要去追击那两个畜生!”

电话这头是一脸茫然的切里奥,电话那头是怒火中烧的儿子。

“不!等等!他们才两个人就毁了你们的基地!别去硬闯!你可能打不过他们!”

“没事的,父亲,我还有十一个战友,相信我吧,我可是切里奥.帕帕罗尼的儿子!”

切里奥正欲阻拦,儿子却挂掉了电话。

……

第二天,切里奥赶到新德里的时候,得到的只有儿子前往了北边那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国追击逃犯的消息。

又过了几天,儿子的尸体被运了回来。准确的说……是儿子的脑袋……只有脑袋。

……

当切里奥得知那个杀了自己儿子的凶手,正是当年在云南打伤自己的中国军人的之后,他浑身都在发抖,恨不得立刻调飞机来炸平北边的那个小国。

听说……那个中国人还在那里混的风生水起……

切里奥站在印度边境的一座高塔上,此时自己面前就是那巴掌大的小国。

“儿子……我不仅要找到那个混蛋……我还要把这个国家,当做你的陪葬品……!”

亨特盯着idw看了很久很久,同时在纠结满肚子的疑问到底要先挑出哪个来。idw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将头撇向了旁边的厕所。

可汗从来到这基地的那一刻就推辞掉了所有人钻进了厕所,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里面传来什么动静,只有塔帕敲门时厕所内才会传来几声微弱的“我没事”。现在塔帕正坐在厕所旁边的地板上,看来可汗不出来他是不会离开的。

“呐,我被抓起来的时候,和我说话的……是你吗?”亨特打破了尴尬的沉默。“我还是刚刚知道老爷子身边还有一台idw……能不能讲讲你们的故事?”

“嗯,那个是我喵。”idw说着开始翻起口袋,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我和主人的故事?那我从头开始讲咯?”

“嗯……是的……还有你怎么那么冷静?你不关心老爷子的吗?他看上去不太妙……”亨特又瞥了一眼厕所。

“在我的计划之中喵,放心就行喵。”idw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根木天蓼叼进了嘴里。“好吧,那我给你讲讲,那是三年前,在东京……”

可恶……我本以为我只是简单的失忆……原来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吗……

为什么……这两年内她没有和我讲过任何我过去的事……

可汗扶着洗手池,抵抗着一阵接着一阵的头疼。头每疼一下,可汗就会回忆起一点过去的经历来。

我曾经……是那个样子……?

在可汗记忆中那个叫马辉的男人,他的人生中写满了失败与痛苦,他试图去保护许多东西,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他的战友,他的亲人,每一个,每一个他想保护好的东西……

不……不是“他”……是我……他就是我……

我什么都没有保护好……我甚至因为疏忽死在了塞尔维亚……也没有保护好布希曼……

现在……我也没有保护好王宫……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人们对我那么热情……他们感激我消灭了入侵的印度特种部队……但我知道那其实是格里芬的佣兵……我帮国王训练了一支特种部队……帮他们镇压起义军……我说服了自己现在的安稳生活是我应得的……

我……原来是在骗自己……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我在为什么而战斗啊……

我不想离开这里啊……我不想离开这像家一样温暖的地方啊……!

“可汗……!你还好吗?又过了十分钟了哦,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做饭也很好吃的哦……”厕所外,塔帕又敲起了门。

“我没事……”门后传来一阵有气无力的回应。

“我来吧。”国王突然出现在了塔帕身后,并轻轻拍了拍塔帕的肩膀。

“可汗……?”国王敲了敲门,轻声问道。

“陛下……?”门后传来了可汗的声音。

“可汗呐,我知道你突然找回了记忆,结果记忆里的你和这几年的你有些差别,我理解,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你是选择做回你记忆中那个存在于过去的人……”国王顿了顿。“还是选择继续做我所认识的那个可汗。”

“陛下……我……”

“你觉得我当初为什么选择让你留下来,而不是把你们杀了?我当时看到你,就察觉到了你曾经经历过一堆……呃那样的事情,你是在找一个安稳的归宿不是吗?”国王继续说道。“而且你在帮我们强大起来,那我也很乐意帮你。其实你真的可以把这里当做你的家的……可汗,我们可以一起去面对你的那些过去。”

可汗用手扒着脸,徒劳的阻止着眼泪,自己的牙齿咬破了嘴唇,血和眼泪混在一起滴向地面。

“现在……我们的家正在被侵略……你还打算继续消沉吗?”国王的声音突然严肃了起来。“我希望你能尽快调整好情绪,我的军队需要你,塔帕小子一个人可忙不过来。再说了,没有你的话塔帕会疯掉的……”

“可汗?”见门内许久没声音,国王又敲了一次门。

或许……真的还能有一次机会……?

或许……这次我不会搞砸……?

或许……我真的可以和过去划清界限……?

我……想继续生活在这里……为了我和布希曼的安稳生活……!

从此……我便是可汗!

再见了,曾经的那个我。

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厕所的门闩被打开了,憔悴的可汗出现在了众人面前。idw立刻抛下亨特飞奔到了可汗的怀里,塔帕也激动的喊出了声,扑到了可汗身上。

“喔喔喔……都没有地方让我抱了……可汗。”国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很高兴你能想通。”

可汗紧紧的抱着idw和塔帕,眼泪又一次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可汗……终于回到家了,谢谢您,陛下……”

亨特搓着头看着面前抱成一团的三人,心中也感到了一丝欣慰。

毕竟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老爷子这个样子……印象中他一直都是一副坚强到不可战胜的样子……其实他一直都……很辛苦吧……

“您能挺过来真是太好了,可汗。”塔帕摆弄着作战地图上那些代表着可动用部队的玩具兵,满脸幸福的看着可汗。

“谢谢,塔帕将军。”可汗恢复了回了平时的状态,观察着作战地图。“现在是什么状况?我们有多少可调动的力量?”

“他们控制了通讯中心,我们联系不上其他地方的军队,也无法得知其他地区的情况,侦察部队已经出发前往各地了。”塔帕把那几个玩具兵摆在了地图上。“现在我们可以直接调遣的……只有这里驻扎的一个营,还有你的特战队。”

可汗搓了搓下巴,将三个玩具兵分别移向北部、中部和南部的三个通讯中心。

“一队二队,向北,三队四队,向南,我再带点人控制中间这个,然后与全国的部队取得联系,安排他们清剿完敌军后围攻王宫。可以吗?陛下?塔帕将军?”

“我相信你,可汗。”国王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同意,那……您打算安排谁与您同行呐?”塔帕盯着可汗,双眼闪着光。

“我……要那边那个亨特,还有我那小保镖,再带三个战士……”可汗指了指站在一边的亨特,又指了指idw。

塔帕突然变得满脸黑线。

“啊啊啊小……咳塔帕将军,您要在这保护好陛下啦”可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搂住了塔帕的脖子。“……您就安安心心的等末将凯旋,好不好?”

“好……好……注意安全啊可汗……”塔帕趴在可汗怀里,像一条温顺的小狗。

“能驯服塔帕的,只有我和可汗了吧。”老国王说完大笑起来。

“两年不见……老爷子收了条小狼狗……?”站在一旁的亨特看的一脸懵逼。

idw没说什么,坏笑着拍了拍亨特的后背。

距离计划行动时间还有五个小时

可汗放下了望远镜,指着夜色下的通讯中心拍了拍亨特。

“小子,记不记得咱在贝尔格莱德杀白兵的时候的事?那时候好像也是这么多人。”

“嘿,就这么点人,我一个人都行。”亨特对着通讯中心做了个开枪的手势。“说起来我这两年,不知道多少次冲进铁血堆里,我一个干翻她们十几个。”

“说起来你去了格里芬呐……小子。”可汗叹了口气。

亨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啊……我也没想到您说格里芬是您的敌人……还有您身上竟有铁血的信号……”

二人突然陷入了沉默。

“总之,情况太复杂了一时半会也讲不清,等夺下通讯中心来我们再慢慢讲吧。”许久之后,可汗才开了口打破了沉默。

“到时间了,走。”可汗招了招手,示意队伍出发。“你们三个,控制建筑,布希曼,小子,我们去打信号塔。”

三名特战队员点了点头,立刻拉下面罩举起武器悄无声息的摸向通讯中心的小楼。

可汗捡起了一杆半自动步枪,与亨特和idw从另一个方向接近建在通讯中心旁的山坡上的信号塔。

在通讯中心放哨的雇佣兵察觉到了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紧接着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脖子。

特战队员将雇佣兵的尸体拖到一边,另外两名特战队员立刻冲进了室内,找好掩体后对着一屋正在休息的雇佣兵甩出了两颗震撼弹。

一直守在主控室的两名雇佣兵在听到外面传来的巨响和枪声后立刻抄起了武器冲出了主控室,但刚跑出没多远就被早已守在门口的那名特战队员射出的子弹击倒在地。

“小子!对付那几个!”可汗指着那几个被通讯中心的交火声吸引了注意力的雇佣兵对亨特喊道。

亨特立刻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对着一名雇佣兵掷出了砍刀,紧接着举起了冲锋枪对着那些背对着自己的雇佣兵扣动了扳机。

另一伙雇佣兵发现了亨特,正打算调转枪口,突然可汗从另一边冲了出来,连开数枪解决了他们。

站在信号塔上的狙击手刚刚将十字准星锁定的亨特,突然一只细小的胳膊抓住了自己。那只胳膊看上去纤细,但实际却力大无穷,狙击手被径直拎起来丢下了信号塔。

可汗一枪托抡倒了一个雇佣兵,随即扣动了扳机将一枚子弹送进了他的头。狙击手嚎叫着摔在可汗身后的地面上,摔断了脖子。

可汗抬头望向信号塔,塔上的idw正对着自己竖着大拇指。

特战队员们重新启动了主控系统,信号塔立刻恢复了运作。

“虎崽子们,汇报。”可汗开启了无线电,呼叫了另外两支分别前往北方和南方的小队。

“一队二队报告!成功控制北方通讯中心!无人伤亡!完毕!”

“三队四队报告!已夺回南方控制中心!一人轻伤!完毕!”

“完美!”可汗激动的跺了一下脚。“该我们反击了!”

“可汗!我注意到通讯已经恢复了,辛苦了。”可汗的无线电中传来了国王的声音。“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战斗了……你可以休息了,可汗。”

老国王开启了广播,清了清嗓子。

清嗓子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通讯中心,看来国王开启了全国广播。

“通告王国的勇士们。”国王虽然年事已高,但声音依旧洪亮。“我们的土地正在遭到异乡人的玷污,我不希望你们继续沉默……”

“可能因为通讯中断的缘故你们不清楚情况,实际上……现在他们控制了王宫,还控制了圣地……所以尽情的释放你们的愤怒吧,今天,我允许。”

“让他们看看,谁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距广播结束已经过去了一分钟,但对可汗而言,每一秒都像是在度过一整年。

为什么没有任何回应……?莫非是我们在哪里出现了问题……?

啊啊一定是的……混账啊我为什么什么都办不成……!

可汗低着头跪到了地上。

我认命了。

idw走上前来,从身后抱住了可汗。

“一定会好起来的喵,主人。”

突然可汗的无线电中传来了一阵噪声。

可汗一惊,立刻将无线电抱在了手中。慢慢的,噪音减弱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紧接着一阵的激昂吼声。

“祖塔步兵师正在清剿残敌!预计两小时后抵达王宫!凯拉提的荣光永存!”

“巴纳普尔机降部队已启航!正在前往王宫!凯拉提的荣光永存!”

“北方边防部队踏入交战区!凯拉提的荣光永存!”

“瓦沙克要塞守军已经出发!凯拉提的荣光永存!”

“沙纳斯民兵队加入战斗!凯拉提的荣光永存!”

……

可汗颤抖着站了起来,呆望着远处慢慢飞上空中的信号弹和不断略过头顶的直升机。

“可汗,这次你没有失手,你成功保护了这个国家。”无线电中又传来了国王温柔的声音。

“是的……陛下……凯拉提的荣光……永存……”

突然一架直升机被不知来自何处的火箭弹击中,向着可汗他们所在的位置旋转着坠了下来。

可汗连忙拉起亨特和idw向山坡上跑去。直升机坠毁在了三人身后,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可汗刚松了一口气,突然脚下的地面开始了剧烈的晃动,紧接着地面塌陷了下去,一个巨大的洞口径直将可汗吞进了嘴里,idw立刻伸手去拉可汗,但由于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二人的手刚刚碰在一起就被甩开,可汗还是掉进了洞中。

亨特正欲后退,突然又是一阵晃动,亨特一不小心滑了一跤也滚进了洞里,不一会,下面便传来了物体掉进水中的声音。

哦谢天谢地下面是水。

idw憋了一口气,纵身跃进了洞里。

唔……这是哪……?

过了多久了……?

可汗迷迷糊糊的从一块石头上爬了起来。四周一片漆黑,应该还是身处地下吧……

“主人!”idw突然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可汗。

“喔喔喔你也下来了……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亨特那小子呐?”可汗转过身将idw抱在了怀里,开始尽力让眼睛去适应黑暗。

“我在这,老爷子。”可汗听到了亨特的声音,但根本看不到他。

可汗摸了摸口袋,却发现通讯设备都被水冲走了。

“见鬼……我们被困在这儿了……”可汗在心中暗骂了一声。“总之我们先冷静下来……他们肯定会发现咱们失踪了然后来找……”

可汗的话突然停住了,因为他想起了几年前,自己和战友们也是被困在了一个地方,那次……自己被抛弃在了那里……

idw像是察觉到了可汗的情绪,立刻开了口希望转移可汗的注意力。

“那个……说起来亨特还有一堆问题吧,关于我和主人这几年的经历?”

“啊是的,没错,好多问题……”亨特也附和了起来。

“来吧主人,我们给亨特好好讲讲喵~”idw扯了扯可汗的胳膊。

可汗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在idw的补充下开始讲起了两年前自己死在塞尔维亚之后的事情……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