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幸的采耳带来的蝴蝶效应(下)

        各位好,我是二百多斤有点骚气的新人,练习时长二个小时半,会唱儿歌,跳广场舞,骂街。

        上回说道我回家耳朵疼的不行,拿出手机刷个B站抢热门,抢沙发,刷到天亮,甚至在床上没翻身。那天是21号周日,没上班,那一天是当聋子的一天,基本上躺着,为了不让我奶知道,我基本上关在自己的小房间,刷微博刷B站看宅舞,轻声哼哼~红肿的耳朵问题不是很大,耳鸣也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关键是耳朵里面神经疼一下,来手动加个BGM哎呀妈呀脑瓜疼,脑瓜疼~疼一下哆嗦,人得站那里不动停下才缓解。基本上第二天上班无望。7月底,很热,30多度,洗澡问题也很严重,在请假结束后这个又是一个新难题,这个时候有朋友就问了不能加个棉花塞耳朵里啊,我没有啊!这时候又来朋友问了你不会拿面巾纸塞啊,我得解释一下,家里是老式淋浴,水特别足不是花洒那种情深深雨蒙蒙小楼烟雨的感觉,参考小三峡水柱。面巾吸水。算了,不洗。

       第二天依旧。。。。没洗澡

       第三天去了仓库,两个小时回来了,里面喊我,我基本上听不到,没人喊我,声音大点我又跑出来以为有事,主管见这个情况确实。。。。你们懂得。算请假。回家向老人家解释今天活不多,回来了。还是没洗澡

       第四天仓库我没有去,主管意思不缺人,再放两天,反正没有工资,也行,为了身体好也就答应了。今天该洗澡了。

       第五天应了主管那句,今天继续休息。耳朵已经在我坚持不懈的吃药和不洗澡不让进水下消肿,就是耳鸣和偶尔神经跳着疼。疼也没忘记修了一下抽油烟机网罩掉落的事儿。

      第六天去单位仓库,被同事逗。(新人活该被你们逗啊,新人不是爹妈养的啊,看官还不快给新人买瓜子去。{黑道风云二十年})确实心里不舒服,为了还债(以后会说),忍了。当天下午,不幸,一个人在货堆里盘着东西(麻麻赖赖,不盘不是我性格),叫开会,其实就是强调工作安全啦,别划水摸鱼啦。我在货堆最里面,喊我,确实听不见,他们也没发现,等大领导开完会,发现我不在,事情就大了,等叫我过去,我面对经理,主管,副主管等各位领导的时候我就知道轻则被骂,重则再见。果然屋漏偏逢连夜雨,加上我听他们讲话也是断断续续的,答非所问,被动的办完手续,再见~

      沉默,是今晚的集庆门大桥。我被辞退了

      确实一个暂时的聋子不适合仓库盘点搬运的活儿。

      编辑到这儿的时候,有热心的朋友不会问,但是会想为啥开除你啊,没参加会,还是摸鱼啦,我得解释一下,每天定时定量那么多东西,干完下班,因为没技术含量嘛,人多,再然后我耳朵不是有点聋嘛,别人喊我听不见,好多沟通的事儿没法进行,让我修整好再上班实际上这个单位是不允许的。所以理所应当的让我离开。

      沉默,是今晚辗转反侧的我。

      遇到两个问题,一,如何跟我奶解释工作不干了,因为我之前隐瞒了耳朵的事。二,得找份工作赶紧动起来,不然又头大了。

     薛定谔的耳朵

     不想了,换个话题,还是想写快乐的生活过往,那是我可以没事拿出来回味的。话题很多啊,从明星黄家驹,JAY,街机,水浒英雄卡,摩托,钓鱼,微博B站到我工作卖卤菜,肯德基,酒店服务,种田,农家乐,进传销,临时演员,卖二手房,质检,硬件测试,扛货等等,话题太多,不知道写点啥好。

     有想法的留个言吧,帮我做个主呗。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